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92回:昨日不可留

第192回:昨日不可留

  自家的阳台是个相对封闭**的空间,坐在沈如梅身边的年轻女子早已卸下了帽子、口罩和墨镜这些伪装,却是本该在结束帝都拍摄任务以后就该回到x市的陈欣怡。,她此刻穿着非常普通的居家服,一点没有明星的样子,只贪婪地窝在母亲怀里,静静地享受着身为“女儿”应有的宁静。

  沈如梅依偎着多日不见的女儿,开心地说:“小怡,你不是说去帝都拍完片就要回公司吗,怎么不声不响跑这来了?也不事先说一下,妈好给你做顿好吃的!”

  “没事的妈,我完成任务以后就跟公司的领导请假了,可以在这里住上两天再回去。明天我带你去市区的大商场买东西,顺便去吃些好的!”陈欣怡轻轻地呼吸着,轻咬了一下嘴唇,忍住涌出的泪光说,“这么久没回家,我好想你了。”

  沈如梅宠溺地抚摸着女儿的长发,慈爱地说:“妈也想你啊,但是年轻人要以奋斗事业为重,你的成绩我在电视上都看得到,妈很高兴!你看你买了那么多东西回家,家里怕都放不下呢!明天你还是在家里好好休息吧,做饭的事妈妈去就行了!”

  “那怎么行!”陈欣怡咬咬牙坐起身来说,“我就是要把你打扮得光鲜亮丽的,让周围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看看,我陈欣怡也是有出息的人,看他们谁还敢看不起我们!等到时机成熟了,我就把你接到大城市去,省得这些井底之蛙再叫唤!”

  沈如梅看着女儿认真又倔强的样子,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想当年刚搬进房改房时,沈如梅不过二十出头,还是靓丽的年纪。哪怕现在人老珠黄了,依然能从她的五官轮廓上依稀推断出年轻时那秀丽的姿色。小县城里出现这样端庄美貌的女子,肯定会吸引不少青年男子的目光。但在知道沈如梅还带了个不知来历的女儿以后,众多的追求者都望而却步,毕竟在上世纪80年代末这样一个保守的时代,未婚先孕的帽子不亚于洪水猛兽。

  因此附近的百姓猜测,沈如梅若不是个年轻寡妇,就是被哪个负心汉所抛弃的苦命女子。但对于众人的询问她始终用冷清平淡的态度去回应,关于来历更是守口如瓶。久而久之,这个外柔内刚的女子便不招人待见,生活中只能全靠自己。当时陈欣怡还只是个牙牙学语的小婴儿,沈如梅能够独自把她养大,也不知需要多大的韧性。

  随着陈欣怡逐渐长大,和母亲越来越相似,眼看将是个青出于蓝的小祸水,街坊邻居的议论就更多了。大家普遍对这样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却长了一副好皮相的女孩不看好,更有甚者还恶毒地断言,小欣怡以后必定和她妈妈一样的悲惨结局。由此可见,陈欣怡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有多么恶劣,难怪她对这些街坊邻居如此记恨。而沈如梅除了与女儿相依为命,根本别无他法,生活的重担让原本花容月貌的她迅速衰老憔悴下去。

  但是所有的情况在陈欣怡一举考上俞南这样的名牌大学以后有了改观,当她毕业后更是一飞冲天,如火箭般蹿升成为了娱乐圈一颗闪闪发亮的新星。通讯这么发达的时代,陈欣怡的成功很快就传到了这个小县城,有人羡慕自然有人嫉妒,不少长舌妇开始议论沈如梅那个年轻漂亮的女儿究竟是如何上位的。其中不乏一些肮脏的污水,更有人断定她只会是一个稍纵即逝的流星而已。对所有的中伤女儿的传言,沈如梅知道争论没有意义,索性继续保持着不闻不问的态度,过着她平淡得有可能让人发疯的生活。

  然而三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沈如梅的女儿不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越来越红,越来越好,已经跻身为一线的娱乐歌星。于是有些见风使舵的居委会大妈耐不住寂寞,开始和沈如梅攀些关系,除了不自量力想给陈欣怡说媒以外,甚至还打沈如梅这独身多年的主意。对这种趋炎附势之辈,沈如梅大多一笑了之,她知道,自己的爱情在很久以前就被人拿走了,现在她只有对女儿的亲情而已,其他的根本不感兴趣。

  对于陈欣怡为改变命运而奋斗的动机,沈如梅是一种理解但不提倡的态度,她对国内娱乐圈的所谓潜规则也有所耳闻,生怕独在异乡的女儿吃亏。但这几年观察下来,陈欣怡似乎有贵人相助,不但没有吃亏反而一路顺风顺水,让沈如梅非常欣慰。

  所以当陈欣怡义愤填膺地发表着言论时,沈如梅只安静地听着,然后不动声色地把话题转移到另一个方向。她现在心中只有两个挂念,一个是女儿的终身幸福,一个是多年前把自己的心都带走的男人……

  等到陈欣怡心情逐渐平复下来时,沈如梅才挽着她的手说:“傻孩子,昨日不可留,何必纠缠于过去呢?妈妈最近接触了些佛教的东西,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道理,不背负过去、不沉迷现在、不奢望将来,才是自在。”

  陈欣怡闻言嫌弃地皱起眉头:“你这说的哪儿跟哪儿啊,信佛倒是不错,可是妈妈你也别太沉迷啊!”

  “我当然不会沉迷,生活还有好多事情要做,哪有这么多时间去信佛呢?”沈如梅顿了顿,好像在思考什么,“话说你现在成了大明星,这感情的问题要怎么解决呢?”

  其他的母亲说到女儿的终身大事一般都是全神贯注的紧张样儿,沈如梅却一副戏谑的笑容,看得陈欣怡心里发毛:“这个事情我没想过,现在拼事业要紧,既然做了歌手,感情的事儿就难说咯!”

  “是吗?我可是经常关注有关你的娱乐新闻呢,这几年传的绯闻有几个是真的?”沈如梅好像想逗逗宝贝女儿,继续紧追不舍。

  “绯闻?什么绯闻?那都是狗仔队为了关注度瞎编的!”陈欣怡尴尬地避过母亲的目光,心里却有些黯然,那个多年痴恋的男人怕是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沈如梅笑了笑说:“好啦妈妈不逗你,有个事情我想问你一下,你所在的掠影公司对员工的家属也有关照的吗?”

  陈欣怡一愣:“怎么?难道你想去我公司?这……”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沈如梅摆摆手,继续问道,“我只是好奇,前段时间有几个人找上门来,自称是掠影公司的员工。他们问我是不是你妈妈,还送了我一些东西,说是公司给的福利。”

  “有这种事?来的是什么人,有什么特征?送了什么东西?”陈欣怡警觉起来,在沧源集团里混迹多年,她对这个庞然大物和座下的掠影公司都有一定的了解,当年那个在同庆楼疯掉的女孩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现在突然窜出这么反常的情况,让人担心莫不是沧源有什么动作?

  女儿过激的反应让沈如梅有点摸不着头脑,她起身走到卧室捧了个大盒子出来,里头是一套高级的套装,还有一些带着掠影标志的纪念品,看来确实是掠影公司的人送来的。陈欣怡在确认没有其他物品后,仔仔细细把整个礼盒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禁让她更加疑虑了。

  没发现问题的陈欣怡不甘心地继续问道:“送东西的人记得长什么样吗?有什么显眼的特征?”

  沈如梅挑起视线,一边回忆一边说:“时间有点久,我记不大起来了,来的三四个年轻后生,都穿着黑色的西装,我还在想这么热的天不难受么?领头的是个不到三十岁的吧,个头不高但看着很壮实,其他就没什么特征了。”

  是罗斌的人吗?单靠黑色西装根本没办法确认是谁啊!个头不高很壮实,这种特征一抓一把……

  陈欣怡要求母亲继续回忆,这可让沈如梅有够呛,想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我关门以后隐约听到楼道里他们叫什么‘平哥’,具体就不知道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问题,没问题……”陈欣怡搜刮肚肠也想不出这个所谓“平哥”指的是什么人,似乎掠影里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啊?她突然莫名感到脊背上一寒,也许应该尽快赶回去找林文枫问一问?

  黑西装这东西多为男性职场正装,但如果是大批量地整齐出现,却会给人以莫名的压抑感,此时远在x市的一位心脏病医疗专家和他的助手就深切感受着这样的压力。

  豪华别墅外庞大的广场上停满了各种高级车辆,好像有人登高一呼,召开了了不得的会议。别墅门前数十号人清一色穿着黑色西装,隐隐可以看出分为主客两个阵营,空气压抑浑浊得让人窒息。

  超过50平方的卧室中摆着一张高级自动病床,一个挂着呼吸机的中年人虚弱地半躺着,如果是陌生人根本想不到他就是叱咤f省黑道的青炎会魁首余政平。曾经运筹帷幄的枭雄也没能抵挡住病魔的侵袭,变成了现在行将就木的样子。

  在距离病床两米的空地上,林沧熙、陈奇、罗斌、刘波还有其他青炎会的主要干部整齐地站着,都全神贯注听着可能的命令,或者说——遗嘱?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2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