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5回:身心不一

第15回:身心不一

  心里本能地在排斥,身上却有些发软,使不上力气,这种身体和思想背道而驰的感觉……很微妙。

  耳边传来蔺繁关心的声音:“别乱动,有没有伤到哪里?”

  这个声音如醍醐灌顶,把凌祈迷乱的思维拉回现实,她咬着牙挣开蔺繁的双手,仓皇地后退了几步。

  少女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脸上已经聚起一片火烧云,她慌乱地对蔺繁警告道:“别碰我!离我远点!”

  蔺繁的双手无措地僵在空中,也不知该不该放下,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凌祈紧张地盯着男孩的双手,咬了咬牙头也不回地走向场边。

  我到底是怎么了?!

  凌祈一屁股坐在还有些余热的草坪上,也不管什么女孩的形象,脑袋垂在两个膝盖中间大声喘着粗气,余光瞥见蔺繁和撞伤自己的大块头正在理论也懒得管了。

  突然一瓶脉动递到了面前,耳边响起一个轻快的声音:“阿祈,先喝点水吧!”

  凌祈心头一震,快速回过头去,一个深棕色头发的少女脸上挂着关心的表情。她慌忙站起来,心虚地在金雁翎和远处的蔺繁身上来回打量,只看得金雁翎莫名其妙:“阿祈你看什么呢,这是我刚才在超市给你买的水啊,你急着去打球都忘在我这里了!”

  “呃……哦!对啊!”凌祈因为紧张而有点语无伦次,赶紧拧开盖子灌了几口,清凉的饮料润过喉管,让女孩的心情平复了少许。她不确定金雁翎究竟看到了多少前面荒诞的戏份,小心试探道:“雁翎你不是还在上形体课吗,怎么有空跑来看我打球了?”

  金雁翎回了个有些暧昧的笑脸:“今天是学期第一节课,很多学生没有准备好服装,老师只能讲解一些基本要领,我趁着休息时间就偷溜出来了。话说你篮球打得真的很厉害呢,刚才的上篮好可惜哦!”

  凌祈的脑袋嗡了一声,看来刚才蔺繁抱着自己的景象都被她看了去,顿时觉得太阳穴上都隐隐作痛起来。结果有个讨厌的声音又不合时宜地响起:“阿祈,你有没有伤到哪里?要不要去校医院看看?这混蛋是我们篮球队的人,刚才我已经喷过他了,现在他跟你道个歉。”

  凌祈正想说什么,大高个低着头抢先说:“抱歉了学妹,我叫陶李蹊,校队替补大前锋,刚才打的脑热没收住撞了你,真是对不起。”

  “没事儿,打球有些对抗是正常的,只怪我当时没注意你会来补防,别往心里去。”凌祈潇洒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挺文雅的名字嘛,和你的造型不搭哦……”正说着,左肩膀传来的疼痛让她眼角一抽。

  蔺繁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细节,马上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件防风的运动外套,那动作分明就是想给受伤的少女披上。凌祈心中一阵恶寒,刚想要阻止,没想到金雁翎反而成了胳膊肘往外拐的典型,笑着和蔺繁道了一声谢就接过外套,趁着凌祈没反应过来的空挡披上她的肩膀。

  打发了陶李蹊回去继续训练,蔺繁转过来继续说:“阿祈,我帮你跟教练请假了,你出了汗又受伤最好别吹风,我现在送你回去吧。”

  蔺繁的笑容看着挺真诚,凌祈心里却一直留着前世遗下的偏见,她不冷不热地说:“不麻烦学长了,我要等雁翎下课了一起回去,外套还是还给你吧。”

  眼看凌祈就要把外套脱下来,却被金雁翎一把按住了:“阿祈,第一节课形体老师已经点过名了,下周才是正式上课,我现在就陪‘你们’一起回去吧!”

  “我们”?凌祈当然知道金雁翎的意思,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蔺繁脸上一喜,屁颠屁颠跑去把凌祈的篮球和背包收拾好了扛在肩上,金雁翎则笑嫣嫣地挽着凌祈没有受伤的手臂走在了前面。凌祈知道背后的男孩肯定在打量自己穿着人家外套的背影,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男人的心思就像月夜下的沙漠,表面白亮平和,却隐藏着噬人的流沙,那些心机金雁翎看不出,难道曾经是男人的凌祈会看不出吗?一路走来,凌祈有意识地隔在蔺繁和金雁翎中间,但蔺繁的视线让她一直浑身不自在。想到球场上那个意外的拥抱,凌祈打了个冷战,突然冒出一个惊悚的想法:

  难道这家伙的心思一开始就没在雁翎身上?

  西区的宿舍楼已经在望,凌祈接到了来自母后大人的电话。刚接起来就因为长时间没有往家里电话慰问而被古舒娴数落了一番,凌祈暗自奇怪,不就一个星期没打电话吗,从前自己当儿子的时候大半个月也没见家里人这般想念,女儿的待遇还真是优越啊……

  “阿祈,以后要经常打电话回来知道吗?下周四就是你的生日了,刚开学也别乱跑,我和你爸后天去给你提前庆祝一下怎么样?”古舒娴的声音透着慈爱。

  “谢谢妈,我也不小了,其实不用过什么生日啦!你们干嘛不周六来,周日当天来回不是很累吗?”

  “没办法,你爸晚上刚接了通知,明天有个重要会议要参加,只能推到后天了。当天来回没什么,你想要什么礼物跟妈妈说吧!”

  “呃,你们能来我就很高兴了,没什么特别要求的不用特意准备啦!”

  “好,那到时见,大半个月没见你还怪想的呢!”

  又寒暄了几句,凌祈挂上了电话,心里有股暖流慢慢地蕴散开来。不管是对灵魂还是对躯壳,那份对孩子真挚的疼爱是假不了的!女孩微笑着把手机收进包里,抬头正好对上女生园区里刚走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看到凌祈时先皱了下眉头,目光迅速变得有些怨恨。

  凌祈一头雾水的看着那几个女孩和他们擦肩而过,心里犯起了嘀咕:这谁啊?干嘛这么凶巴巴地看着我,我又不认识你!

  金雁翎也注意到了这女孩奇怪的表现,她疑惑地问:“阿祈,于晓欢干嘛这么看你?你得罪过她?”

  “于晓欢?那是谁?”

  “就是军训的时候站在34排女生第二队队尾的那个。”

  “没注意过啊,我站排头距离远了点儿。”

  “切,你也就比我高一点好吗!她就是那个从高中追方惜缘追到大学的女孩,上大课的时候和我们一间教室。”

  “啊?!”凌祈的眼睛瞪得老大,脑海里浮现出那棵濒死的小胡杨,“我跟她完全不熟啊,估计是认错人了吧?”

  “你们在聊什么呢?”一个脑袋从后面凑了上来。

  “没你的事儿,爬远点!”凌祈巴不得蔺繁离她俩越远越好。

  这高瘦的男生闻言却一点也不动怒,嘴角的微笑更灿烂了:外柔内刚的冰美人,还打得一手好篮球,这么特别的女孩能不追?

  同一时间,校道的另一端。

  “欢姐,刚才那个比较高的女生就是2班的凌祈吧?”

  “哼,不过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罢了。”于晓欢艳丽的脸上隐着怒意,“你们看到她身上的外套了吗,那分明是个男人的衣服,我看她肯定和跟在后面的那个男生有一腿,这样竟然还敢来招惹惜少!”

  “欢姐,我们是不是该给这女人一点教训?不过她好像连军训的教官都能打倒,我们不一定应付得来啊。”

  “那又如何,只要是女人,就会有女人的弱点!我要教训她的方法有的是!“惜少是我的!任何女人都别想染指!何况是这种不检点的泼妇!”

  阿嚏!凌祈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阿祈,你不会真着凉了吧,衣服穿好来!”金雁翎有些心疼地拉紧了外套的拉链,凌祈的心中一片暖意。

  ————————————————————————————————

  这里是俞南大学一片人迹罕至的小树林,连幽会的情侣也极少选择这个有些阴森的角落,此时却有一个身影隐藏在树木营造的阴影中,只能勉强听见他握着一台造型奇特的手机正在小声通话:

  “对疑似目标的观察有没有进展?”手机里传来一个平淡的声音。

  “经过观察,目标的平时表现、行为习惯和运动技能与档案记录的内容都有较大差异,很有可能是主任怀疑的那种情况。”黑影的回答很严谨。

  “有使用过仪器进行测量吗?”

  “测量的机会比较欠缺,但是在有限的几次短暂跟踪中,发现魂体电波的同步率偏低,但是相比从前记载的案例要更接近正常数值。”

  “能量波动频率呢?能否和当时的观测样板进行比对?”

  “仪器还没有记录下足够长的频率波段,需要进一步刺激目标情绪,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数据。”

  “好,这是一个长期的观测任务,处里会给你充足的任务时间进行数据收集。请注意,这样的案例在建国以来不超过五个,由于目标背#景涉及政府机关,务必要保证在不惊动目标的前提下完成任务。”

  “是!”

  通话中断的忙音在这片幽静的小树林里特别清晰,一个身影把手机放进裤兜里,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长期的观测任务吗?挺好的。”

  黑影矫健地隐没在树林的阴影中,看起来这里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