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74回:提防

第174回:提防

  “你确定?我记得我们大学读的刑法书就有温天长这个名字,但是人长什么样没注意过。”

  “非常确定,你去美国混了几年,恐怕大一学的东西基本都忘光了吧?”

  “我在美国也是有读法律的喂。好了现在不是挖苦我的时候。如果那个温天长真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关泽凯确实不可能请得起他,应该很有可能是林沧熙在背后出的手。”

  “我本来也是这么想,但是关影的妈妈却告诉我另外两个人的名字,说这两人都是关泽凯工作上认识的好朋友,温天长是他们出面请的。一个是什么聚流公司的董事长黄明亮,一个是北渡港管委会主任白德胜……”

  “白德胜?!”

  “怎么,你认识这人?”

  “他是耳钉的爸爸呀!出国以后耳钉和我联系少了,我只知道他爸提拔也就两三年的事。”

  “耳钉的爸爸?方惜缘你别不爱听,我已经三番两次提醒你耳钉有点靠不住,他爸爸也是海关的人,跟于向前脱不了关系,搞不好已经被沧源收买了。”

  “……我知道了,白德胜的事情我会继续派人去了解。耳钉现在不是在你们公安局当协警吗,既然你说他有问题,那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这个……暂时没有,我在刑警队负责的是内勤,和他打交道不多。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白德胜我知道了,黄明亮又是什么人?聚流公司我查了一下,也是个搞国际贸易的,但是规模比汪洋和沧源差远了。”

  “是差得远,但是这几年聚流进步非常快,规模三年内扩张了两倍,还走了不少大单,这个黄明亮不简单。”

  “那他和沧源到底有没有关系?除了林沧熙,我想不到第二个有动机保关泽凯又请得起温天长的人。”

  “放心,我马上去查,一有消息马上给你答复。祈儿,你要相信,汪洋绝对不会害你们的,我们一定要把凌书记保出来。”

  “但愿如此。对了,我妈妈她说……”

  “什么?”

  “……没什么,先这样吧,我还有事,挂了。”

  没等对方回应,女孩挂断了电话,顺手抽走了ic卡,在这个手机已经普及的年代,买到一张ic卡还要找到能用的电话亭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不是顾忌手机有可能被纪委监听,刑警队的电话又有可能被录音,她才不会选择这么麻烦又落后的通讯途径。

  慢慢踱回市公安的大院,凌祈远远便看到陆琳萱正在楼前的广场上左顾右盼。吃腻了食堂的二人约好中午一起出来开个小灶,由于是不同科室,凌祈稍早了些时间下班,便抽空给方惜缘打了电话通气。

  看到凌祈不紧不慢地走来,陆琳萱急急小跑上去,嗔怪地说:“你跑哪儿去啦,这么慢慢吞吞的一会好吃的都被抢了。”

  “不会不会,中午我请你吃点高级货,那些饿鬼投胎的白领们可没那时间。”凌祈把刚才与惜少对话的心思隐藏起来,换上一副阳光的笑脸。

  “这是你说的哦!听说那边有家韩国料理的石锅拌饭不错,再加点别的小菜就很ok啦!”陆琳萱一听乐呵了,挽着比她还高上小半头的凌祈往对面的商业街走去。

  两人运气不错,除了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大厅,还有些小隔断空着,不过闲聊了二十分钟,香喷喷的韩国料理便摆满了桌子。吃了一会,陆琳萱看着凌祈小心翼翼地说:“阿祈,说了你别不开心,办公室那边好多人都在谈论昨天的新闻,汪洋集团那个船长受审的事情。”

  凌祈正要往嘴里送的一勺拌饭停在了半空,她思虑片刻,放下调羹平静地说:“是的,审了一天就判决了,有期徒刑七年。”

  “还有,他们在新闻上有看到你……”陆琳萱抿了抿嘴唇,好像在思考用什么措辞,“以及汪洋、沧源两家大企业的少爷,那个沧源的少爷好像还帮你解围,你们关系不错吗?”

  “……泛泛之交罢了,那个人喜欢装绅士吧。关泽凯的案件主要是他们两家之间的事情,我也插不上嘴。”凌祈低下头用调羹在石锅里随意地拨拉着,有些心不在焉。

  “我觉得哦,沧源的少东家对你有意思。”陆琳萱也重新拿起筷子夹起一片泡菜,却没放到嘴里,“不过呢,我觉得他不像好人,你要小心点。”

  凌祈眉毛轻扬了一下,似笑非笑道:“此话怎讲?”

  陆琳萱耸耸肩,轻松地说:“女人的直觉吧,昨天的新闻报道正好有给他几个特写,这人的眼神看起来正派,而且对你有想法。”

  “这样啊,那我以后注意点就是。”凌祈淡然一笑,显然不愿再继续谈论这个问题,她对所谓的“女性直觉”并不是特别感冒。

  “对了,我朋友在问我上次买的钥匙串,今天恰好拿去洗了。反正我送你的那个也一样,有带着吗,我拍个照片发给她。”陆琳萱很快发现了女孩的心思,顺理成章地换了话题。

  凌祈随即从包里掏出那个挂着数把钥匙的可爱人偶递过去,陆琳萱掏出手机摆弄了几下,一脸轻松地把钥匙串还了回来,一边喝汤一边说:“我发现你比我胆子要大很多哦,但女孩毕竟是女孩,很多时候我们还是会处于弱势,一定要小心谨慎才行。”

  “……我知道了。”凌祈盯着埋头进食的陆琳萱看了好一会,心想这女子今天怎么话特别奇怪呢?

  几场雨驱散了盛夏强弩之末的酷热,天气逐渐凉爽起来,也意味着秋天的降临。原本以为关泽凯被收监以后,凌隆的调查也许会加快进度,然而根据赵三林那边传来的消息,调查组和纪委似乎因为一些关键证据的缺失,迟迟不能为这次“打虎”画上句号,凌隆的关押也就继续被无限期的延长了。凌家母女一面积极活动,一面心惊肉跳,生怕哪一天在新闻上看到“久安县委书记凌隆因严重违纪接受调查”的消息,那就意味着一切无法挽回。

  最近为了配合公安#部对毒品的专项打击,市公安“碎冰”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陈奇忙着指挥手下应付,一时间抽不开身关注沧源、汪洋和凌家的纠缠。余政平最近则因为身体抱恙请了私人医生在家全程看护,林沧熙趁机继续扩张势力,为他的下一步计划进行铺垫,青炎会内部暗流涌动,一出你死我活的三国杀正在酝酿。

  国庆假期已经过半,由于“碎冰”行动骤然增加的工作量和值班时间,凌祈直到这一天才得到了轮休的机会。林沧熙适时组织了一次家庭聚会,名曰让凌家能够多认识些x市的人物。上回因为方惜缘的事情与母亲吵架后,凌祈这次所有的反对都被古舒娴无情地拒绝了,母上大人甚至抛出你不去我自己去的言论,真不知道她有多信任林沧熙……吵闹归吵闹,为了避免古舒娴独行发生意外,凌祈只得陪同前往。

  因为有张济业等大人物出席,古舒娴在注重自身着装的同时顺带也给女儿打扮了一身。凌祈秀气大方的连衣长裙配的却是平底的淑女鞋和一个比平时略大的挎包,里头装了些只有她知道的玩意儿。

  晚宴无非就是一个互相吹捧浪费时间的过程,古舒娴却乐在其中,对林沧熙请来的权贵十分热情,好像这样才能让她在凌家没落的时候找回一些昔日的自信与自尊。饭后的ktv续摊,古舒娴颇有水平的民族唱腔招来了阵阵表扬,她明显乐在其中,完全把女儿给晾在了一边。

  凌祈坐在旁边,除了需要礼节性表现时热情一下,其余时刻多为冷眼旁观。她知道,在场的这群牛鬼蛇神除了看在林沧熙的面子上,还有可能想从凌家这走个巴结赵三林的曲线救国。整个聚会放眼望去,充满着虚伪与做作,令人反胃。

  “出去透透气吧,我看你有点累,这里的空气确实不大好。”林文枫敏锐地发现了凌祈面上疲态的厌倦,向女孩提议道。

  “不必了,我妈还在这里,留她一个人我不放心。”凌祈果断地回绝,心疼地给一曲唱毕坐在旁边休息的母亲盛上解酒的酸梅汤。

  没想到半醉的古舒娴毫不领情,催促着凌祈赶紧跟林文枫出去溜达。林沧熙见状也凑了过来,虽然喝了不少,但看起来他比正抱着麦克风鬼哭狼嚎的某个官员要好得多。双方家长意见一致,凌祈心中窝火也不好发作,拿过挎包正待离开时,林文枫顺手也倒了杯酸梅汤给她解酒。

  凌祈其实她酒喝的并不多,但看到母亲与自己完全南辕北辙的选择,不禁心中有气,顺手灌了两口就放下杯子,起身向林文枫说:“算了,走吧,记得一会还要过来送我妈回去。”

  “放心,快结束了我爸会给我电话,到时再回来不迟。”林文枫扫了一眼被女孩喝掉一半的饮料,微笑着跟了上去。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