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0回:私力救济

第50回:私力救济

  就像生活有种微妙的平衡一样,繁忙混乱的一周结束后,新的星期连续几天都是清闲平淡的日子。方惜缘那边各种人的死活凌祈是有心无力,帮着出谋划策一下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虽然女孩本意只想借助惜少的力量取得一些情报,但是现在看来,双方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在对抗青炎会这个可怕的敌人时,唇亡齿寒的道理她不会不懂。

  如果小马能够痊愈,就算要花掉店子大半年的收入,他估计也会第一时间在休闲吧前后左右都装上该死的摄像头!在这个公安#部天眼计划还没有推行的年代,监控设备要么欠缺要么老化,如果不能借助警方的力量,查找那个反侦察能力超强的男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赔上耳钉三人就是血淋淋的教训。但如果警方是他的势力范围,贸然求助只会打草惊蛇,情报的残缺让方惜缘现在已经陷入了一个非常被动的局面。

  这几天的大课上,惜少的出勤率持续走低,就算有来也会在下课铃响后就迅速离开,不知道奔向哪里去。凌祈也懒得去询问调查的进展,此时方惜缘的心情一定非常糟糕,反正有消息他会主动通知自己的。相反,平时大课上一般和舍友混在一起的关影最近却总喜欢坐在凌祈身边,加上金雁翎左右叽喳几下,凌祈充分理解了什么叫两个女人等于一千只鸭子。

  平淡无奇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教室、食堂、图书馆、宿舍几点一线,日子很快又在备考用功中来到了周五。早上三四节是刑法大课,刑法总论的老师在台上唾沫横飞,关影和金雁翎隔着凌祈窃窃私语中。经过一周的锻炼,凌祈基本练成了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中自动屏蔽杂音专心听讲的功夫。老师今天讲的是一个大学生犯罪的特别案例,勾起了女孩的兴趣。

  “这是一个去年刚判决的案子:S省C市的女大学生林某,假扮应召女郎勾引被害人,在酒店开房时用加入药物的酒迷倒对方,然后用匕首实施了故意杀人行为。结果被害人并没有马上死亡,但是因为迷药失去反抗能力,死在另一个后到的嫌疑人手上。”刑法老师端起手边的保温杯喝了一口,继续侃侃而谈,“这个案件情节其实很简单,但是由于存在复杂的背#景,使林某行为的定性产生了一些道德上的争议。我们在总论中暂时不会讨论林某的行为和被害人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单纯讨论这种行为的归类。”

  说道这里,他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苍劲的四个大字:私力救济。

  “被害人是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成员,曾经以特别残忍的手段杀害了林某的朋友。林某此时没有通过法律途径严惩凶手,却采用了私力救济的手段,也就是用公权力以外的方式争取权益、惩罚凶手。公力救济存在滞后性,私力救济则可能在侵害结果还未发生时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一般分为正当防卫和紧急避险两大类。但是,私自对嫌疑人进行惩罚是违法的,如果造成严重后果还可能构成犯罪。本案中的林某最终因为投放危险物质罪和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所以我在此郑重地提醒各位,碰到不法侵害时我们可以保护自己,但一定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千万不要尝试私自惩罚……”

  后面的内容凌祈不打算再听了,她有些迟疑地在笔记本上写下“私力救济”,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尽管曾经作为公权力机关的一员,她还是不得不承认,如果公权力帮不了自己,或者干脆就是犯罪者的帮凶,在拨乱反正之前除了靠私力救济还能靠什么?毫不夸张的说,在真正面对青炎会那庞大的势力时,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

  然而,这样的无力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下课铃声还没消失,方惜缘的背影已经匆匆消失在教室门口,凌祈无奈地摇摇头,把文具收回背包,准备和两个女孩一起去觅食。刚走出教学楼,一个男孩在后面叫住了她,回头一看居然是简羽捷。

  “凌祈,中午有空吗?”

  “呃,应该有空吧,怎么了?”

  “可以请你吃个饭吗,我有些事想请教,怕你下午回家了。”简羽捷憨厚地笑着。

  有事请教?凌祈柳眉微蹙,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金雁翎,本来还计划着带两个女孩去吃点新鲜的呢。

  “阿祈你就跟他去吧,有饭可蹭多好啊,我们就不瞎掺和啦。”金雁翎突然笑得特别开心,撺掇着就把凌祈往简羽捷那里推。

  “这……”凌祈有些两难,她想问能否顺带捎上金雁翎和关影,但又觉得有些唐突。

  “没事,我和雁翎去食堂吃就好!你好像叫什么捷不是?这次给你个机会,下次记得把我们也捎上哦!”关影笑着说,眼里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啊,我叫简羽捷,这次实在不好意思,下次一定请你们!”简羽捷挠挠后脑勺,整个一邻家大男孩的样儿。

  话已至此,凌祈也不再多说,四人走到校门口便分道扬镳,两个女孩奔向食堂,他们俩则往校外的商业街走去。

  “你怎么会突然想请我吃饭啊?还说请教什么问题,搞的神秘兮兮的。”凌祈双手插在卫衣两肋的口袋里,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前面。

  “不急,吃饭要紧,你喜欢吃什么尽管说。”简羽捷落在她身后不过半个身位,微笑地欣赏女孩青春活力的背影。

  “哦?我来选吗?”女孩回了一个轻松的侧脸,眼珠略略一转,“我们去吃那家杨记卤味吧,好久没吃这东西了。”

  “卤味?很少见女孩选这个嘛,你想吃就去呗!”简羽捷微微一愣,随即迈开大步超到前头,抢先奔进店里抢了个清爽的位置,凌祈也不客气,慢悠悠跟上去享受劳动成果。

  “嗯……来份拍黄瓜,猪耳朵、笋、腐竹,剩下你点!对了,再加个文蛤豆腐汤。”女孩不假思索就念出几个菜,其实这个店当年她和简羽捷上大学时可没少来,前后吃过几十次,双方常点什么菜式早就烂熟于胸了。

  简羽捷愣了愣,点了个头,跑去和吧台上的老板点菜,不多时香喷喷的大盘卤味和白米饭都端了上来,文蛤豆腐汤的清淡反而成了这油腻中的调剂。

  凌祈开心地盛上一碗热汤递给简羽捷,又给自己来了一碗,她的心里有种带着归属感的欢乐,觉得好像又回到了那段时光,两个大男孩一边大嚼一边瞎扯的样子。只是碍于女儿身的限制,她的吃相不能太放浪形骸,加之饭量缩减了不少,还没尽兴就觉得胃里满满当当了。

  于是女孩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捏着瓷调羹调皮地把汤碗里的豆腐戳成碎末。简羽捷抬头正好对上这巧笑盼兮的少女,脸上不觉一热,生生把舀汤喝的欲望吞了回去,继续对付碗里干椒有点多的卤味,额头上都被辣出了汗珠。

  “吃饱了没啊?”凌祈的语气有些催促,只有特别熟络的朋友她才会这么没心没肺地小声呼喝,可是配上现在甜糯的嗓音,简羽捷听起来却是撒娇的成分多了些,不禁心跳都挂上了高速挡。

  “咳咳,吃饱了……”简羽捷手忙脚乱地抽出一张纸巾先把脑门上的汗擦干,凌祈看着嗤笑一声,暗想还好自己有一半北方血统,这南方人吃辣的水平还真是渣,不行就别让老板撒那么多干椒嘛。

  “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吗?”

  “是这样的。”简羽捷灌下一大口汤缓解了舌头上的压力,一边吸着冷气一边说,“我一直担心你上次看球被撞了头有什么后遗症,所以想问问。”

  “后遗症?”凌祈眼睛一眯,她当然不会把那次如梦似幻的双魂经历抖落出来,想来想去只能敷衍,“我觉得没什么后遗症啊,最近吃好睡好的。”

  “你那天在医院的表现很让人担心,好像做了什么可怕的噩梦一样,整个人都要崩溃的样子。还好后来你自己冷静下来,不然真的要靠镇静剂才行。”简羽捷心有余悸地回忆起那天凌祈暴然挣起、失声惨叫的样子。

  “我……我那时候只是觉得突然头非常痛,脑袋要裂开一样。”凌祈小心地组织着语言,既不能暴露自己的秘密,又要让人能够信服,“后来很多破碎的场景一个接一个快速变化砸下来,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失重了,就像掉下悬崖一样。”

  简羽捷表情回复了平静,深深地看了凌祈一眼:“我有个亲戚是专攻精神领域的医生,我专门把你的症状跟他讨论了一下,他担心你会有……双重人格。”

  好像被蝎子蛰了一样,凌祈的双眼一下瞪得滚圆,紧紧盯着对面这个男子,精巧的嘴唇轻颤了几下,慢慢吐出一句话:“你还听说了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有一些本来不属于你的场面、片段突然出现在脑子里?”简羽捷的眼神很平静,但是女孩却觉得,那双眼睛——深不可测。

  “有点……那个意思,脑海里总是会莫名其妙出现一些我没有经历过的、完全没有记忆的片段,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其实在内心深处,凌祈很希望能有个人让自己倾诉,让自己觉得不再是一个独居他乡的异客,结果有些可能不适合透露的东西也慢慢漏了出来。奇怪的是,平时的她心防不会如此脆弱,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在隐隐影响这女孩的思维。

  “我亲戚说,你最好不要经常去回忆、接触那些不属于你原本记忆的片段,不然恐怕会越陷越深,真的变成双重人格,也就是精神分裂,那就很麻烦了。”简羽捷的眼神又变得充满关心,那种深不可测的样子已经消失了。

  “是吗,我知道了,谢谢你羽捷。”凌祈微微一颤,觉得自己的精力好像又能集中起来了。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