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03回:别亦难

第103回:别亦难

  其实以前是有些预感的,只是自己不相信罢了。凌祈的心跳骤然加速起来,与方惜缘相识不过短短一年,好多经历却像幻灯片一样在脑海里播映起来。

  他把混混头目打得惨不忍睹,再把伤痕累累的她抱上凯迪拉克的副驾。

  寒冷的雨夜里一把伞下的漫步,她被他搂在怀里时感觉很温暖。

  餐桌上吃辣水平的比拼后,他和她在湖滨并肩而行。

  与林文枫针锋相对时昏招迭出,他死死拉着她的左臂不松手。

  游戏中狭路相逢,他垂下了对着她的枪口。

  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晚上,在这个人拙劣的表达后变得清晰起来,凌祈想要躲开,却觉得身体不听使唤,好像无数的思绪像绳索一样绑住了她的身子。

  究竟是怎么了?我现在分明接受不了男人的感情,为什么的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不停地呼唤,在热切地渴求?

  所有的迷惘慌乱,恶作剧般在脑海里融成了那个胡乱的吻,一个被酒气和任性搅得一塌糊涂的吻。凌祈的脸腾的泛起了红晕,却没有和男人接吻的那种恶心和排斥感。

  “我……我说过我不喜欢男人。”受不住方惜缘灼灼的目光,凌祈的视线已经败下阵来,她分明在默念着不想搞基,却发现自己的理由如此没有底气。

  那男人的气息随着上半身的靠近而更加清晰起来,好像连声音也逐渐镇定了:“祈儿,不要再勉强自己了。你不必为了任何人扭曲自己的生活,你也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

  反驳呀!怎么不反驳呢?这种话任谁都会说,可是为什么却想不出推翻的措辞?凌祈的嘴唇颤动了几下,一个音节也没发出来,她觉得自己好像中了**软骨的毒,什么男儿的自尊傲气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的是少女的悸动和羞怯……难道在强行扭曲了一年的性取向后,这个女儿身的本性终于不可抑制地爆发了吗?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脸颊和耳朵已经有些发烫,如果有人给凌祈一面镜子,她一定会惊讶自己竟然能照出一个手足无措却又眉目含春的形象。

  心爱的女孩和自己近在咫尺,虽然这段时间经历了无数的坎坷曲折,但现在她是真实的,是温暖的!方惜缘的表情由紧张慢慢变得柔和下来,最后只剩下温情的注视:“虽然听起来有些老套,但我还是要说,我现在不能给你幸福,但是我可以给你承诺,我一定会回来,回来和你共渡难关!”

  承诺什么啊,能不要这么自以为是吗?我什么答应你了啊!

  凌祈拧着眉头把头生硬地转回来,盯着方惜缘想要痛斥一番,可是不争气的脑袋偏偏一片浆糊,对他暧昧的行径竟拿不出任何对策。这不是第一次被男人表白,可她却没有拒绝蔺繁那样的爽快,反而把思绪纠缠成了软糯混乱的一团。

  眼前一花,一只手已经把女孩的刘海轻轻拨开,随即一种轻暖微润的触感印在了额前。凌祈条件反射地扑闪了一下眼睛,随即像触电般往后一缩,却发现身体的活动范围已经被这男人的手臂给限制在了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她终于从意乱情迷里清醒过来,咬着牙支起肘子顶开了方惜缘的手臂,然后猛力往他胸前一推,总算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你……你发什么疯!”凌祈羞怒地支起架势,第一反应是想把这个胆大妄为的混蛋胖揍一顿,可是心情剧烈的起伏让她的门户混乱不堪,毫无章法,更别提教训这个体格技术都算一流的对手。

  方惜缘眼里闪过一丝失落,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他也不好确定自己刚才怎么突然兴起就吻了凌祈的前额。但是无论如何,晚上的所作所为方惜缘不会后悔,即将远渡重洋多年已经是定局,此时再不鼓起勇气豁出去一回,以后想再来都不会有机会。

  见惜少好像对刚才的轻薄行为毫无愧意,只是平静地站在原地,用那种带着深深眷恋的眼神看着自己,凌祈感到心里有些发毛,迅速放低视线盯着地板说:“原来你本质上也就是个花花公子,刚和雁翎分手就来撩拨我?你这样根本就是朝三暮四,雁翎算是看错你了!”

  既然说到这个话题,再狡辩只会适得其反,方惜缘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和雁翎其实根本不应该开始,自始至终我心里最重要的人都是你。”

  凌祈心中一动,白色#情人节那天阿苹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我看得出惜少的笑容有些勉强,也许他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你比他的前女友好多了,他心里最喜欢的肯定还是你!”

  难道真的要我好好做个女人,然后接受一个男人的爱吗?

  精神上很排斥,身体却很老实,凌祈不得不承认,在方惜缘拥抱她的时候,的确有种舒适和依赖的潜意识。可是,自己和雁翎的反目他无论如何也逃不了干系,难道这帐就这么算了?

  “如果不是你,雁翎就不会和我决裂!都是因为你的自以为是!”凌祈有些蛮不讲理地呵斥着,其实连她自己也知道,那个酒后的邪吻才是导火#索,而这件事的主要责任并不在方惜缘。

  “我很抱歉……”方惜缘缓缓垂下头,轻叹道,“这都是我的责任,当时不应该接受雁翎的表白。我只想让你别再迷恋不可能的人,然后把目光放到可能的地方。但是我的想法太天真也太急于求成,才把事情搞砸了。”

  “你是说,你和雁翎在一起是为了纠正我喜欢女孩的问题?”凌祈愣愣地看着对面的青年,面色逐渐阴沉下来,“原来你自始至终都在玩弄雁翎的感情吗?你知不知道她对我多重要?你玩的倒是很开心,现在还想跑到美国一走了之,把所有的烂摊子都丢给我吗!?”

  方惜缘早已料到了凌祈的反应,这是他心中一直的愧疚,如果不说出来,哪怕凌祈今天答应了他,他也会在心里永远留下一个结:“我知道你觉得我卑鄙,但是我今天必须告诉你我的想法。当我知道你有同性恋倾向的时候,我非常的惊讶和无助,但雁翎对我的感情也是真的,她不可能接受你……”

  “这不用你强调!”凌祈刚才的无措和羞涩都被怒意一扫而光,她正色道,“我不管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雁翎对你确实一片真心,你要么就不应该开始,开始了就应该好好珍惜她!现在你这种说法,不是把我也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

  “也许感情真的会让人盲目,换做其他情况,我都不会采取这么浮躁的手段。但是对你,我别无选择,我会全力为自己争取机会。”一旦把话说开,方惜缘就再无顾忌,总之今天一定要把所有的情况都讲明白,然后静静等待凌祈的审判。

  “你太自私了!”凌祈咬咬牙想把多时的憋闷委屈都发泄在方惜缘身上,可最终她还是放弃了,“你还是安心去美国深造吧,我和我家的事情不用你费心。另外……我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男人。”

  “我可以等。”方惜缘脱口而出,“祈儿,今天我吧自己所有犯下的罪过都和你挑明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是我不会放弃你,我相信我有能力带给你真正的幸福。”

  “我回去了,别再找我。”凌祈的心情非常复杂,一方面因为方惜缘对金雁翎耍了一次阴谋诡计,让她非常愤慨;可一方面凌祈又觉得,潜意识里她不忍心像对待蔺繁那样去对待方惜缘,也许……他在自己心中确实位置有些特别。

  “祈儿!你等等!”

  凌祈转身刚迈开步子,突然觉得背上一暖,一个宽阔的怀抱已经把她整个包裹了进去。方惜缘的呼吸好像就在耳畔,还有那含情脉脉的低语:

  “对不起,接下去的时间,不要再折磨自己,你要记得,你还有我。”

  换做平时,凌祈一定会把偷袭自己的男人给扭脱几个关节,但是今天的人和气氛都有些特殊,她只轻轻扭动了一下,便闭上眼睛放弃了挣扎。

  惜少,也许你真的看错了人,我不值得任何人这样苦恋,因为我是一个灵魂和**都不统一的怪物。

  方惜缘虽然冲得很猛,但把凌祈抱在怀里后就没有了任何动作,他只静静地把这一切都铭刻在心里,至少……曾经有过。

  “可以放开我了。”凌祈的声音很平静,但方惜缘听起来却觉得这是不可违逆的命令,他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臂膀,凌祈顺势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好像没有一点留恋般。方惜缘呆呆地看着女孩线条温柔的背影,他已经得到了够多的东西,现在哪怕跟着送凌祈回去都是一种厚颜的行为了吧!

  “谢谢你的护身符,再见了。”

  淡淡的,有些忧伤的声音飘了过来,方惜缘心中一颤,五味杂陈。

  等到再见的那一刻,一切都早已不同。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