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8回:球赛

第38回:球赛

  直到那个撑着黑色大伞的身影消失在昏暗迷蒙的雨雾里,倚在走廊护栏上的女孩才叹了口气,掏出钥匙打开宿舍的门。已经过了11点半的熄灯时间,暗摸摸的屋里只有轻微的键盘声。程珺和王思玄小声地和凌祈打了个招呼,又专心投入了自己的小世界里,她们各自抱着新买的笔记本跟男朋友聊得火热,在插座断电的情况下,笔记本的电池可以让热恋中的男女交流延续一个多小时。

  床位上隆起的空调被证明金雁翎已经早早睡下了,凌祈轻手轻脚地借着显示器的微光从衣柜里翻出浴巾和换洗衣物,掩进了浴室。

  为了照顾起夜的学生,卫生间在熄灯后依然保持着电力供应,从而避免了摸黑洗冷水澡的尴尬。但精明的学工部没有留下有机可乘的插座,唯一一个热水器专用还装在接近两米半的高度,应该没哪个家伙为了通宵上网还去打这个东西的主意。

  凌祈等到花洒的水流足够温热后,慢慢脱下了身上的衣物。自从变成了女子,她洗澡的频率比原来高了不少,潜意识里凌祈觉得,这副相对娇弱的身躯似乎更需要水流的清洁与安抚,像以前警队拉练时混杂着汗水泥浆几天不洗澡的情况是不可想象的。

  少女闭着眼睛把自己的意识沉入幽深的识海,任温暖的水流从头顶流过发梢,再浸润过她全身白玉般的肌肤。雨夜入侵的寒气被一点点地驱散,凌祈的头脑逐渐变得清明,却反复滚动着方惜缘说的那句话:

  “别尝试去挖掘太多的真相,否则赔上的不只是你这一条性命而已。”

  从那时候开始,方惜缘的眼中就始终透着一丝怜悯、担忧、困扰、甚至是……畏惧。这样的眼神以前从没在那个人冷峻自信的眸子里出现过。

  是怎样可怕的对手,会让他也心生畏惧呢?

  亦或,是怎样的牵挂,会让他不得不心生畏惧呢?

  女孩缓缓睁开双眼,长长的睫毛分开水帘,现出一个模糊湿润的世界。她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她只想为自己的死讨回个公道,现在却身不由己地坠入一个连家庭也逃不出的漩涡,知道历史、了解未来又如何了?命运的巨大齿轮根本不会给你挣扎的机会!也许有一天,自己会跟那一意孤行的天真一起被它碾碎成铁锈色的血浆吧。

  镜子里映出一个曲线玲珑的影子,凌祈呆呆地凝视着,直到水雾逐渐将之朦胧。镜中的女孩,单纯只是自己的躯壳吗?这个本该仔细呵护的姐妹,却只能跟随自己的选择一起沦入不可知的血海深渊……她愿意吗?对她公平吗?凌祈感到一阵迷茫,重新闭上眼睛,抬起头任由温水在脸上冲刷,自欺欺人地寄望这样能洗去身上的自私与罪恶。一道道水线沿着白嫩的脸颊滑落,仿佛泪流不止一般。

  时间在凌祈内心不断挣扎时悄悄流逝,等她穿好睡裙走出浴室时,两个刚还在电脑前热火朝天的少女已经爬上了自己的床铺。凌祈蹑手蹑脚地把换下的衣服丢进阳台的脸盆,默默地拿起手机上床就寝。刚躺下,手机突然响起一阵轻快的短信提示音,凌祈吓了一跳,赶紧把U608调成静音模式,点开了短信。

  雁翎?她怎么还没睡?凌祈看对面的床位,那里隐隐有一丝光亮,看来金雁翎把手机藏在被窝里。

  “你刚回来吗?”

  “差不多,刚洗了个澡,准备睡觉了。你怎么还没睡?”

  “要睡了,跟谁去玩了啊到这么晚?”

  “没什么,去见个朋友。”

  “方惜缘吗?”

  凌祈眉头一蹙,犹豫了片刻,打了一句:

  “不是,你不认识,怎么了?”

  “没事,随便问问,睡觉了晚安。”

  金雁翎床上的微光突然就熄灭了,凌祈也回了句晚安,却没看那再亮起来。

  ——————————————————————————————————

  周六下午的球赛如约而至,老天很给面子地止住了多日的阴雨。果然如蔺繁所料,陶李蹊在周四晚上也给金雁翎发来了邀请,希望她和凌祈一起来观战,甚至还准备了最好的座位。于是3点半时,两人已经来到了东区体育馆门口。

  一个穿着篮球服,扎着低位双马尾的瘦削女孩看到二女,兴奋地开始招手,金雁翎远远地回应了一下,牵起凌祈的手就快步走了过去。凌祈被拉着往前小跑,心里却在纳闷:这女孩是谁?好像在哪见过?

  “雁翎你们总算来了!蔺学长和陶学长特别交代我要在这里等你们,你看太阳这么热,再不来我就要坚持不住啦!”瘦削女孩兴奋地说,顺手用护腕点了几下额头的汗珠。

  “哎,陶学长没告诉我你在这等,早知道我们就早点来了!”金雁翎轻轻摸了一下瘦削女孩的头顶。

  凌祈站在旁边一脸的茫然,她一时想不起这个面善的女孩究竟是何方神圣。看到她迟迟不开口,瘦削女孩撅起了小嘴说:“阿祈,你不会不认得我了吧,我是关影啊!”

  ……关影?凌祈思索了一下,突然想起自己那天晨练回来在走廊上碰到的粉衣女孩,那时候关影的头发因为刚起床而有些凌乱,哪里像现在这么整洁俏皮,凌祈一时没认出来也属正常。

  “呃……对不起,我有点迟钝了。”凌祈摸着好脑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男性化的动作早就养成了习惯,一时半会改不过来的。

  “还好你没彻底忘了我,不然我肯定不带你进去!”关影又装模作样地嗔怒了一下,微笑地领着二人进入篮球馆。

  “话说,关影你为什么穿着篮球服,难道是拉拉队?”宽大的球服在关影瘦削修长的身体上显得有些滑稽,凌祈好奇地问。

  没想到关影还没回答,旁边的金雁翎先给了凌祈一个爆栗:“什么拉拉队啊,你不知道吗,关影是篮球校队的见习经理呢!”

  “经理就经理,干嘛还要见习啊……”凌祈轻轻摸了一下被弹得微疼的额头。

  关影微笑着解释:“因为现在的经理是大三的学姐,到大四就要卸任了,所以我就跟着先见习咯!凌祈你篮球打的好,怎么对球队这么生疏啊?”

  我可以说我对校队不感兴趣么,何况还有蔺繁那家伙在……凌祈恶意地想着,表面上却赶紧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

  球场上双方球员正在热身,周围有节奏的助威声已经开始响彻体育馆。奇怪的是,关影并没有把两人领进通往观众席的通道,反而把她们带到了球场边的篮筐下。

  “难道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凌祈感到不可思议,以前偶尔关注过NBA的她深知,球场边缘可是VIP票位,篮筐下更是VIP中的VIP……

  “这里是拉拉队和工作人员的位置,学长专门争取了两个位置给你们哦,好好欣赏吧!我还要去帮忙,一会再过来!”关影笑着说,把两人安排落座后就一溜烟跑远了,看来这女孩相当的积极,能当上见习经理绝非偶然。

  金雁翎穿着过膝的半长裙,优雅地并腿坐了下来,相比之下穿着热裤的凌祈可就随便的多,盘腿一坐就算交代了。正在热身的蔺繁和陶李蹊看到两人,脸上各种兴奋,热身的动作也更加卖力舒展起来,看得凌祈嘴角暗自抽搐:这俩家伙一人看我一人看雁翎,心思还真是够明目张胆的。

  原本只是当做陪金雁翎来散心,看惯NBA的凌祈还真没把大学生的校际杯赛当一回事。结果比赛一开始她才发现,现场看球的感觉根本不是看电视直播能比拟的。这两队的水平更是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那个基本功非常扎实的中锋李峰居然只能坐在板凳上,首发的则是一个身高两米左右的巨人,陶李蹊的体格相比之下就显得普通了。而身为俞南队进攻核心的蔺繁在体育课上根本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发挥出来,一到正式比赛就像换了个人,连突带投根本不可阻挡,看得凌祈暗自惊心。

  俞南大学连续三年打进F省决赛的水平绝非浪得虚名,纵是去年八强的理工大学也有所不及。随着比赛逐渐展开,有陶李蹊“保姆式”掩护的蔺繁更是如鱼得水,第一节就拿下了12分外加制造3次犯规,直接把对手的首发中锋赶下场休息去了。

  金雁翎明显一个外行看热闹的样子,关影和凌祈则不停地在讨论着。由于首发大前锋有伤在身,身强力壮精力充沛的陶李蹊就在教练的安排下扛起了蓝领球员的任务,全力掩护蔺繁得分、努力防守和冲抢前场篮板。为了抓住难得的首发机会,陶李蹊根本不在乎自己负责的都是脏活累活,有了他的默默付出,对手根本拦不住蔺繁的攻势,分差在一分一秒地扩大。

  慢慢的,凌祈感到胸中一股压抑已久的男儿热血在逐渐沸腾,无论是女儿身的限制也好,对蔺繁的反感也罢,都不重要了,她已经开始为俞南队衷心地喝彩!又是一个inside_out的配合,蔺繁高速带球切向底线,在三秒区边缘就高高跃起,球被狠狠灌进篮筐的同时,补防慢了一步的对方中锋已经被撞倒在地,进球有效,加罚一球!

  “好球啊——!!”凌祈忍不住大声叫起来,捏紧了两个拳头。蔺繁瞪大眼睛看着她,脸上满是欣喜与激动。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