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罪恶界域 > 第802章 深情告别

第802章 深情告别

  最后几粒米送进嘴里时,咖啡来了。

  何凝烟喝了一口后,悠悠地问:“博士,有没有想过,我根本就不能抵抗病毒?”

  克莱舒曼就这样看着她,骗鬼去呀,所有人都看着她身边的人,一下全倒下了,就她没死。

  “病毒是什么类型的?”她又问:“虽然我不是很懂,但我会去尽量理解,麻烦说得简单点,毕竟我不是博士,也没拿过什么学位证书。”

  不光是没学历,就连个人资料在档案库里都没有。指纹、面部扫描,所有的一切,都对不上档案库里的任何一个人。

  克莱舒曼想了想:“这是一种之前从未发现过的病毒,当光球爆炸后,产生了地震效应,也将病毒扩散出去。病毒会侵入血液内的每个细胞,细胞跟随病毒一起死亡,让血液凝固化。”

  何凝烟微微皱眉,靠在椅子上:“就跟凝固型蛇毒一样?”

  有些蛇毒在血液里,不出一会儿,血液就会凝固,就跟果冻一样。

  克莱舒曼承认:“有点象!”当然不完全是,促凝型蛇毒是因为凝血激酶样活性,笼统的来说含有第X因子的激活质,能激活第Ⅴ因子、凝血酶原或有凝血酶样活性。而病毒更加复杂,但大致死亡情况是差不多的。

  何凝烟回忆着:“那么那些和我接触的人,他们还活着吗?”

  “还活着。”

  又问:“病毒不是到时跟着血细胞全部死亡,哪里来的病毒活体?”

  “病毒会在高温情况下存活,我们在炼钢厂还燃烧的锅炉里,发现了存活的病毒。”克莱舒曼也感觉到了不可思议:“按照正常情况,这种极端高温只会杀死病毒,”

  结合种种,何凝烟沉思了一会儿,抬起了头看着对方:“博士,我之所以没死,是因为我二次爆炸时,都没在城里。这种病毒我估计是有失效性,当发生爆炸时,它会随着爆炸侵入人体,过了一段时间,所有在空气中的病毒全部消失,而这种病毒不具有传染性。”

  她深深地看着博士:“如果爆炸时,我在现场,我也会死。”

  克莱舒曼微微侧头,随后眉头微锁。。。说得很有道理,是有这个可能。

  “能不能聊聊,那光球是怎么回事?”何凝烟端起咖啡:“为了不被你们又扔进城里,我很想证明一下,我还是有点用的,麻烦了。”

  克莱舒曼站了起来:“抱歉,失陪一下。”

  还没说光球是怎么回事,就先要走了?看来这件事,他做不了主。毕竟他只是个博士,为某方服务,或许在实验室,是把目标活体解剖了,还是切成片,是由他决定,但其他事情,也需要向上汇报。

  何凝烟没有说话,拿着咖啡慢慢地品。

  过了会儿,工作人员过来,请她去更换衣服。她赶紧地将杯子里的咖啡全都喝了。

  原来的加油站工作服已经被处理掉了,所以给了一套也不知道是谁的深蓝色工作衣。这衣服可真难看,应该是机修工的吧。

  穿好衣服,光着脚刚走出更衣间,立即就有二个兵走上来,给她双手反剪到背后,上手铐。

  而克莱舒曼博士走了过来,没有说话。

  但何凝烟敏锐地看到他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或许这代表则。。。欲说还休。

  她笑了:“谢谢你来送我。”

  克莱舒曼带着淡淡的歉意:“对不起。”

  “不用,这不能怪你。”她试探地问:“我会被送到哪里?”

  克莱舒曼没有回答。

  时间不多了,她直接问:“是不是下一个可能被攻击的城市?”

  克莱舒曼不经意呼吸加重了点。。。好吧,她又一次的猜对了。其实刚才她故意说送回到城里去,就是要让可能监控的人留下一个选择。是活体实验这个没用的人呢,还是送回到城里,实地检验。

  如果没有刚才那句话,她现在极有可能上的不是手铐,而是直接扔进实验室,再放上一点病毒给她吸吸。

  而克莱舒曼真的也帮了点忙,大约不想亲手杀了她。否则选择在这里实验的话,她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到了城里,或许还有活命机会,只要在病毒投向城市前离开就行。

  她想了想:“能不能解开手铐,只需要几秒。”

  看着四周人保持平静的脸,缓缓对着克莱舒曼说:“我想拥抱你一下,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下二个大兵要发愣了,这可是要杀她的人,她却临死之前想要拥抱!

  克莱舒曼一直看着她:“打开手铐。”

  “博士!”

  “听到没有?打开手铐。”

  在克莱舒曼的命令下,士兵还是打开手铐。

  手铐打开了,她抹了抹双腕,随后走到克莱舒曼面前。

  只要见到过金的人,从此后世界无其他美男。这个博士长得还算马虎,中年到了、加上原本智商高,智商高往往额头比较宽广,让他的发际线略高。整个脸型看上去就是智慧型的,身材也保养得不错,看来他实验之外、定期健身的。

  在实验室里男多女少,就算有女的,如果看到处理的这些事物,早就吓跑了。外加上高于人类的智商,和反社会的思想,单身和孤独是必然的。

  所以她要赌,赌活命的机会。这个博士或许是她唯一的机会了!

  抬起头,看着高出她半个头的博士,按照欧美人的身材,勉强算是及格了。这把年龄,再帅也是十多年前的事情,岁月在他的脸上毫不留情留下了皱纹。

  何凝烟一只手轻轻地扶上了博士还算是结实的胸口,眼睛深深地看着他,此时无论瞳孔有任何变化都可以视作动情。

  “如果他还活着,应该也是你这样的年龄。。。”她微微含着笑。

  什么年龄?那个“他”应该是男人,听上去应该已经死了。这个女人看上去还很年轻,那么那个男人什么时候认识,什么时候死的。。。太多太多问题和遐想了。。。

  这是克莱舒曼这辈子看到过最为光洁无暇的脸,看久了会感到一种无法抵御的美。而此时的话语更是让他心跳加快了。。。

  那张红润的小口,轻轻吐出,声音犹如低咛:“博士,你没让我失望。。。”一时间让博士看呆了。

  何凝烟慢慢地放下手,缓缓地退后了两步,双手背后,只是平静地看着克莱舒曼,不再动。

  啥意思?大兵又一次的看不懂了。说好的拥抱呢?

  克莱舒曼也看着她,身体略微有动,但最后还是克制住了。微微侧头示意,大兵立即上去上手铐,押着何凝烟走了。

  克莱舒曼第一次那么长时间看着一个活着的女人,可这个女人就这样光着脚一路往前走,头都没有回。。。好几次他想喊停,但最终理智占了上风。

  手不经意地摸了摸胸口,却发现别在白大褂胸口口袋上的水笔不见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妖精!克莱舒曼猛地笑了出来,笑得其他人看到后莫名其妙。

  水笔已经塞进了有着松紧带的袖口里,所以很安全。这是她唯一能拿到的东西,虽然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就这样,被双手反铐着,装在专门运送重刑犯的铁笼车里,还前后有防弹车的押送。开了二个小时后,送到了一个城市里。

  下了车,何凝烟就看到这幢楼上挂着的警局标志。

  已近傍晚,又押送犯人来,警局临时监狱保安打开了铁门。

  她一路上光着脚走着,而两边四个牢里已经关着大约七八个人,一看到有女人来,立即喊着各种秽语。

  也有女牢,里面关着的四五个女人,夸张的妆容、短皮裙、低胸衣,一看就知道干什么的。

  走到最里面,保安打开了铁门:“就这间。”

  她被去掉手铐后推了进去,保安锁上了门。而后面的大兵又提醒一遍:“不准放她出来,不准有另外的人和她关在一起,不准和她交谈。三天内会有人来提人,出了任何事情,你们负全责。”

  保安看了看铁笼里,穿着工作衣的女人。她慢慢地坐到了床上,双脚放在了床上,还光着脚。人看多了,可这样子怎么看,也不象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可上面拿来了文件,局里必须关押她一段时间。

  或许是污点证人,还是保护证人吧。既然上面怎么要求,就怎么做!

  所有人走后,何凝烟左右环顾。。。好吧,想想如何逃出去。不可能象电影那样,用一把勺子挖个十几年的地洞,必须在这个城市被毁前,逃出去。

  否则的话,不死于地震,也会死于病毒。

  说是三天有人来,看看那二个大兵急着离开的样子,说不定今晚这里就要被炸了。

  目光投到监狱的那锁上,这个监狱的铁栏杆还是老式的钥匙锁,在头道门上才装了电子锁。走廊上还有监控!

  而她只有一支水笔,还是最为普通的,可以换笔芯,黑色水笔。每个办公室几乎都有,价格便宜,二元一支。

  看了看外面的天,应该是傍晚。。。

  傍晚是送餐时间,牢里的嫌疑犯,当然也需要供应点吃的。

  保安跟送餐员走了进来,当走到最后一间牢房时,顿时脸色都变了。。。

  http://www.7722.org/html/1980/436632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