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7回:混战

第57回:混战

  如果现在还是男人就好了。

  凌祈恨恨地捂着胸口,满脑子都是这念头。她不是嫌弃自己的女儿身,更不是歧视女性,但现实摆在眼前,如果还是个大老爷们哪里会怕衣服被割开个口子,赤膊上阵也要捏死你这畜生!怪只怪三哥这个卑鄙小人不按套路出牌,现在周围群狼环伺,她无论如何也鼓不起那勇气在众目睽睽之下衣衫不整地跟人厮打……

  一定要对这个身体负责!双魂幻境中的少女形象在凌祈的脑海中变得异常清晰,她不能对不起这个原本的灵魂!至于有多少心态已经受到女性自觉的影响,凌祈自己也不知道,或者她根本不愿去思考这个问题。

  眼前这个叫三哥的流氓的确有些散打擒拿的底子,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对手,只要注意他手里那把神出鬼没的利刃,凌祈有信心在5分钟内废掉他。可是现在双手只能用来遮羞,除非她豁出去不怕春光乍泄,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赢了。

  三哥好像完全没把蔺繁这个大学生放在眼里,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步步逼近有些无助的凌祈。他故意把步子放缓,想增加对手的心理压力,同时双手举起,十指不停地张握,好像在凭空抓捏什么东西……凌祈哪里会不知道这猥琐动作的意思,气得脸色涨红,但再不甘心也只能后退,心中的愤恨无以复加。

  “小妞儿,别挣扎了,赶紧从了三哥,包管你以后吃香喝辣不愁,学校里没人敢欺负你!”

  “别挡了,好东西要大家分享嘛!”

  背后突然响起一片污秽的聒噪,凌祈回头一看,惊觉自己距离包围圈的边缘只有咫尺之遥,成了腹背受敌的局面,要是不慎被这些喽啰从背后制住,那可就完了。三哥走到凌祈面前站定,那一副嘴脸分明在说:小妞你是自己从了还是要哥哥用强?

  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几声惊叫,在场的十数颗脑袋齐刷刷循声转去,围着蔺繁的几个混混已经滚倒一个,捂着脑袋的手隐隐有鲜血从指缝里渗出,剩下的仓皇倒退了几步,不敢再靠近那个蛮悍的青年。

  “怎么回事?”三哥眉头一皱,人群散开一条道路,蔺繁手里握着一个破碎的啤酒瓶,上头还沾着点猩红,破口处的尖锐闪着慑人的反光。

  凌祈愣愣地看着那个青年,他歪着头面如寒霜,经过另一张桌子时还顺手又抄了个啤酒瓶在手里,直走到凌祈身边才停下脚步,直接挡在了凌祈和三哥中间。

  “蔺繁,别乱来,你不是他的对手!”凌祈突然紧张起来,三哥这种有功夫底子的混混,蔺繁这个大学生肯定对付不了,那家伙袖子里藏的利刃哪里是啤酒瓶能比的,只要捅上一下就让人吃不了兜着走。

  “别怕,这里我挡着,你快跑!”蔺繁头也不回,把酒瓶放在地上,迅速脱下身上的球服反手递给身后的少女,只剩一件背心的他在秋夜的寒风中却连一丝颤抖也没有,肌肉结实的背影突然高大起来。

  凌祈犹豫了一下,接过那件还有蔺繁汗味的球衣往身上一套,总算是解放了双手,对女孩来说特别宽大的球衣罩在宽松的卫衣外反而特别合身。她迅速把球衣下摆在腰侧打了个结,顺手拎起那个还完整的酒瓶站了起来,与蔺繁并肩而立。此时的凌祈心里一点也没有女性的柔弱,反而满是男儿义气,不管以前多讨厌蔺繁,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独自逃走!

  “你……你这是干什么?”蔺繁右手重新抓起那个“酒吧凶器”,左手却摸了个空,才发现已经落到了女孩手里,他一下焦急起来,“快走啊,我不会有事的!”

  “说什么呢!”凌祈的目光锐利,胸中热血沸腾,一种和兄弟共同进退的豪情涌上来,“我才不会临阵脱逃,那是懦夫的表现!”

  蔺繁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眸子里亮晶晶的:“阿祈,谢谢你支持我!那今天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我会尽力保护你的!”凌祈闻言皱着眉头瞅了他一会,意识到这小子好像又误会了什么……

  “你们俩特么打情骂俏够了没有,臭小子还真不怕死,兄弟们抄家伙给我弄他,这小妞留着别动!”三哥看着好不容易营造的“欲遮还羞”被蔺繁破坏了,顿时气急败坏要呼死这搅局的混账。

  一个反应最快的混混已经抓起躺在地上的椅子往蔺繁头上砸来,没想到蔺繁除了打球,打架也颇为了得,侧身闪过的同时碎瓶子已经扎进混混的小腹,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虽然没有像凌祈这样有板有眼的格斗架势,但街头实战派的蔺繁明显在厮打方面更有经验。随着第一个出头鸟扑街,几个混混踟蹰着不敢轻易上前了,蔺繁则笑纳了送上门来的折凳,继续护住凌祈,气势已然占了上风。

  “怕个屁啊你们,这么多人还打不过一个大学生,平时白教你们了?!”三哥恨手下不争气,握着拳头亲自出马了。蔺繁背对着这混混头子,并没有注意到危险的临近。凌祈赶紧一个跨步与蔺繁背靠背,避免他被三哥暗算。

  “哎哟,小妞儿还想保护你男朋友?没事穿他那臭球服做什么,赶紧脱了!”看到少女一副冷峻的架势,三哥反而起了玩乐之心,嘴里虽然轻佻地又调戏几句,握紧的拳头发出的咯咯声却做不得假,这家伙怕是妄图直接制服凌祈了。

  “做梦吧你!”凌祈嘴角翘起冷笑,手里的酒瓶已经没头没脑丢向三哥的面门。这一下距离又近,出手又突然,三哥来不及闪避,只能双手架起挡飞这低端“暗器”。手臂还没放下,女孩已经一脚蹬上了他的腹部,一身横练肌肉的三哥竟然只退了半步,根本没受到什么伤害,他嘿嘿一笑,长臂一张就要扣上凌祈的脖子。要是被他得逞,恐怕下一秒这球衣也要被割开了!

  上三路已经被封死,但是三哥忽略的下三路俨然已破绽百出,凌祈火速侧身又扫出一脚,直接勾在三哥的膝弯上。任你再怎么锻炼也不可能强化自己的关节,三哥觉得膝上一麻,身不由己地半跪下去。凌祈顺势一膝盖顶上他的侧脸,这下重击准确地闷在三哥的耳朵下方,他眼前顿时一黑,险些晕过去。

  普通人挨上这一下早就不省人事了,亏得这混混头子体魄强壮,他如受伤的猛兽般狂吼一声,趁凌祈的膝撞来不及收势,直接使了个埋身肉搏的蛮劲,右臂扣住凌祈的左腿竟把她整个人倒提了起来!

  少女不觉惊叫一声,蔺繁赶忙回头,分神之下肩膀上又挨了一下砸,但他好像完全没感到疼痛,一脚踹飞那个偷袭的混混,马上转身冲向三哥。

  “MD你这娘们还挺悍,看我不把你抓回去搞他三百回合!”三哥怒火中烧,左手揪住凌祈的衣服猛力一撕,球衣的接线处当即开裂!凌祈被倒提在半空,盛怒之下不再计较什么阴招不阴招,直接双手抱拳往三哥裆下锤去——

  啊!!

  这回某人总算是跪了,而且跪得很彻底……

  一再被撕衣侮辱,凌祈的理智早就丢到太平洋去了,她这下既快又狠,三哥捂住命根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冷汗瞬间浸湿了他的衣服。

  “这是你逼我的!”女孩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顺势又往三哥脸上抡了一脚,这大块头闷哼一声,死死捂着裆下毫无还手之力。虽然头发在搏斗中已经散开,但冷酷的眼神和声音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势,混混们迅速隔开她和三哥,但却再也不敢上前。

  这电光火石间的变化把蔺繁唬得一愣一愣,他弱弱地站到凌祈身边,一副天然呆的表情。凌祈睨了他一眼:“傻看什么?事情还没完啊!”

  “哎哟喂,这不是三哥吗,怎么这么狼狈啊?”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人群外传来,十几个高大彪悍的学生毫不客气地推开外围的混混走进场中,当头的正是陶李蹊。

  “艹,桃子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动作这么慢!”蔺繁骂道,抬手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肩膀,刚才那一下其实砸的不轻。

  陶李蹊抬手示意蔺繁不要多说,人却已经走到已经停止打滚但仍在颤抖的三哥身旁,蹲下去细声说着什么。

  三哥咬着牙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盯着陶李蹊的目光还是恶狠狠的,但已经没了刚才的锐气:“这妞儿是你那边的人?”

  “不好意思三哥,都是自己人,误会而已。这样,今天你店里和兄弟们的损失我给垫了,麻烦放了我兄弟跟他女人怎么样?不然一会保安或者条#子来了咱脸上都不好看,你说是吧?”陶李蹊搭着三哥的肩膀,表面上在商量,语气却是不容反驳。

  三哥的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好像在进行激烈的心理斗争,但很快就说:“好,今天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他们计较了,但是以后别让我在店里再看到他们!”

  “好说,多谢三哥大人大量啊!”陶李蹊装模作样地点头哈腰了一下,背后几个篮球队的大个子马上走上前把凌祈和蔺繁带出了包围圈,一场风波暂时平息了下来。

  谁也没注意到,远处一辆黑色锐的志驾驶室车窗探出了一副望远镜,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