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58回:世态炎凉

第158回:世态炎凉

  距离久安工业区事发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各方面相关势力基本都已经在凌祈面前露了脸。现在只要林文枫或者林沧熙再冒头,凌家、汪洋、纪委和沧源就可以凑成一桌麻将了。

  如果再算上提供线索的蔺繁、陶李蹊,深陷其中的关泽凯一家和蠢蠢欲动的赵三林就更加混乱了,凌祈此时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这段时间她各方消息和自己调查得来的情报都有可信的地方和破绽,要勾勒出局面的真实轮廓,就必须综合所有可能获得的消息,这也是她给方惜缘讲述机会的最重要原因。

  听到汪洋内部出现了叛徒,凌祈第一个需要做的就是尽快分辨消息的真伪,于是她紧紧盯着方惜缘的一举一动,谨慎问道:“你们堂堂汪洋集团还会守不住一个员工吗?他什么时候失踪的?现在谁在追?”

  “这个人也算是汪洋的老员工了,虽然地位不是特别高,但是业务能力非常过硬,在负责高危货品运输时少不了他。”方惜缘把冰可乐轻轻放在茶几上,平静地与女孩对视着,“在久安工业区爆炸发生以后梁冬就失踪了,只是那时候关泽凯的事情还没有暴露,我们也没精力去关注他。现在负责运输部的老刀已经发动了一些黑道势力去追查他,暂时还没有消息。”

  方惜缘的双眼清澈而深邃,目光没有任何躲闪飘忽的成分,书上得到的刑侦讯问技巧让凌祈确定他没有说假话。但是单纯靠这一点还不能完全信任汪洋,毕竟指向他们的证据太多了,就差一个合理的动机就能组成初步的证据链。

  于是凌祈深吸一口气,舒展身体靠在沙发上,并拢的双腿自然前伸让自己找到最舒适的姿势以利于思考:“老刀发动的应该就是你在明华路的老部下们吧,去了美国三年,是不是这边的东西丢得差不多了?”

  女孩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方惜缘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微微低下头回忆了一下出国后便放弃的势力,却正好看见凌祈那双包裹在轻薄丝袜里线条优雅的双腿,从制服套裙里伸出来有一番别样的魅力。

  她……确实比以前成熟了,无论是外表还是内心。

  对方暧昧的视线让凌祈有些警觉,她迅速收回双腿,正色道:“反正你们用的什么人我不关心,我想知道这个梁冬还有什么详细的信息,他和海关那边的关系如何?”

  明显心上人察觉了他略有放肆的目光,方惜缘尴尬地坐直身体,也用正儿八经的腔调说:“你怀疑沧源在这里面有参与么,这和我们想的差不多,但是目前还缺少证据。我们专门派人托关系去调取了海关的监控和通关记录,这批货过关时并没有问题,批号什么的也都吻合,只有可能在入关以后才被动了手脚。另外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据海关内部透露,于向前在这批货入关前就已经去外地出差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你的意思是如果沧源要在通关时动手,没有于向前交代是不可能的,他不应该在这个敏感时期出去对吧?”凌祈轻啧了一声,这个消息让她有些失望,也让汪洋又失去了一次洗脱嫌疑的机会。

  方惜缘点点头说:“是的,现在沧源在供货商、运输过程中和通关时做手脚的可能都被排除了,我们暂时只能等待关泽凯的进一步供述,或者梁冬落网。我相信凌书记不会做这种铤而走险的事情,既然关泽凯交代事情和他有关,反而是个最大的破绽,只要找到姓关的背后有什么人,问题就都清楚了。”

  “那么我就只能等待你们的消息了?”方惜缘的分析让凌祈有些沮丧,他说的确实有道理,现在凌祈只能通过获得信息来推理,没有什么能力去自己挖掘,除了等待别无他法。

  “基本上就是这样。另外如果关影那边再和你要求什么,就敷衍掉吧,现在她的父亲和你们凌家是对立的。”

  “我知道。”

  “还有,现在暂时没有了爸妈的影响力,你在工作生活上可能都会有些不快,别和一些见风使舵的人计较,特别是你单位的。”方惜缘说的话和赵三林、凌墨扬说的大同小异,但他略微犹豫了一下,才说出最想说的话,“现在你的处境有些危险,如果林文枫再找上门来你可千万不能再跟他独处!沧源那边对你父母已经没有了顾忌,你一个女孩子要保护好自己!如果……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到我家来暂住一段时间,那边比较安全。”

  凌祈的眉梢一跳,心想这小子竟然让我去他家住!不提到林文枫也就罢了,一提到他就会让女孩想起在观灵山上那次险死还生的遭遇,这让凌祈对汪洋的怀疑心理又占了上风,万万不可能让自己“深入虎穴”的。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大家都盯着我看,我不想再搞出什么传言来。放心吧,我能保护好自己,现在时候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了。”

  意料之中的拒绝,还附带了逐客令,方惜缘叹了口气起身告辞。他知道以凌祈要强的性格不大可能接受这样的建议,况且自己对她的心思人家也一清二楚,如果不是情投意合的话根本不会同意住男方家的……

  万一这事情真是沧源所为,林沧熙和陈奇都不会放过这个铲除凌祈的好机会吧!她在公安局上班时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怕就怕宿舍里出事!既然如此,干脆暗中安排些人手在这附近算了。

  钻进座驾的方惜缘打定主意,抬起头有些眷恋地看了一眼凌祈住处的灯光,发动汽车钻进了茫茫夜色中。

  转眼又是一月过去,终日熙来人往的x市逐渐蒙上了些萧瑟的秋意,而凌祈几十天的心情就和那树梢的枯黄一般,被冷风无情地抬上半空,然后无依无靠地坠落。

  在凌隆夫妻被纪委带走接受调查的十几天后,新闻终于出现了“久安县县委书记凌隆因涉嫌违纪被调查”的字眼。作为凌隆最亲近的直系亲属,凌祈也逃不开纪委的盘问,她严格按照几位长辈的叮嘱,对所有的问话都保持着“不知道、不清楚”的态度。最后纪委实在找不到破绽后失去了耐心,才把这个刚参加工作、看似无害的女孩给放了出来。

  作为一个“回炉”的法学本科毕业生,她对法律精神和司法公正有着很高的期望和维护心态,而纪委短短几天的讯问却让凌祈对现实有了颠覆性的看法。与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不同,也许是因为极大的权力和缺少法律的监督,纪委的办案方式更加不择手段,诱骗、恐吓和莫须有的手段层出不穷。假如把司法机关比作铁面无私的刑部,纪委则更接近可怕的锦衣卫。

  等回到单位,凌祈就深刻感受到了什么是世态炎凉。除了一向与她较好的陆琳萱依然嘘寒问暖外,从周围的同事到政治部主任都有些变化,那种曾经若有若无的“关心”或者“忌惮”全部变成了“冷漠”甚至“嘲笑”,在女孩心里形成了一种不足为外人道的巨大落差。

  好在凌祈拥有和外表年龄完全不同的成熟灵魂,对这些变化早有心理准备。她的任何不爽都没有在表面上显露出来,依然兢兢业业地做着本职工作,用一如既往的热情和笑脸去应对那些趋炎附势之辈,逐渐又赢得了一些人的同情。

  少了凌隆的背景,这个官家小姐变成了比普通干警更不如的落水狗。好在还有赵三林的影响力在,几个领导对凌祈的态度只是有些疏远,并没有太过分的变化,唯独苏安世抽空找了凌祈一次,对她的遭遇表示了关心和慰问。

  对于领导要么疏离要么关心的举动,凌祈稳重得体地做出了应对,她知道越是困难的时期自己就越要成熟冷静,这不但影响她将来在单位的发展,还关系到凌家的声誉。至于政治处主任各种不客气的压迫,那就更不算什么了……

  一个月来汪洋各种追踪手段竟然都一无所获,这个叫梁冬的家伙连同他的家人都如人间蒸发了一般,连经验丰富的老刀也毫无头绪。经过分析以后,汪凝最终还是把目光锁定在了势力庞大的青炎会身上,以她的推断,在这个省里能把梁冬一家藏匿到汪洋遍寻不获,除了与汪洋势力相当的沧源根本不做他想。而且这件案子本身沧源就脱不了干系,那些化工厂设计和运营的主要负责对象可都是沧源的人手!于是,汪洋和沧源两边的巨头会面,便成了迟早的事情。

  是日,凌祈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工作后,接到了爷爷的来电,她的母亲古舒娴已经被纪委释放,正在回家的路上!至亲重获自由,女孩再也保持不住冷静的面具,心急火燎地向家中冲去。

  可当她打开房门时,客厅里除了面色疲惫的母亲,还有林沧熙与林文枫两位不速之客。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