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14回:风雨欲来

第114回:风雨欲来

  她真的只是个20岁的女孩?

  老刀的瞳孔因为惊讶而有些放大,眼前的少女和印象中的形象有太大的反差了。和凌祈仅有的几次接触中,她要么是酒吧里惜少怀中的美娇娘,要么是潮味皇里懂规矩的纤纤女子,这样坚毅的气势还是第一次看到。

  汪凝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好像在看一个久违朋友,她起身走到凌祈身边坐下,赞叹道:“好!不愧是将门之后,想你这样有胆识有个性的女孩太少了!如果你不嫌弃,等毕业了就来汪洋工作吧,我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随着这位美艳少妇的靠近,一阵幽香钻进了凌祈的鼻子,让她心中暗跳。但这不是对美女的动心,而是一种莫名的激动。不知为何,汪凝的话好像有种魔力,在她魅惑的笑容衬托下,让人隐隐有种唯她马首是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冲动。

  一瞬走神,凌祈感到汪凝已经挽起了自己的手,在老刀的距离看来就像一对忘年闺蜜在说悄悄话一样。但是突然的触感让少女在这时候清醒了过来,深吸一口气答道:“汪总太抬举我了,我是刚上大学的年轻人而已,以后如果真有这个机会,我会考虑的。”

  这孩子的思维还真是独特,一直在努力想维持一个平等交流的状态吗?汪凝心中暗想,不禁起了继续逗她的玩心:“将来阿缘也会在汪洋里任高管,如果你一起过来不是正好可以共同进步吗?”

  凌祈愣了一下,突然品过味来,再怎么成功特别,汪凝毕竟是方惜缘的妈妈,突然把他扯上必定是想探讨那些没头没尾的“感情”问题!于是凌祈赶紧坐直了身体,正色道:“汪总,您看得起我是我的荣幸,但是我想我和你儿子的关系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果然挑逗有效!女孩的动作和神态变化都被汪凝看在眼里,她紧跟着问:“哦?你觉得我想象的是哪样?”

  “这……”凌祈对刚才还仪态万千的汪凝突然变成这样有点不适应,语塞了数秒才说,“我和方惜缘就是因为共同目标而结盟罢了。”

  $∫dǐng$∫点$∫小$∫说,.2⊥3.↑o<  s="arn:2p  0  2p  0">s_();

  为什么她要急着和儿子撇清关系呢?八成是阿缘操之过急了吧!

  汪凝大概推测了一下凌祈这种反应的原因,虽然方惜缘出国前把大部分情况都告诉了母亲,但还是把一些难以启齿的事情给瞒了下来,他私自撩拨金雁翎又被凌祈强吻造成误会的事情就是其中之一。

  “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女大学生,你的见识和胆量让人刮目相看。我要声明一下,汪洋帮助你凌家原本是因为阿缘的交代,现在则是因为你的面子。不过你想要的帮助是什么呢?”眼前的女孩有很多让汪凝欣赏的特点,她索性拔高了一下凌祈的地位。

  突如其来的称赞让凌祈有些诧异,但汪凝的后半句直接切中主题,她赶紧集中精神,把所有要求都讲了一遍。比如希望汪洋保证运输货物的质量,如果在沧源那探听到和凌家有关的信息能迅速共享等等。

  汪凝细细听着,不时应允几句,心中大概有了盘算:虽然凌祈的各方面都远胜于普通女学生,但是她对道上规矩的了解还十分有限,有些地方还妄图赶在青炎会前面,实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新手。

  但是瑕不掩瑜,汪凝在凌祈身上看见了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勇气,她对看重的事情不顾一切地守护,真是像极了当年的自己……现在的局面凌家已经不可能独善其身,想要劝凌祈置身事外根本不可能,既然阿缘对她有意,那汪洋还是尽量以保护她和她家人的人身安全为上吧。

  谈话结束时已是饭点,汪凝自然是留下少女一起共进晚餐。凌祈对女性在正式场合进餐的规矩仍然一知半解,但她还是凭着当年应酬时留下的印象,尽量让自己在汪凝面前不会跌了身份。相反,这座豪宅的女主人则全程表现得非常轻松,在饭桌上对凌祈比刚才更加热情,搞得少女一顿饭吃得压力山大。

  好不容易挨到餐毕,汪凝已经开始和凌祈唠起了家常,画风转变之快让凌祈目瞪口呆,何况家务女红根本不是她这个半路出家的妹子能聊得开的。如此鸡对鸭讲又坚持了一小时,凌祈终于找了个借口告辞而去。

  看着奥迪a8逐渐远去,汪凝的表情逐渐回归了严肃,今日不过短短数小时的接触,对凌祈的评价只能做个大概。在她看来,这个少女不只是思维见识,连言行举止上都和普通的女孩有些不同。甚至可以说,除了外表,凌祈给她的感觉更像是个已经进入社会数年的青年,完全没有少女的娇气和柔弱。至于被方惜缘形容得神乎其神的那身格斗技术,今日就无缘得见了。

  这一切结合在一起,但靠一个“军旅世家”的理由来解释实在难以搪塞过去,汪凝细细品味着,最后把方向锁定在那个为人正派的久安县长身上:能培养出这种特别的女儿,凌隆想必也有他的独到之处吧,此人值得了解一下!

  作为一辆和陈奇林沧熙座驾同等级别的豪华轿车,奥迪a8的舒适度和性能也不逞多让,散发着橙黄色灯光的路灯飞速后退着,车身的平稳程度却连满到八成的水都不会洒出来。

  “凌小姐,我也算是看过不少人了,虽然跟你接触过几次,但是还真没看出你有这么成熟老练,很了不起。”副驾上护送的老刀回过头来,以夸奖为这次对话起了头。

  看着夜景正在思考的凌祈回过神来,今天亮的牌已经够多了,没必要继续表现什么,此时把一些东西推给远在海外的方惜缘是再合适不过了。于是她赶忙谦虚道:“老刀叔过奖了,我不过这一年多跟着方惜缘学了些东西而已。”

  方惜缘会教他喜欢的女孩这些东西吗?老刀笑着挑了挑眉毛,不置可否。既然凌祈不想透露更多的信息,他也不便多问,干脆把话题引向别处:“你觉得沧源接下去会做什么?最近他们的动作一个接一个,应该是有很大的计划正在实施吧!”

  “比较可疑的是那个接待领导的同庆楼,新闻上看好像非常奢侈华丽,但是具体的信息实在搞不到,如果老刀叔你有什么门路,可别忘了通知我哦!”凌祈正暗自思考着,听到问题自然是脱口而出。但说到后面就觉得有可能漏了底牌,女孩索性学着平时看见的少女撒娇方式来了一下。

  看到少女一秒变脸卖萌状,老刀笑了笑应允下来,随后又问:“惜少就这么一个人跑到国外去,会不会对你太不公平了?”

  “这是他的自由,我无权干涉,而且他出国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凌祈听出老刀话中的暧昧,耸耸肩做无所谓状。方惜缘对她和金雁翎做的脑残行为造成的伤害还远未治愈,后头马上又接了个莫名其妙的表白,自以为是还朝三暮四,真是让人不齿!

  可是……为什么当时自己好像没那么想挣脱呢?

  想到这里,凌祈脸上蕴起红晕,混杂着身体的诚实和心灵的排斥,让她自己也想不通那奇妙的心事。

  “凌小姐,有句话说起来有点冒犯,但是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一下。”老刀并不在意凌祈有点异常的表现,何况车厢里昏暗的环境让他也看不真切,“沧源的实力远比纸面上要更复杂,如果有机会我建议凌小姐跟你父亲谈谈,让他不要总是和沧源作对,否则惹火了那边的人会有什么后果就难说了。”

  “怎么,他们敢堂而皇之对县政府的老大出手?”凌祈也曾经想过这个问题,由于没有太大头绪和实施案例,一切只能靠空想。但是每次在脑海中演绎时,凌祈总会看见意图凌家政府的黑帮组后悲惨的下场。

  老刀笑了笑:“别看林沧熙多数做白道生意,但他后面还有心狠手辣的陈奇和已经退居二线的真正老大余政平,所以有些事他自己也不能单独拍板。”

  “可是上回接待中央领导的时候,林沧熙的接待就是他主动提出的吧,以陈奇的性子会去管这档子事吗?”凌祈举了个例子,她其实一直在猜测,在青炎会那些已知的巨头之间,好像也隐隐有些互相牵制的意味。

  “会不会管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办出来的效果。”老刀说着就把头转回了平视前方的角度,“而且我认为,惜少的身边,或者是沧源的内部,也许有叛徒走漏了一些风声。”

  “你是说那个……”凌祈马上竖起了耳朵,脑海里迅速浮现了一个人的形象,但一会她就有些沮丧地说,“这种事情如果没有证据,抓了也白搭。”

  老刀点头表示赞同,意味深长地说:“是啊,要抓出叛徒来可没那么容易。”

  “但是有些人可以暗中观察一下,这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调查取证的时候也不必要纠结那么点小差异。”

  说罢,凌祈抬头望向被霓虹照得亮如白昼的夜空,少了方惜缘的帮助和配合,好像确实孤独了不少,单是就他的所作所为还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凌祈短时间内那种反感可消除不了。

  天空中隐约可见的乌云遮蔽了月华星光,也许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又一场风雨。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