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9回:佳节近

第59回:佳节近

  时间悄无声息地来到了08年的1月底,鼠年的春节不管你是否愿意都带着诚意扑面而来了。经过了紧张的期末考试,原本漫山遍野的俞南人口在这几天急剧下降,到处都可以看到拖着行李箱行色匆匆的学生,他们鼓着思乡之情撑起的勇气去和波澜壮阔的春运死拼。

  309的妹子已经撤了一半,程珺和王思玄早早坐上了返乡的大巴,留下的反倒是距离最远和最近的两个人。凌祈细心地帮着金雁翎收拾行李,时不时还叮嘱几句,生怕她把什么重要物件遗落在宿舍,那可要等到明年再见了。

  婉拒了蔺繁陶李蹊等一众闲杂人等护送的请求后,凌祈领着金雁翎和小尾巴关影爬上了开往码头的公交车,通过水路来到X市中心区,目标是市区东北角的兆齐国际机场。

  “嗯……晚上8点20的航班,现在才6点多,这里到机场差不多半小时,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凌祈掏出手机看看时间,那把黑色U608被三哥的小弟扇飞摔成了半身不遂,只好再买了一台。

  “阿祈,我就说白色和你比较搭嘛,女孩子用黑色的手机太难看了,这台多漂亮!”金雁翎瞄了一眼新手机,轻轻在女孩腿上拍了拍。凌祈心中一跳,她是个怀旧的人,却鬼使神差挑了把白色同款,难道真是因为女孩心性的影响么?

  “小姐你是不是X市本地人啊,对这路很熟嘛!”三个美少女齐刷刷挤在后座,空空如也的副驾让无聊的士司机只好没话找话调节一下气氛。

  “算是吧,专心开车啊!”凌祈当然猜得出这大叔隔着笼子看绵羊的饿狼心态,果断提出了自己的路线要求把话题扯到正道来,“这个点是下班高峰期了,前面你走高架桥上胜利大道吧,绕远路没关系,别去市中心挤。”

  “没问题,就按小姐的要求走。”的士司机耸耸肩,开始变道。

  “阿祈你怎么这么厉害啊,比我这个本地人还熟……我都没去过几次兆齐机场。”关影小声耳语着。

  “这个……我来之前仔细研究过地图,也问了几个当地土著,他们告诉我的。”凌祈心想总不能说当年为了送雁翎回家自己跑了至少10次机场吧?

  “话说你安排事情的能力好强,我从来没见过女孩脑袋的条理这么清楚,你比好多男生都厉害!”

  “呃,天赋吧,天赋……”

  “别谦虚啦,我看我们班的班长应该让你来当,孙航那家伙有了思玄就没心思搞班级活动了,简直有君王不早朝的趋势啊!”金雁翎搂着凌祈的肩膀煞有介事地吐槽着。

  “哎,思玄魅力大嘛。另外一个小破班长算哪门子君王啊……”凌祈哑然,女孩们的笑声好像冲淡了那一丝丝离愁别绪。

  不过该来还是要来的。

  机场广播里不断提示着飞往S省古都市秦川机场的航班即将登机,金雁翎和两个女孩相互拥抱道别,眼里依然有些不舍。凌祈犹豫了许久,小心地说:“雁翎,回去一定要让人来接你。而且……回去不要自己开车。”

  “自己开车?我不会开车啊。”金雁翎有些莫名其妙。

  “没事,我想多了吧,路上小心,到家一定给我电话!”凌祈咬咬牙,强作镇定地说。她知道那件事的时间不是现在,但是依然有些挥之不去的恐惧占据了她的身心,一种……害怕失去金雁翎的恐惧。

  看着满族少女的背影消失在电动扶梯的尽头,凌祈默默走到休息区的长椅边,颓然坐下,全身轻微颤抖着。平时坚强豪爽的她现在却显出了少有的脆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理弱点,凌祈的弱点显然就是那个刚离去的女孩。

  “阿祈,你怎么了?”关影看到凌祈的反常有些惊慌,赶紧从挎包里翻出一瓶矿泉水。凌祈拧开盖子灌下一口,黑漆的双眸里已经泛起了水光,看得关影目瞪口呆。

  “阿祈……你怎么哭了?你是不是很舍不得雁翎回去?”

  “不是的。”凌祈别过脸去,她也有些惊讶这眼泪怎么变得如此不争气,也许是女性特有的多愁善感吧,自己不知不觉中正在被慢慢同化吗?

  “那是怎么了?别这样吓我啊。”关影关切地在凌祈身边坐下,随即把她抱紧,“有什么心事可以说给我听,如果你觉得我也是好朋友的话,好吗?”

  突然被关影这样抱住,凌祈觉得有些不妥,但又不忍心拂逆了她的好意。她沉默了片刻后说:“让你担心了,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那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朋友,我和她见的最后一面就是在机场的分别。”

  关影有些讶异地直起身子,脸上满是心疼的表情,她抬起手谨小慎微地点掉凌祈眼角的泪痕,就像在擦拭名贵的瓷器:“对不起阿祈,我不该问的。”

  “没什么,我自己想的太多触景伤情而已。”凌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今天才知道你是本地人,我送你回家吧,然后我再打的回学校去。”

  “不行!太晚了!”关影一把拉过凌祈的手,脸蛋因为激动有些涨红,“现在都8点多了,到我家至少要40分钟,回校再一小时,那就10点多了!跟我一起回家去!”

  “哈?”凌祈脸上尴尬了一下,“就算10点多哪里会晚啊,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呢!”

  “什么和什么啊,你以前玩也就是在学校外面,现在可是要坐车穿过跨海大桥和郊区,哪能一样呢!别以为你会打架就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女孩子家大晚上不许一个人跑!”

  我了个去……凌祈扶住额头翻了个白眼,这小妞怎么突然就变成事儿妈了啊:“可是,我这么去你家不好吧?我又不认识你爸妈,太唐突了不是?”

  “怕什么,我又不是带男人回去,况且家里就我妈在,我爸常年出差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可是……”凌祈眼角一抽,明显抓住了那句“又不是带男人回去”。

  “你平时不是挺爽快吗,现在怎么突然这么磨蹭啊,别废话了,我叫我妈来接我们!不许跑!”关影一边掏出手机,一边死死抓着凌祈的胳膊。

  虽然自己现在是女儿身,可是这么贸然到一个女孩家里过夜,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啊!凌祈觉得自己居然对这个任性的女孩束手无策了,她无奈地抬起头,正好看见夜幕上凝着一弯弦月,透过机场巨大的玻璃窗散发着一丝冷锐。

  小翎,一路平安……

  ——————————————————————————————————

  同一片天空下的数千公里外,也有个人同样注视着那弯离别钩月。

  缅甸仰光,总督官邸酒店。

  一个男子倚在香木包裹的柱子上,左手扶着精致的阳台雕栏,右手把玩着一团阴冷的寒光。那是一把不过四寸长短的碳钢小刀,如一只乖巧的蝴蝶般在他指尖翻飞。

  哼,当时的月亮也是这副德行,细得几乎让人看不见,却无法忽视它的存在。男子面色复杂,愠怒、不甘、失望纠缠在一起,额前一道狰狞的伤疤轻微地颤动着。

  阳台的阴影里藏着一个身影,脑袋始终低垂着20度,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只是一双眸子始终盯着那男子,还有他手里的刀。

  “阿平,那边的货情况怎么样。”男子突然换了个弹耍的方式,把小刀轻巧地甩上半空,转成一片冷亮的圆,落下时又能稳稳地用两指擒住那锋利的刀刃。

  “是这样的陈哥,今天本来想见将军一次,可是只见到他的副官。”阿平抬起头,不紧不慢地说,“那边的说法是今年气候不好,收成有些少了,货源紧张。”

  “这么说,将军的意思是让我们加价了?”小刀依然在圆盘和亮线间不断切换姿态,只有停顿时才能看清那是一柄寒光凛凛的双刃凶器。

  “虽然副官没有直说,但是这次的货竞争应该很大。”

  “有意思,技术组那里分析的情况如何?”

  “今年缅甸乃至整个东南亚的雨水都偏多,预计整体收成的确会减少20%左右,但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有没有增加新的客户。”

  “明天不就知道了么?”陈奇手里的刀突然静止了下来,“这次的家伙有没有带够?”

  “全部是根据您的意思准备的,特别增加了手雷和榴弹的数量。”

  “嗯,明天的戏会很好看。”寒光一闪即逝,阿平只觉耳边掠过一道寒风,小刀已经钉在了他背后的木墙上,一只壁虎在刀尖下颤抖了数秒,僵死不动了。

  “是,陈哥早点休息,阿平告退。”阿平的脸上并没有变化,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

  陈奇看着阿平关上豪华套间的房门,慢慢拿出一把手机,输入一串号码后注视了很久,才按下了拨通键。

  “喂,哪位?”话筒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清脆但是有些沧桑。

  陈奇没有答话,表情有些复杂。

  “喂?说话啊,不说挂啦!”

  还是没有答话。

  “……是奇哥?”

  陈奇瞳孔一放即收,迅速挂断了电话。

  快春节了吧,又是一年么?陈奇的脸上罕有地出现了些忧伤,他抽出手机卡,丢进了楼下的喷泉里。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1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