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回:人不如故

第3回:人不如故

  X市中心的黄金地带,终日人车熙攘,今天却罕见的出现了交警封路的情况。不少急着上班的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车里的空调根本不能缓解拥堵和急躁衍生的热浪,更别提那些公交车上可怜的学生白领们了。

  封路地段的中心却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一座极具现代气息的巨楼高耸入云,撕裂天幕,带着睥睨这座城市的霸气。就着欢快的BGM,楼前面积超过一千平的广场上人头攒动,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和摄像师们急急地做着报道前的最后准备。巨大的音乐喷泉和鲜红的地毯硬生生从人群中破开一条道路,尽头十几个穿着艳色旗袍的礼仪小姐拉着红色的绸带,组成一道活色生香的栏。

  巨楼胸膛位置巨大的钟盘指向了上午九点半,几辆车牌号位数不超过30的奥迪皇冠在警车带领下开进了广场边特设的停车位,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走下座驾,眼中闪着或惊讶或赞叹的颜色。明眼的人一下就认出了这些常年出现在X市新闻头条的人物,包括市委书记、市长等一系列常委领导都出现在了红毯上,让人对这次剪彩活动平添了几分畏惧——

  究竟是多大的面子才能惊动这些平时在电视上不可一世的人?

  礼仪小姐簇拥着广场中央一座巨大的横碑,上面虽然蒙着红布,但依稀可以看出“沧源大厦”的轮廓。一个梳着一丝不苟的分头,年约50出头的中年男子微笑地迎向走来的X市领导们,双方热情握手的同时铺天盖地的闪光灯几乎把烈阳的光芒也凌驾了。

  沧源大厦第36层,巨大奢华的办公室里。

  一只饱经沧桑的手沉稳地把玩着手里的水晶杯,手指上一枚火焰状的翡翠戒指凝着摄人心魄的青芒。戒指的主人站在大片的落地玻璃窗边,冷冷地看着楼下广场的喧闹,嘴角闪过一丝冷笑:“小陈,看来这次沧源大厦的剪彩仪式挺成功嘛,X市有头有脸的应该都来了,林沧熙这小子还挺有本事。”

  对面站着个躲在柱子阴影里的人,闻言慢慢抬起头来,赫然是毒枭陈奇,只是他的额头上多了一道延伸到左眉毛上沿的伤疤,平添了几分狰狞:“我看是托了会长您的福,这些朝廷的鹰犬多半是看在组织的面子上吧。”

  会长的笑意更浓了,杯中一汪红酒荡漾得就像鲜艳的血:“金洋堆场那边的进度怎么样了?”

  “我昨天刚去了一次,正在进行一些扫尾工作,估计两个月内就可以竣工投入运营。”陈奇的声音稳如泰山。

  “很好,这个堆场是青炎会的生意能冲上新高度的关键,且看林沧熙是怎么把这出戏继续唱下去的吧。”会长又瞟了一眼广场上窜动的黑与红,“上次让你找汪洋集团合作的项目有什么进展吗?”

  “很奇怪,那个女人对这个项目竟然没什么兴趣,这不符合他们汪洋集团的风格。”陈奇的回话带着些疑惑。

  “有些事情要换几个角度去思考,听说她的儿子刚考进了俞南大学吧?”看到陈奇恍然的表情,会长满意地品了一小口红色的液体,“嗯,这酒醒得正好。”

  ——————————————————————————————————

  没想到毕业多年,自己竟然还会以学生的身份回到这个承载了少年时梦想与希望的地方啊!看着“俞南大学”四个镀铜字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的金光,凌祈第一次绽出舒心的微笑。她打发了父亲的司机,独自牵着巨大的行李箱慢慢踱进校门。

  刚刚走了几步,少女就感觉到右手传来的压力,昨晚强制减少了一半行李量,还动用了特警队的打包技巧才把所有东西都塞进这个容器里,导致整个箱子膨胀得不成样子,自重也险些超过箱底轮子的承受极限。如果还是男儿身,凌祈扛着过百斤的重物完全不在话下,可是现在换成了一副娇柔的身躯,四五十斤的箱子就变成她的一大难题。头顶的太阳慢慢移动到了天空正中,撒欢般向大地倾泻着精力过剩的热量和紫外线,凌祈在校道上挣扎了两百多米后,不得不躲在路边的树荫下先喘口气。

  我竟然已经弱到这个地步了吗?凌祈的心里毕竟还是一个青年特警,多年艰苦的训练一瞬间化为乌有,强烈的反差让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右手在眼前捏成一个愤恨的拳头。

  等等,背后有人靠近?!虽然身体素质不能与从前相比,但是多年训练养成的敏锐感应和职业本能仍在!凌祈迅速回过身,双手在胸前立了个防守反击的门户,一个高个黝黑的男生显然被这动作吓了一跳,赶紧后退了两步。

  看清对方衣服上那个黄色的迎新志愿者标志时,凌祈赶紧收起了架势,这里是大学啊,自己也未免太敏感了吧!高个男孩对凌祈刚才的反应有些忌惮,试探地问:“呃……同学,我看你这个箱子这么大拉起来肯定很辛苦,想帮你一把,没别的意思。”

  凌祈眉头微蹙,“男人”的自尊让她不愿接受这种“帮助弱者”的行为,于是她淡淡地说:“谢谢学长,我觉得我能做得到,不麻烦你了”言罢拉起箱子的扶手,默默地顺着林荫道继续跋涉起来。

  高瘦男孩的笑容在脸上凝固了,他显然没想到这个女生会如此要强地拒绝,好有个性的妞!看着凌祈酷酷的背影,他的嘴角斜着翘了几许,快步跟上同时掏出一把小折扇给女孩扇风降温,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

  “学妹你是哪个系的,我可以带你去辅导员那里报到,领到钥匙才可以进宿舍哦。”

  “……”

  “呃,你叫什么名字?叫我小凡就可以了”

  “……”

  “这箱子真的很重啊,累的话我帮你拉没关系的。”

  “……”

  凌祈的心里越来越窝火,原本沉重的行李箱已经让她不堪重负,旁边这男人又带着欠揍的笑容给自己献殷勤,简直在挑战她的忍耐极限。面对这个普通人凌祈有自信凭着擒拿技巧几秒钟就放倒他,但是理智告诉自己,刚进学校就背负个殴打学长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最后她只能微嗔地回了一句:“我是法学院的,你难道每个系的辅导员都认识?”

  没想到这货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咋呼起来:“我们一个学院啊!跟我走,我知道我们辅导员在哪里!”说完顺势抢过行李箱,大步走在了前面。凌祈愣愣地看着那个背影,心想这回可作茧自缚了……

  拿到宿舍钥匙的少女悠闲地靠在三楼走廊边的护栏上,幸灾乐祸地看着小凡扛着那个庞然大物往楼上艰难地挪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太过逞强。迎新日允许男生进入女生宿舍的代价就是抗行李上楼吧……这男孩要爬到走廊上还要花费些时间,凌祈干脆转过头把视线投向对面男生宿舍园区的建筑。

  二号楼,那里才是我本来的宿舍啊,不知道原来的那些兄弟还在不在。凌祈叹了口气,回过头来小凡已经迈上了最后一节楼梯,轻手轻脚地放下箱子然后大声喘着粗气。凌祈看他如此疲惫也不忍再嘲讽,淡淡地说了一句:“谢谢学长,辛苦了!”就拉起地上的箱子走向309的房门。小凡愣愣地抬起头看着少女窈窕的背影,不敢相信这个冷美人还会向他道谢。

  站在写着309的绿漆铁门前,凌祈踟蹰了,一个拥有青年男子灵魂的女孩,一时半会还没有迈进女生宿舍的勇气。抬头发现小凡还在不远处晃悠,本来心情就非常烦躁的凌祈没好气地说,“你不会还想陪我进女生宿舍吧,一会被当色狼别怪我罩不住你啊!话说学长你也该回去了吧,校门那应该还有很多学妹需要你帮忙呢!”

  小凡心中诧异,这女孩怎么对男生的心思非常了解的样子?对上凌祈不那么友善的目光,他心里又是一虚,有些语无伦次地说:“那个……呃,也对!那凌祈学妹我们下次再见吧!”说罢转身逃跑似的走下了楼梯。

  想泡妞?你还嫩点!看着小凡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凌祈的脸上浮现一丝不屑的冷笑。

  修长的手指曲起一个不自信的弧度,在铁门上轻轻地敲击。开门前的几十秒钟对凌祈来说是如此漫长,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试图去适应这个全新的身份,还有那些可能熟悉也可能陌生的故人。一阵插销拉开的响动后,门边探出一个娇俏的脸庞。

  “你是……?”

  “是你……?”

  凌祈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以前的同学,但反应迅速的她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换上一副友好的笑容:“你好,我是法学院07级的新生,辅导员说我被安排在这间宿舍。”

  开门的短马尾女孩闻言很快舒展了疑惑的表情,歪着头微笑道:“哈哈,原来是新来的舍友!快,快进来!”说着把房门完全打开,同时牵起凌祈的右手。凌祈稍稍一窒,只得任由她拉进房间。

  空调制造的清凉让凌祈全身一爽,一个宽敞明亮的四人间整齐摆放着四架上床下桌的综合学生家具,两个床位已经放上了基本的床上用品。靠近阳台的地方坐着一个披着长发的少女,扑闪着好奇的眼睛盯着她,凌祈赶紧回复一个友善的微笑,走到贴着自己名字的床位边。

  短马尾女孩显得特别热情,眼看她试图去拉放在走廊上的行李箱,凌祈赶紧把双肩包往桌上一扔,跑出去抢过箱子:“呃,这东西太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然后顶着两人惊异的目光把这庞然大物拖进宿舍。开玩笑,这么重怎么能让女孩子来呢,好像我也是……吧。

  经过一番自我介绍,三个女孩互相熟络起来,事实上凌祈对这两个当年的大学同学再熟悉不过了:短马尾叫程珺,来自省会F市,性格天真活泼;长发的叫王思玄,Q市人,性格直爽大方。看来这个世界已经因为凌祈的性别转换产生了一些变化,她的心里逐渐蕴起一种对未知的担忧。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又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断了寝室的喧闹,程珺带着笑容欢快地跑去开门。莫非是最后一个宿舍成员来了?凌祈微微转过身,好奇地盯着门口。

  大门开处,当先的是个搬行李的男生,不是小凡又是谁……这家伙看见房间里的凌祈还兴奋地挥了挥手,脸上分明写着“我们又见面啦”的欠揍内容。凌祈直接屏蔽之,目光停留在后面那个漂亮女孩的脸上,瞬间瞳孔因为惊讶放到了最大。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