笔趣阁 > 道门法则 > 第十三章 川省道门的天

第十三章 川省道门的天


  桓云空是五年前由方堂右方主晋升的大执事,许腾山也是那一年由经堂化主直升的右高功,说起来,这两位的升迁其实都拜赵然所赐,赵然在元福宫闹了那么一出,总观下观的椅子便空了一小半。

  向总观问案组汇报案情、移交案宗和涉事嫌犯的过程赵然没有参与,他尽量避免过多出面,但为此所做的准备却一点也不少。赵云楼和他连续不停的交换意见,就如何汇报、汇报什么、移交什么、敲定什么,以及哪些可重、哪些可轻,哪些可重可轻,甚至案件本身是否定性为贪弊案,会不会牵连更多,全都在一起商讨多日,对于争取什么、达成什么,也都胸有成竹。

  赵云楼想要的是权威,赵然想要的,是位子。

  桓云空和许腾山在玄元观停留了半个多月,代表各自身后的人与赵云楼沟通了好几次,这起案件才最终定性,依旧是以贪弊结案,没再牵连旁人。

  叶云轩家产被抄没入库,成年男丁充军松藩若尔盖大营,女眷罚入教坊司,至于孩童,赵然出面给保了下来,安置于他自家开办的慈善堂中。说他优柔寡断也好,妇人之仁也罢,面对这些幼稚无辜的孩子,他无论如何狠不下心,更见不得他们受苦。

  得了赵然知会的张五斤早就准备好了银钱,叶云轩的小妾阿罗前脚刚入教坊司,后脚就被他赎了出来,十多年的等候一朝修成正果,张五斤喜极而泣。在洞房花烛那一天,更是收到了新晋职司的任命——小街庙殿主,可谓双喜临门。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十一月的时候,轰轰烈烈的叶云轩集团贪弊案终于逐渐从川省道门和官场谢下帷幕,赵云楼于此时向总观再次呈送了一份疏文,请求总观允许,将玄元观缺省的两个重要道职补充完整。

  赵云楼建议,玄元观都管由天鹤宫监院杜腾会出任,玄元观都讲由都府监院陆腾恩出任,天鹤宫空缺的监院一职,由龙安府方丈白腾鸣接任。

  这是省观三都级别的高道,必须由总观同意方可晋升。而总观这一次终于很痛快的批复了赵云楼的建议,赵云楼终于将玄元观三都补充完整,在三都议事中重新掌握了话语权。

  赵然听说,赵云翼在三都议事上出了大力气,监院张阳明和方丈沈云敬也收到了赵然转交的亲笔书信,因此,川省的这次重大人事调整算是拿到了想要的结果。

  接下来还有一系列调整和任命,其中的两个比较重要,一个是保宁府监院宋致元调任都府监院,一个是玄元观知客薛腾谦终于如愿以偿的下到州府任职,担任保宁府监院。此外,禹方主也由方堂调任客堂,成为了客堂知客,此乃皆大欢喜。

  嘉靖二十六年年底,掌握了玄元观话语权的赵云楼召集三都议事,通过了红原白马院道衙分设的提议,并上书总观审议。

  为此,赵然专门跑了一趟庐山,和下观监院张阳明、方丈沈云敬长谈了一回,促使二人同意通过了这项提议。

  嘉靖二十七年正月,在天鹤宫主持了一场盛大的斋醮之后,赵然换下法袍,穿上常服,前往监院舍与白腾鸣相见。

  白腾鸣翻看着新发下来的《信力簿》,向赵然感叹:“以前在西真武宫的时候,杜腾会是方丈,那会儿觉得,此人除了会耍手腕之外,简直一无是处,但这几年看了松藩的发展,只觉当初走眼了。如今的松藩,已经大局已定,真不知该如何更进一步才好。想想我上个月在云楼监院跟前夸下的海口,真是汗颜啊,怕是也只能萧规曹随了。”

  赵然笑道:“一人有一人的风格,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不同需求,前任和后没必要强去比较,白监院顺从本心就好,咱们只需盯着信力值就是,这一条能够保证,便是对道门最大的贡献。”

  白腾鸣苦笑:“我说的就是信力啊,二十六年的信力值达到二百四十万圭,继续保持五成增长,等明年再看,还能如此么?”

  二十六年的信力值继续保持五成增长,这是极不容易的,毕竟不同于往年,基数已经很大,从一百五十八万直接跃升到二百四十万,足足增加了八十二万,这个数字令人很是眼晕。也因为早就预判能够突破二百万这条当初约定的目标线,赵然才想方设法力推杜腾会坐上了玄元观都管的位子,算是完成了与杜腾会的约定。

  能够增长那么多,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红原三部以及松藩各部彻底底定,二是松藩四县全部由修士出任方丈。两件事虽然都发生在嘉靖二十五年,但完全显现出作用则是嘉靖二十六年,直接令二十六年的信力值达到松藩成立六年以来的最高峰值。

  所以白腾鸣会感到有些无力,他实在想不出来,自己在新一年的任期中应该怎么做,才能令信力值增加八十八万。他觉得自己第一年的任期里,能够取得四五十万的增长就算谢天谢地了。

  “当年叶雪关议事,杜腾会公推为天鹤宫监院,当时我是不服的,觉得他就是捡了个便宜,但这次晋玄元观都管,我算是服气了。算下来,他连续经历过武昌、黄州、龙安、松藩四次公推升座了,能有这样的履历,果然不是侥幸啊。”

  赵然道:“监院你何必如此,如今你也是天鹤宫监院了,级别不比杜都管低,一样并非侥幸。”

  白腾鸣道:“还不是多亏了你?没有致然,哪里会有我的今天?”

  “监院可别这么说,今后我还指望监院多多支持呢。”

  “这还用你说么?等总观下诏,放开州府道宫时,致然便可接掌天鹤宫方丈了,咱俩好好搭班子,不敢奢望大治,至少也要松藩太平吧。”

  对于白腾鸣被松藩治理成就砸出的“内伤”,赵然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这样的增长几乎不可复制,只能说杜腾会命好,赶上了白纸上做文章的好机缘,他如果还留在天鹤宫,同样会为下一年从哪里寻找增长点而感到头疼和苦恼了。

  在赵然的预估中,今后松藩信力若是能够达到四百万并维持住这个水平,他就足够满意了,这意味着宗圣馆每年可用授箓额度为二百四十万,加上如今积攒的三百万额度,减去弟子们破境需要的授箓信力值,这意味着十五年后,当老师迈入炼虚时,三千二百万信力值宗圣馆自家就能拿出来,不需要老师去玉皇阁当长老了。

  若是松藩的信力值能够达到五百万,所需时间将会更短!

  有炼虚修士坐镇,对于一家宗门来说有多重要,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


  (http://www.7722.org/html/15400/4242337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