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8回:嫉妒

第58回:嫉妒

  看着一群人高马大的男生像护教骑士团一样把自己护在中间,凌祈的笑容混着感激和尴尬。要不是他们及时赶到,自己和蔺繁不可能全身而退,但是被这样像公主一样簇拥保护着,怎么感觉如此别扭呢?

  看到女孩身上套着的球衣,陶李蹊诧异地和蔺繁做着眼神交流。这小子虽然肩膀上挂了彩,但是能在自己心仪的女神面前大秀一把男人气概,他脸上还是有种抑制不住的成就感,两指捏起自己的背心晃了晃,陶李蹊马上恍然大悟……

  “你这家伙运气不错啊,虽然挨打但是挺值!据我的经验,女人对这种英雄救美的情节是没有抵抗力的,估计你十拿九稳了!”

  “但愿吧,我一听她出事马上就冲过来了,哪有空想那么多。”

  “哎,你这西门大官人也有动真情的时候啊!”

  “你那特么是什么称呼,老子有那么花吗?”

  好像是听到了背后若有若无的耳语,凌祈冷不丁回过头来看了两人一眼,眯着眼睛说:“桃子同学,我还以为蔺繁一个人来是送死呢,还好有你们在后头撑腰啊!”

  “喂喂,你不叫学长就算了,这个称呼是什么玩意儿啊,我又不是樱桃小丸子!”陶李蹊脸上挂不住了,桃子是球队里私下对他的称呼,没想到蔺繁刚才激动之下吼出来被这女孩听了去,周围几个男生再也憋不住,放肆大笑起来。

  “有点幽默感嘛!”凌祈被气氛感染,刚才的紧张羞愤一扫而空,微笑着说,“当然也要谢谢蔺繁早早来帮忙,没想到学校外就有这么不要脸的混混。”

  蔺繁轻叹了口气说:“阿祈,你以后还是要小心,女孩子家别招惹这种人,要是我赶不及那不就糟了。”

  凌祈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行了行了,你们俩也别沉迷过去了!那家伙就是江湖吃客的后#台,是个退伍军人,在道上混的还行。以前我爸帮过他,所以他怎么也要给我几分薄面。今天这事儿算过去了,以后别去那个鸟店就行。”陶李蹊拍拍蔺繁的肩膀,这话却大半是说给凌祈听的。

  一行人聊着已经走到了校门口,三个女孩远远看清来人马上就跑上来,最前面的关影也不顾周围一群男生们还在强势围观,一把抱住凌祈大哭起来。金雁翎拉起凌祈的胳膊紧张地握着,虽然抿着嘴唇但还是止不住流下泪来。只有陈欣怡比较冷静,对着陶李蹊和蔺繁不停问长问短。

  “好了,别哭了。我没事的,别怕。”凌祈轻轻抬起另一只手,抹掉金雁翎眼角的泪花,顺势在女孩的脸颊上轻抚着,眼里满是歉疚和心疼。

  “阿祈,要不是遇到陶学长,我们早就报警了。下次你别这样逞英雄了好吗,我真的好怕你回不来。”金雁翎说着声音低了下去,变成了轻轻的抽泣。

  “我这不回来了吗,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放心吧。”凌祈想把她一拥入怀,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怀里已经有了个女孩,只好尴尬地在金雁翎肩膀上按了按,开始对付这个感情特别汹涌的妹子。

  “关影,干嘛哭那么凶啊,我没事的啦!”

  “呜……阿祈,我以为你出事了,你干嘛那么傻,女孩子怎么可以一个人对付那些流氓呢?你要出事了可怎么办啊!”关影好不容易止住哭声,偷瞄向金雁翎的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她抬起头来扶着凌祈仔细打量,奇怪地问:“你怎么外面又多了件衣服?谁的啊?”

  “这个……说来话长,我们回去再说吧!”凌祈心虚地扫了蔺繁一眼,心想几个女孩肯定受了惊吓,还是赶紧回宿舍为好,于是朗声说:“各位兄弟,今天劳烦你们了,是我惹事在先,实在抱歉!现在时候不早了,改天我再请各位吃个饭感谢一下!”

  “哪的话啊,帮学妹出头我们义不容辞!”“就是啊,不给点教训那些混混还真以为我们俞南的学生好欺负了?”众男生七嘴八舌叫嚣着,凌祈心里升起一股暖意,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蔺繁,衣服我回头洗干净再还给你,今天谢谢了!你好像也受了伤,最好找医生看一下。”经过蔺繁身边时,女孩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给这个拔刀相助的男孩一次道义上的感谢,蔺繁感觉到她语气中的谨慎,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

  东区外码头,通过客运快艇把俞南所在的郊区和X市中心岛连接,从这边走水路比驾车过跨海大桥要快上20分钟左右。白天时常有去中心岛游玩购物的学生或游客在船运上来回,但在早就停航的深秋半夜,这里只能偶尔听到些风声,连蛙声蝉鸣都消失了。

  一辆黑色锐志孤零零地停在公交车白天经常来往的广场上,驾驶室里闪着幽幽的颜色,是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的亮光。

  “阿枫啊,你那部帅气的跑车怎么不开了,换成这破丰田,档次也差太多了吧!”陈欣怡妖娆地靠在后座的真皮靠背上,肆意欣赏着林文枫线条英俊的侧脸。

  “你懂什么,上回的对头咬得紧,根本不可能再开那部显眼的玩意儿。但你别小看这爆改锐志,性能不会比那玛莎拉蒂差多少。”林文枫盯着电脑里播放的视频,心不在焉地回答。视频的内容分明是刚才凌祈和三哥冲突的过程,看摄像角度应该是当时某个在场人用针孔摄像机拍摄的。

  “好吧好吧,反正车我是不懂的了。”陈欣怡无所谓地耸耸肩,“晚上我旁敲侧击地问了凌祈和方惜缘是不是情侣,她很坚决地否认了。”

  “你是说真的?”林文枫抬起头来,感到有些意外。

  “当然是真的了,她说话的表情不像是撒谎。”

  “有意思,看来她和方惜缘的关系比我们想像的更加微妙,要么是地下情侣,要么只是合作利用,但不管是什么,凌祈都不想让身边的学生知道。”林文枫说着,心里却有一丝不快:这女孩如果不是方惜缘的女人,抢过来也没什么成就感啊。

  “不过女的没意思不代表男的没意思,听你说方惜缘不是挺照顾她吗,这女人凭什么能跟出身不错的方惜缘合作?要说那男的对她没什么特殊想法我才不信!”陈欣怡点着一根女式薄荷烟,轻吸了一口。

  “哎哟,你还了解男人嘛!”林文枫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继续看着视频,刚才用望远镜远远地观察只能看个大概,很多细节由于视线被挡根本看不清楚,只有这现场视频才是最详细的记录。突然林文枫的面色一沉,他看见了三哥用刀划开凌祈衣服的一幕。

  “这混混你哪里找的?”

  “哦,这人是那烧烤摊的后#台,退伍军人,混道上好多年了,我跟他算有点交情,反正有钱能使鬼推磨嘛!”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林文枫突然翻脸,右手直接给了陈欣怡一个耳光,然后极为敏捷地在半空中擒住那支被扇飞的香烟。

  陈欣怡一下被打傻了,愣愣地看着林文枫,直到他狠狠地把香烟直接在手里捏熄,才回过神来,捂着被打的侧脸满面的惊恐。

  “谁允许他让凌祈这么出丑的?女人的衣服被撕了,你叫她怎么还手,我还看不看她身手了?!陈欣怡我告诉你,让你找人当然也要由你把关,这家伙马上就会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而你,下次再找这种渣滓,就会和他一个下场!”林文枫的声音冷入骨髓,透着一种逆我者死的寒意。陈欣怡死死咬住下唇不让眼泪流出来,盯着林文枫的眼神逐渐变得有些愤恨。

  林文枫不再理会身边的女人,虽然她年轻貌美,但毕竟也是个已经用旧的玩具。有道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到手的都有恃无恐,对于那些想走捷径求包养的女人来说,男人的喜新厌旧永远是她们最大的隐患。

  “这小子是什么东西,胆子挺大啊。”很快视频里蔺繁出场,与普通大学生大相径庭的蛮悍表现让林文枫也有些欣赏他了。

  “……他是法学院06届的蔺繁,听说正在追求凌祈,不过总是被拒绝,典型死缠烂打的家伙。”陈欣怡如履薄冰地回答,脸上被打的地方依然火辣辣的。

  经常被拒绝?那她穿上人家衣服又是怎么回事?!林文枫皱了皱眉头,凝神细看着打斗记录,不想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看不出来啊!这女孩比想象中的更能打!一个小姑娘居然有这个水平,真是奇了!”林文枫发出由衷的赞叹,证明自己在那天观夜景时发现的异常气质并非空穴来风。

  “阿枫,你是不是对这个女孩有想法?”陈欣怡犹豫了好久,试探地问道。

  “我有没有想法你不用管,帮我做好后面交代你的任务就行!”林文枫头也不抬,把几个打斗的细节放慢以后反复播放。

  “我知道了。”陈欣怡的心里燃起了熊熊妒火,眼神逐渐变得怨毒:这个该死的贱人,竟然能把阿枫都能迷成这样,不能放过她!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