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42回:强悍的二世祖?

第42回:强悍的二世祖?

  方圆5米内的桌椅已经东倒西歪,几个服务员架着已经失去知觉的马尾少女龟缩在大厅的角落,惊恐地看着那两个急速交错的人影。一阵惊心动魄的碎裂声响起,一个身影狠狠撞破了落地的玻璃窗,滚落到外面的街道上。女服务员的尖叫迟疑了几秒才响起,那个还站着的人好像很享受这种歇斯底里的声音做背#景。他的嘴角咧出一个残忍的弧度,露出了几颗洁白的牙齿。

  厚底军用皮鞋踩在一地的碎玻璃渣上,发出让人牙酸的嘎吱声,墨镜男子一边活动着脖子,一边带着冷笑走近那个躺在地上喘气的男人:“才刚开始呢,别倒的这么快啊,不然那几个服务员可阻止不了我哦。”

  小马紧咬住钢牙掐断了本能的呻吟,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的身上布满了玻璃划破的伤口,但全身依然像铁塔般没有丝毫颤抖,只是眼睛里有一丝不可思议:

  这个人好强,他的格斗技术是专业的,惜少都不一定打得过他!看这小子不到三十岁,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哪个帮派会有这么可怕的年轻高手??

  墨镜男子不紧不慢地绕着小马走了半圈,咋看之下这个嚣张的青年好像浑身都是破绽,但小马知道这不过是他诱敌先攻的诡计,如果自己贸然出手,结局肯定和刚才一样。

  “不错,吃了亏马上就学乖,挺有打架的天赋嘛!”墨镜男子停下了脚步,军靴轻轻转了几下,从碎玻璃里清出一片干净的地方。小马意识到这个人的下一次攻击已经蓄势待发,全身的肌肉马上都绷紧了。

  一阵凛冽的腿风扑面而来,小马火速架起左臂挡住墨镜男子雷霆万钧的一脚,但巨大的力量依然推着他的左臂撞上了自己的侧脸。若不是中间格挡卸去的大部分力道,这一脚足以踢断小马的脖子。左臂一阵发麻,小马的动作迟缓了半秒,但是墨镜男子根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左拳已经冲向他的右下腹。

  骨子里一股蛮劲的小马身体比头脑反应更快,右肘已经闪电般切在墨镜男子的左腕上,生生撞歪了他的拳路。眼看对手中路大开,小马的右拳蓄满了力道正要轰出,突然眼前一花,墨镜男子的额头已经结结实实砸在他的面门。鼻梁骨遭到重创,剧烈的疼痛让眼泪不受控的狂涌而出,瞬间模糊了小马的视线。小马心知不妙,赶紧晃晃头想重振精神,墨镜男子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一记重拳结结实实印在小马的左下颚上。这是人的脆弱部位,小马顿时眼冒金星,最后一个凶猛的肘击毫不留情地撞在他的咽喉,彻底摧毁了小马的战斗力。

  刚才还是条铮铮铁汉,几个回合后竟然就像死狗般躺在地上不省人事,墨镜男子的战斗力超过了小马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对手,可惜当他明白的时候已经太迟了。这个以压倒性优势击垮小马的男人只是若无其事地揉了揉自己被撞麻的左手腕,冷笑着回过身来,几个架着马尾少女的服务员觉得自己就像只羊羔,面对的不是简单的饿狼,而是恐怖的迅猛龙。

  一阵警笛声由远而近,看来是某个服务员趁乱报了警。墨镜男子皱了下眉头,无奈地耸耸肩,几步跨上自己的座驾,走之前还不忘向那个昏迷的少女送出个飞吻……跑车并没有亮灯,只借着昏暗路灯的指引,如狡猾的狐狸般转瞬就消失在夜幕中。

  强大的马力让跑车很快奔出了一公里,驾驶座上的青年刚卸下了鼻梁上的偏光墨镜,扶手座上的手机就响了,他扫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按下了蓝牙开关:“喂,爸,我正在回去的路上呢。”

  “阿枫,你是不是又惹小瑄了?”电话里传来一个沉稳的中年男子声音。

  “嘿,那臭娘们儿不知好歹,真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唤作阿枫的青年打开了车灯,一张英俊的脸若隐若现。

  “算了,玩腻想换也可以,但不要把关系闹的太僵,刚回来自己悠着点,别给我惹事!”

  “放心,我这不正要回去了么,挂了啊。”

  嘿,几年没回来,大陆的小子还挺能打嘛!阿枫中断了通话,嘴角翘起一丝冷笑。

  回到小马的休闲吧门口,方惜缘闻讯赶来时,警察已经把现场勘查记录了七七八八,老刀和林致恒有些颓然地坐在休闲吧里,马尾少女已经不知去向。

  救护车闪着幽蓝的警示灯,把车身上单蛇之杖的标志照得有些冷酷。几个医护人员正要把小马躺的担架送进车厢,方惜缘快步走上前仔细看了一眼,那个已经带上氧气罩的青年处于深度昏迷状态,任谁都知道他伤的不轻。

  “医生,我朋友情况如何了?”方惜缘压住心中的怒火,语调平静地问。

  “具体的要到医院才知道,初步观察是鼻梁骨折、下颚脱臼、颈椎也有些问题。”急救医生有些惊讶地说,“我第一次看到打架打到这个程度的,他全身还有大量划伤,估计是那些玻璃渣子弄的。”

  方惜缘的瞳孔一放即收,略略思考了一下,对医生说:“请你们把他送到中山医院去治疗,用最好的治疗方案,钱不是问题,只希望能把他治好。”

  医生仔细看了一会方惜缘的打扮,断定这是个有钱的家伙,于是满口答应下来。看着救护车的尾灯消失在夜幕中,方惜缘一边拨通了医院关系的电话,一边向休闲吧走去。

  “说吧,你们都听到了什么?”方惜缘挂掉手机,从吧台里接了三杯饮用水,给了老刀和林致恒一人一杯。

  林致恒大口吞下半杯水,才喘着气说:“听阿苹店里的服务员说,一个穿着休闲T恤和牛仔裤,带着墨镜的年轻人想要带走阿苹,正好被小马撞上,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我仔细问了那人的特征,主要提到了厚底的皮靴和蓝色的跑车,车没有挂牌,车头有个像……像叉子的标志。”

  “叉子?”方惜缘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莫非是玛莎拉蒂的三叉戟标志?这车现在大陆普及度并不高吧,看来这人还挺有钱。”

  “而且,他的身手非常了得。”老刀发话了,声音有些阴冷,“小马的实力我们都清楚,能把他打成这样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而且听目击的服务员说,那个打他的青年好像根本就没受伤!恐怕惜少你也做不到吧。”

  方惜缘的脸色冷酷得像锐利的冰刃,他沉默了一会,继续问:“那阿苹去了哪里,总不会被那人掳走了吧?”

  “阿苹好像吃了什么迷药,已经昏过去了,我把她送回了屏风,那里有专业人士去调配解药。等她醒了应该能问到更多的东西。”林致恒忙不迭说道。

  惜少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看来屏风也没少搞这些玩意儿吧,林老板你可要把握好度,别搞出什么收拾不了的乱子。”

  林致恒脸上一僵,明显这一下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我去屏风看看阿苹的情况,老刀你先去查查可能的人,暂时不要惊动汪小姐。林老板,你从屏风抽几个手脚勤快精明的,到中山医院把小马照顾好来。就这样分头行动吧!”方惜缘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任务,站起身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休闲吧。老刀和林致恒对视了一眼,也迅速按着惜少的布置行动了起来。

  坐在屏风的包厢里,方惜缘一边等待着阿苹那里诊治的结果,一边开动脑筋分析起晚上得到的信息:开着玛莎拉蒂,因为对阿苹起心而大打出手,根本不像是哪个对头手下隐藏的精英战将,更像个飞扬跋扈的二世祖。看小马的伤势应该是徒手所为,能够不受伤把他打成这样,这个人一定经过至少是特警以上级别的训练。但是他好像对明华路的势力丝毫无惧,是刚来X市不懂事,还是真的有恃无恐呢?

  ——————————————————————————————————

  相比明华路那边酝酿的腥风血雨,俞南校医院里则是一片宁静。凌祈已经在这里住了两天,金雁翎和关影下课后会轮流来照顾她的起居,程珺和王思玄则催着男友去搞来各种好吃营养的食物,这群女孩极具效率的分工让凌祈暗自佩服。

  尴尬的是,蔺繁就像个牛皮糖一样怎么也甩不掉赶不走。他自称是凌祈受伤的最大责任人,仗着自己丰富的逃课经验愣是在女孩们都上课时留着陪护。看到当时蔺繁那么拼命地把自己送来医院,凌祈还是有些触动的,因此现在就算他死皮赖脸呆在这,也不好意思太生硬地赶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是凌祈当年一直秉承的原则,到了现在也改不掉。但是她没有想到,成为女性后,在处理一些问题时可不能生搬硬套男子的思维。

  换做一个女孩,在面对自己不喜欢甚至反感的男人时,对他的表白一般是严词拒绝的,想要绝了后患更应该不给这男人任何机会。凌祈在秉承为人处世原则的时候就没有女孩的坚决,加上蔺繁没搞出表白之类过激的闹剧,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拖了下来。

  凌祈身边的女孩们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蔺繁给她们的印象一直都不错,几次看来他对凌祈都比较体贴,前天经典的横抱狂奔更是在很多少女心中留下了浪漫的烙印……当然凌祈暂时还是不知道这些幕后故事的,否则她一定会奔向厕所呕得像巨龙吐息。

  经过那段如真似幻的双魂交流,凌祈也会尝试用一些一知半解的女性思维去揣度这个抱了自己两次的男孩。她慢慢觉得,这个平行世界里很多事情和自己的世界并没有实际的练习,那个抛弃金雁翎的负心汉和眼前的蔺繁并不是同一个人,虽然他对自己追求让人反感,但是不代表他应该承担那些并没有犯过的错。

  一直殷勤留在病房里陪护的蔺繁当然看不出心仪的女孩那些奇妙的思维波动,不过运气的诡奇总是会让他撞上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凌祈的生理期来了。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