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12回:局

第112回:局

  俗话说宴无好宴,本来就是个意味深长的事情,现在突然有三个女人加进来,整个聚会的气氛顿时暧昧起来。凌隆想起赵三林给他电话时提到的那批“年轻漂亮的小女孩”,看来这三人就是其中的成员无疑,林沧熙的那份心思也昭然若揭。

  于向前和林沧熙好像早有准备,三个女孩依次在他们身边坐下时没有一点慌乱。林沧熙看到平时为人素来正派的凌隆有些坐立不安,微笑着说:“今天只是于关长组织的活动而已,大家都放轻松点,兄弟感情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他顺势搂过陪酒的女孩,顺手举杯遥遥地向凌隆示意,于向前也一脸轻松地举起面前的酒杯,另一只手在桌面下已经隐蔽地摸上了身边少女的大腿。女孩千娇百媚地一笑,已经醒目地执起酒盅,准备随时为领导添酒。

  这个架势让凌隆不应不行,身边这个年轻女子看着比凌祈大不了多少,他实在摆不开面子像对面二人一样放浪形骸,只能礼节性地和女孩打个招呼,干掉了杯中白酒。

  “其实小女和贵千金的矛盾也就是小孩子间的小打小闹,今天见到凌县长果然是个豪爽兄弟,我看这点小事在咱们之间根本不算个事儿对吧!”于向前的酒杯在身边女子殷勤的服务下就没空过,他故意把凌隆称为“兄弟”,除了酒桌上的礼节,其实也在暗示拉拢。

  当兵出身的凌隆自小受到父亲的正统教育,虽然酒桌上的表现也非常了得,但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他宁愿相信同样是军旅出身的赵三林。加上林沧熙这次拉出的美人计,攻势并不凶猛但足够让他反感。作为一个骨子里传统的男人,和妻女感情非常牢靠的凌隆根本无法让自己跟林沧熙于向前同流合污,但是现在自己有求于人,只能逢场作戏。

  于是凌隆有点僵硬地抬手绕过陪酒女的颈子,在她另一边的肩膀上象征性地拍了两下说:“关长看得起我,我们当然就是最好的兄弟!不过有件事想请关长帮个忙,不知道合不合适。”

  “那当然没问题,今天能认识老凌你这样的兄弟算我幸运!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我做得到的,义不容辞!”于向前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嘴里却是有点儿痞气地嚷嚷着酒桌上的“兄弟义气”,这装醉的本事大家都有点儿,关键时刻就看谁的演技更好了。

  酒桌上的话那可信度和男人上床前跟女人说的情话是一个水平的,当然凌隆就算知道也要装作相信的样子:“是这么回事,林总不是在我们县投资了个工业区吗,现在里头有个化工厂的原材料已经运过来了,却被卡在金洋堆场那入不了关,不知道关长能不能帮我了解一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还有这种事?不知这批货是谁搞的运输,林总你怎么都没提起过?”于向前明知故问地转向林沧熙,那表情好像他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事儿一样。

  林沧熙赶紧说道:“这批是汪洋拉过来的化工原料,主要是生产二甲苯的原料和器材,你手下那是说入关的手续有点瑕疵,就这么拖了半个月吧。”

  “半个月?入关手续拍下来这时间也是正常嘛,不过凌县长既然提了要求,做兄弟的当然要帮你的对不对?”于向前笑了笑,对林沧熙说,“有这么支持你的县领导,沧源要在久安扎根就容易多了是不是,还不好好招待凌县长?自家兄弟要对咱们满意了,那才不算亏待人家!”

  林沧熙连连点头,向凌隆身边的女人使了个颜色,这妞心领神会,服务得更加殷勤了。虽然时间已近国庆,这里的气温依然居高不下,本来就衣着清凉的陪酒女像牛皮糖一样贴上来,更免不了举手投足间的身体接触。凌隆听出了于向前话中的意思,只能装作一副怜香惜玉的样子,加强与陪酒女互动的同时,把她递上来的白酒一杯接一杯送下肚去。

  “好!不愧是部队出身,凌县长果然好酒量!”于向前竖起大拇指往凌隆面前一比,随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手下的电话,当着凌隆和林沧熙的面把报关处处长骂了个狗血淋头,很快扫清了化工原料入关的所有障碍。

  这批原料在整个工业区建设里不过是一小部分环节,无论是化工厂的继续再生产,还是工业区其他项目进口物资的引进,都离不开掌握整个省海关大权的于向前。这个市政府点名引进的重点项目直接关系到凌隆的政治前途,因此于向前是他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的。

  这明面上的问题既然已得到解决,剩下的时间就是所谓“兄弟”间喝酒联络感情的事儿了。凌隆和于向前二人的酒量实际上半斤八两,林沧熙还不时掺和一脚,等到于向前七八分醉时,凌隆距离不省人事也没多远了。

  好在凌隆的理智还在,凭着意志顶着天旋地转的晕眩起身告辞,林沧熙象征性地挽留了一下,派人把他送进了等在楼下的凯美瑞。考虑到凌隆来之前肯定和发妻汇报了去向,此时要是把他留在同庆楼容易在古舒娴那打草惊蛇,因此林沧熙暂时放弃了这个打算。于向前的状态也没好到哪里去,当林沧熙亲自把他扶到同庆楼里专属的房间时,周希早已等候多时,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这个女人去打理了。

  这次的聚会只有林沧熙还保持着清醒的意志,他安顿好于向前后立刻来到同庆楼最高层的办公室里,在办公桌下隐蔽地一按,对面的书架应声而开,露出了后头隐藏的暗门。门后是个十平方不到的小房间,到处都是播放监控录像的屏幕,其中一个反复播映的正是刚才包厢里三人坐拥美女开怀畅饮的样子。

  凌隆今天虽然表面上很配合,但那是因为有求于海关关长,他本质上的那种正派和沧源要收买的方向格格不入。这个人注定无法成为青炎会的盟友,甚至有可能是潜在的敌人。既然如此,抓住他的一些把柄,以后的事儿不就都好说了吗?

  想到这里,林沧熙的嘴角略过一丝阴险的笑容。

  ——————————————————————————————————

  挂断父亲电话时,凌祈感到惊讶的同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来于晓欢的来头不小,居然是海关关长的千金,这级别的官培养出这么不懂事的女儿真是一个奇葩事情。她和于晓欢闹的矛盾在俞南也有不大不小的传播,如果老爹真要深挖是肯定藏不住的。可是他这样特地打电话来提醒自己不要招惹于晓欢,会不会太过小题大做呢?

  虽然正厅级干部确实不该得罪,但是也没必要这么特地来提醒女儿别跟人家小孩搞冲突吧,况且每次的摩擦还都是于晓欢挑起的!除非……凌隆那边有求于人,对方还恰好提出了双方孩子有矛盾的问题!

  想到这里凌祈心里有了些不安,久安能和海关扯上关系最大的可能就是化工厂的原料进口,不过这不是汪洋负责的远洋运输吗,难道沧源这单生意居然会卡在入关的环节?虽然不是完全的女人,但身体赋予的女性直觉让凌祈依然感觉,这很有可能是沧源设下的一个局,一个妄图让久安变天的局!

  既然汪洋也牵涉其中,是不是有问题也可以找他们咨询呢?凌祈犹豫了,整个汪洋她唯一认识的家伙现在远在大洋彼岸,而且偏偏还是最不想见的人,但是现在情况让她非常不安,万一错过机会铸成大错,以后就后悔莫及了。

  女孩抬眼望书桌的角落看去,那里堆着一些小小的物件,都是方惜缘寄过来的小礼物。一些极具异国气息的手工艺品无声地叙述着原本的主人踏过的旅程,每个小玩意儿都在隐蔽的地方刻着一个浅浅的“祈”字。

  几次电话被凌祈拒接以后,方惜缘已经改成了发短信留言的战术,偶尔凌祈还是会瞟一眼,看看这个自以为是的混蛋又有什么怪异的言论。最近的留言表明,方惜缘在汪洋位于马里兰州的总部学习了几个月后,已经踏上了对各地分公司的巡回考察之旅,那些明显出自不同地区的礼物就是他这段特殊旅行的见证。

  这些杂货哄哄小女生也许有用,可惜我不吃这一套啊……

  凌祈耸耸肩,转过身来望向对床,自从金雁翎搬走以后,这个位置在新学期就有了新主人——关影花了一个星期在辅导员办公室里软磨硬泡,终于争取到了换宿舍的资格。

  有时候还挺羡慕方惜缘这家伙的,同样是心上人对自己毫无兴趣,他好歹还能联系上我,我却连雁翎在哪里都不知道……凌祈长叹一声,拿起手机,大概推算了一下美国的时差,按下了方惜缘的号码。

  不过响了两声,对方便按掉了电话转而回拨过来,看来方惜缘还是很细心地想帮女孩省点国际长途的话费……

  默默听完惜少有些兴奋的开场白,凌祈才不紧不慢地说明了这次联系的目的和相关的推测。方惜缘那里踟蹰了一会,交代凌祈回头等他消息,便切断了通话。

  毕竟人家远在万里之外,要了解国内的情报也要给点时间吧!凌祈自我开导了一下,这次通话方惜缘表现出的情意不但没有随着时间和距离的变化而减弱,反而更加强烈了,那种避之不及的感觉真要命……

  不过一刻钟功夫,惜少的回电来了,也带来了一个让凌祈吹胡子瞪眼的消息,当然,如果她还有胡子的话。

  “什么?你妈妈要见我?”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