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82回:“审讯”

第182回:“审讯”

  穿过压抑的走廊来到另一个类似“病房”的地方,凌祈疑惑地扫了眼门口的守卫,心中泛起嘀咕:这个所谓“表现勇敢”的人到底是谁啊,竟然也会来到这个鬼地方,难道是因为跟着我的原因?

  想到这里,她的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名字,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待到陆琳萱打开房门,凌祈立刻快步冲了进去,果然床上躺的是不省人事的方惜缘。

  女孩心里一惊,第一时间抬手按上惜少的脖子侧面,隐隐的脉动让她送了口气,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摇动,对方愣是毫无反应。凌祈心中有些紧张,转过头对进来的两名特工怒目而视:“他怎么会在这?!你们对他做了什么?!”

  “我们也很诧异他居然会找到这里来,但是特事机构是不允许随意进出的,所以只好对他采取一些限制行动的手段。”陆琳萱看了一眼床上昏迷不醒的青年,淡然答道。

  凌祈闻言捏紧了拳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感到一阵心烦意乱。汪洋的少爷会在这,自然是因为收到自己的求救信号一路跟踪过来的,现在由于自己的原因害他被扣,身体状况又成迷,女孩觉得好生歉疚。

  现在两人一齐被这个不讲道理的部队秘密机构扣押,凌祈咬咬牙,打算狐假虎威先探探他们的水准:“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他是谁吧?他如果失踪几个小时,人家背后的势力就能把这个城市翻过来找他!”

  陆琳萱刚要开口,简羽捷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还是让我来说吧。阿祈,方惜缘的家底我在俞南时就已经打探清楚了,汪洋的确有这个翻天覆地的能力,但是这个地方他们是找不到的。如果你们想要尽快离开这里,最好配合我们,这对双方都有好处,否则时间拖久了,我也没法推测主任的耐性。”

  凌祈的表情蒙上了一层寒霜,她走上前揪住简羽捷的领子说:“小子,我以前当你是兄弟,可现在你不但骗了我还敢威胁我?为什么方惜缘一直叫不醒,你们是不是给他注射了镇静剂?告诉你,如果今天他不能安全离开,你们什么也得不到!”

  简羽捷叹了口气,把双手举到凌祈看得见的地方,平静地说:“阿祈,我并不是在威胁你,作为军人,服从命令是我们的天职。虽然你来自另一个世界,但根据你以往的表现,八成也是当过军警的人吧,我相信你能理解我们。如果你能解答我们的问题,对国家在这方面的研究将是巨大的帮助!”

  话说到这个份上,凌祈犹豫了,这本来是她自己的事情,何苦把无辜的方惜缘也拖下水呢?可是要把自己的最大秘密和盘推出,是需要极大勇气和决心的,她不甘心地问:“如果我不合作呢?”

  简羽捷的目光里第一次出现了焦急和不安,他突然激动按住女孩的肩膀说:“阿祈,别逼我们,我不想看你被组织当做对立的人!”

  肩上传来的疼痛让凌祈眉头一皱,她条件反射地抬手按住简羽捷的手腕,同时深深地望向他的眼睛……这个熟悉又陌生的青年,平时向来沉稳平静的他,为何会突然如此激动呢?难道这个特事机构真有让他也惧怕的东西吗?

  “我们有让你合作的方法,生理和心理的手段都有,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让老同志的孙女遭罪。”

  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三人齐齐循声望去,莫天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简羽捷触电般收回双手,忐忑不安地站成标准的立正姿态。同样站得笔挺的陆琳萱担忧地在两个年轻人间来回扫视,欲言又止。

  比简羽捷更不客气的言论让凌祈心中无名火起,她强自压下怒气,冷冷道:“莫主任认识我爷爷?听你这么说我是非合作不可了?”

  “不,我和凌政委不认识,但是我的父亲同样曾隶属第三野战军,对你爷爷的事迹有所耳闻。”莫天河信步走到女孩面前,并不高大的他却让凌祈有种莫名的压力,“也许你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但你的身体、你的身份就是凌政委的孙女,我们会考虑这一层的关系。所以请你放心,你所说的一切都会作为组织的绝密记录,仅供国家研究使用,不会被任何外人知道,也不会影响你现在的生活。希望你配合我们,这是最后一次建议。”

  经过多方面的盘算,凌祈无助地发现,眼前的局势除了妥协没有选择,单枪匹马又是女儿身的她根本不可能对抗这个实力成迷的神秘部队组织。于是她无奈地说:“我可以配合你们,但我两个条件:第一,你们要把我和方惜缘安全地送出去;第二,以后禁止再跟踪观察我!”

  “没问题,我以我的军衔向你保证。”莫天河丝爽快地答应了,毫不在意陆琳萱投来的诧异目光,“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012、027,你们去通知技术部做好准备,小凌同志就跟我来吧。”

  跟在莫天河的身后,凌祈的心里砰砰跳个不停,终于到了直面她过去的时候了吗?走出房门的一瞬间,她回过头望向躺在床上的青年,眼中突然有些担忧和不舍……

  随着关门声响起,“病房”重新安静下来,方惜缘突然睁开了眼睛。

  进到这个房间,凌祈的第一反应是:这莫非是个审讯室?

  空无一物的小房间,中间只有一套简易的桌椅,上面放着一些类似医疗检测仪器贴在病人身上使用的部分。所有的设备都通过线路集束消失在椅子正对着的墙壁边,墙上一面镜子把这套复杂又渗人的东西照得异常清楚。

  测谎仪?单向玻璃?好个唬人的架势!在特警和刑警队都呆过的凌祈一眼看出了个中乾坤,她冷笑一声,坐到了椅子上,任由陆琳萱为自己穿戴好相关的测谎设备,为“审讯”做好最后的准备。

  很快房间里只剩下凌祈一个人,她看了看自己身上或捆或贴的玩意儿,深深地吸了口气。同时莫天河的声音从天花板角落的音响飘了出来,因为电子化失真而有些阴冷:

  “小凌同志,请注意,我接下来问的所有问题都是有关于你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之前的内容,请谨慎、真实地回答。”

  “你问吧,请记住你的承诺。”凌祈闭上了眼睛,不想让对方从自己的眼神窥探到她的心理活动。

  “姓名?”

  “凌麒。”

  “性别?”

  这个极为敏感的问题刺激到了凌祈的神经,她的心里骤然紧张起来,竟不知要如何回答。观察室里的测谎显示器立刻侦测到女孩心跳和血压的变化,莫天河有些疑惑,本应该脱口而出的程序化问题她为何会犹豫呢?

  “请回答,你的性别?”

  “……男。”凌祈把心一横,事已至此,再挣扎也是无意义,说出来反而让她全身一轻,卸下了巨大的心理负担。

  这个令人震惊的回答让观察室里的简羽捷和陆琳萱面面相觑,因为无论是长久以来的观察,还是凌祈治疗媚药症状时的体检,都证明她在生理应该是个彻头彻尾的女人!

  莫天河心中也是剧震,但经验老道的他在表情上没有任何变化,继续问道:“年龄和职业?”

  “27岁,x市公安局特警队突击手。”

  原来如此!一男一女两位特工恍然大悟,这个女孩超强的格斗能力、优秀的用枪技术和战斗经验,在这一刻都有了解答。

  “……你还记得自己离开原本世界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显示器里的数据再一次波动起来,却不是因为谎言,而是凌祈本能地不想面对那已经深藏多年的噩梦……这是和性别一样足以引起她激烈心理斗争的问题,如果是死过一次的人,任谁也不想再去回忆自己丢掉性命的瞬间吧?

  经过数分钟的心态平复,凌祈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平淡地说:“在执行任务中由于叛徒出卖殉职。”

  莫天河倒吸一口冷气,这个表面上娇滴滴的女孩竟然经历过这么多可怕的事情,他不禁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在这个“死因”的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迟疑片刻,他换了个话题问:“穿越前你原本世界的时间是?”

  “2015年10月16日。”

  四年后的未来?!莫天河眼前一亮,这比凌祈的什么性别职业都更吸引人,来自未来的她不亚于一个先知,这绝对是个巨大的宝藏!这位中年男子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接下来的问题甚至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原本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有何不同?”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有些地方基本一样,但不少细节已经改变。简单的说,现在的一切和我曾经历的历史完全不同。”凌祈敏锐地发现莫天河一直稳如泰山的声音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不禁警觉起来。然而还未等她推理出对方情绪波动的原因,审讯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不和谐的杂乱响声,夹杂着某个人的大吼:

  “放开我!你们这些混蛋把祈儿怎么了?!快放了她!”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