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7回:眼神

第27回:眼神

  让自己昔日的兄弟用这么温柔的眼神注视,那种感觉好奇怪啊……

  凌祈的眼睛微微眯起,想在对面这个男人的眼里挖掘一些信息,那是一双如海般深邃的眸子,所有要说的话都隐藏在深黑色瞳仁里,让她看不完、猜不透……一个不过20岁、没什么社会阅历的大学生会有这样的眼睛吗?

  “心动的人有,心动的男人没有。”凌祈意味深长地说,目光飘向身边的金雁翎。这女孩刚吞下一个鱼丸,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二人。

  简羽捷微微点头,好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三人间出现了一个短暂的冷场。

  金雁翎总算反应过来刚才对话的内容,她笑着用左手肘轻轻蹭了蹭凌祈说:“我们家阿祈肯定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只怕这学校的男生没有哪个配得上她的身手呢!”

  “我又不是什么问题都喜欢用暴力解决,上次只是忍不住了才帮你出头的,结果把自己的形象都打没了。”凌祈笑着抱怨了一下。

  简羽捷顺势了一句:“你的这身功夫哪里学的,挺专业啊。”

  凌祈没想到会突然面对这个问题,心理准备还不够充分的她沉默了一下,随便杜撰了个说法:“我家爷爷辈和父辈大部分都是当兵的,小时候觉得好玩跟自己的长辈学了几招。爸爸说有点防身的本领总是好的,比较不容易吃亏。”

  “那你有空也教教我嘛,以后我就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欺负了。”金雁翎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比一般女孩更浓密的眉毛高高挑起。

  凌祈犯难地说:“有点难哦,这个学起来要吃不少苦的,而且没法速成,我改天研究几个女孩比较合适的防身小动作再教你!”

  金雁翎正高兴着,简羽捷微笑着地又说了一句:“你家长辈的格斗水平挺厉害的,拳击、擒拿、散打都会啊,搞不好你还藏着什么平时不能乱用的杀招呢。”

  他是指关节技?凌祈眼中闪过一道锐利,很快又恢复了轻松的笑脸:“我也不知道自己学的这些都属于什么门路,反正长辈说教的都是最有效率的招式,我就都学起来咯。”

  “哈哈,那你堪称格斗界的天才少女了!”简羽捷打趣了一句,把筷子往餐盘里一放,“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不急。”

  两个女孩不紧不慢地消灭了剩余的食物,与简羽捷道别后回到宿舍午休。一路上凌祈都心不在焉,不停地琢磨着简羽捷刚才的话——

  这不是我认识的简羽捷,他只凭我和徐威决斗那天目击的几下就分辨出招式的来源,对格斗的了解超乎我的意料。这人到底隐藏了什么我不知道的的东西?为什么还尝试要套我的话?凌祈揉了揉太阳穴,对昔日兄弟的不解让她感到思绪有些混乱。

  晚上的聚会果然如事先所料,整个就是309成员的“男友介绍会”,让凌祈大跌眼镜的是,王思玄的暧昧对象竟然就是上回班级见面会上带头劝酒的代理班长孙航!这货据说已经把头上的“代”字去掉了,中午因为辅导员临时分派任务无法脱身,只好把聚餐推迟到了晚上。

  经过和金雁翎的一番耳语,凌祈才大概知道,通过班上同学的无记名投票,孙航和王思玄分别担任了班长和副班长,一同策划安排各种班级活动,一来二去就擦出了点火花。而投票选举那天凌祈因为和流氓们恶斗还躺在医院里,对此毫不知情。

  原来当班干部还有这么个近水楼台的好处啊,自己当年做团支书的时候怎么就没碰到哪个美女班委投怀送抱呢?凌祈恶意地想着。旁边的简羽捷虽然不是309某女的那啥,但是与曹望、孙航和凌祈关系都不错,这次那俩男人显然也有帮简羽捷做点什么的思想,不但邀请他一起来聚会还特地把座位和凌祈安排在一起。可惜简羽捷在餐桌上只是和凌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表现得和普通的朋友毫无二致,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地扯皮,闭口不谈中午的深沉话题。

  酒足饭饱,孙航和曹望招呼着众人唱歌续摊,一行七个男女浩浩荡荡杀奔最近的KTV。凌祈双手插在热裤的口袋里,依然习惯性地吊在队伍的最后面,金雁翎深知她的作风,乖巧地并肩挽着凌祈的臂弯,两个少女不时小声调侃着前面两对男女加一个不那么和谐的光棍。

  由前世枪林弹雨里解脱,转生成女子却仍逃不开这世间的勾心斗角,心里有些疲惫的凌祈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享受过这种由衷的轻松快乐了。眼前的少男少女们恍惚间被路灯笼上一层柔和的光晕,映在了女孩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还没看个真切,那些温暖的人影又骤然糅合成一个冷峻邪气的青年,亦敌亦友、相互利用。救自己于千钧一发的是他,把自己推向风口浪尖的也是他,他就像蒙着面纱的多情刺客,一手温柔地摩挲你的脸颊,另一手却随时会把致命的刀尖埋入你的心口。

  自己对他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形象呢?凌祈自嘲地笑了一下,隐蔽地摸了摸后腰上的匕首,好像要借助那冰冷的尖锐来确定自己也有冷酷的一面。

  分明是轻松快乐的时光,何苦要想起那个人来破坏心情呢?

  KTV的包厢里,空调卖力地吹着冷风,气氛却始终保持着热烈,丝毫没有降温的迹象。几个男孩开心地对饮调侃着,借着三分醉意在心爱的女孩面前一展风采。曹望豪放地点了首苏见信和戴爱玲合唱的《千年之恋》,也亏得程珺有扎实的声乐基础,一时间女孩细腻的声线和男孩苍茫的嘶吼混合出了奇特的效果,一曲唱罢赢得满堂喝彩。

  就在大家还为程珺曹望成功演绎这首高难度歌曲而议论之际,孙航绅士地牵起王思玄的手走到台中,突然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拈出一小支娇艳的鎏金玫瑰!“思玄,做我女朋友好吗?”男孩的语气里满满的诚恳。

  包厢里的气氛一下被推向了高潮,连相对沉稳的凌祈和简羽捷也兴奋地不停鼓掌,顺便加上几声起哄。王思玄的脸一下成了熟透的大枣,踟蹰了几下缓缓接过礼物,突然还了一个热烈的拥抱!孙航显然被突然降临的幸福给震撼住了,回抱王思玄的手都微微打起抖来。

  虽然心智上早已不是这个年龄段,凌祈还是被这些热情的少男少女所感染,情不自禁绽出了欣慰的微笑,由衷地鼓掌为他们祝福。旁边的简羽捷默默地看着那张英气与柔美并存的笑脸,眼中灵光舞动。

  孙航和王思玄这对新晋情侣也幸福地合唱了一首《梁山伯与朱丽叶》,还没回到座位,曹望马上递了一支啤酒上去,孙航会心一笑,两人举瓶相碰,一饮而尽。原以为接下来该是轮流独唱放松的时候,一群人却颇有默契地怂恿起简羽捷和凌祈也对唱一首。简羽捷有些为难地看了凌祈一眼,少女微笑了一下,一把搂过身边的金雁翎笑着说:“没关系,我也不喜欢和人对唱,你自己独唱一首吧!”

  简羽捷微笑着点点头,走到点唱机前操作了几下,音箱里开始播放起一段带着丝丝忧伤的钢琴独奏,屏幕上黑白的破旧汽车和洋房逐渐变成彩色,浮现出歌曲的名字:东风破。

  简羽捷的嗓音浑厚有力、中气十足,周董的歌在这种风格的声音演绎下营造出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

  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

  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

  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你走之后,酒暖回忆思念瘦

  水向东流,时间怎么偷

  花开就一次成熟我却错过……

  奇怪的是,这首歌慢慢勾起了凌祈隐藏在心底的一些情绪,逐字逐句细品下来,那缕孤独的伤愁在心里沉淀得越发厚重。女孩渐渐地感到,这个人有些沧桑的声音引起了自己的共鸣。她蓦地抬眼望向那个青年,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凌祈的眼睛逐渐变得迷离,她觉得眼前这个人深邃的目光好像能看透她的躯壳,直接照进灵魂的深处,相较之下连陈奇那种看透人心的目光都不值一提了。

  简羽捷似笑非笑地欣赏着少女失神的表情,突然闭上眼睛把身体转向另一个方向,凌祈突然觉得那种灵魂激荡的感觉消失了,心中没来由地空虚起来,好像什么重要的交流被硬生生切断了。

  旁边的少男少女哪里知道两人眼神交流时的玄妙,他们看来这对男女更像是在眉目传情,可惜凌祈之前已经表态了不和男生对唱,于是众人改为怂恿她独唱一首展展歌喉。

  凌祈犹豫了起来,当年自己也算KTV的麦霸一枚,可是重生之后对这个身体的女性声线实在没有把握,不知道究竟能驾驭怎样级别的歌曲。可是禁不住大家一再起哄鼓励,她看了身边的金雁翎一眼,点了一首老歌。

  道不尽红尘奢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

  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红花当然配绿叶

  这一辈子谁来陪

  渺渺茫茫来又回

  往日情景再浮现

  藕虽断了丝还连

  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凌祈的声线缓缓地在包厢里萦绕着,那是一种柔和清越的嗓音,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女孩,好似错觉般,她的身上有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清冷、孤寂、还有……忧伤。金雁翎突然发现,凌祈的脸颊上已经留下了一道淡淡的泪痕。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