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18回:啼笑皆非

第218回:啼笑皆非

  作为刑警支队的老领导之一,老林是一个有二十多年刑侦经验,审讯人员没有五千也有四千五的人了。丰富的工作阅历和经验让他比普通干警要更有耐心和细心,因此年轻的搭档经过允许出去换班后,老林依然坚守阵地,想要从这次团伙吸毒的贩毒人员嘴里挖出点东西来。

  虽然面有疲色,但凌祈进来的时候还是人觉得整个审讯室都亮堂了,这就是美女的作用。由于刚进入队伍时凌祈惊人的射击测试成绩,老林对这个英姿飒爽又颜值极高的女警印象深刻,女孩会参与“特警红颜”的拍摄也有他推荐的原因。照道理说猛地看见身材样貌俱佳的女子,所有的男性注意力都会至少被吸引一小段时间,可老林在嫌疑人的眼中没有看到任何惊艳的颜色,反而是一种愤怒和畏惧……

  丰富的审讯经验让老林断定,嫌疑人一定见过凌祈,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与她结过梁子。明显凌祈也发现了这个异常,可是女孩疑惑的眼神让老林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她不知道嫌疑人是谁?

  不论如何,也许利用一下嫌疑人对凌祈的复杂情绪,会对审讯工作有意外的推进!况且平日里这个警花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工作态度都很好,是时候给她一个表现的机会了。

  既然打定主意︽et老林接过凌祈送来的女性吸毒人员询问笔录以后,顺理成章地让她在身边坐下,顺手把前面助手做的记录推了过来。凌祈微微一愣,没想到领导居然会主动让自己参与审讯,不过出色的心理素质让她很快打起精神,拿着那份字迹刚劲的笔录细细看了一遍。

  审讯室陷入了奇怪的寂静,只有偶尔发出的翻页声,嫌疑人徐威死死盯着眼前那个正在阅读材料的女警,心里翻江倒海。

  “女性吸毒人员那边的工作做的不错,这小子的嘴巴比较硬,可能你来问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待到大概读完凌祈带来的笔录,老林满意地点点头,凑到女孩耳边低语了一句。

  凌祈微微颔首,看着徐威正色道:“你叫徐威对吧,这次从你身上缴获的东西可不少,看来到时候责任挺重。我想你干这一行应该早有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心理准备,现在你要如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能交代一些其他信息,也许会考虑给你认定立功表现从而减轻一些处罚,希望你认清形势。”

  嘿嘿嘿嘿嘿……

  徐威突然一反常态发出一阵阴森的冷笑,看着凌祈的眼神更加凶悍阴狠起来。

  “小子,少在那装神弄鬼!我们警察可不吃你这一套,这对你没有任何帮助!”嫌疑人反常的举动让老林也有些诧异,生怕他吓着身边这个经验不足的新人,于是立刻拍了下桌子呵斥,想要压下对方的气焰。

  其实凌祈并不是老林想的那种会紧张的新人女警,嫌疑人的诡异回应并不会造成什么惊吓,只是让她更加好奇罢了。于是女孩秀眉微微蹙起,冷冷道:“稀奇古怪的笑声只会让你显得做贼心虚而已,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请如实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

  “是了,你早就不记得我了对吗?”徐威收起渗人的笑容,咬牙切齿地瞪视力着,“要不是你和你那些朋友当年在长官面前煽风点火,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副田地!”

  怎么,这小子还认识我?我和我的啥朋友整过你了?

  凌祈微微睁大了眼睛,仔细地把徐威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也没看出他和自己脑海里哪个形象有吻合的地方。眼前的嫌疑人眼窝深陷、面色蜡黄、身材瘦削,一头半长发有些凌乱,一副瘾君子的模样,八成是以贩养吸的典型。这次从他身上搜出了260克左右的冰#毒和13颗摇头#丸,另外一些稀奇古怪叫不出名字的花俏货色还有待技术组那边进行鉴定,若没有立功表现在铁窗里度过下半生是没问题的,这也让凌祈更加奇怪自己怎么可能和这么个毒猴子扯上关系。

  徐威从女孩的表情看出她对自己完全没有印象,于是冷笑道:“美女就是多忘事儿啊,不过这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你和我又只见过个把小时,不记得是正常的。我就后悔那天轻敌了没把你骗到手,不然早就能看清你迷彩服下的曲线有多漂亮了!”

  不交代就算了,居然还敢言语上猥亵调戏女警?老林经验丰富不代表脾气也好,登时就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凌祈赶紧制止他,脑海里却立刻把一个关键词联想开去

  这么多年,穿过迷彩服的时间只有在大学的新生军训上……没错,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叫徐威!

  “原来如此,你是我的那个手下败将,部队的败类徐威?”凌祈终于从嫌疑人有些枯槁的轮廓里看出些当年色狼教官的影子,要不是对方出言提醒,她早就把此人的样貌都遗忘了,如今提点之下那张傻缺嘴脸又逐渐清晰起来。

  时过境迁,徐威因为在社会上浸染了毒品等恶习,早已没了当年人民子弟兵的气质,加上他异于当兵时短平头的发型,想要马上认出来几乎不可能。况且他在凌祈生命中只是个顺手教育了的过客,着实没有留下太多印象的理由。

  而凌祈在这几年除了气质上更加成熟以外,长相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一头柔长的乌丝此时盘起藏在警#帽里,依稀就是当年带着迷彩军帽的模样。况且作为一个在身手上让徐威完败的女人,留给他的那种耻辱感堪称永生难忘,无怪乎徐威只看一眼便认出了凌祈。

  “手下败将”、“部队败类”,这两个词像两把尖刀深深扎进徐威颤抖的心脏里,让他变得更加歇斯底里,什么“贱人”“碧池”之类的卧秽语立刻排山倒海而来。凌祈却一副毫无压力地样子,好像在欣赏一只被剪掉尾巴的猴子在闹腾,看得旁边的老林一愣一愣,暗自诧异这位年轻貌美的警花心理承受能力居然如此可怕。

  毕竟被拷在椅子上已经大半夜,滴水未进的徐威歇斯底里没能持续多久,就因为被毒品掏空身子而体力不济。等到他明显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以后,凌祈才继续审讯有关这次案子的细节,没想到徐威依然非常不配合,在沉默数分钟回气以后,他又开始像个祥林嫂般自说自话起来。

  这回徐威交代的是他在这几年堪称苦逼的遭遇,不得不说,在大学军训上调戏凌祈未果反被殴打以后,他的人生就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先是回到部队被上级严肃处分,然后“输给女人”这个污点就成为了他的人生噩梦,导致本想在部队里闯出一番事业的徐威刚完成了义务兵役就灰溜溜地退伍转业。

  然而时运也许就在一次选择以后便无法挽回,徐威转业时正好碰上军转待遇极差的时代。老家的武装部对他的工作安排不怎么上心,在军营里与世隔绝几年又没能练成什么手艺,导致就业处处碰壁,人生轨迹一路走低。

  好不容易在家乡谈了个女朋友,没想到快到谈婚论嫁的年龄时,他在大学当教官调戏女生反被揍的传言竟然通过新一届的退伍军人传了过来。徐威百口莫辩,毫无悬念地被女友甩了,一怒之下背起行囊重回X市立志要在大都市闯出名堂,可惜事与愿违,打工期间不慎染上毒瘾让他越陷越深,混成了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一个失败者在总结人生的时候,多半会把责任推卸到社会、体制或者某个事件上,徐威自然也不例外。这几年的惨痛经历被他全部归结到当年凌祈的所作所为上,认为就是那个女孩导致了自己人生改变,如今仇人相见,却是警察与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怎能不让他愤恨跳脚?

  听到这里,凌祈和老林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心中不但没有一丝同情,反而充斥着嘲笑嫌弃的意味。虽说众口铄金人言可畏,但要不是你徐威当年色迷心窍,哪里会有今天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况且如果凌祈不是那个藏着特警灵魂的打女,恐怕当时金雁翎就被徐威调戏得逞了吧!如今此人不但没有反省自己的过失,反而把一切不幸都推到正当防卫的凌祈身上,简直叫人啼笑皆非!

  好不容易等到徐威情绪稳定下来,凌祈无奈地摇摇头,正色道:“关于你过去的种种不幸遭遇我深表同情,但是这些和今天的案件没有关系。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配合警方交代问题,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顽抗到底的话,恐怕下半辈子就没机会了,希望你严肃考虑!”

  一边的老林同志明显对今天有点舞台小品风格的审讯感到哭笑不得,他清了清嗓子,接过话头说:“所以我再最后问你一次,你这次在嚣夜酒吧进行贩毒活动,是你个人的行为,还是有组织的行动?谁是你背后的支持者?”

  经过一番情绪的宣泄,徐威慢慢变成了萎靡不振的样子,他缓缓抬起视线,在老林和凌祈身上扫了个来回后说:“个人的行为?嚣夜是什么地方啊,我要是一个人没经过他们允许我敢进去吗?”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