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鸩巢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初定

第二百二十五章 初定

        “看把你这小子高兴的~”看着捧着庚帖,一脸傻笑的谢昱,绥宁侯笑骂一声,道:“不过是拿到了庚帖而已,至于了成这副德行吗?要等到成亲的那日,还不得把你乐傻了!”

        “什么叫不过是拿到了庚帖而已?”谢昱没大没小的白了绥宁侯一眼,道:“您应该说终于拿到了庚帖,我这回总算可以更踏实一些了。”

        “你小子就对那丫头那么没信心,她都答应了你,还担心她反悔不嫁?”绥宁侯不怀好意的道,一副故意挑拨的样子。

        “我对一娘自然是有信心的,相信她既然点了头就不会反悔,我对旁人没信心。”谢昱多精啊,怎么可能中绥宁侯的语言圈套,他没规矩的斜睨着绥宁侯,道:“这府里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再打我的主意,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卯着劲想拆散我和一娘,我相信一娘不会反悔,但我也相信一娘若是一再被人惹了,会无限拖延我们两个的事情。她可不是那些胭脂俗粉,除了眼皮子浅的争强好胜之外,整天琢磨的只有怎么嫁个有权有势能让她享福的男人,却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你这臭小子,说话怎么那么难听,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绥宁侯气恼的骂了一句,这臭小子嘴里的胭脂俗粉可都是自己的孙女,就算他更重视男丁,却也不能让自家的孙女被人这么评价吧!好吧,他不得不承认的是他为数不少的孙女之中确实找不出几个格外优秀的,但也不是一个都找不出来好不好?

        “狗嘴里都是狗牙,怎么能吐出象牙来?”谢昱嬉皮笑脸的来了一句,却又道:“外祖父,不是我眼光太高,这满府的表姐表妹还真是没几个像样的,大舅二舅家的几个表姐早就已经嫁了出去,是什么样子的我不得而知,但如今还留下这府里的,除了二舅家的六表姐之外,别的还真是提不起来。您和祖母可得重视一二,别等几年,她们年纪都大了,该谈婚论嫁了,结果却现她们都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嫁出去祸害别人家,最后结亲不成反成仇,不嫁去又要砸在手里……啧啧,真要到那个时候,你们恐怕真的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这个不用你说,我心里有底!”绥宁侯脸色微微沉了沉,处置了林易硅之后,他心中终究是不大放心,破天荒的把家里的其他孙女都查了一遍,而结果让他心寒。

        正如谢昱说的,除了老二林易成家的女儿林敏嵋之外,家里未曾出嫁的孙女身上皆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就连老五林易枢家的女儿,姐妹之中排行第九的林敏兮也一样,明明是嫡子的嫡女,却被养得一身小家子气。

        而最让绥宁侯气恼的是,他儿孙众多,这孙女的数量也是不少,各房加起来,除了已经嫁了人的五个之外,还剩了十三个,而这个数字还有可能增加,毕竟,儿子们都在壮年,再添几个儿女也非常正常。

        “您有底就好!”谢昱嘀咕着,而后非常认真地道:“不过,您可别打坏主意,一娘以后是绝对不会插手侯府的事情的!”

        “你觉得我会打一娘的主意?”绥宁侯气笑了,他确实非常赞赏一娘,尤其对她一个姑娘家,能在短短两年之内改变两个家庭的手段赞赏不已,张李两家如今缺的只是慢慢成长的时间,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就能一步一步的展现出不一样的自己光耀门楣。

        但是,让一娘踏足绥宁侯府却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情,侯府的水已经很深很混了,再来一个不算自家人的一娘,真不知道要搅起怎样的风浪来。

        “是有那么一点担心!”谢昱直言不讳地道:“这府里,外祖母身份手段眼力都不缺,却偏偏年纪大了些,身子骨也不是那么健朗,很多事情有心无力,而旁的人……不是我说,她们没一个能比得上一娘。有眼力有手段有能耐的,未必能有一娘的杀伐果断,总是想着顾全大局,想着周全,却不想想世上哪有那么多能够十全十美的事情?这府里,能帮忙的人不多,明面上唱对台戏的,暗地里拆台搅局的倒是不少,没有几分果决,拿不出几分气魄,想把这府里管好还真是挺难的。”

        “等请封老大的旨意下来,老大成了世子,老大家的就不会像如今这样艰难了!”绥宁侯叹息一声,道:“说来说去,这件事情还是我的错,我若能早个十年八年的把老大的世子之位确定下来,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了。”

        “请封世子?”谢昱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道:“您上表请封世子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府里没有半点风声?”

        “就在你去找一娘的那天下的决心,而后上了奏折,让人快马加鞭送到京城去了。”绥宁侯语气淡淡的,没说他做这个决定下了多大的决心,说实话,他确实在长子林易郅和四子林易硅之间犹豫过——老大不是不好,但是太过于稳重,也太过于守成了些,将绥宁侯府交到他的手里,他是放心的,但也知道,绥宁侯府在他手里想要更进一步是绝无可能的。而老四则不同,他的锐气是几个儿子身上都没有的,侯府在他手上,说不得还能更加的兴盛。

        但是,林敏茹的这件事情,让他看到了老妻心里的不安,看到了长子次子的不安,看到了老四的城府极深以及他身为庶子,怎么都弥补不了的缺憾……他也看清楚了,侯府交给长子,想更进一步确实是不可能的,但像如今这样,安安稳稳的再传一代却是没问题的,但若是交给老四,侯府能否更进一步还是两说,但自己百年之后,必有一场大的内乱则是肯定的。

        权衡之下,绥宁侯终究做了最稳妥的决定。

        不过,这件事情他也就和老妻长子关起门来说了,旁的人都没没有告诉,在圣旨下来之前,他也不准备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这会告诉谢昱,不过是刚好话说的这个份上了而已!

        但是,看着谢昱那显得有些假的惊讶表情,他眼角微微一抽,淡淡的道:“别告诉我你早就猜到了这个。”

        “我没有!”谢昱摇摇头,微微顿了顿,道:“不过,一娘却猜到了。她说为了侯府的安定团结,也为了让所有人……包括我、包括远在京城的人安心,您近期之内会请封世子。”

        “这丫头不愧是耿青鸾教出来的啊!”绥宁侯叹口气,而后想到了自己被截胡的事情,没好气的瞪了谢昱一眼,道:“你小子算是挖到宝了!不过吧,我可是要警告你,这丫头这般聪明这般厉害,你以后若是敢做什么让她失望的事情……我相信,谋杀亲夫的事情她是做得出来的。”

        “您别吓唬我!”谢昱白了绥宁侯一眼,道:“我说过的话我自己记得,我这辈子这会对她一个人好,不会让她伤心难过,更不会让她失望到不要我的地步,所以,您别想看我的笑话。”

        “那就好!”绥宁侯点点头,这一点他还是相信谢昱的,辅国公府这样那样让她不满意,但从辅国公开始就没有出现过纳妾纳通房的事情,这一点却还是不错的。

        “对了,什么时候上门过大礼啊!”谢昱问起自己最关心的问题,道:“这庚帖都拿到了,下一步就该纳征下聘礼了吧!”

        “你着什么急?这聘礼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绥宁侯瞪他一眼,有这么心急吗?

        “这是什么话啊!”谢昱立刻就想翻脸,道:“我可是把我所有的身家全都拿出来了,不会是还没准备好聘礼吧!”、

        “你的那点儿身家够干什么?”绥宁侯又瞪他一眼,道:“你的那些东西,不过是添点儿彩头而已!好了,你也别闹,等你离开京城的时候,你祖父就已经着手准备聘礼了,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已经在送到邕州的路上了。等东西到了,好好的拾掇拾掇,就去张家给你下聘。”

        这还差不多!谢昱终于满意了,他离京之前,倒是把他能动用的银票都给踹怀里了,但也不算少,足足有五六万两,但撑场面的东西却是一件都没有,不方便带啊!

        “我用你给我的银子给你买了一座宅子,四进带花园的,不大不小,你们就在那里成亲,成了亲也住那里,自己的地方住着会舒心些。”绥宁侯叹口气,那院子其实是他最近这几日才让林易成去准备的,以前是打算让谢昱成了亲也住侯府的,但是现在……还是让他们,别的不说,至少能清静,免得沾染侯府的是是非非。

        “谢谢外祖父体恤!”谢昱多通透啊,立刻想明白了而其中的原因,想了想,笑嘻嘻的道:“以后啊,外祖父又多了一个可以喝茶的好去处了!”

  http://www.7722.org/html/27847/171468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