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三界皇 > 第六十五章,危险的木府

第六十五章,危险的木府


  离开金銮府,无心众人开始往下一座城池出发,这座城池满是绿意盎然,城墙之上都布满了花草,远远望去,扑鼻而来的尽是清香,这是一个花草树木的世界,木府。推门而入,门上都是枝叶,手轻轻触碰,温润之气荡漾开来。

  “这里的生机好旺盛”无心不由的感慨,每一次的呼吸都是那么的舒畅。

  花草树木是万物的根基,人类生存的环境被树木一点点的净化着,可以说没有树木,诸界将会失去平衡,死亡会笼罩在每一个人的身上。

  “这里会有什么惊喜等着我们呢?”无心满是期望的看着城池内的一切。

  这里根本没有建筑物,所有的房屋都是树木构建的,一眼望去,数不尽的绿树,周围的小花粉饰着这里,一些小动物在来回的奔跑,这里是最和谐的美。

  “救命”一声惨叫,远处一个人衣衫不整,疯狂的奔跑着。

  这个人是无心众人来到宝海湾之后,除了哈拖之外第一个见到的人。根据界仙的规则,这里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为对立面,帮助敌人的成长就等于给自己制造坟墓,无心是不会去迫害他,但是帮助他也是不可能的,宝海湾内,只有无常几人才是伙伴。

  “无心哥,你看,那是什么”界东顺张大了嘴巴,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惨叫的人。

  那是一大片可以移动的树木,枝干成了它攻击与防护的第一层,无数颗树木奔跑着,这是何等罕见的场景,而且这些树木的实力也非同小可。

  “不过是几个树怪罢了,没必要担心,不过仅仅才巅峰星将而已,没潜力的无用品”魔青灵对这些树怪不屑一顾,这种级别的喽喽,在魔界根本不配与魔青灵见面。

  “才巅峰星将?那可是足足高出我一个等级,而且这些树怪数量还那么多,叫我怎么抵抗呀”无心有些无奈。

  “跑吧”这是无心最后的决定,他不允许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为兄弟们增添危险。

  惨叫之人还离无心有一段距离,无心众人现在便开始了逃跑,惨叫的那个兄弟居然跟着无心一起跑,无心在哪里拐弯,它就往哪里追赶。

  “兄弟,你别跟着我们跑呀”无心一脸苦相。

  这些树怪都是因这惨叫之人引过来的,好像是仇敌般穷追不舍,这么多巅峰星将的树怪,而且进入宝海湾还限制在星灵以下,难道这里是宝海湾的死亡陷阱?这时候的木府之门早已关闭,唯有探索完才会再次打开。

  “人多力量大,我这都快被这些树怪打死了,不跟着你们跑,我还能怎么办?”这人一脸的苦相,只要有一丝生的希望,他就会跟着向前冲,后面的树怪就是死亡的讯号。

  “我们才不过星战,也帮不了你,你快别跟着我们了”无常表现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能在第一次的挑战中存活下来,必然有独到之处,别浪费体力了,一起跑吧”衣衫破烂,头发也散落在肩上,很狼狈,可是他没有放弃。

  在第一次挑战之前也有一次探索的机会,能够在探索中生存下来,并且取得第一次挑战的胜利,这的确会有些不凡,探索也是危及重重。就像金銮府,若不是魔青灵知道金元鸟的习性,那么多的金元鸟也会是一场噩梦。

  “快看哪里”若雅惊喜的指着右面,那是一座宫殿。

  这座宫殿依旧是树木构建而成,宫殿的体积随着树木的生长而一点点变大,如此巧夺天工的构造,真不知道是哪个设计师构建出来的,要算准每一颗树木的距离,这与生长有密切关系。

  “走,或许那里会有一线生机”无心第一个转头,向宫殿的方向跑去。

  紧跟随无心,众人也向宫殿处跑去,树怪依旧紧跟不舍,冲着无心众人的方向,有一个大大的木门,木门之上生长着众多花草,这木门像是由这些花草构建而成似的。离木门还有一段距离,这时候门竟缓缓打开,像是在迎接无心众人似的。

  “进去吗?”无常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这神秘的宫殿之内就安全吗?或许这宫殿之内有未知的危险等待着大家,可是现在有的选择吗?身后有一大片的树怪,只要一个停步,几乎是死路一条。

  “进”无心很是坚决的喊了一声。

  前面只有这一条路了,是生是死,踏过去,任凭万千深渊,我自恒然向前。

  跟随着无心的脚步,众人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宫殿,随后木门便缓缓关闭,门外的树怪一动不动的站在那,有些模糊的脸上竟然出现了虔诚的神色,像是信徒面对神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无心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暂时的安全了。

  “兄弟,放松心情,我叫于越,你叫我小于就行啦”于越面露微笑,一副很平易近人的模样。

  这个于越从表面上看是十一阶星将,年纪与无心相仿,从表面上来看,他的实力要甩无心一大截,可是事实上是什么情况,于越并不知晓,但是于越能够在实力差距这么大的情况下,仍旧不高傲的面对无心,这也是一个将才。

  “我叫无心”面对友善,无心自是不会恶言相向,即便是在这满是危险的宝海湾内。

  “诸位,不自我介绍一下吗?”于越微笑着,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衣着而感到怯意。

  一个人的自信是源自内心的,衣物以及一些外在的附加品是无法提升自己的自信的,真正的自信之人是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人都可以不怯场,毫无疑问,于越便是自信的人。

  “我叫无常”无常也是微笑着说。

  众人都很简短的介绍了自己的名字,这算是相识了,于越应该是一个生活在优厚条件下,并且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努力去争取,这是无心对于越的猜测。

  “我们一起走吧,相互做个伴”于越很真诚的看着无心,聪明的他看得出,无心是这几位的领导者。

  树怪对着宫殿的敬仰让于越有些心颤,难道这宫殿之内还有让树怪惧怕的东西?想想都可怕,难道这里是一个死亡陷阱?进来的人有死无生?

  无心几人相视对望了一眼,于越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谁也无法确定,可是从他的言谈举止上来看,心中应该没什么黑暗面,很阳光的一个人,而且也不是骄纵之人。

  “也好,不过你不担心我们拖你的后腿吗?”无心先是给了一个肯定,再提出一个疑问。

  这也算是一种试探,嫌弃队友柔弱的人,是绝对不能给予信任的,懂得包容与谅解,这才是一起向前走的依靠。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你们一定没有这么简单”于越直视着无心,脸上一副坚信的神色。

  无心并没有避讳于越的目光,同样凌厉的看着于越,一时间竟有些英雄相惜的模样,两个少年都很欣赏彼此的勇气,面前的困局,也只有联合才是最好的选择。

  “我们走吧”无心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宫殿之中只有一条路,与其说是路倒不如说是洞更加切合实际,这是由树干缠绕而成的,树干之间有空隙,可以透过空隙来看宫殿内的一切,这宫殿和木府几乎是一致的,所有的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树木构建而成,宫殿内有大大小小的树屋。

  “小心”无心敏锐的眼睛看到了一只飞虫向无常撞击而来。

  无常躲到了一旁,飞虫撞了个空,直接撞在了树干之上,吱吱作响,树干竟然开始慢慢的腐烂,这飞虫的身上满是腐蚀性的物质,只要被他撞到就会慢慢腐烂。

  “这是什么东西”界若雅感觉一阵恶心。

  腐烂的树干弥漫出恶心的味道,模样也甚是可怕,冒着白泡,腐烂的力量也是有限的,只是一小片的树干腐蚀,剩余的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飞虫是二阶星将的实力”无心一眼就看穿了这飞虫。

  飞虫的颜色是绿色,与这宫殿内的色调很是一致,若是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现在是它主动攻击了,无心这才发现了。二阶星将加上这腐蚀力,单一的飞虫问题不大,若是成群结队的出现,那又将是一个无法抵抗的危险。

  “这个我来处理”于越掏出了自己的武器,是一把刀。

  这把刀上刻着一只鱼兽,这是一只非常特殊的鱼兽,最显眼的莫过于嘴里的哪一颗獠牙,仿佛可以刺透一切似的,尾部也有一个小突起,和獠牙一样的锋利。

  “好”无心点了点头,他也很想看看这于越的身手。

  “斩”于越轻喝一声,挥刀斩下。

  一道蓝色的刀影,飞虫根本来不及闪躲,便血见当场,让大家惊奇的是,这飞虫的血竟然也有强大的腐蚀力,又是一大片的树干被腐蚀,腐烂的味道弥漫当场。

  “必须要小心了,这飞虫很有可能会给我们带来严重的伤害”无心脸色微沉,这神秘的飞虫竟然拥有这么多的杀人特性。

  “那现在怎么办”于越有些担忧的看着无心,他没了主意。

  “继续向前走”无心坚定的踏出了步伐,走在了最前面。

  


  (http://www.7722.org/html/2830/18261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