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回:军训之狼

第5回:军训之狼

  “春意盎然”别致的美食果然取得几个女孩的一致好评,辛辣的牛羊肉混合甘甜爽口的特色冰饮,让人在冰火两重天里大呼过瘾。凌祈拿着吸管无意识地搅动着面前的冰糖西瓜爽,心里还在计较刚才意外的发现。内心深处凌祈并不想再经历一次那样刀头舔血的生活,虽然是为了惩恶扬善保护百姓,但作为一个已经死过一次的人,对出生入死的军旅生涯产生厌倦、逃避甚至恐惧的心态都是情有可原的。

  自己变成了柔弱的女子,怎么可能再那样冲锋陷阵呢?何况根本没证据表示那个家伙是冲着自己来的,在这个盛产各种二代的学校,搞不好是哪个少爷小姐的专业保镖呢!

  得出这个的结论,凌祈有些自嘲地耸耸肩,微微侧过头看着身旁的倩影。同样的小店、同样的红颜,金雁翎的一颦一笑都让她心神荡漾,可惜自己的女儿身让脑海里纠缠的回忆与现实变成了两条交尾的曼巴蛇,诱惑又充满剧毒……

  也许,真的只能弥补过失,却不可能得到奖励吧。凌祈苦笑着,端起饮料一饮而尽。

  这什么东西?买单的时候凌祈发现钱包里多了一张被卡套包裹的银行卡,还夹着一张纸条,她确定这绝对不是自己放进去的。打开一看,上面的内容让凌祈哑然失笑:“卡里是这学期的零花钱,不够再和我说,密码是你的生日,别告诉你妈!”哎哟喂,这老豆什么时候对孩子这么关心了?我怎么不知道啊……凌祈恶意地嘲笑了一下,接过店员找过来的零钱。

  回宿舍的路上,凌祈找了个理由让三女先走一步,自己去银行确认一下卡里的金额,顺便到学校超市买点想要的东西。几分钟后,ATM旁边的学生都看到一个对着屏幕发呆的少女……我当儿子的时候上大学一个月零花钱不超过800,当了女儿一学期给两万,你这几个意思?再三确认了屏幕上不可思议的数字,凌祈勉强咽了一下口水,取出20张红色老人头后把那张金光闪闪的银行卡塞进钱包,嘴角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一个多小时后,309宿舍吹着空调昏昏欲睡的女孩们看到凌祈满头大汗拎着两个巨大的购物袋回来了,等到她把东西逐个掏出来的时候,三个妹子全都瞪大了眼睛,瞌睡虫早不知道被踩死在哪个角落了:一个斯伯丁篮球,两套小号的篮球服,一双篮球鞋,运动型女性内衣,还有女孩明显叫不出名字的各种运动护具……

  “这……阿祈还会打篮球?”程珺弱弱的说,其他女孩的脸上也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凌祈专心整理着手头的装备,心不在焉地回答:“以前习惯了,每天早上6点会起来练一个小时。”几个女孩想了一下午饭前凌祈在校门口彪悍的样子,恍然大悟。

  “难怪阿祈身材这么好,原来每天都锻炼啊,换我肯定爬不起来,我可没那毅力。”王思玄的话充满了羡慕,“不过雁翎的身材也很棒哦,哎,你们这些美女哪天出名了可别忘了我这小姐妹呀。”

  “哪儿呢,别笑我了,我可没阿祈那么高挑。”金雁翎脸上一红,赶紧把话题又推到凌祈身上。凌祈淡淡一笑不置可否,170cm的身高在南方的女孩子里已经相当可观,虽然她不知道这个身体原来擅长的是什么运动,但是打个篮球应该问题不大吧。习惯高强度军事训练的她,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未雨绸缪地锻炼一下身体总是没错的。

  没想到还没开始上篮球场潇洒,军训的消息就打乱了凌祈的计划。傍晚按通知要求,女孩们领回了八套迷彩作训服和四个军用水壶。凌祈一边期待着重温旧梦,一边腹诽着这些不伦不类的迷彩服相比自己穿过的作训服是多么的丑陋。其他女孩的脸上也写满了对军训服装的嫌弃,但是大家都统一着装的前提下,在新生中特立独行显然是不理智的。

  动员大会随着第三天的旭日一起带着诚意扑面而来了,女孩们明显还没从暑假的懒散中恢复过来,6点的闹铃一响,309的房间里充满了各种混杂着梦呓的抱怨,习惯早起的凌祈洗刷完毕后耐心地一张张床位敲打过去,直到最贪睡的王思玄也从床上睡眼惺忪地坐起来,她才安心地把睡衣换成作训服,翘着二郎腿看着三个女孩衣衫不整地在宿舍里游魂般飘来飘去……

  各个院系接近三千名新生把西区这个标准的足球场几乎完全覆盖,远远看去一片气势磅礴的军绿色,凌祈精神一振,领着三个还在回味食堂早餐的人迅速找到了属于自己编号的方阵。领导没有营养的讲话伴着8点变得炎热的阳光,让学生方阵慢慢松散骚动起来,少男少女的耐心已经要耗尽了,好在主席台上的人还有些自知之明,发现台下蔓延的不满情绪后迅速结束了动员,各个排的教官分别入场,领着自己的学员占领事先分配好的训练场地。

  凌祈他们所在的33排训练场地是西区食堂前的小广场,阳光尽情洒满了这片没有遮挡的空地,看得女孩子们脸色发苦。凌祈满不在乎地整了整因为汗水变得有些闷热的外套,顺着教官的安排站在了女生队伍的排头,只矮了她两公分的金雁翎排在第二位,王思玄和程珺则排在队伍靠后的位置。这教官看着不比新生大上几岁,但训练起这批学生毫不手软。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连队里被班长虐过而存在报复心理,劈头盖脸就是20分钟的定军姿加上一小时的队列,队伍里已经怨声载道。尤其让凌祈不舒服的是这个大兵看向女生队伍的眼神,她在里面看到了一些不怀好意的颜色。

  好不容易听到教官解散休息10分钟的命令,309火速占了校道边一片小树荫就地休息。这军训的强度和凌祈当时在警队的待遇简直是天壤之别,但是对这副女性身躯已经是个不小的挑战,相对其他女生凌祈也就意志力会强一些,身体素质差的并不多。她喘着粗气,有些无奈地用袖子猛擦着头上的汗珠,拧开军用水壶的盖子。

  唉,才站这么一会就有点受不了,女孩的身体真是脆弱啊,要是被队里那些兄弟知道,还不笑掉大牙!凌祈连续灌了数口凉水,转头想看看金雁翎的状态,结果她双眉一下就皱紧了:只见金雁翎无力地靠着行道树,眼神有些涣散,手里的水壶轻微地颤抖,好像根本没有力气去拧开,裸露的脸部和手臂肌肤透着病态的红。

  凌祈心中一惊,赶紧走到她身边坐下,顺手摸了一下金雁翎的额头:“雁翎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什么,不用担心我。”金雁翎深吸一口气坐直了身体,尝试拧开水壶盖子,凌祈赶紧帮手打开递到她嘴边。

  几口凉水下肚,金雁翎的脸色有些好转,她像凌祈微笑了一下,靠在树干上继续喘着粗气。中暑了?症状不像,而且她不是那种身体虚弱的人,当年好像还拿过法学院800米冠军呢。突然一个记忆深处的名词窜了出来,凌祈一个激灵,盯紧了金雁翎的皮肤——很像,症状一模一样,她曾经说过的!

  教官集合的命令不合时宜地响起,周围的学员带着抱怨回到暴晒的广场上集合,倔强的金雁翎却再次拒绝了凌祈的帮助,想要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在哨音的催促下,凌祈无奈只好先行一步,没想到她前脚刚走,教官后脚就发现了在树荫下挣扎的少女。

  “你怎么回事,动作这么慢?军训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教官的声音有些不满。

  “对不起教官……我马上就回队伍!”金雁翎扶着行道树勉强站直了身体,从咬紧的牙关里挤出这句话。

  女孩站直以后俏丽的容貌也变得清晰起来,教官眼前一亮,马上伸出手扶住她的肩膀:“怎么了,不舒服吗?我扶你走吧。”

  金雁翎正要张口道谢,突然觉得有些不妥,这个士兵的动作与其说是“扶”,更像是“搂”,队伍里的凌祈也看出了不对劲,阴沉着脸往这边走来。

  “教官……不用麻烦的,我自己可以走。”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有些不自然地想要挣脱,奈何全身乏力,只能软软地靠在对方身上,肩膀上的那只手力道更大了些,甚至开始下移,已经接近了腰际。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我看一下,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教官把头凑近金雁翎,竟然轻佻地伸手想要触摸她的脸!女孩又惊又怕,勉强把头往另一侧偏去,却躲不开那只伸来的大手。眼看脸颊就要遇袭,金雁翎羞怒地紧咬住了下唇。

  “滚开!!”

  一声清脆的怒喝响起,脸上挂着放肆笑意的教官还没来得及回头,腰上已经挨了一记狠踹。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