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05回:专业分析

第205回:专业分析

  周五的下午是上班族们回家的高峰期,一到下班时间,本就车水马龙的x市几条主干道显得更加拥挤了。一辆浅灰色的沃尔沃被夹在车流中,慢吞吞地往前挪动,坐在后座的凌祈默默地看着外头的钢筋混凝土森林,顺手把制服上一些代表警察身份的徽记给卸下来,这是她下班以后的习惯。

  今天恐怕是近期最后一次准时下班了吧!明天休息一天,后天“碎冰”行动就会开始第二阶段的重点地段排查,到时候加班肯定又成家常便饭了。

  在公安局上班的她,自认为对头还没有胆大包天到敢在警察的大本营动手。就算碎冰行动真的要出外勤,也会有同僚陪同,凶手断不会干这种人堆里暗杀的蠢事,因此唯一有可能出问题的地方就是上下班途中了。

  想到这里,凌祈瞄了一眼驾驶座上司机的侧脸,歉意地笑了笑。这个开车的年轻人正是汪凝为了保护凌祈的安全派来全程接送的,他表示不论女孩加班到多晚都会等待,这也是老板的命令。凌祈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但现在既然是非常时期,就不应该再计较这些细节。

  按古舒娴透露的消息,今天就是凌隆转移的日子,与那个敬重的父亲一别数月,凌祈突然觉得好生想念。这一次转移到省城对他来说是个翻身的契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等到汪洋抓住沧源那边在久安做手脚的尾巴,凌隆就可以恢复清白之身了。

  可是现在方惜缘的重伤势必会拖累汪洋调查的步调,一些迹象又表明除了陈奇的势力很难有人做出这么专业的暗杀行动。如此一来汪洋连带着凌家都已经陷入了林沧熙和陈奇的夹击,能限制住两人的余政平又行将就木,形势不容乐观啊!

  没事就喜欢推理形势,这是凌祈的优点也是缺点,如果是能够隔岸观火的别家故事就罢了,现在自己都成了这出惊悚剧的角色,那滋味可一点也不好受。纯美靓丽的女孩外表下藏着一颗正气凛然的男儿心,此时却把她推进了迷茫的泥沼里,实在难以高兴起来。

  龟爬的车流让司机百无聊赖之下抽空瞟了眼后视镜,很快发现了女孩沉闷的脸色,他思索片刻说:“凌小姐,你下班前我接到汪总的电话,说让你先去一趟中山医院,惜少已经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哦?脱离危险了就好。”凌祈微微转过头,却没有多少惊喜欣慰的表情,让把她视为少爷女友的司机感到有些奇怪。想来想去估计女孩八成有心事,司机干脆不再多说。

  于是尴尬的沉默又统治了车厢。

  凌祈抿了抿嘴唇,改变了话题:“我妈妈呢?我看干脆接她一起过去吧。”

  司机为难地说:“这个……听汪总说古行长几个小时前出去了,据说要回一趟z市,要接她恐怕来不及了。”

  回z市做什么?凌祈感到有些奇怪,同意司机先前往中山医院的意见后,拨通了古舒娴的手机,却没有人接听。凌祈思考片刻后认为母亲最大的可能就是去找爷爷凌墨扬商量事情了,于是决定晚点再进行联系。

  好不容易挤出几近堵塞的主干道,沃尔沃像条泥鳅般钻进了小路,显示出这年轻的司机对市区路段非常熟悉。终于在比平时多花了近半小时的时间后,凌祈被送到了中山医院。

  刚走进医院大厅,就有林致恒的手下迎上来,把凌祈请到了普通病房的楼层。由于汪洋和中山医院的关系非同一般,就算方惜缘脱离了icu的苦海,住的也肯定是金贵的vip病房,凌祈表示早已见怪不怪,可引路的却把她带进了vip病房对面的休息室。

  房间里只有一男一女,汪凝看见凌祈进屋,微笑着示意她坐下。另一个男子则礼貌地向她微笑点头,眼神中有些玩味的颜色。

  这人……怎么和方惜缘有点像?凌祈不好直勾勾地盯着陌生人看,但咋看之下眼前的男子与方惜缘至少有八分相似,只不过年龄至少已近知天命的水平,比惜少更多了些成熟稳重。

  待女孩坐稳,汪凝向她介绍道:“阿祈,这位你叫他‘方叔叔’就行,他对武器枪械很熟悉,想听你讲讲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方叔叔”?凌祈眉头一皱,这个称呼似乎太过暧昧,联想到此人与方惜缘长相的近似,难不成是他爹?

  凌祈微小的表情变化并没有逃过方君彦的眼睛,这个女孩的特别之处他已经从汪凝和林致恒那里多少听了一些。凌祈是否会猜到他和方惜缘的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问话,这次亲自和凌祈询问枪击事件的细节,就是为了挖掘一些非专业人士可能遗漏的细节。

  于是方君彦摆出一副适合与晚辈接触的和蔼表情,朗声说:“我看我还是叫你小凌比较合适吧?我知道那天晚上你的表现非常英勇,都是因为你阿缘才逃过一劫,现在希望你尽量回忆当时的情况,说的越详细越好。”

  凌祈与汪凝对视了一眼,见对方暗自点头后,才把那天堪称动作大片的经历复述了一遍,甚至连自己结合射击知识的推理都没有遗漏。反正汪凝的态度表明对方是自己人,给他营造一个“专业射击少女”的形象也无不可。

  叙述整整持续了半个小时,期间方君彦不时问出一些专业的问题,凌祈都能结合现实情况做出回答或者推测,反而让汪凝这个外行人听得有些懵逼。

  待到复述结束,方君彦带着赞赏的笑容,从身边的桌上拿起一个小盒打开,里头正是嵌在凯迪拉克后车窗玻璃上的弹头。

  “小凌你在枪械、射击技术和战术知识上都非常有水平,果然是名不虚传。”一番夸奖后,方君彦面色一肃,用拇指和食指拈起那枚有些变形的金属小疙瘩说,“你推测的很有道理,阿缘的凯迪拉克是b4防弹级别,能够在200米距离打穿它的玻璃,却没能进一步杀伤车内人员,应该就是亚音速的狙击枪。结合弹头的9x39规格还有现场的无声效果,vss可能性非常大。”

  凌祈盯着方君彦指尖那颗险些打爆自己头颅的凶器,耐心等待着对方可能的高见,刚才谈话中几个问题已经证明,这个“方叔叔”绝对也是个玩枪的高手。

  方君彦把子弹收回盒子,话锋一转:“不过根据你的叙述,那个枪手的行动前后存在一个矛盾。第一次狙击时已经瞄准了你的后脑,第二次枪手在发现防弹车的时候还够透过车窗准确瞄准目标头部,都说明他具备了扎实的射击功底,但是此人对vss的性能还不是特别了解,应该是临时搞到的武器。”

  此话怎讲?凌祈眉头一皱,她只专注了对手的武器规格和合围战术,却忽略了对狙击手技术的估计。

  方君彦抬起手,顺着自己的话比出了几个代表数字的手势:“这个狙击手总共打了五发子弹,第一次却采用了三连发的方式,结果除了第一发以外其他两发都产生了偏离。我估计此人虽然射击技术不错,但平时用惯了自动步枪之类的武器,对vss这种小口径狙击步枪不大熟练。因为vss虽然可以连发,但它的弹匣只有十发容量,贸然采用三连发的打法不但降低了准确度,还有可能过快耗尽弹药甚至暴露自己位置。”

  原来如此!凌祈默默地点点头,善用自动步枪、射击水平扎实、短时间内才搞到的vss,这些线索都有助于调查枪手的身份,而恰恰是她之前忽略的。

  方君彦继续说:“另外,还有至少五个人采用了近距离的手枪攻击,但相比狙击手的暗杀方式业余了许多。太多的子弹都浪费在攻击防弹车外壳上,我估计他们也没有组成有效的攻击阵型,才让你有机会把阿缘丢到车上,进而突围。除了运气好让车子挡住了狙击手的射击角度外,手枪攻击的不专业也是一大因素,所以我认为这五个人和狙击手可能不是一个来头,或者说他们是暂时的联手,并没有长期一起训练合作,才会有这么明显的水平差距。”

  听到这里,凌祈脸上瞬间变色,她终于听出了门道。本来嫌疑最大的就是陈奇的势力,但是根据汪凝的情报,陈奇手下的“青锋”精锐可是敢和东南亚毒枭叫板的凶悍队伍,要是只有那五个手枪男的水平,恐怕陈奇早就死不知几回了。

  难道这次袭击的背后还有更复杂的关系纠葛?这样一来局势就更加扑朔迷离了。

  “除了这一点,我还对沧源集团的那个少爷林文枫很感兴趣。”方君彦从女孩的表情上看出她已经想到了问题的症结,于是进入了第二个议题,“现在沧源那边好像还没有什么风声,林文枫那次究竟是什么结局呢?我听说这小子也有一手深藏不露的功夫,小凌你看能不能也描述一下。”

  凌祈思虑片刻,刚想开口,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得到应允后林致恒匆忙闯进来说:“汪总,古舒娴回来了,情况好像非常不对劲!”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