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旧时衣 > 第八百八十八章、机会

第八百八十八章、机会

  衣熠打趣了一番玉瑶,心情也轻松不少,也知道玉瑶的性子,也就没有等她,缓步走了回去。

  明日就要面见众谋士了,她还要好好规划一番。

  再说到叶飞飏,从衣熠处回去后,总有些心神不宁,好似落了些什么,可仔细回忆遍自己与衣熠的对话又没发现有哪里不对头,只好先将这担心搁置一边,恰逢宋何有事相询,转念间也就忘了此事。

  只这一个疏忽,便给了衣熠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

  “好处怎会没有?他如今效命于李盛博,联合叶飞飏做了这个局,可给肖相添了不小的麻烦,依李盛博那人的脾气,定会给他好好记一功。而且……”衣熠说到这,猛地停了口,眉头也皱了起来。

  “不对!”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衣熠“砰”的拍了下桌子,恍然道:“这不是在给肖相找麻烦,这明明是在给李盛博找麻烦啊!”

  “什么?”玉瑶被衣熠这反复给说愣了:“姑娘的话,是什么意思?”

  衣熠摇了摇头,满脸的怀疑,似乎连她自己也没有理清这里面的缘由。

  “玉瑶,之前在前院时,叶飞飏是不是说过,肖相因为彭轩的不合作,而被气吐血了?”衣熠开口问道。

  “是啊,叶公子是这么说的。”玉瑶虽然不解,但回答的却是爽快。

  衣熠听了玉瑶的肯定,不由陷入了沉思——今日她去面见肖相时,肖相的气色虽然略有憔悴,却全然不似生病的模样,而且在与自己攀谈时,也是一副悠闲的神态,并非像叶飞飏所说的,有心事隐藏的样子。

  既然如此,叶飞飏又为何会这么说呢?

  衣熠的手指轻敲,脑袋也飞速旋转起来。

  彭轩在外面惹了祸,此事不知真假。肖相被气到病重,此事还待商榷。府里来了医者秘密为肖相诊治,此事也不曾听闻。

  而现在已知的,只有肖相并非病重,而自己恰好又被肖相提拔。叶飞飏突然来访,还带来这些消息,又是为何?

  衣熠的眼前仿若一团迷雾,那个真相藏在迷雾的最深处,看不真切。

  “姑娘?”玉瑶久等不见衣熠回神,不由轻声唤道。

  衣熠从沉思中惊醒,看了看一脸担忧之色的玉瑶,笑着宽慰道:“无事,这件事我还要好好思量,你先下去吧。”

  玉瑶听后,施礼退下,将这一方空间交给自家姑娘,她自己则去忙其他事了。

  室内的衣熠也微微叹息,扭过头看向了窗外的天色——虽已晴天,云层却依旧厚重,将那太阳遮的密密实实,只有零散的光晕从厚重的云层边上透些出来。

  仿若她此时的境地——看着一片大好,却总让她感觉前途渺茫,深陷囹圄。

  衣熠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头绪,不由深深叹息——消息的闭塞,让她在府中的生活尤为困难,说不得,要在这相府里安插些自己的人脉了。

  想到这,她又突然笑了起来。

  肖相已经允许她进入谋士院了,这安插人脉一事也会轻松许多,这都是长远打算,眼前还不能着急。

  衣熠手指轻敲,心情也因此变得好了许多,就想着趁着天晴些去院里走走。

  衣熠想到就做,略略打理了下衣着,莲步轻移就走出了她的屋子,顺着回廊左转右转,竟走到小厨房来了。

  厨房里的小灶上坐着“咕噜噜”消暑绿豆汤,满室飘香。灶里还有微微的火光冒出,可是屋内却没有人。

  玉瑶呢?

  衣熠踏入小厨房,从内至外寻了一圈。

  要知道,这小厨房是玉瑶最宝贵的地方,从管事那拨来的丫头婆子们她是一个都没让进过。平时煮菜做饭都是她自己亲力亲为,有事没事都爱往厨房跑,可现在衣熠却并未在厨房看到她——这可稀奇!

  衣熠在厨房门口停顿片刻,不想去向人打听玉瑶去了何处,也不想就这么回去,左右无事,索性在厨房里闲逛起来。

  逛着逛着,就走到了厨房的最里头,隔着一个摆满了蔬果的货架,隐隐能瞧见外面的景象,可外面却瞧不真切这里面。

  倒是个藏身的好地方。衣熠正这么想着,门外却传来脚步声。

  还不等衣熠从这拐角处转出去,外面的脚步却在门口处停了下来,来人应该是环视了一圈,没看到什么人,就自顾自的开口了。

  “可有什么消息?”来者的声音并非是玉瑶的,而且从说话的语气上来看,来的人应该不止一个。

  衣熠心思灵活,只这一句就知道事不对头,忙顿住了脚步,悄悄矮了矮身子,做起了偷听墙角的“小人”。

  “倒是有一些,只是离得太远,有些话没有听真切。”果真,另一个同行者开了口:“只是隐约听见女公子说了什么“吕”“合作”的。”

  奸细!衣熠心里一惊,万没想到自己这小院里竟还藏了个他人的耳目。

  “提到了吕?”先前问话的男子听起来似乎很吃惊,只提了这一句后,沉默了下来。

  同行的那个女子似乎只是个不入流的小角色,等了片刻没见男子回话,不由有些急道:“您看,我这消息也打探了,您是不是……?”

  被女子打断思路的男子有些不耐烦,语气也带了些不快:“行了行了,不就是钱嘛!给你!”

  边说着话,边传来衣服“希嗦”的声音,片刻又一声“哗啦”轻响,显然是荷包里铜板碰撞的声音。

  “喏!”男子不屑的声音随即响起,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的不耐,顿了顿后,口气好了许多:“这次算你有功,多余的银钱就赏你了,这几日就消停些,待过几日,你再去打探。”

  男子的态度并未让那女子有半分的恼怒,许是给的银钱远超平时,女子的态度更加谄媚了:“当然当然,为主子办事自然要万分小心,您放心,我晓得的。”

  “嗯。”男子对女子的态度很是满意,微点了点头就小心翼翼的离开了。那女子也是个谨慎的,收了钱财不说赶紧离开,反倒等了片刻,待那男子走远了,才藏头藏尾的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衣熠从藏身的拐角出来,再向外看去,已不见那对男女的身影了。

  http://www.7722.org/html/31652/2175036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