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27回:爱上他

第227回:爱上他

    也许冥冥之中存在心灵感应,在凌祈有些愣神的时候,她注视的人也恰好把视线转向了这边。

  “阿祈!你怎么也在这里的?”金雁翎漂亮的大眼睛一下亮堂起来,急急站起身想往这边挪过来。但当她看清凌祈背旁的人时,笑容顿时僵住了。

  前方贵宾席的动静也吸引了方惜缘的注意,他有点尴尬地迟疑了数秒,侧身把凌祈让到了前面,显然是准备让两个女孩近距离接触接触。坐在金雁翎身边的陶李蹊显得要老成许多,他礼貌地向凌祈和方惜缘招手示意,然后选择了静观其变,实在是最妥当的反应。

  于是两对纠葛羁绊甚多的男女,在这个特殊的场合碰到了一起。

  毕业前由于关影的坦诚认错,凌祈与金雁翎早已冰释前嫌,慢慢恢复了曾经亲密无间的友谊,只是参加工作之后两人各自忙碌,见面难了许多。除了上一回互通纪委情报时吃的那次夜宵就甚少联系。此次再相逢偏偏多了方惜缘这个敏感人物,让她们不想起那段往事都难。

  金雁翎和陶李蹊已经牵手两年有余,待到男方事业小成以后估计就会迈入谈婚论嫁的阶段。但是回想起曾经与方惜缘那段早夭的单方恋情,就算对凌祈不再心存芥蒂,金雁翎要原谅方惜缘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凌祈的内心则有些发虚,她好不容易才彻底看开,放金雁翎去追寻自己的幸福,现在人家得到陶李蹊这样的伴侣,凌祈也感到十分欣慰。只是想起金雁翎和方惜缘曾经短暂的孽缘,凌祈的脑海中马上蹦出了这几天与惜少的各种暧昧亲密,竟让她生出了“背叛”金雁翎的愧疚感。

  当年拼死拼活证明自己对方惜缘毫不动心,没想到时过境迁,几次被方惜缘诱导而恍惚后,竟然都让他踏上了三垒……凌祈此时感到自己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可是如果历史再重演一次,以她现在的心态恐怕很难再舍弃那个男人。

  缘分、感情,往往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相比大二时的青涩,工作大半年的金雁翎早已成熟不少,她迅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主动揽起凌祈的小手开始微笑寒暄。在金雁翎心里,虽然以前和凌祈有过疙瘩,现在也早已把她视作了自己的闺蜜,至于后头那个尚有芥蒂的大块头,干脆就当不存在算了!

  前世恋人的豁达友好让凌祈心中的压力去了大半,她心照不宣地把方惜缘晾在一边,接住了金雁翎起的话头。不论何时,能与这位满族女子亲密交流,是她心中最温暖的事情。

  心虚的方惜缘在凌祈身边草草落座,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与同样的魁梧的陶李蹊直接隔着两个妹子交谈起来。醒目的陶公子知道此时不宜破坏气氛,心照不宣地顺着惜少的意思走,反正他正好对汪洋少东家肩膀上的奇怪物件感兴趣。

  “阿祈呀,几个月不见,我感觉你变化很多哦!”金雁翎微笑着拍了拍凌祈的小手,仔细打量了一会说,“你给我的感觉和以前完全不同了。”

  “哈,你才是越来越漂亮了呢!不管是穿衣品味还是言行举止都更成熟了,你家桃子真是好命!”凌祈看到金雁翎心情不错,干脆不再想那些陈年旧事,有道是恋爱中的女人最可爱,她对金雁翎的称赞完全没有夸张的成分。说完为了表示自己所言非虚,凌祈还轻翘起嘴唇做了个嫉妒陶李蹊的表情。

  金雁翎噗嗤一笑,抬起食指点了一下凌祈的脑门说:“没错,就是这样!你现在和以前最大的不同,就是越来越女人了,看来你最近有好故事哦~!”

  越来越女人?

  凌祈愣了一下,微微偏过头用余光扫了一下身后的方惜缘,心中七上八下居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当她确认方惜缘是自己心中“不可或缺”的人以后,似乎对他举手投足间都多了些“任性”甚至“娇气”的成分,这才以前自恃王牌特警时是不可想象的,难道这中间真的有什么东西已经慢慢变化了吗?

  默默端详了许久,金雁翎才打破了沉默:“你放心,以前的事情我们不是早就说清楚了吗?现在我有桃子,才懒得计较你背后那个混蛋又在玩什么把戏呢!但是阿祈,直觉告诉我,你和他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让你对他的看法产生了质的变化。”

  什么质的变化?凌祈眨了几下眼睛,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让金雁翎不禁有些气结。她拉住凌祈往前一凑,在确定不会被两个男人偷听之后才低声耳语道:“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你是不是觉得现在他在你心里十分重要,如果没了他一定会很难受对不对?”

  “我才不会……”凌祈条件反射地想要否认,可是看到金雁翎一双水汪汪的、充满期待的眼睛以后,所有的逞强言论都被憋回了肚子,只好老老实实回答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那个意思。现在我就是怕……怕他会出什么意外,觉得自己欠了他。”

  金雁翎余光瞄了一下方惜缘,继续低声说:“你可别觉得自己欠了他什么,女孩子千万不能有这种想法,否则以后在恋爱中一定会很被动!我刚才就注意到了,方惜缘肩膀上那东西是医院的护具吧,他怎么受伤了?直觉告诉我,恐怕他就是为了保护你才受伤的!”

  凌祈心中一颤,有些不安的咬住下唇。金雁翎可怕的女性直觉早在大一那次玩笔聊的时候凌祈就见识过,实在无法反驳。踟蹰片刻,她才有些不甘愿地承认:“算是吧,那个是车祸撞的,要不是有他保护,恐怕我会受重伤。”

  “那么严重啊!还好你没事,以后可千万要小心啊!”金雁翎的脸白了一下,显然是担心凌祈的安全,但她很快又调整好心态,略带神秘地说,“那我的猜测就更没错了,这家伙从大学就对你一往情深,现在居然还能牺牲自己保护你,说明他是真心的!但是呢……”

  “……但是什么啊?你快说呗!”凌祈感觉自己的脸上正在莫名发烫,陌生的情绪让她有些焦躁,更听不得金雁翎卖关子了。

  “但是呢,从你现在会担心失去他可以看出,你早就不是大学时候的你啦!”金雁翎深吸一口气,好像下定了决心般,抓住凌祈的手肯定地说,“你已经爱上他了,只是你不敢承认而已!”

  “啊???”

  凌祈樱口微张,金雁翎的言论在她听来不亚于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可是此时她却没有从前那般迅速否认的**,而是紧蹙着双眉认真思索起来。寥寥数句的对话中,金雁翎的推论有理有据,有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难道自己一直想不通的变化就是她说的那样吗?自己……竟然会爱上一个男人??

  心乱如麻之下,凌祈忍不住转头偷瞄方惜缘,没想到本来和陶李蹊交谈正欢的方惜缘好像有感应般也转动了目光,两人恰好来了一次对视。

  毫无悬念的,凌祈心虚地闪开了视线,心跳剧烈加速起来。灵魂前世的记忆让她心中始终有一道心理障碍,就像深不可测的断崖,无法跨出直面感情的一步。此时金雁翎的点破就像让天堑变通途的大桥,使凌祈能够真正开始尝试克服前世带来的心理障碍,顺应感情浪潮的方向。

  看凌祈有些痴然地沉默了半天,金雁翎有些忍不住了:“哎呀你就别再犹豫了,虽然我对姓方的这小子印象不好,但是他既然会舍身保护你,说明他对你动了真情。这年头痴情种不好找了,你可要珍惜啊,别错过了再后悔!”

  这……女人的心转变的未免太快了吧!凌祈颇为无语地看着金雁翎,实在想不通曾经对方惜缘用情不浅的她咋现在这么积极要把这男人推到自己身上呢?更想不通的是,自己明明做了男人20多年,怎么不过五年多的女性#生活,就能爱上一个男人??

  其实凌祈并不傻,在金雁翎讲破一切之后,她已经迅速地把与方惜缘接触的大事件都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越是对照越发现金雁翎所言非虚,自己其实早已对方惜缘动了情,只是一直不敢面对罢了。

  看到凌祈依然没什么反应,金雁翎皱了皱眉,俨然把理论上升到了纲常的高度:“阿祈,不是我乱点鸳鸯谱,我知道你也许心里对谈恋爱有些疙瘩,所以一直没找过男朋友。但是你要记住,我们一辈子都要当女人,能有一段合心意的感情不容易,千万不能大意错过了!”

  一辈子都要当女人?

  这八个字如醍醐灌顶,让凌祈突然开了窍——既然接下去的人生都要以女儿身度过,何必再纠缠前世的过去呢?既然可能的幸福就在不远处,何必再忐忑迟疑呢?爱上了方惜缘,难道就只是因为他的性别吗?

  也许……这就是双魂幻境中,另一个灵魂真正要表达的意思吧!

  安心地遗忘过去,适应新的生活,去追寻属于你也属于我的幸福!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