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40回:一个时代的落幕

第240回:一个时代的落幕

    轮椅上的余政平已经是面容枯槁,整个人就如风中残烛,让人无法想象他其实正值壮年。因为身体的原因,青炎会的昔日魁首选择了在如日中天时急流勇退,退居幕后虚掌大局,可是病魔似乎没有放弃对他的穷追猛打,想想此人发家过程中所踩过的冤魂枯骨,莫非此时的下场就是天道的报应?

  细心的陈奇立刻发现,不论是行将就木的余政平,还是他身边那几个死心塌地的青璇死士,身上的衣着都干净整洁,不像是刚经过生死大战的样子,想来这拨人一定是在青锋切断电源强攻豪宅的时候就已经退守到这里了。没有电源,避难所狭小,外头又是枪林弹雨,一切的一切都决定了余政平必须要暂时和维系他生命的那些医疗器械说再见,难怪此时看到的他比几日前更加虚弱。

  目前被匆匆带进避难所的维生装置只有氧气面罩而已,余政平深吸了几口,双目突然散发出与他状态格格不入的锐利目光,令在场的青锋叛乱分子心中没来由地颤抖了一下。纵然虚弱濒死,但多年统领青炎会的积威仍在!缓慢环顾了站在前头的几个青锋精锐,余政平发出了低沉诡异的……笑声。

  “小陈啊,你短短时间里就能把这群废物训练到现在的程度,果然好手段!不愧是我当年最勇猛的手下!”

  余政平断断续续的沙哑声音传来,就像利刃划玻璃般让人浑身不舒服。在号称青炎会最强战力的青璇手中夺下了余庄,青锋暗杀队的成员们早已眼比天高,此时竟然被老会长用“废物”来形容,不禁让他们怒气攻心,纷纷骚动起来。要不是陈奇在场,恐怕早有人抬手一枪就了解掉眼前这个口出狂言偏又半死不活的臭老头了。

  陈奇的反应却大不相同,他嘴角微微勾起,抬手制止了周围手下的躁动,然后把头微微一低施了个礼说:“老大说的是,他们确实进步了不少,可惜比我们当年还是差了几个档次。”

  “老大?嘿嘿嘿……”余政平轻蔑地干笑几声,瞪着陈奇说,“我很高兴你还记得从前的事情,可是你现在有那种还把我当老大的样儿吗?没必要啦,既然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

  额头上有刀疤的男人遗憾地摇了摇头,扬起下巴冰冷地说道:“既然有你首肯,小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余政平,我想早在五年前你就已经感觉到我的想法了吧?可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什么凭空又给了我五年的时间,让我等到了现在的机会?难道你此刻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养虎为患吗?”

  “虎?你觉得自己真的达到这样的境界了吗?我培养你、引导你、甚至纵容你,为的是平衡,为的是制约住另一条狡猾的狼!”余政平眯起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

  陈奇感觉到他眼神中的蔑视,沉下脸说:“你真以为那个狡猾的家伙有可能代替我?你可别忘了,我们两个都是你一手培养出来的,现在你说用我去控制他,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小陈啊,你虽然够凶够狠也够机智,但是你不够阴,也不够毒。”余政平说到一半,又吸了几口氧,才聚起足够的气力,“我知道你千方百计想除掉卢越,但是相信我,迟早有一天,你会需要他的帮助!所以希望你三思而后行,杀了他就是断了你自己的后路。”

  杀了卢越就是断自己的后路?陈奇眉头一皱,心里冒起千百个问号。卢越对余政平忠心可鉴,怎么会帮助反叛了他的自己?况且现在余政平和卢越大势已去,自己对胜利唾手可得,还需要什么帮助,需要什么退路?

  看到陈奇脸上阴晴不定,余政平苦笑地摇摇头,喃喃道:“曾经发誓同甘共苦的兄弟们,如今却生死相搏,果真是命运无常啊!”

  陈奇闻言心中一动,突然领悟了余政平话语的真谛,论感情论经历,他和余政平、卢越才是真正拜把子一同杀出个天地来的。而另一个掌管青炎会半壁江山的狡猾家伙,不过是半路出家的外来者,这其中的羁绊纠葛简直差天共地。

  “如果你还想不明白,就推着我到屋里去好好说一说。”余政平盯着陈奇有些恍然大悟的表情,言语中继续煽动着,“如果有些事情你忘了,我会帮你回想起来。如果有些事情你没看透,我也会帮你把它变清楚。希望你能当个守信义的汉子,不要伤害我这些忠心的孩子。”

  余政平显然是要和陈奇单独交流,青锋这边的人还没说出个一二三,仅存的青璇近卫已经开始骚动。青璇所有的幸存者平均年龄不超过三十五,都是卢越一手培养起来的心腹,对卢越和他的大哥余政平绝对忠诚,此时老大竟然想和叛乱的首领独处,他们绝对不答应!

  此时的陈奇心中已经起了一些微小的波澜,他打量了几下剩余不到十人的青璇近卫,平静地说:“可以,我保证会留下他们性命,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两边的手下都搞不清自己首领的想法了,待到两人各自下令退下之后,他们才犹犹豫豫地各后退几步,让出了一条直通往避难所内部的小路。余政平抬手轻巧地操作了几下,电控的轮椅柔和地掉了个头,就在众人视线被挡的瞬间,他隐蔽地取出一颗药丸,丢进了自己嘴里。

  陈奇接过一把手枪放在腰后,顺手摸过自己藏在暗处的一排飞刀,才气定神闲地跟着余政平往铁屋走去,留下双方的手下继续剑拔弩张地对峙。

  待到铁屋大门重新关好,余政平才不紧不慢地说:“小陈啊,你是不是觉得走到今天这一步,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呢?”

  陈奇笑了笑没有说话,算是默认。

  “以你的行事风格,向来都是不留退伍一往直前的不是吗?怎么今天反而瞻前顾后起来?莫非你害怕失败?”余政平眯起眼睛看着陈奇,想从他的表情中再挖掘出点什么。

  “这不是害怕失败,是以防万一,今天的我势在必得,你也别怪我不念旧情。”陈奇下巴微微扬起,表情逐渐又变得阴狠了。

  余政平摇摇头,口气中略带遗憾:“看来你依然没有做好最充足的准备啊!你可否想过,万一自己今天最后输了,你要如何是好?”

  “今天的行动是我花了五年的时间布置的,没有任何破绽!哪怕是那林沧熙此时杀上山来,我也能用最合适的方法消灭他。”陈奇冷笑一声,话语中包含着绝对的自信。

  余政平低头吸了几口氧气,淡淡地说:“如果你真的赢了,接下去要干什么也不用我教。但是如果你今天最后输了,我会给你一个忠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

  “哼,就是你这样瞻前顾后,青炎会才没办法更进一步!我就算输了也不会找那个藏头露尾的卢越!我会用自己的能力去夺回失去的一切,就像今天一样!”陈奇捏紧了拳头,有些激动地反驳着,“还有,你也别说得自己有多高尚,一心只关心我和组织的将来,你拉拢方家小子不就是为了让他做接班人吗?我为你出生入死多年,竟然比不上你对那个女人的痴心?!简直不知所谓!”

  余政平摇摇头,遗憾地说:“痴心不痴心都是过眼云烟,我只想在死之前好好给我当年最勇敢的小弟留一点东西而已。曾经的大姐头不傻,他们肯定早就做好了准备,汪洋背后的东西不是你想碰就能碰的!所以我奉劝你,如果赢了,好自为之;如果输了,更要好自为之!”

  “够了!”陈奇脸上最后一丝平静都消失了,“你看着吧,青炎会在我的手上只会更加强大,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它能够继续存在兴盛!”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余政平突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表情一肃,面色随即迅速由白变青,进而染上一层死灰。

  陈奇一惊,快步冲上前扶住余政平摇摇欲坠的身体,仔细观察数秒后气急败坏地喊道:“你这家伙!你竟然服毒自杀!!”

  “……嘿嘿,这不是挺好的吗?我这辈子……犯了那样多的罪孽,在报应……把我折磨致死前自己了断……也不错。阿凝啊……我算跑得……快……”

  余政平身体轻微抽搐了一下,双目失去了光芒,声音气息就此断绝。一代黑道枭雄,在经历无数风雨考验后,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陈奇愣愣地看着面前失去生命的驱壳,期待了多年的时刻终于到来,却没有半点的喜悦。心中有的,除了莫名的空虚寂寞,还有一丝凄凉伤悲。死去的人,是自己多年的绊脚石,却也是多年的兄长,他的离去,标志着一个时代永远地落幕了。

  突然,一阵凄厉的号叫撕裂了空气,猛地窜了进来:“陈哥!不好了!山下出事了!”

  http://www.7722.org/html/2867/1841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