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6回:生情

第36回:生情

  方惜缘舒服地倚在最后一排椅子的靠背上,嚣张地占据了两个座位。他仗着自己高大的个头把大半个教室都收在眼里,自然也包括凌祈与简羽捷那短短几分钟的交流。刚看到少女主动跑到人家座位上的时候,惜少着实不爽了一把,但后面凌祈的表现却让他有些奇怪。这女孩和简羽捷间根本不像感情暧昧的男女,反而有些兄弟间谈笑风生的样子。

  虽然凌祈平时的表现不像普通女孩那般端庄袅婷,但也很少看到她这样不拘小节甚至是不顾形象……女孩侧身坐在椅子上,轻松地翘起二郎腿在桌子间的过道上放肆地摇晃,热裤根本遮不住那双白嫩的长腿,线条美得触目惊心。这种女性化的柔美和男性化的动作纠缠蕴育出一种奇特的妖媚野性,牢牢地咬住了方惜缘的视线,他索性眯起眼睛仔细欣赏起来。可惜还没过足眼瘾,凌祈就收回了双腿,面色不善地看着自己的手机,然后左手随意在简羽捷肩头拍了一下就起身回到了原先的座位。

  凌祈的手指在U608的键盘上飞速跳跃着,几个月下来她那双被智能触屏宠坏的手又重新习惯了这种“老式”的键盘,输入完毕刚按下发送键,身边飘来一阵香风,金雁翎回来了。女孩赶紧#合上滑盖把手机放进兜里,样子有些心虚,金雁翎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直到上课铃再次响起。

  正聚精会神地听着那年轻女老师清脆的嗓音,一本笔记本缓缓挪了过来,凌祈心里一暖,这种在课堂上的“笔聊”她从前和金雁翎热恋时可没少玩,那种温馨的感觉一直铭刻在心里。翻开本子后,凌祈的眉头却皱了起来。

  “你觉得方惜缘这人怎么样?”

  凌祈疑惑地转头看了金雁翎一眼,那女孩扑闪着大眼睛,轻抿着嘴唇一脸俏皮。凌祈看了她好一会,犹豫地提笔回了一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我和他也不熟。”

  金雁翎接过本子,又迅速写下一行字:“别骗我了,我看你们很熟的,他不是还给你送过衣服吗?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那是他撞伤我以后赔的!虽然贵了点,我会把钱还给他。我和他就普通朋友,严格意义上连朋友也不算。”凌祈挠挠后脑,心想总不能告诉她我们是合作的盟友吧。

  金雁翎在第一个问题上重重划了一道横线又把本子推了回来。

  “他是个非常自以为是的纨绔子弟。”虽然写的毫不犹豫,但这里凌祈还是悄悄回过头瞄了一下自己写的那家伙,没想到方惜缘根本就没在听课,一手歪斜地撑着脑袋,双眼正盯着凌祈的背影。这一回头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惜少还恶作剧地扬起另一只手的几根指头向凌祈轻点了几下。

  凌祈眯起一只眼睛做了个不屑的表情,转过来在本子上行云流水地添了几个字:“坏心眼多而且好色。”明显凌祈对那天自己在屏风逢场作戏被惜少揩油还耿耿于怀。

  这些小动作都落在金雁翎眼里,她狐疑地在方惜缘和凌祈两人间扫视了一下,接过笔记本一看,表情僵硬了,默默写下:“我不信,他的眼神说明他不是这种人。”

  ……眼神??凌祈嘴角抽搐着,作为一个魂体不一的“女孩”,她的男性思维还理解不来少女这种纯粹感性的直觉,竟然会通过缥缈的眼神来评价一个人?

  “我觉得他隐藏着一个我们看不到的身份,他那些公子哥的做派都是装出来的。总之,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写到这里金雁翎把笔记本往凌祈那一推,笑得好深奥。

  凌祈心中大惊,尽量克制住不在表情上体现出来,她没想到女人的直觉竟然准得如此可怕,犹豫再三只能敷衍一句:“这我就不清楚了。”

  没等她平复下心情,金雁翎又抛出一个重磅炸弹:“他是不是在追你?你会喜欢他吗?”

  凌祈忍不住左手扶着额头翻起了白眼,少女的八卦心态真是石破天惊!她咬咬牙在本子上恶狠狠写下:“他疯了才来追我!我更不可能喜欢他!”

  金雁翎看着凌祈一副几近炸毛的样子,忍不住捂着嘴轻笑起来,尔后满意地收起了笔记本开始专心听课,看得凌祈一愣一愣:这女人的心变得比余沧海的脸还快啊……

  第二节课在这一来一去间溜走了,只有两节早课的缺点就是下课就去吃午饭嫌太早,回宿舍又无所事事,因此去图书馆成了两个女孩最好的选择。有了金雁翎没头没尾的“提点”,凌祈对教室后排的那个人多了几分顾忌,好在方惜缘知道些轻重,并没有在大庭广众下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和自然地朝她和金雁翎摆了摆手就拎着雨伞走出了教室。

  俨然就是个上课不带书的人!凌祈眼里闪过一丝鄙夷,这些年轻人看来只有到求职的时候才会后悔自己大学没好好读书吧。不过,这小子家里好像挺有钱,又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背#景,他对就业可能根本就不会有压力啊……

  教学楼不远处站着一个高瘦的身影,看到凌祈下课马上就走了过来。金雁翎捅了捅凌祈的手臂,凌祈顺着她指引的方向看去,俏脸变得严肃起来。

  “蔺繁学长,有什么事吗?”

  “哦,我正好经过这,听说你在这里有两节早课,就等等咯。”

  鬼话连篇!凌祈微微眯起眼睛,心想你刚才发的短信就忘了?

  蔺繁意识到自己说的和刚才短信提的有些出入,表情有些尴尬:“是这样的,校际杯赛就要开始了,周六下午4点在东区体育馆是我们主场对理工大学,我想请你们去帮咱们加油鼓劲一下。”

  “我可以不去吗?我周六不一定有空。”凌祈随口敷衍着。

  “是吗,你要是能来就好了。”蔺繁眼中掠过一丝失望,但是又尝试挣扎了一下,“原本的主力大前锋伤还没好,陶李蹊这次会首发,至少也去给你们部长加个油嘛。”

  同样是大学打篮球过来的,凌祈知道如果有喜欢的女孩为自己加油是多么大的鼓励和荣耀,但是她只喜欢做那个在场上接受喝彩的人,而不是在场边呐喊助威的人……不过现在牵扯到外联部的陶李蹊,凌祈觉得有些不好拒绝。

  看到凌祈犹豫不决的表情,蔺繁眼中一亮,赶紧趁热打铁道:“估计陶李蹊回头也会来邀请你们的,干脆一起来凑个热闹呗!”

  “……好吧,那周六见。”凌祈心中挣扎了一下,答应得比较无奈。

  “到时靠你们加油了!”蔺繁脸上瞬间挂上了轻松的笑容,他温柔地看了凌祈一眼,转身离去。

  凌祈皱着眉挠了挠头,这是她烦躁时的习惯小动作:“我说雁翎,你刚才也不会帮我说几句话啊,我真是不想去,要是被他又误会了什么就不好了。”

  金雁翎在旁边调笑着:“阿祈,看来你真是魅力不小,已经两个人像这样看你了哦!蔺繁学长还是不错的,不如你考虑一下?”

  “拉倒吧,那种神经兮兮的家伙我可不敢要。”凌祈想起这阴差阳错的桃花劫就毛骨悚然,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等下,你说两个人?还有一个是谁?”

  “简羽捷啊,他这么看你好几次了你都没发现吗?”

  凌祈的眼睛一下睁大了,心里满是不可思议。说实话,作为当年最铁的死党,简羽捷在她心中一直是比较特殊的一个,那是一种让她觉得像“兄弟”一样的亲切感,在这么个心理暗示的前提下,或许她真的忽略了一些男对女特有的表情。

  “别胡说了,赶紧去图书馆吧。”凌祈一转身走在了前面,回答的有些无力。她不知道如果真的要面对兄弟的追求,那会是怎样的噩梦……毕竟在她的心中,一直苦苦保留着那一丝男儿的傲气与自尊,如果失去能当兄弟的简羽捷,自己一定会更加孤独的。

  看到凌祈有些伤感的表情,金雁翎不敢再开玩笑,默默地跟了上去。

  才走出没多远,U608又不合时宜地抽搐起来,震动的频率证明这回不是短信而是电话。凌祈正心乱如麻,看也没看来电显示就急躁地掀开滑盖:“喂,哪位?”

  “语气怎么这么差?刚才那个好像是06级的蔺繁吧?”话筒里方惜缘的声音夹着隐隐的不爽。

  “是啊怎么了,没事别乱打我电话!”凌祈正烦着,口气自然好不到哪去。

  “少跟他来往,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人。”

  “你也不算什么好人吧!”不知道为什么,凌祈只要和这个人对话总压不住喷他的欲望。

  “哎哟生气啦?我什么都还没说呢!前几天你们去了沧源大厦,还跑去老刀的店里吃饭了?”

  凌祈一下恢复了冷静,停住脚步问:“你想说什么?”

  “陈奇是沧源集团的副董。”

  女孩的左手一下攥紧了手机:“说吧,什么时候有空。”

  “今天晚上9点怎么样?比上次早了哦!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凌祈也不多说,合上了手机。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