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04回:父亲

第204回:父亲

  碧蓝如洗的天空万里无云,下午四点的兆齐机场虽然有些闷热,但秋日里良好的视野还是让人感到了一丝振奋。

  接机大厅里人头攒动,巨大的led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幕不断地变化着,展示着目前所有航班的动向。同时机场的广播用甜美的女性嗓音反复播报着,提醒人们不要错过航班。

  林致恒带着几名随从包了机场大厅的一间休息室,他们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个多小时。还好x市本地的天气情况良好,航班晚点的情况并不严重。当led屏上终于跳出来自鲁地泉城的航班信息时,林致恒眼中一亮,迅速站起身走向事先约好的出机口。他的手下不敢怠慢,齐刷刷地跟了上去,也许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来的人是谁,但能让林老板这般亲自接机,想必是个大人物。

  不到十分钟的光景,一波带着大包小包行李的旅客从走道的拐角窜出,径直朝出机口走来。林致恒瞪大了眼睛,在人流中努力寻找着他的目标,不明所以的手下们则静静地站在两侧成守护状。主子毕竟是混黑道的,经历过摸爬滚打的他们早已养成了习惯。

  当拥挤的人流逐渐稀疏以后,林致恒终于发现了他等待的人。队伍的中后部有两个男子正不紧不慢地走来,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墨镜男,穿着简约大方的polo衫和西裤,手里提着个公文包;另一个相貌阳光的年轻人相对矮小些,身后拖着的两个行李箱好像一点也没影响到他稳健的步伐。

  待两人走出等候区,林致恒立刻殷勤地迎上去说:“老板,一路飞过来辛苦了!”

  说话间,他顺便伸手想接过墨镜男手里的提包,不料墨镜男背后的年轻人一个箭步挡在了两人之间,表情看起来不大友好,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小邹,没关系,都是自己人。”墨镜男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示意他退下,然后对林致恒说,“好久不见了林老板,这包里有些私人物品,我看还是自己拿着吧。”

  林致恒连连点头道:“这个当然没问题,车子都准备好了,我建议咱们先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在找汪总不迟。”

  墨镜男笑了笑:“我没说马上要找你们汪总啊,有事上车再说吧!”

  一行人很快走出了候机大厅,外面早有数辆轿车在等候。林致恒向手下交代了几句后,反常地把中间一辆克莱斯勒的司机打发走,亲自跳上了驾驶座,让他的手下有些诧异。墨镜男二人则丝毫不以为意,一前一后上了林致恒的座驾。

  这么一来,克莱斯勒成了一个相对隐秘的空间,林致恒耐心地等车队开上主干道,才开口问:“老板,敢问这位年轻人是……?”

  “老林,看来这几年生意做大的同时你人也越来越谨慎了!”墨镜男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好整以暇地摘下墨镜,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与棱角分明的国字脸散发出一种渊渟岳峙的气度。

  林致恒苦

  (本章未完,请翻页)

  笑着摇了摇头:“您也知道,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正是非常时期,不谨慎点不行啊!”

  “你放心,小邹是我的警卫员,嘴巴很严。”

  “那我就放心了。”林致恒深吸了口气,瞟了眼后视镜里那张熟悉的脸,“方大哥,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会再管我们的事情。这次要不是惜少那边出事,我也不敢找你帮忙。”

  被称为方大哥的男子双眼微眯:“你知道原因就好,我是为了阿缘才来这一趟,不代表我认可了你们曾经做的事情。”

  林致恒皱了皱眉,正色道:“这个自然,方大哥一直都是讲原则的人,待会我先给您接风洗尘,然后我们再去医院看看惜少。”

  “接风洗尘就不必了,我们直接去医院。但是你这些手下要先打发走,我不喜欢和他们有太多接触。”方姓男子抱起双臂往靠背上一靠,短袖的polo衫遮不住他手臂上强壮的肌肉,“还有,我来的事情阿凝知道吗?”

  “汪总她……还不知道,因为我不确定她提前知道的话还会不会答应。”林致恒说得有些犹豫。

  “没关系,你做得对,如果她有什么意见我再解释吧!”方姓男子说完便开始闭目养神,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于是林致恒通过手机联系取消了既定的接风活动,又把车队的人员先行打发掉,才驾车奔向中山医院。

  icu病房,重伤的方惜缘已经在这里呆了近三天,医生认定的危险期即将过去,让留下照看的人员心中大石也一点点地放下了。然而两名不速之客还是打破了这里应有的平静,哪怕他们是林致恒带来的。

  “他醒过吗?医生说基本脱离危险了?”

  “是的,早上醒过来了,现在应该还在休息,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转移到普通病房。”

  “几年不见,他长大了。”

  “……是的,他长大了。”

  方姓男子和林致恒隔着玻璃,注视着病床上的方惜缘,言语间有些时过境迁的感慨。警卫员小邹站在病房外,警惕地环顾着四周,他身上散发出的特别气质让照看方惜缘的几个护士有些害怕,本能地敬而远之。

  由于林致恒进来时已经打过了招呼,汪凝安排的保镖并没有过多为难小邹,但视线也从未离开过这个陌生人。就在双方大眼瞪小眼持续十几分钟以后,电梯间里走出了个穿着职业套裙的女子,正是汪洋集团的总裁汪凝。她安排好公司一些事务之后,听说方惜缘即将离开icu,立刻赶来了。

  然而icu门口的陌生人让汪凝立刻警觉起来,她远远地把保镖招来问了话,随即上前问道:“你是什么人?谁在房间里?”

  “林老板的客人,这是汪洋集团的汪总,希望你如实回答。”跟在女强人身边的保镖立刻报上家门。

  小邹眼中一亮,立刻侧身让开了房门说:“原来是汪总,失礼了。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房间里的人,您进去就知道了。”

  汪凝皱着眉打量了一下小邹,满腹狐疑地推开门走进去,然后便愣住了。

  两道目光,时隔多年以后,再次交汇到了一起。

  林致恒显然也没想到汪凝会突然出现,他尴尬地和女上司打了个招呼,识趣地退出了房间,并顺手关好了房门。

  除了icu里呼呼大睡的方惜缘,观察室中就只剩下一男一女,安静得连呼吸的声音都能听见。

  “谁让你来的?是林致恒吗?”

  良久,汪凝打破了沉默,一向稳重大方的她,声音里却藏了一丝不应有的颤抖,一丝激动的颤抖。

  “谁叫我来的都一样,现在的情况,我觉得我有必要来一趟。”中年男子的眼里同样涌动着异样的光芒,是一种“眷恋”的眼神。

  “哼,你说的好听,我想这里不欢迎你。”汪凝的目光突然冰冷起来,随着偏头的动作一起转向了别处。

  “阿缘伤成这样,我不来说不过去吧?”中年男子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年轻人,慢慢走近了汪凝,“作为一个父亲,我觉得我有必要、也有权利来看他。”

  随着男子的靠近,他的气息、他的味道、他的体温,都越来越清晰,汪凝的呼吸莫名其妙地有些紊乱,不自觉后退了小半步。

  “不过,除了阿缘的事情,我还有两个女人要看。”中年男子步步逼近,直到与汪凝气息可闻的距离,甚至有些放肆地抬起右手,搭在了汪凝的肩上。

  “两个女人?!”原本心跳加速的汪凝突然面色一冷,抬手往男子的胸口一推,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方君彦!你放尊重点!”

  “嘿,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被称为方君彦的男子稍微一侧身,立刻卸掉了这一推的惯性,原本搭在汪凝肩上的右手此时却在自己胸前虚晃着,好像要弹掉一些不存在的尘埃,“不管你以前当老大,还是现在当老板,小脾气总是没变,还特别会抓一些奇怪的字眼。”

  汪凝脸上一红,立刻用严肃的腔调企图掩盖掉不自然的表情:“你千里迢迢跑过来就是跟我贫嘴的?来看谁你爱说不说,但是请你记住,阿缘是我的儿子,在这里他只会听我的!”

  “不对吧?”方君彦的脑袋轻轻地歪了歪,相比刚才在林致恒面前不怒自威的样子简直换了个人,“我相信阿缘听你的话肯定胜过听我的,但现在除了你之外应该还有一个人说得动他,就是那个救了他的女孩。”

  这家伙……就喜欢玩文字游戏!汪凝抿着嘴不说话,她知道方君彦的性子,这时候说多了反而容易被他绕进去。

  “所以我说,我来还要看两个女人,一个是你,一个就是那个叫凌祈的女孩子。我相信,她那里有些我感兴趣的东西。”方君彦的嘴角微微翘起,依稀间就是方惜缘的模样。

  (本章完)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