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25回:情不自禁

第225回:情不自禁

  贴在方惜缘宽阔的胸膛上,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可闻,凌祈心理上并没有排斥感,反而觉得身体的本能使她享受甚至迷醉在这种安全感里。青年的左臂紧紧地抚在她的后背,透过衣服也能感受到对方温暖如熙的体温。

  性子要强不认输吗?我的灵魂可不是个柔弱女子,哪里能这样轻易认输!

  女孩倔强地翘起嘴角,好像在宣誓着自己应该比普通女性更强大更坚定的内心,可是当她把头转向另一侧时,那颗本质上的女儿心却莫名揪紧了。

  凌祈看到的是方惜缘右肩上刺目的护具和苍白的绷带。

  他……本应该在美国好好深造,进而继承庞大的跨国集团,成为万人瞩目的青年才俊不是吗?

  他……凭什么就这样心甘情愿帮我背负那么多,这是家族给他带来的宿命,还是因为我的拖累?

  他……反复强调我不是一个人了,不就是把我当做恋人吗,假如到最后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我是不是太过自私呢?

  方惜缘的下巴轻轻靠在凌祈的头顶,这个角度他看不到女孩的表情变化,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爱情宣言:“祈儿,为了你,我连死亡都不会惧怕,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渡过难关,取得最后胜利的!到时候,属于我们的幸福也不远了。”

  连死亡都不会惧怕!

  需要多大勇气才能说出的豪言壮语,方惜缘却表述得如此轻描淡写。事实上惜少更别不需要再发誓,因为他已经用行动证明过了一切。

  凌祈的身体骤然绷紧,那感觉恍如噩梦重现!当日两人相互扶持、逃出生天的景象就像幻灯片般在脑海中重放着。青年推开女孩后肩头上绽开的彼岸花……女孩毫不犹豫脱下上衣为他止血……枪林弹雨中两人复杂的对视……一切的一切都慢慢汇聚成了晶莹的泪水,趁着凌祈失神的瞬间从眼角落下,朦胧中迷散出窗外霓虹七彩的柔光。

  青年的腰上骤然一紧,女孩一双欺霜赛雪的玉臂已经奋力地抱住了他,那种触感并不是温柔,而是激动,因为他感到了对方轻微的颤抖。

  方惜缘心中一惊,低头看去,一张精致的容颜映入了眼帘。凌祈的双眼有些湿润,却没有一丝柔弱悲伤的感觉,她深吸一口气,松开了一直紧咬的嘴唇

  “别说了!你不会死的!我不允许你为我而死!否则我就一辈子都欠你了!”

  若凌祈还是曾经那个威风凛凛的王牌特警,哪怕是被毒贩暗算英勇牺牲,也没有现在这般的激动惧怕。可是那一天情况完全不同了,她变成了一个女人,她的身边还有奄奄一息的另一个男人!此时此刻,凌祈心里狠狠烫下了不能回避的烙印:她不能失去方惜缘,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

  明明眼角已经溢出了泪,眼神却仍然坚定决绝,女孩纤弱的外表和坚强的神情结结实实地触动了方惜缘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哪怕变相承认自己是她不能割舍的那一个,本应缠绵的情话还非要说成绝不示弱的版本,让方惜缘心中的情意瞬间决了堤

  如果不是这样的孤傲倔强,她就不会是那个深深吸引自己的女人了!

  此时此刻,任何言语在热切的拥吻面前都是苍白的。方惜缘把所有的情意都灌注进了这个吻,弥漫全身的是一种得偿所愿的幸福,让他的动作无比地霸道放肆。凌祈的美目骤然大睁,却挣扎不过一秒就放弃了抵抗,男子贴面可闻的气息让她的女儿身毫无招架之力,那隐藏在识海深处的另一个灵魂逐渐清晰起来,呢喃的低语似乎就在耳边:

  “你要去追求属于你也属于我的幸福……”

  一双藕臂丛青年的腰间抽出,焦急地在他的脖颈间环绕,青年的左臂则紧紧扶住女孩的玉背,激烈的吻甚至逼着她的纤腰都微微后仰了。两个年轻的身体拥抱得几无一丝空隙,好像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体内一般。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跌进了黑洞,停滞成令人刻骨铭心的永恒……

  不知不觉间,凌祈的衬衫下摆已经从套裙的腰束中被抽出,一只大手越过了绸布的警戒,直接在她光洁的背部皮肤上游走着。虽然初冬的夜晚寒气逼人,可冷暖空调的存在让这些都不成问题,相反由于情绪紧张激动,女孩的身上反而渗出了香汗,更不会觉得冷了。

  如此一来玉背的触感更加滑腻柔顺,也让凌祈的感觉变得异常敏锐,大手在她背后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可偏偏又无法阻止。潜意识里凌祈知道这肯定不妥,可意识又沦陷在热吻中无法脱身,如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娇躯让她颇为不安,只能进一步抱紧那个强壮的身体以寻求依靠……

  由于天生的生理差异,女性在与异性做亲密动作时很容易就处于被动,哪怕是灵魂有异的凌祈也不例外。她隐藏的所谓男性意识在多年的雌性#激素侵蚀下早已所剩无几,此时面对方惜缘这般凶猛霸道的侵袭,残存的理智堤坝瞬间就被攻势所冲垮,几乎就要陷入**的漩涡中不能自拔……

  就在女孩已经要踏上沦陷边缘的时候,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微“咔哒”声跳进了她的耳膜,胸口的某种紧缚突然消失了,连带后背上勒紧的压力也被一只大手毫无阻碍的轻抚触感所代替。凌祈突然醒悟发生了什么事,被抛到南半球的理智瞬间又回到了身上,简直跟回了魂一般。

  “喂!停手啊!你过分了!”

  既然回了魂,下一步就是让嘴唇也赶紧恢复自由,凌祈心急火燎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已脱离束缚。看到方惜缘还沉浸在**中,气不打一处来的她马上来了个当头棒喝,然后就迅速后退了数步,与这男子保持了近丈的距离。

  飘飘欲仙的方惜缘被这声娇喝唤醒了七七八八,手里残存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地空握了两下,才意识到自己干了啥蠢事。他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想要为自己的毛手毛脚做出解释:“祈儿……我刚才……有点情不自禁,我……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啊……对不起……”

  凌祈双手抱在胸前,银牙紧咬地怒瞪着方惜缘,憋了半天也没骂出个一二三来,心里除了羞怒实在找不出第三种情绪。两人尴尬地大眼瞪小眼数秒后,女孩冷哼一声,转身往卧房奔去,经过沙发时不忘顺手抄起放在上头的挎包。随着惊天动地的摔门声,方惜缘被一道木门隔在了卧室门外。

  多年未近女色,对凌祈一往情深,是这次方惜缘**高涨时做出不理智行为的主要原因。本就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心仪已久的女孩此时又表现出了难得的接纳与配合,方惜缘会在热吻之余上下其手也是情有可原,可他错就错在猴急了些,凌祈特殊的灵魂想要接纳女性被爱抚的角色还需要时间。

  是个人都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去敲门,否则只会火上浇油,你色胆包天到胸衣都敢解,难道还要在人家整理衣服的时候再去骚扰?于是青年只能懊恼地坐在沙发上,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又一遍。那只闯了祸的左手,真恨不得砍掉算了,要不就跟右手一样缠起来,好歹不会乱来不是……

  十几分钟后,卧室的门终于打开,仿佛等了一个时机的方惜缘触电般从沙发上弹起,小心打量了一下凌祈的装扮后不由得愣住了。

  女孩当然已经把被弄得凌乱的装束全部整理完毕了,但是她身上的警用衬衫已经比刚才多了些变化,那些下班后就会被取下的警#号标志等小玩意儿现在全部贴了回去,配上凌祈寒霜般的表情,散发出了强大的压力。

  原来她把包抓进去就是为了拿里面的警用#标志吗……方惜缘像个受审的犯人一样低下头,心里不安地打起鼓来。这位与普通女子大不相同的高冷警花,会如何处置他这个大色狼呢?

  凌祈的脚步平稳,刚才整理衣服的短短时间内似乎就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她顺手拿起门边衣帽架上的警#帽戴好,走到方惜缘身边冷冷地说:“小子,你知道你刚才干了什么吗?”

  “……祈儿,是我不好,你千万息怒呃。”方惜缘觉得自己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昔日直面陈奇等黑道猛将时也没见他如此紧张害怕过。

  “呸!我告诉你,你这是猥亵妇……哼,猥亵妇女!”凌祈显然对用“妇女”形容自己有些心理疙瘩,但是穿好一套女警装束就是为了教训色狼的,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岂有咽下之理?

  方惜缘眼角一抽,姑奶奶呀你咋这时候来给我上刑法课呢?

  “现在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赶紧给我滚蛋!否则我……否则我就把你抓到局里去!”凌祈咬咬牙,拎起方惜缘的领子就把他往外拽,身高的差距让她的动作不但没有威慑力,反而显得滑稽。

  然而方惜缘一点也不敢笑,情不自禁闯下了祸端,恐怕要花上好一段时间来补救了。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