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50回:怀疑

第150回:怀疑

  2011年的华夏,凯迪拉克srx已经已经算比较普及的中高档车型了,站在高尔夫旁边的凌祈因为视线角度问题也看不到它的车牌,但是对细节的敏锐感知告诉她,这辆线条刚硬的香槟色suv就是那个家伙曾经开过的。

  “祈儿,下班这么晚吗?不用这么敬业呀!”

  还没来得及诧异,女孩的背后已经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她的心里微微一颤,混乱的思绪却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反应。正犹豫间,一只手已经搭上了凌祈的肩膀,把她的身体轻轻转了过来,女孩的视线立刻被方惜缘的胸膛填满了。尽管隐藏在一件休闲衬衫里,仍然能依稀看出那宽阔强壮的线条,还有一种让人想要依靠的稳重。

  惜少柔和的目光闪着藏不住的眷恋,若不是顾忌凌祈的反应,恐怕早就把这朝思暮想的可人儿拥入怀中了。但他知道这个女孩和普通人不一样,那些征服少女百试不爽的什么霸道总裁套路对她是完全行不通的。况且随着凌祈的头缓缓抬起,方惜缘看到的是一张憔悴、彷徨但一点也不脆弱的俏脸,让他死死压住心中的冲动,行动上只能发乎情止乎礼。

  看清了方惜缘的样貌后,凌祈的剪水双瞳先是亮起些兴奋的神光,但又很快黯淡下去,躲开对方灼灼的视线后淡然道:“没什么,今天有点事情才迟了,平时我一般准时下班的。”

  这时候傻瓜也看得出,凌祈的心情惶然又低落,显然久安县猝不及防的爆炸事件让她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种对父亲的担惊受怕在亲近的人面前根本藏不住。方惜缘心疼女孩,小心翼翼地问:“晚上没什么安排了吧?可以请你吃个饭吗?这么久没见好好聊聊吧。”

  心里稍微挣扎了片刻,凌祈默默地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跳上了凯迪拉克的副驾。她也不知道在这个敌我难辨的复杂时刻,为什么会选择去相信代表汪洋阵营的方惜缘……或许在变身重生了这么多年后,在潜意识里女性对直觉的莫名依赖已经逐渐影响了凌祈的行为,让她在性别的妥协上越走越远了。

  中心区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凌祈在办公室里长时间的苦思冥想正好让他们歪打正着地避过了下班高峰期,一路上虽然不算非常通畅但也没多拥堵。但车里除了轻快的交响乐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两人各怀心事,均是一言不发。

  待车停稳,凌祈看着面前的川菜馆有些发愣,虽然名列八大菜系之一,但这川菜由于相对家常的做法和用料,难以登上大雅之堂。何况从没听说过方惜缘喜欢吃辣,他一个海归高富帅选了这么接地气的地方还真有些奇怪。

  好像看出了凌祈心中疑惑,方惜缘淡淡一笑说:“这里是x市档次和水平最高的川菜馆,质量肯定可以放心。你不是喜欢吃辣吗,上次去湘江红我看你吃的就很欢。”

  他说的是三年前的元宵?凌祈心念急转,思绪又飘回那个互相调侃对方祖籍的夜晚,这个来自楚地的青年虽然能吃辣但看得出对这类食物并不感冒,真是莫名其妙……于是她耸耸肩说:“不一样,那是湘菜。”

  “我知道不一样,所以我才选了这里。我记得你最喜欢的就是川菜,听说大学食堂里就经常点不是吗?”方惜缘很自然地抬手在女孩背后轻拍了一下示意跟上,便迈步走在了前面。

  他……竟然记得这些细节?凌祈愣愣地看着方惜缘的背影,心中浮起一丝暖意,目光逐渐柔和起来,可是瞬间又被忧郁的眼神代替了。

  但愿你不是我的敌人。

  方惜缘看来并不是这家高级川菜馆的常客,毕竟他上一次回国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但报上姓名后,店家还是迅速根据预约把二人安排进了一间小巧清净的包间,很快麻婆豆腐、回锅肉、水煮鱼等一系列经典的菜式便逐一上桌。虽然都是女孩最喜欢的食物,但心中复杂纠缠的她有些食之无味,还好生理期刚刚过去,否则连这些辛辣东西都要忌口,方惜缘晚上的安排就撞大板了。

  聪明的汪洋少东家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现在的局势错综复杂,工业区爆炸事件的责任认定翻转极有可能让凌祈对汪洋产生怀疑,现在能答应跟自己共进晚餐已经不错了,根本不用指望女孩会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但是方惜缘还不清楚她和林文枫在观灵山被人算计的细节,所以对凌祈的心境推测还是有些过于乐观。

  耐心地等到酒足饭饱,凌祈一边喝着果汁缓解口中的辣气,一边淡然地望着桌布上精致的花纹。方惜缘知道她在等自己先开口,便顺势说:“祈儿,我知道你在为你爸爸担心,其他的我不好说,但是汪洋绝不是你的敌人,这次事故的原因我们也还在调查。”

  凌祈闻言放下杯子,面无表情地望向方惜缘的双眼,好像要从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看出点什么。片刻后,她说道:“你觉得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总之我最相信的是我爸爸,他为人向来严谨,在这种事关重大的工程中绝对不会犯什么低级错误。”

  “这个自然,我们汪洋对凌书记和整个久安县政府班子都非常信任,特别是……”方惜缘顿了顿,略微提高了音量以做强调,“特别是黄云心调走之后。虽然我这几年不在国内,但我妈妈对久安工业区的关注从来没有放松过,你应该也相信,汪洋不会在运输的货品上做手脚来砸掉自己的招牌吧?”

  提到那个与林沧熙以及整个沧源集团都关系暧昧的女官,凌祈的表情产生了微小的变化。这个女人代表了太多太多的信息,原本提拔到市里面当农业局局长就已经淡出了凌祈的视线,可是想到她和林沧熙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好像有个模糊的线索又把看似不相干的黄云心和工业区爆炸牵扯到了一起。

  还未来得及细想,方惜缘的声音就接着飘来:“林沧熙现在已经把自己保了出去,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我猜沧源内部甚至青炎会内部会因为这次事件产生动荡,因为陈奇和林沧熙本就不和,对他被调查的机会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凌祈的双唇轻抿了一下,好似下定了决心说:“他们狗咬狗与我无关,沧源现在提供了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他们在货物质量上是没有问题的,你觉得那一小部分被使用的问题产品究竟是哪里来的呢?”

  如果汪洋真是敌人,这样的问题无异于向方惜缘暴露自己已经怀疑他们的心思,但是这种人之常情的反应要是在方惜缘面前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会让人觉得她在刻意隐藏什么,对交谈更不利。况且只有这样勇敢地迈出一步,才有可能得到更进一步的情报,不管是明面上的还是隐藏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方惜缘并没有思考那么多,因为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把心爱的女孩推到敌对阵营,这个高大的青年不假思索地答道:“我和妈妈都认为有两种可能性,一是沧源的蓄意陷害、贼喊捉贼,二是汪洋内部出现了叛徒,想要瓦解集团的声誉。不管怎样,这次事情对汪洋的打击都不小,好阴毒的对手!”

  他回答得这么快,难道真的不是汪洋设的局?凌祈一半精力在聆听方惜缘的消息,另一半则用来观察他说话的细微动作和表情,在大学期间刻苦学习的行为心理学知识告诉女孩,这个男子并没有说谎。

  可是观灵山那次事件又作何解释?汪凝为什么会派一支想要痛下杀手的人马来执行任务?

  思路到这里又走进了死胡同,凌祈不敢向还不能完全信任的方惜缘求证,毕竟几天前的潮味皇聚会老刀他们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这种奇怪的反差让她更加如履薄冰了。

  看到凌祈飘忽的目光,方惜缘知道她正在举棋不定,说明自己的话还是有点效果的,于是趁热打铁道:“祈儿,我知道现在的情况非常复杂,你对汪洋有所怀疑。我不指望让你马上信任我这个刚回国的人,但是我向你肯定,汪洋绝对不是你的敌人,我也会坚定的站在你这边!”

  “除了你,还有谁可以信任?”凌祈的话如果用反问的语气说来,一定会让方惜缘心花怒放,可惜她用的是疑问的腔调,甚至……有些怀疑。

  “这很难说,在局势明朗之前,你一定要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方惜缘思考片刻,说出的话和古舒娴的要求如出一辙,“现在你爸爸的前途并不稳固,我们很难推测省调查组的结论。但是为了保护你,同时限制沧源在久安的势力扩张,汪洋这里一定会寻找一个最合适的理由来妥善解决问题。”

  “说到底,还是我们凌家有利用价值,汪洋才会这么重视吧?”凌祈突然面色一冷,扯开了话题,“这个事情暂且不深入讨论,负责最后那批化工厂原料运输的船长关泽凯是你们的人吧?”

  凌祈的态度转变让方惜缘眉头一皱,但还是顺着她的话往下说:“这个人我并不熟悉,经查证是一年半之前进入运输部门的,是个经验老道的海员,以前也曾经运过类似的货物。”

  “你觉得他会不会是这次出现劣质材料的问题所在呢?”凌祈紧紧盯着方惜缘的眼睛说,事实上她也很想知道,这个名字看着有些眼熟的船长究竟背后藏着什么。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5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