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娇华 > 177 门都没有

177 门都没有

        以为夏昭衣会自己离开,所以老邱头身边的随从没有来赶人,但是见小女童还这样站着,一个随从就走来了,叫道:“这里哪是你呆的,走远点!”

        “邱先生,”夏昭衣看向老邱头,“我同你说些话。”

        “你是来找我的?”老邱头指着自己。

        夏昭衣点点头:“对。”

        “你是哪户人家的小丫头?大门不走,你走后门,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的?”

        夏昭衣走过去:“我有话想同先生说,耽误不了先生多久。”

        那随从拉着她:“上去干什么!有话在这说!”

        邱先生横了她一眼,抬脚走了,边嘀咕:“哪来的野丫头,烦死了!当这东平学府是个什么地?走后门?门都没有!”

        夏昭衣从随从的手里面挣开,实在不喜欢被人抓着。

        她抬头看着老邱头走了,头都不回,暗道这老邱头,脾性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好。

        拎着竹篮回身去先前的位置坐着,才坐下没多久,随从就又要拽她了:“你别给我在这待着,听不懂先生的话吗?”

        夏昭衣起身,往外边挪了一点,重新坐下。

        “嘿,你这野丫头!”随从跟来,“叫你滚,你听不懂吗,非得让人动粗?”

        “你这是仗势欺人吗?”夏昭衣抬头问道。

        “给我滚!”随从伸手推她,非常用力,“这里不是你呆的,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下次别让我看到你!”

        夏昭衣被猛推了一下,手掌磕在了一旁的地上。

        细小的石子嵌在掌心里,所幸没有流血。

        她爬起来,捡起旁边的篮子,回头看着这个随从,说道:“待人还是和善一些好,我在这里根本不碍着你什么,你何必这样动粗?”

        “给我滚!”随从粗暴的叫道,伸手又推她。

        这一次没有推到,小女童不知怎的,给避开了。

        随从没去管她怎么躲开的,叫骂道:“下次别让我看到你,给我老实点!”

        说完转身走了。

        夏昭衣垂下头看着自己的掌心,吹拍掉上面的尘埃,收回目光朝街道看去。

        “小丫头?”身后传来先前那中年人的声音。

        夏昭衣没有回头和理睬。

        “你还在这呢?不走的?”中年人走来又道。

        “我等人。”夏昭衣淡淡道。

        “你来这是想走后门啊?”中年人说道,“家里有哥哥,想来学府求学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中年男人顿时嗤笑,摇摇头:“我还真当你是什么大户人家的丫头呢,原来你不自量力的跑这来是想给你家里人求学的?我劝你还是回去吧,这样的事情邱先生肯定遇的多了,看到没,他都不想睬你。”

        夏昭衣皱了下眉头,抬头看他,冷冷的说道:“这些话出自那些世族权贵的口便也罢了,为什么你也要在这冷嘲热讽?天下学子都想自己能去好学府求学,这是人之常情,我今天如果真的是为我哥哥来到这,你该钦佩的是我这个幼小女童走到此地的勇气,而不是在这奚落我的贫贱。”

        说完,她往一旁走去几步:“你不要同我说话了。”

        “嘿,真是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中年人叫道。

        不过看这女童已经被步步赶到这边的分岔口,离后院的大门远了好多,中年人也懒得再赶她了,又嘀咕骂了几句,再度离开。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夏昭衣抱着手里的篮子坐在一旁的磐石上。

        来来往往有不少人,目光都会落在她身上。

        偶尔会有人来问她是谁,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等人,她一概不予理睬。

        好些人说她古怪,也有好些人说她不识趣,她始终面淡无波,像是听不到一样。

        前边大门到了下课的时间,很是热闹,来接人的马车和轿子,能排队到这边的路口。

        夏昭衣还在等着,等了很久,终于又看到一个熟悉人影。

        “詹陈先生!”夏昭衣跳下磐石,朝老先生快步走去。

        一身素衣布袍的老人回头看来,只见是一个小女童。

        “你是哪家的丫头?”

        “詹陈先生,”夏昭衣到他跟前,一笑,“我叫阿梨,梨花的梨,我有事找你,想同你借一步说话。”

        “我家中还有事等着我回去呢,你找我何事?”老人打量着她。

        夏昭衣轻叹,递去一张纸:“先生,认得这个字是谁写的吗?”

        老人接过来展开,上边的两个字,让他愣了愣,朝夏昭衣看去。

        不是认出字是谁写的,而是写着“瘟疫”。

        “这是……谁让你给我的?”老人忙问。

        夏昭衣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先生,近来京城一直都在传这两个字,您应该也有所听闻,对不对?”

        “你先同我说,这个是谁让你给我的?”老人说道。

        而且现在仔细去看,他虽暂时认不出这两个字是出自谁的笔下,但真觉得这两个字的书法妙极,翰墨沉着,笔锋飞逸,神韵轩昂,气度广阔,大家之笔啊。

        “先生,借一步说话?”夏昭衣说道。

        老人看着这“瘟疫”二字,咬咬牙,道:“罢了,你随我来。”

        老人脚步一转,回身朝书院走去。

        夏昭衣抬脚跟了上去。

        刚到门口,便遇上了邱先生和他的几个随从。

        推了夏昭衣一把的随从一见到她,登时怒骂:“你怎么又来了!”

        说着走来,又要伸出手。

        “你干什么!”詹陈先生猛然怒吼。

        随从被吓了一跳,缩了回去,忙道:“詹老先生,这,这女童……”

        “我带来的人,你想干什么!你看不见我吗?”詹陈先生叫道,转头看向邱先生,“你看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邱先生托着腰,起先压根没注意到夏昭衣,还是随从先跑过去的,现在他看着这边,眨着眼睛。

        詹陈先生骂完他一句就朝门内走去了,夏昭衣就在一旁跟着。

        邱先生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挨了骂,叫道:“这有我什么事啊?”

        看到随从低着头回来,邱先生怒斥:“就没你这么多事的!”

  http://www.7722.org/html/31240/221529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