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0回:礼物

第20回:礼物

  “……是的,云姨,帮我设计一套……淑女清新点,粉色系和牛仔吧……身高170,体重100斤左右,三围90、61、93……哎你就别管我咋知道的了,其他我没法量……这个嘛,目测是C或者D吧,不是很确定……我一会发个照片过去……两天行不行?……赶一下吧,麻烦你了……好的,谢谢云姨!”

  方惜缘挂断手机,抬起头正好看见玻璃窗里那个少女有些柔弱的侧影,嘴角翘起了轻松的弧度。

  有了医务人员的重点看护,凌祈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不过两天半的时间,那张俏脸上的挫伤已经好了大半,只剩下没那么容易消散的淡淡乌青。没有了绷带的束缚,女孩安稳地睡到了日上三竿。刚醒来就见到方惜缘拎着大包小包走进来,她打趣地说:“你准备的这些是什么玩意儿,难道为了庆祝我出院还要搞个party?”

  方惜缘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容:“这些确实是为你出院准备的,不过不是为了开party,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哦?”凌祈皱着眉冷笑道,“你有那么好心还特地去给我买生日礼物?不过这赠送时间也迟了点吧?”

  “不迟,刚刚好。给你的生日礼物有两份,但是想获得第二份要满足几个条件。”方惜缘嘴角微微翘起。

  凌祈对这论调有些不耐烦:“别卖关子,礼物都是什么?条件又是什么?”

  “能不问的那么直接吗,注意气氛,注意情调。”方惜缘把几个手袋堆在凌祈身边,笑容里的邪气又增了几分,“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应该挺适合你的。这第二个礼物的条件之一就是你要先把第一份收下。”

  凌祈狐疑地打开那些手袋瞄了几眼,竟是全套女性的衣物,由内而外从上到下不一而足,她的脸险些涨成猪肝色,气急败坏地说:“什么鬼啊!我才不要穿这种东西啊!原来的衣服呢?”

  方惜缘拿起一颗苹果装模作样地啃了一口,才慢吞吞地回答:“原来那些衣服?要么撕破了要么沾着血迹泥土,你确定还能穿?”

  “那……那内衣裤总还是好的吧。”说到后面凌祈的声音都小了下去,跟一个男人讲这些咋这么令她恶心呢?

  “得了啊,我扔东西向来都是包成一团丢掉的,估计你的内衣裤和鞋子都裹在里头吧!反正现在有新货了,还不赶紧去浴室洗干净穿好出院,你受得了这消毒水的味道我还受不了呢。”方惜缘站起来走到病房门口,又补了一句:“怕你嫌弃医院的东西,那儿还有一袋全新的沐浴用品,动作快点啊,别搞得我失去耐性破门而入!”说完潇洒地带上房门,外面传来放肆的笑声。

  “我靠!你进来试试看!!”凌祈破口大骂了一句,看着手上这些东西犯起愁来……不穿这些难道我还裸奔出院?

  卫生间的镜子上蒙了一层水汽,一只葱白似的手轻轻地擦过,镜中的女孩慢慢清晰起来。清秀的眉宇间隐隐透着股英气,线条流畅的脖颈和锁骨,胸前娇挺的柔软,平坦白皙的小腹……不得不说这是让凌祈自己看了都会动心的身体,她的目光不敢再往下看,赶紧把浴巾裹上走出浴室。两套淡青色的蕾丝内衣又看得她心惊肉跳:这孽畜都是什么心态?!买这么骚的衣服,好像还是不同罩杯?!我很乐意欣赏穿着这个的女孩,但不代表我想自己穿啊……

  漫长的等待后房门终于打开,方惜缘的目光凝在女孩身上,脸上满是惊艳。半干的头发慵懒地垂在肩头,白皙的皮肤因为刚浸润温水而透着秀气的淡红。一件浅粉色的荷叶边无袖收腰短款衬衫,朦胧地勾画出少女上身骄傲的曲线;下着一条到膝盖上沿5厘米左右的包臀牛仔短裙,一条深卡其色斜跨女式休闲腰带成了点睛之笔。沿着线条流畅的小腿往下,脚上那双细跟淑女凉鞋让凌祈走路有些颤颤巍巍,心中不停地咒骂着方惜缘心理变态。

  她不知道,少女的芳华在合适的衣着衬托下,与原本“暴力女”的形象形成了强烈反差,融汇成一种诡秘的魅力。在看到方惜缘有些痴傻的表情后,凌祈柳眉一紧,那种独特的气质更让人怦然心动:“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么?现在我按你的要求穿好了,快告诉我第二个礼物是什么。”

  方惜缘回过神来,轻笑着说:“你这个样子自称帅哥有谁信?死心塌地当女人吧!想拿到第二份礼物就先跟我来。”说罢拎起装着水果食物的袋子走向停在外面的汽车。跟在后面的凌祈小心翼翼地抬头挺胸把重心尽量后移,这凉鞋高度不过四五厘米,但是细跟对于这半路出家的女孩已经是个很大的挑战了。

  好不容易挨上了凯迪拉克的副驾座椅,凌祈庆幸自己没有半路崴到脚。方惜缘发动汽车驶出医院,冷不丁问了一句: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青炎会了吗?”

  “哦?你还记得这事呢?”凌祈脸色一肃。

  “如果你的回答令我满意,那么有关青炎会的情报,就是你的第二份礼物。”方惜缘瞟了一眼后视镜,转弯开上了主干道。

  凌祈脑袋飞速运转了一下,慢慢道出了一个半真半假的故事:“我的一个好朋友是警察,在一次针对青炎会毒枭的行动里殉职。我相信警队里一定有青炎会的线人,行动计划才会败露,所以我一定要抓出那个内鬼为我朋友报仇!”

  “毒枭?”方惜缘的脑海里窜出一个人的形象,“你指的莫非是陈奇?”

  “你怎么知道?难道那个阿德和你提到的‘陈哥’就是陈奇?”凌祈微微一惊,她只猜测方惜缘和青炎会有瓜葛,没想到此人竟然能指名道姓地说出她的死敌。

  方惜缘眼中的精光一闪即逝,语调平淡如水:“看来你那天听到的事情还不少,你就不怕我把你灭口了?”

  凌祈轻嗤了一声:“在大陆这个法治社会,可不是说灭口就能灭口的,年轻人说话别太冲了。况且如果你要灭口当时就不会阻止阿德的攻击,前天晚上更不会来救我。不过我理解你对我有所保留,如果那么容易相信人,你在道上早就混不下去了。”

  “看来我低估了你。”方惜缘的笑容更盛了,“我也暂时不追究你对我保留了多少,但一个官家小姐能对公安特警的行动了解多少呢?”

  凌祈脸上的表情一滞,这一局她棋差了半着,因为方惜缘对她的资料了如指掌,她却苦于势力限制对方惜缘一无所知。在X市,能派去对抗陈奇这种级别的毒枭一定是特警队,方惜缘仅仅通过几句对话就找出了凌祈故事里的破绽,这水平让女孩对他也暗自佩服了一把。

  “反正我没有恶意,我只想知道一些……真相,我不能让朋友白死!”这句话关系到凌祈人生的追求,她说得格外真诚,方惜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稳稳地回了一句:

  “我相信你。”

  两人默默想着各自的心事,直到汽车停在了亮着红灯的路口。

  方惜缘转过头,上下打量着这个外柔内刚的少女,目光停在她浑圆的膝盖上,泛起了一丝轻佻的笑容:“你妈妈没教过你,穿短裙坐着要并拢双腿吗?”

  “啊?”凌祈从沉思中回过神来,顺着这男人的视线一看,才发现他灼灼的目光盯在了自己微微张开的双腿上,触电般地把腿一并,气急败坏地骂道:“你有病啊!我怎么坐不用你来教!况且这恶心的裙子还不是你买的,我自己肯定不会这么穿!”本来就欠缺女性常识的她,要不是这暧昧的提醒还真不会去注意这些细节。

  方惜缘欣赏着女孩因为羞怒而涨红的脸蛋,嘴角翘起标志性的欠揍笑容,但很快又严肃起来:“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趟青炎会这谭浑水,它比你想象的要可怕的多。”

  “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凌祈也平静下来,语气坚定地说。

  方惜缘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一小时后,俞南大学。

  309宿舍因为凌祈的归来又热闹起来,几个女孩好奇地围着她打转。

  “阿祈,你这套衣服哪里来的好漂亮哦,穿上去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难道是惜少送的?”程珺的眼里泛着星星,在衬衫和裙子上摸索着。

  “赔的!”凌祈强调了一下,“被他的摩托车一撞,我的衣服都弄破了,所以他良心发现赔了这一套。”凌祈这么杜撰是为了把不应有的八卦扼杀在萌芽阶段,她并不像其他女孩那样能坦然接受一个男子赠送的衣服。虽然自己的伤因方惜缘而起,但他救自己的时候已经扯平了,这套衣服的钱无论如何是要还的。

  对时尚颇有研究的金雁翎仔细地绕着凌祈转了个圈,皱着眉头说:“奇怪了,这套衣服的款式我从来没在杂志上见过,而且材质太好了……”说着她突然发现衬衫下摆上有个微小的玫瑰状祥云标志,惊呼道:“我认得这个标志!是李云玫的Logo!方惜缘竟然能拿到她的定制作品,太不可思议了!”

  凌祈有点摸不着头脑:“那是谁?很厉害么?”

  “什么啊!李云玫是国内顶级的服装设计师,她亲自设计的定制服装有钱也买不到!看来这个方惜缘不简单,竟然连这个设计大师的作品都能搞到!”说到这个时装界的大人物,金雁翎的眼睛都开始放出痴醉偶像的光芒了,看的凌祈毛骨悚然。

  设计大师?女孩愣愣地盯着下摆上的Logo发呆,心潮澎湃起来:这个方惜缘看来家境富裕、出身显赫,但却有黑色背#景……既然是个富二代,又何必沾上黑道呢?如果他是青炎会的人,恐怕真有把我灭口的动机和胆量,可现在看来他反而在和青炎会对抗……陈奇要收买他是为了什么呢?势力?金钱?潜力?

  受伤初愈,用脑过度的凌祈突然觉得一阵轻微的晕眩恶心,暂时停止胡思乱想,抱着睡裙走近了卫生间。她可不想让自己那套蕾丝内衣也给舍友看个干净,不然还不知道会引出什么言论来。

  这几天对少女的陪护消耗了方惜缘不少精力,现在他只想让身心好好休息休息。但是一躺到床上,他就忍不住开始一步步推理起凌祈的底细:

  她在行为处事上豪爽大方得出奇,一点也不像个女孩,更不像一个官家小姐。那身可怕的身手和丰富的实战经验假不了,莫非她是一个雇佣兵之类的人物,以狸猫换太子的方式代替了凌隆的女儿?可能性不大,这世上会有相似到连亲生父母都分不清的两个人吗?可是要怎么解释她的战斗技巧和情报来源呢,除非……除非她就是特警队的人!我查到的资料都是经过掩饰的!

  方惜缘的目光突然凌冽了起来。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