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06回:苏醒

第206回:苏醒

  

  勘误:上回结尾时,考虑到凌祈和方君彦都在场,林致恒不会直接指名道姓说古舒娴有问题,从而影响三人内部谈话情绪,特此做出修正。

  ——————————————————————————————————

  林致恒的紧张表情,说明汇报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数秒间,休息室里的三人都通过自己不错的观察力得出了这一结论。作为汪洋势力里目前最贴近黑道的人,林致恒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比一般人要强的多,能让他出现惊慌的表情,说明事情一定非同小可。

  汪凝眼珠一转,站起身示意剩余两人的谈话继续,跟着林致恒匆匆走了出去。方君彦则全程坐得稳如泰山,以他的地位身份,大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无比自信。凌祈本来想跟出去一探究竟,可对面的“方叔叔”丝毫不以为然,身为小辈的她也不好意思窥探汪洋内部消息,只好硬着头皮与这位“枪械专家”继续独处。

  随着关门声响起,方君彦继续了被打断的话题:“回到刚才聊的话题,你对那个沧源的少东家林文枫怎么评价?”

  怎么评价?人面兽心的色中饿鬼呗!

  想到那个给自己带来巨大心理阴影的人,凌祈心中就涌起无名之火。以前还是男儿身时,传得沸沸扬扬的艳照门主角陈老师她也就略微鄙视,哪怕对手段与林文枫如出一辙的宝岛李色魔也不会有恨之入骨的感觉……然而现在变成了女子,还险些成为受害者,那种恐惧和愤怒的情绪就完全两码事了!

  看到女孩的脸色很不好看,尚不知道林文枫兽行的方君彦一头雾水,但聪明的他很快猜出了大概,赶紧补上一句:“这个人的为人处世风格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他在格斗技术甚至军事素养上有没有什么疑点?”

  看来自己的情绪变化被发现了,凌祈抿了抿嘴唇,赶紧控制好心情正色道:“那倒是非常有问题,林文枫曾经暴露过几次身手,我甚至怀疑他受过特警以上级别的专业训练。”

  方君彦眉头一皱,他也曾经估计过一些可能,但是凌祈爆出的消息已经超出了预计。于是他耐心听女孩把林文枫在学历时间上的破绽和观灵山遇袭事件说了个遍,凝聚在眉间的阴云愈发浓郁。

  “按你这么说,林文枫具备优秀的驾驶技术和强大的单兵作战能力,就是没机会看看他用枪的水平而已。”方君彦往椅子上一靠,右手指尖在桌面上有节奏地轻点着,“你觉得如果那天晚上他有枪的话,那五个用手枪的杀手是否有可能得逞?”

  自从方君彦点破这五人与狙击手的差距之后,凌祈的思维方式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她按照目前拥有的线索推测片刻后肯定地说:“不会,如果林文枫真的在那几年接受过特种部队级别的训练,给他足够的枪械弹药完全可以把这些人全部干掉。”

  “也就是说,当时他并没有枪?”方君彦立刻追问。

  凌祈的目光盯着桌上装有弹头的小盒说:“在我和惜少跟他会面时,林文枫不像是身上带枪的样子,但难保他的车里会不会有。那时候我忙着带惜少逃走,最后只在后视镜里看见他被杀手包围。在逃走过程中杀手们包括狙击手都在攻击凯迪拉克,林文枫的车里如果真有枪,他至少有20秒以上的时间可以去拿,所以不能排除他最后杀敌脱险的情况。”

  “杀敌脱险?……很难说啊!”方君彦叹了口气,那样子好像在说眼前的女孩还是太过年轻,“林致恒告诉我,你通知汪总的时候已经是袭击发生以后的事了,他接到通知后花了20分钟才赶到事发地点,却没有发现任何枪战过后的痕迹。不管是哪一边的人中枪流血,20分钟真的能彻底清除掉水泥地上的血迹然后逃之夭夭?”

  女孩的面色一沉:“方叔叔的意思是……你觉得这次袭击有可能和观灵山那次一样,里头有猫腻?”

  方君彦笑着摇摇头:“也许吧,我也是按现有的信息推理罢了。还有一种可能是林文枫凭借他的格斗技术突围,然后像你们一样开车逃走了,还要看沧源那边的情况才是。”

  “赤手空拳从五个持枪的对手中间突围,有点难呀……”凌祈也苦笑了一下,现在汪凝出于一些考虑没有报警,他们在欠缺专业刑侦手段辅助的情况下能推理到现在已经相当不错了。虽然凌祈也知道,就算林文枫是现役特种兵,也没那种刀枪不入的本事,这又不是什么意淫的都市!

  两人陷入的沉默,很快又被敲门声打断了,林致恒进来告诉他们说汪凝有急事处理已经先行离开,而惜少刚刚苏醒,建议二人前去探望。

  他……醒了吗?

  凌祈呼地站起来,心脏在胸腔里骤然加速,一种莫名的激动情绪涌上来,连脸色都有些发红了。

  方君彦的起身则显得不紧不慢,当然这不代表他内心不激动,只不过无论是性别还是年龄,他都会比凌祈更加冷静罢了。凌祈感到身边微微的空气流动,回头看了眼不禁有些惊讶,刚才坐着的时候没看出来,这个“方叔叔”竟然如此高大,似乎和方惜缘不相上下啊!难道他们真的是……

  vip病房就在走廊对面不足五米的距离,方君彦却有意落后半步,示意林致恒把凌祈先带进去。女孩心里奇妙的激动情绪让她忽视了背后的细节,快步走进病房里,想看看那个舍命救她的男人。

  方惜缘的右肩和整条右臂上都缠着厚厚的绷带和固定护具,连带身上几处擦伤的位置也贴着纱布。由于大量失血的后遗症,他的面色有些苍白,经过几天的昏睡,精神也略显恍惚。

  几天前还高大壮实的惜少变成现在这副病恹恹的样子,凌祈的心里莫名有些心疼。她现在并没有空闲去思考自己这些按男儿心来说有点“不正常”的情绪是哪里来的,轻轻走到方惜缘左侧的床边,以求近距离看清那张邪气英俊偏又憔悴的脸庞。

  方惜缘听到些若有若无的脚步声,视线往左一转,眼里顿时亮堂起来:“祈儿……?祈儿!是你吗?你没事吗?让我看看你!”

  凌祈没想到受了伤的方惜缘那只尚健全的左手居然如此敏捷,一走神右手就被他抓了个结实。想到旁边有数人在围观,女孩的脸上顿时一热,轻咬着嘴唇想把小手抽出来,然而天知道病床上这货为什么还有如此大的力气,两三下用力竟然纹丝不动。考虑到方惜缘现在重伤未愈,就算心里有小疙瘩感觉,凌祈也不敢用过大的动作躲避从而造成不必要的伤害,只好任由他乱来了。

  方惜缘在昏迷前看到的最后景象是凌祈奋力操控凯迪拉克的侧影,因此对他来讲这几天不亚于和心爱的女子生离死别,情绪激动是正常的。其实要不是惜少此刻是半残状态,以他已尝过凌祈香泽的胆子,看到女孩肯定是直接大力抱紧然后接个炽热的吻才对……然而右半身的感觉立刻提醒了他重伤的残酷现实,左手的动作牵一发而动全身,伤口受到拉扯的疼痛让方惜缘的脸部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

  “所以叫你不要乱动!”凌祈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节,也不再去想被人围观的尴尬,转身叫来了护士。穿着白色制服的小姑娘赶紧跑过来,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以后,皱着眉叮嘱了惜少几句,顺手把电控病床调到适合会客的半躺角度。

  “祈儿,我没事的你放心。你有没有受伤?现在怎么样了?”方惜缘在一顿龇牙咧嘴后基本上适应了疼痛级别,然而他的左手却非常执着地握着凌祈的柔荑,触手之处滑腻柔软,放在任何一个男人都会舍不得松开,何况是这个对女孩用情至深的人。

  既然脱不开魔爪,凌祈索性任他抓着,以无所谓的姿态耸耸肩说:“我是什么都没伤啦,除了被你喷一身血。”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想到凌祈为了救他甚至毫不犹豫脱下上衣以做止血,方惜缘不禁心头剧震,难道那一瞬间,凌祈真的接受了自己吗?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更加灼热,好像自己受的伤都变得无足挂齿了……

  两个年轻男女之间微妙的感情,变成了暧昧的对视,不过五秒钟凌祈就有点受不了对方那明显带着古怪颜色的目光,赶紧把头偏到一边,顺口说:“那个……还有人也一起来看你了。”

  眼前几乎要泛起浅桃色的方惜缘被这句话拉回了现实,刚脱离花痴状态的他立刻发现了病房门口另一道身影,表情就像被淬火的铁器,瞬间由烧红的激动变成了冷若冰霜。

  既然被人推到前台,方君彦索性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走到了方惜缘的病床边,抛出一句让凌祈都感到诧异的话:

  “阿缘,你这次表现得很好,像个男人!”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