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47回:风声鹤唳

第147回:风声鹤唳

  蛋疼的备考终于在收卷之后告一段落,小的在此先向各位苦等更新的读者大大们道个歉,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久安工业区爆炸事件是一个重大的节点,各方势力的反应会决定今后的剧情走向,我需要逐步推敲布局避免出现bug,所以大家请多些耐心,我会在保持日更的前提下尽量提高这几章事件分析的质量滴,还请大家继续支持,票票打赏订阅什么都砸过来吧!

  ——————————————————————————————————

  香醇浓郁的黑咖啡正在桌上散发着热气,一个穿着飒爽制服的年轻女警正伏案不知在写着什么。她面前的白纸上已经写上了一些诸如“工”、“boom”、“cy”、“wy”之类难以判断含义的字符,稀奇古怪的字词间还连上了规律不明的直线,让整个纸面显得更加杂乱无章了。

  昨天晚上久安可怕的灾难让几十公里外的凌祈母女彻夜难眠,两点半时结束了与凌隆的最后一次通话后,担心母亲害怕的凌祈懂事地与古舒娴同被而卧。前世作为儿子时早在小学就已经离开了妈妈的怀抱独自睡觉,但自从变成了女儿,凌祈在这几年慢慢习惯了和古舒娴亲密如姐妹的交流方式,共榻而眠并不是什么尴尬的事情。

  原本凌祈打算次日请假一天陪着母亲等待久安的消息,但当了多年官太太的古舒娴对圈子里的一些潜规则早就心里有数,断然拒绝了女儿的好意。久安工业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虽然省市县三级政府都会严厉管控舆论,但第二天上班时距离爆炸已经过去了近十二个小时,难保坊间不会有什么消息漏出去。万一风声已经传到了母女各自的单位,了解她们背景的人肯定都会联想到久安一把手凌隆身上去……

  要是两人在这个节点上恰好诡异地请假,不就等于告诉大家县委书记大人出了问题,各种猜测都不是空穴来风了?

  所以现在不管事故调查原因如何,最需要做的就是稳定压倒一切,凌隆已经处在风口浪尖,他的家人更要表现得稳如泰山才行!感到古舒娴言之有理的凌祈采纳了她的意见,只好在眯了不到两小时后,匆匆驾车从家里赶回数十公里外的x市公安局上班。

  除了运用简单的遮瑕妆品掩盖黑眼圈外,凌祈只能靠不加任何杂物的黑咖啡来提神,避免自己出现反常的疲态。她在纸上写的是一些只有自己才看得懂的关键词,一是因为现在的局面太过复杂,通宵没有好好休息的大脑只能依靠画关系图来帮忙分析;二是在办公室这样的公众场合,绝对不能用旁人一目了然的方法去泄露心中的不安。

  在乱七八糟的连线下面,“希”“风”“宁”三个单独出现的字被女孩用画圈的方式强调了出来,她盯着这象征着三个人的汉字思考了半天,犹豫着又在旁边写下了一个“缘”。

  不知为什么,凌祈唯独在这个字上没有使用谐音,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慢慢浮现出一些期待和迷茫的神色。她希望那个人不会是下一个对手,她希望那个人回来后能解开自己心头的疑惑,她甚至希望……那个人能帮助她。

  爱疯四响起一声清脆的提示音,一条新闻推送点亮了屏幕,凌祈扫视之下心中一紧,因为新闻内容正是昨晚工业区的爆炸事件,看来#经过紧张的舆论管控之后该来的还是来了。几个政治处的同僚也先后看到了这个爆炸性新闻,多少知道一些凌祈背景的他们不敢当着女孩的面高谈阔论,只能躲在一处低声议论着。

  省委书记、省长做出重要批示,副省长和市政府组成现场指挥部指挥抢险……消防官兵、武警战士和解放军战士前仆后继,大火终被扑灭……省事故调查组已经进驻久安县,事故具体原因还在调查中,目前已造成两人失踪,三十多人受伤……沧源集团董事长、化工厂厂长、工业区施工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接受进一步调查……经专家分析,少量泄露的二甲苯经过雨水稀释,不会对人体造成危害……

  几张触目惊心的现场图片作为新闻的最后结尾,凌祈嘴角弯起一丝苦笑,熄灭了手机的屏幕。如果失踪的人位于爆炸现场中心地带,那就永远也找不到尸体了,因为那接近太阳表面的高温足够在瞬间把人体变成飞灰,也许那些死去的人还来不及感受痛苦便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她端起苦涩的黑咖啡灌了一口,又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女孩划掉了“希”字,然后在“宁”字旁边重重地打上了一个问号……

  同一时间,市区另一头,嚣夜酒吧。

  虽然早在昨晚就已经知道了工业区爆炸的消息,但老谋深算的陈奇还是耐着性子等待了十几个小时,直到确定林沧熙已被警方控制、各方势力有了初步反应之后,他才不紧不慢地把一众心腹召集到了刘波的底盘。

  “陈哥,你说这回林沧熙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刘波稳重地单手给老大敬上香茶,却掩饰不住脸上幸灾乐祸,“本来以为这些大项目都被他抢了功咱在老头子面前不好说话,没想到这一下就把他炸回了解放前!”

  “是啊陈哥,现在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林沧熙已经被抓了,咱就应该趁他病要他命,把沧源全盘夺过来,到时候您就是老头子唯一依仗的人了!”罗斌跟着附和道,眼中闪着凶光,看来他在林沧熙手下经营掠影是憋了不少的气。

  陈奇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把视线扫过两个昔日的得力部下,然后停在阿平身上:“这两个前辈的说法,阿平你有什么意见?”

  以阿平作为陈奇跟班的身份,还只能站在一旁,暂时不能和刘波、罗斌平起平坐,但不代表他在老大心中的地位比这两人低上多少。这个年轻人微微低头思考片刻说:“两位老板的意见都非常有道理,小的还没资格提什么意见。”

  “你不用太谦虚,我叫你说就大胆的说,这两个兄弟可没那么小气!”陈奇的笑容更盛,舒服地靠上柔软的沙发,叼起一根玉溪,手快的罗斌早已递上了火。

  阿平向刘波和罗斌分别点头表示僭越,然后不紧不慢地说:“如果林沧熙真的因为这个事情落马,我们当然要痛打落水狗让他永不得翻身,可是万一全部的事情都是他玩的局呢?”

  刘波和罗斌脸上的笑容慢慢淡去,二人齐齐看了陈奇一眼,面色均严肃起来,因为他们看到老大似笑非笑的表情里含着一些赞同。

  陈奇的表情给了阿平莫大的鼓励,他深呼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事故发生到现在的时间太短,各方面的反应都还不清楚。这件事如果深挖下去,久安县政府一定会有大动荡,沧源和负责原料运输的汪洋也甩不掉麻烦。所以我建议陈哥先隔岸观火一段时间,毕竟沧源的背景太复杂,我们还需要看看那些大人物的反应。”

  “好一个大人物的反应!我们就先按兵不动几天,就算中央和海关那些高官没反应,咱自家的老头子估计也会炸毛吧!另外,沧源和汪洋接下去肯定会狗咬狗骨,我们也正好借机看看老头子对汪洋究竟是什么态度!”陈奇意味深长地吐了口烟,带着伤疤的面孔在缭绕的朦胧中恍如阴险的修罗恶鬼。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