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鸾仙曲 > 第473章 楫离有消息了

第473章 楫离有消息了

        晚上,玥阖军在围鹑山以北扎下营寨。

        风倚鸾坐在自己的寝帐内,心中正觉得空荡荡地,有莫名无聊之感,忽然,一道灵符的虚影出现在她面前。

        她感觉到这灵符虚影中有一道温和而熟悉的气息,便伸手去触碰,是楫离传来的消息!以类似于传音入密的方式传入她耳中。

        “鸾姑娘,我在回宗门的途中出了一点意外,或者说,是有奇遇,今天才终于顺利活着出来了,还意外地渡了一次劫,升到了五品。我此时在水族四海集的北海集,这些天的经历一言难尽,总之我还活着,稍后我将寻路连夜返回宗门,想着你此时应该正独自一人,所以才敢给你传消息。待我回宗门看过师尊后,便会尽快去找你,请不必为我担忧挂怀,你要照顾好自己。”

        短短几句话,信息量好大。

        风倚鸾听着,差点懵了。

        她把楫离的话回想了好几遍,才明白,他还没有回到宗门,是在回退渊宗的路上遇到了意外,而且八成是遇到了足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的惊险奇遇。因这奇遇,他幸运地突破到了五品,却不知为何又飘到了四海集……

        难怪这么多天都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还以为他一直都在退渊宗内照顾沧长老,或者宗门内有别的事将他绊住了。

        谁知他竟然在路上经历了意外!

        不过他现在既然已经传来了消息,这下应该就没事了吧……只是,楫离这么多天都还没有回到退渊宗,不知道沧掌门该等他等得有多么着急,更不知道沧长老的情况怎样了,但愿他还活着,否则楫离一定会无比伤心痛悔的。

        风倚鸾起身,在寝帐中无意识地走来走去,心绪难宁,心中牵挂不已。

        她真想此刻就飞去嵯逻山脉,去退渊宗找楫离,但怎奈目前此身不得自由,还得随着僖王攻打莽盛城,不能无声无息地消失溜走……或者说,她根本无法轻松脱身……

        风倚鸾一夜未能安睡,也无心打坐修炼。

        天亮之后,玥阖军起营,故意挪到距离莽盛城外五里的地方,重新扎下营寨。

        这一番折腾,就用去了半天的时间,但是僖王高兴。

        僖王骑在马上,举目平视着莽盛城乐道:“太快了,真是一泻千里啊!”

        元锐立小声提醒道:“君上,你是不是用错词了。”

        僖王哼道:“用错词了吗?寡人是在说茂王。”

        “呃,那似乎可以用这个词。”

        僖王笑道:“不要在意用词的事情嘛,寡人这叫长驱直入,对不对?不管怎么说,寡人终于也能让茂王尝一尝,这种被人直逼到王城之下的滋味了!”

        僖王得意地仰天大笑起来。

        风倚鸾在一旁静静地撇着嘴,表示不屑。

        元锐立则习惯性地、干巴巴地附和道:“君上英武。”

        僖王眯起眼,追忆道:“还记得,上一次厌涂军直逼我宽奚城下的时候,寡人都快要愁死了,幸好有鸾儿替寡人打退了那卫虒,想起来,那番情景恍如昨日啊。”

        风倚鸾说:“我已经记不太清了,这两年打过的仗不少,不提当年勇。”

        僖王说:“此仇寡人记得清楚,一直都不曾忘,如今,就是一报此仇的时候了!”

        元锐立随口附和道:“君上此来势不可挡,厌涂国已经无人敢出来应战了。”

        僖王又哼道:“哼,茂王不敢出战?这有何难,寡人这便向厌涂国下战书!由不得他不出战!”

        于是僖王向厌涂国正式下了战书,邀茂王于三日后,在城外一战。

        由于端墟不在此处,僖王没办法让风倚鸾再易容成他的模样替他出战,便在战书中写明,是由蘅翠公主挑战茂王。

        依王朝的规矩,茂王不能不接战。

        风倚鸾没有说什么,开始认真备战,准备三天之后打败茂王,拿下面前的这座莽盛城,王朝的意思是要除去厌涂国,相比之下之前对悍殇国就宽大多了,至少还给悍殇留了一座毂错城,并且允许其保留宗庙。

        而厌涂,在经历这一战之后,将不复存在。

        又到傍晚时分。

        有三名马贩子从南边带着二十多只灵兽坐骑和灵马飞奔而来,见到僖王便跪下磕头说:“君上,小人想着君上打仗急用,就先买了这二十多只坐骑过来,请君上派人验看,若有不合意的,小人再带走退回去就是。”

        僖王说:“你们速度还挺快啊。”

        为首的马贩子擦着汗说:“是君上这一路上打得太快了,小人几个全力追过来,追了好几天才追上啊,小人心想着,若误了君上的大事可就不好了。”

        僖王明显心情大好,笑着说道:“无妨无妨,寡人也没有想到会打得这么顺利,你们来得正好,正好能赶得上寡人与茂王对战的时候威风威风,哈哈!”

        于是僖王给自己选了一只异耳青狮,背上长着紫色的鬃毛,看起来颇为霸气;元锐立则选了一只中规中矩虎纹马,看中这只虎纹马力大脚力足,成长性不错,骑上去也挺威风。

        又给元锐立手下几位有修炼资格的小将领们,也每人选了一只低品阶的灵马。

        “暂时如此了,后面若有更好的,再换就是,寡人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灵石!”僖王壕气地说道。

        马贩子赶紧顺势又说了几句恭维的话,几位小将领也都欢欢喜喜地谢恩退下了。

        僖王说:“后面再贩来的灵兽坐骑,就都送到宽奚王宫去吧,不必再送到这里了,这边很快就要打完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僖王的神色之间充满了霸气君王一般的自信。

        于是,三天后,双方对战于莽盛南郊。

        玥阖军五万人依旧排出“十方士气大阵法”;而厌涂国一方,从莽盛城内只出来了一千铁甲骑兵,以茂王为首,身边只跟随着十几名【有可能是战将的忠臣】。

        双方的实力和士气看上去天差地别。

        郑大人等五人高坐在悬浮于东边半空中的督战台上。

        郑大人甚至觉得,这一仗也可以不用打了,只需就这么摆摆样子,他们就能带着茂王以及莽盛城内余留的大臣们,回皇都去交差。

        然而郑大人低估了茂王心中的战意。或者说,郑大人低估了一位诸侯君王决意誓死一战的决心——那怕是以人命殉国也再所不惜的狠绝之心。

  http://www.7722.org/html/26474/181999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