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0回:殊途同归

第30回:殊途同归

  入乡随俗,这几天凌祈和自己说的最多的就是这句成语,虽然这个“乡”她已经厮混过了四年。在社会上浸染了相同长度的年月后,她几乎要连最后那一点清纯的怀念都要忘却了。现在和旧爱朝夕相对,虽然因为性别的问题不能进一步交流,但那份冻结的真情又重现萌芽是假不了的。除此之外,大学的其他生活内容都很难再引起凌祈这个“过来人”的兴趣,在保护金雁翎爱好的心态下,对学生活动意兴阑珊的她也只能装作新生的姿态来迎合。

  比如无聊的新成员培训、空虚的部门联谊、寂寞的跑腿拉赞助都在折磨着凌祈的神经,加上副部长陶李蹊隔三差五的殷勤表现,让她对这个部门又多了几分反感。

  只不过陶李蹊的殷勤并不是冲着凌祈来的,这才让凌祈始终不能放下对他的防备。这个史前巨兽的眼里满是金雁翎的一颦一笑,回想起当年蔺繁的表现,不由得让她怀疑这是不是校篮球队的传统,从而把他们都诅咒一遍。

  让她郁闷的是金雁翎好像并不反感学长表现出来的“异常热情”,还隔三差五拉着凌祈一起来个三人行压马路,因为凌祈的激烈反对没把蔺繁叫来凑一桌麻将,但也足够折磨人的。

  根据往年惯例,俞南大学的迎新晚会一般在11月中旬举办,现在已经是10月下旬,留给外联部拉赞助的时间不过短短20天不到而已。每一年的迎新晚会除了给新生一点长见识的机会,更多的还是各个院系、老师和学生组织暗自较劲的舞台,每到这个时候,各方“势力”都会卯足了劲要在晚会前后出次风头。曾经在宣传部当过部长的凌祈自然对这些潜规则略通一二,可是现在她看来,所谓的较劲更像是场幼稚的闹剧。以至于听到刘可心在迎新动员会上慷慨激昂的演说后,她无奈到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不喜欢归不喜欢,该干的活还是不能含糊,凌祈告诉自己陪着这些小屁孩上蹿下跳只是为了满足金雁翎那颗年轻好动的心,否则任凭外联部舌绽莲花她也不会去掺和。根据可靠消息,今年迎新晚会的冠名赞助商会有变化,校方选中了几个财大气粗的新企业,外联部则是抢滩登陆的第一波炮灰。陶李蹊对此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早早和刘可心安排好了行程,分别带领两拨人马去候选企业里探探口风。基本上新人的分配都在凌祈的预料之中,简羽捷毫无悬念地被抽调到刘可心那组,自己和金雁翎则众望所归地划到陶李蹊麾下。

  这日上午,在金雁翎的强制压迫下凌祈配了身比较女性化的打扮,浅粉色打底吊带衫外罩V领蕾丝短T恤,下着一条白色雪纺过膝半长裙,加上宽边的松糕凉鞋,整个一邻家女孩造型。凌祈想到自己要蹬着带水台的高难度鞋子走上一天,心中就暗暗发苦。裙装更是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才勉强接受的,毕竟这不比医院里毫无选择的那条包臀牛仔短裙,过膝的保守长度加上轻柔的质感让凌祈不会那么排斥,只是走起路来腿上轻飘飘的凉意让她心里发毛。

  相较之下金雁翎这个原生态女孩的打扮就相当有味道了,一条波西米亚风的吊带连衣长裙加上半透明的雪纺罩衫,让凌祈惊叹自己曾经拥有的妹子从大一就有这么大胆的穿衣品味。两人草草吃过早饭,8点到达约定的校门口集合点时,凌祈差点没被陶李蹊的打扮逗笑。平时历来运动风的庞然大物竟然穿上了正儿八经的收腰西服,两个少女心想他可别一激动就让膨胀的肌肉把西装给崩裂了去。

  看到两个漂亮的新部员已经到位,陶李蹊很体贴地给了她们人手一瓶茶饮料,然后转身比了个招呼手势。一辆车号FX10015的帕萨特便缓缓开了过来。凌祈知道这个车号意味着什么,脸上略过一阵诧异。金雁翎则完全没有看出什么异样,只是很好奇陶李蹊居然还能搞辆专车来跑学生活动。

  “上车吧两位,今天特意借了辆车来,我们跑赞助比较方便。”陶李蹊脸上的笑容带着一些自豪,绅士地帮两位女生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这是学长家里的车吗?”凌祈在上车前有意无意地问了句。

  “哦不是,这是我爸的车,今天特别批给我用的,放心吧。”陶李蹊笑着说,凌祈若有所思地点了下头,埋身坐进了后座。

  帕萨特的内部空间并不是特别充裕,坐在副驾后面的凌祈明显感到前面的座椅往后已经挪到了极限,她只能把自己修长的腿稍微偏侧并拢一些,避免膝盖顶在前座的靠背上,结果反而让自己的姿态更加淑女了一些,看得金雁翎的脸上挂起了满意的笑容。

  果然,副驾的座位挪到最后是因为陶李蹊的体型,当这巨汉往里一坐,帕萨特右侧车身明显下陷了少许……他转过头确认了后座两个女孩都已坐定,紧接着就向驾驶员交代:“小李叔,带我们去市区的沧源大厦。”

  帕萨特以80公里的时速飞驰了15分钟便远离了俞南大学所在的郊区,很快拐进匝道,开上了巨大的吊索桥。这是八座连接X市中心岛与周边地区的跨海大桥之一,第一次经过的金雁翎显得特别兴奋,睁大眼睛贪婪地想把桥栏为底、海天一色的美景烙进脑海。陶李蹊很适时地做了一次临时导游,从桥的建筑时间到结构,甚至国家领导人的题词都列举了一遍,唬得那外地少女一愣一愣的。相比之下凌祈就淡定得多,除去对这学长的一些看法,在X市前后呆了八年的她要是连这些重要信息都不知道,那么长时间的读书服役时间也就白搭了。

  等到帕萨特准备开下这长达10公里的大桥时,陶李蹊对它如数家珍的介绍也将告一段落。天知道这个肌肉发达的家伙哪里来的那么多话,凌祈强行忍住自己打哈欠的欲望,提示学长你也该喝点水润润喉咙了吧……

  没想到陶李蹊看到金雁翎发光的眼睛更提升了他自我表现的欲望,随意灌了一口饮料,又开始对之后的外联工作侃侃而谈起来。凌祈真庆幸自己坐的位置这学长看不清楚,否则她现在精彩纷呈的表情一定会吓到这个口若悬河的大个子。强打着精神又听了十分钟,陶李蹊的声音在凌祈耳中已经逐渐变成了千万只蚊子振翅的嗡嗡声,她干脆把身体彻底摊在靠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这靠背的感觉比凯迪拉克差远了……虽然车里的空调总是开的很猛,那个真皮靠背在自己受伤时却感觉特别温暖啊!凌祈对自己突然想起惜少的座驾感到莫名其妙。

  ————————————————————————————————

  全新的职责、全新的办公场所,虽然级别没有提升,但是职位的变动还是带来了质的飞跃。凌隆坐在久安县政府大楼最高层的县长办公室里,感慨万千。

  作为当年Z市最年轻的正处级干部之一,凌隆35岁便当上了市级科局的一把手,先后担任了教育局和建设局局长,在这个台阶上一呆就是十年。百姓们对他的评价相当不错,无论是Z市的教育事业还是城建项目,在凌隆任上都有长足的进步。只是在系统内看来,十年还在市局原地踏步,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位昔日Z市的政坛新星是不是已经后劲不继。毕竟想要更进一步,基层工作经验是非常重要的砝码。

  也许是时运不济,也许是关系不硬,几个比凌隆更年轻的、能力稍逊的局长都已经下到各市基层镀金去了,唯独他还窝在市区浪费政治青春。直到这次省委常委会讨论,一个刚升任省常委的老领导突然想起了这个曾经在自己手下勤恳工作的青年,虽然他现在已经不再年轻,但是当时就已经初露锋芒的工作能力还是给老领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上头有人举荐,加上十年科局工作的政绩摆在那里,凌隆的调任摇身一变成了众望所归的事。

  全国的处级干部足有数万,但当上县级行政区划一把手的人不过两千出头,华夏的政治制度决定了县级政府是整个共和国行政运转的重要根基,小则十几万、多则百来万人口的各个县组成了国家最坚实的基层部分。在百姓眼中,市级、省级乃至中央的官员都是遥不可及的,真正能近距离接触、一吐心声的就只有县级领导。古称县太爷、今做父母官,县官肩上的担子和市级局长相比,那可真不能同日而语了。

  凌隆凝视着挂在墙上的久安县行政区划图,倍增的压力反而激起了他蛰伏已久的雄心壮志。想到自己将要为久安30万百姓谋福祉,凌隆感到全身的血脉都隐隐搏动起来,那是一种久违的斗志和热情。他暗自下定决心,不奢求自己像焦裕禄那样名垂青史,至少也要让久安的百姓们记住,凌隆曾在这片土地施展过抱负、发展过民生、实现过理想!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让凌隆的思绪回到现实,他略略平复了一下心情,沉稳地招呼门外的人进来。门开处是一个30出头的青年,作为县长的秘书,这个小伙子具备了同龄人没有的成熟和干练。他向领导汇报的声音虽平和但充满力量:“县长,X市沧源集团的林沧熙董事长想和您见一面,不知道您今晚是否有空。”

  凌隆眉头微微一皱:“告诉林董,如果要洽谈工业区的事当然没问题,晚上按他的时间定。”

  秘书微微一鞠躬,退出了房间。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