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能文明之古神觉醒 > 第七百二十章:龙宗

第七百二十章:龙宗

  谁知,也就在他把解药交在白冰妍的手掌心时,对面的蒙面女浑身一颤,接着就极度痛苦呻吟起来。

  看到这一幕,古华云林心中暗骂,糟糕,原来是效力延迟发作了,可惜了可惜一次难得机会。

  他盯着已经被白冰妍攥在掌心的解药,默然无奈叹息一声。

  白冰妍一步跨到了蒙面女身前,一把搀扶住她几欲倾覆的身躯说:“快点吞下去,这是解药”。

  此时的蒙面女也不敢逞强了,立刻张开嘴巴吞下解药。可是解药似乎并未减少她的痛苦,反而更加激起了她体内的内气。她的皮肤和肌肉之下都产生类似于气流的东西在流动。

  看到这一幕,白冰妍也感觉束手无策,她目光转向古华云林求救。

  原本看到蒙面女这一幕,古华云林还有些幸灾乐祸的欣赏,此时见白冰妍那种洞彻人心的眼神,他顷刻就投降了,于是弯腰下去,为蒙面女诊治。

  “咦?怎么会如此?”古华云林一脸震惊的自言自语说。

  “她不是刚刚服下了解药吗?”白冰妍几乎有些绝望的眼神盯着古华云林说。

  “不是内气,她体内不是内气,而是一种很古老很诡异的气息”古华云林思索片刻,才悠悠然解释说。

  “不是内气?可是她明明是喝了琼浆之后才...”还未等白冰妍置疑的话说完。

  古华云林便主动开口解释说:“没错,她是喝下了大量的琼浆玉液,可是在她身躯内却未发现琼浆玉液化作的内气存在,只是另外一股比琼浆玉液更可怕能量正在体内吞噬她”。

  “那是什么力量?我恳求师兄救她”白冰妍此时也是慌乱了分寸,无比恳切眼神盯着古华云林。

  此时此刻,古华云林凝视着白冰妍那双充满泪水眼睛,以及那张精致绝美的面孔,他内心何尝不想趁机要挟她,屈服于自己,但是他却最终没有这么做。若是如此,他便完全破坏了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君子形象,即便是一时得逞,夺走了她的身子,却依旧无法获得她的芳心。

  古华云林已经从最开始为了白冰妍美色,变成了一种近乎痴迷的暧昧。现在他不仅仅需要白冰妍整个人,还要夺走她的芳心。

  这样一来,他放弃胁迫她的想法,而是十分诚意的眼神盯着她说:“现在单凭我一个人恐怕无法克制她体内的那股神秘气息,必须你我合力,才可以帮她重新封印体内的那股气息”。

  白冰妍闻言,立刻拼命点头说:“好,我一切都听师兄的”。

  闻听此言,古华云林脸上洋溢起幸福之色,这还是冰美人第一次如此无距离亲切的和自己交流。他怅然若失之后,就将蒙面女抱到高处,之后他就在虚空布阵,以古华灵阵将这里方圆百丈封闭,毕竟他们在疗伤时,绝不允许外力干扰,不然不仅被医治者有危险,就连施救者也会大受损伤。

  一番布阵之后,二人在相互对视一眼,一起开始为蒙面女疗伤。

  “妹妹究竟是为何如此?”此时此刻,白冰妍还是对于蒙面女伤势一无所知,她想不明白,为何一个好好的人,突然就变成这般模样。

  “若我猜测无误,她体内的气息早已存在,只是之前被封印了,刚才她一口气吞下大量的古华琼浆之后,化作的内气冲破那股能量的封印,这才导致如此”古华一番话已经极其接近于真相了。

  闻听之后,白冰妍也赞许点了点头说:“我之前听说过妹妹有过一次不为外人所知神秘经历,或许正是那次经历才让她体内存在那种气息,只是这种气息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可怕?”。

  此时古华云林也是默然摇头说:“我也不清楚,只是这股气息似乎隐含着一种幽之力,但是却又不像,总之很是怪异就是”。

  白冰妍也知道既然连古华云林这样仙人都不知情,那么自己再打探下去也无意义。于是他就不再继续追问,而是一心辅佐古华云林为蒙面女子疗伤。

  冰城。

  一处僻静角落,三老凌空落下,在三老中心围拢着另外一个紫袍老者。他满头银发,须眉也都是白色,但是那双眼睛却异常的乌黑明亮。他回身扫了扫三老,也知道今日无法再脱身来,也就不再做踏空之态。反而大大方方转身,迎着三老上去说:“几位上仙,为何要穷追在下,意欲何为?”。

  三老见对方竟然不躲不避迎上来,那份气度和从容都让三人颇感震惊。毕竟这份直面三大地阶强者的勇气就值得点赞。

  儒衫老者首先迈出一步,凝视着紫袍老者问:“你可是来自超级宗族?不知阁下尊号怎么称呼?可敢曝出名头”。

  很明显三老对于紫袍老者的气势和身份有些忌惮,不敢贸然出手,在超级位面,每一个地阶强者,都被各大宗门当成了珍宝一般供奉起来,有时这些地阶强者之间一点小摩擦都会引起整个宗族搏杀,这也是地阶老者轻易不外出闲逛的原因,他们也不想,因为自己一时失误,便挑动超级宗族之间仇杀。

  “在下名号不入尊耳,既然各位知晓,那么告诉你们也无妨,老夫自铭悟华,各位来此不知有何见教?”紫袍老者在面对着三个地阶强者威逼,还是保持着一种泰然自若的姿态。

  “悟华?你是哪个超级宗族?为何要下界来于我们为敌?”牛鼻子老道却没儒衫老者那么好脾气,怒气一冲,竟然裂开架势准备开打。

  “你们问我?老夫还要问你们呢?你们为何要闯入我的族地?”紫袍人迎着牛鼻子道人的目光,毫不示弱的反驳说。

  “什么?你的族地?难道你是冰城的主人?”此时一向表示缄默的宽严老者跨出一步。

  “没错,老夫悟华正是冰城的主人,也是华龙族第十一任冰龙师祖”紫袍老者十分镇定的语气回道。

  可是牛鼻子和儒衫老者根本就不相信,尤其是牛鼻子老道,嘴角微微翘起,冷声道:“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到了此时还满口胡言”,说着,他径直一步,展开了天宗绝学朝紫袍老者身上反压下去。

  此时儒衫和宽严老者也不阻挠,他们也想看清楚对方功法虚实,话可以说谎,可是功法是不会说谎的,即便是对方有意隐藏自己功法,但是在面对着彼此相差无几的对手时,也无法做到不露痕迹。

  三老自恃身份,绝不会联手对敌。于是另外两个老者就在前后两侧蹲守,一边是为了观察紫袍老者底细,另外一面则是防备对方趁机溜走。

  牛鼻子老道可是一副火爆脾气,一上手就是天门最霸道,最狠辣的天绝七式。每一招都宛如雷霆过兮,威力无可匹敌。反观紫袍老者,姿态却比较沉稳,平静,他手掌只是隐约浮现出一些冰晶状螺旋体,举手投足间带着些许阴寒气势而已。

  奇怪!

  儒衫老者微微一皱眉,转身盯着宽严老者说:“这种阴寒气势确实在超级宗族内很少见,难不成是魔宗?可是在其身上并未感知到任何魔气的存在”。

  宽颜老者此时也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说:“此人功夫确实诡异,并非出自我们熟知的任何一个宗族,难道他不是超级位面的?”。

  说道这,宽颜老者脸色骤变。因为若不是来自超级位面,那只能是超越七级宗族的上古四大天界。

  儒衫老者也明白宽颜老者话中隐晦所指,他思绪一会儿才道:“古华天界的功法老夫亲眼见过,绝非此等阴寒气势,至于幻虚和崑黎两个更加不可能,她们都以女子居多,那么最后可能的就是....”。

  “幽冥界”儒衫老者此时脸色也是微变,目光如冷电般扫视着对面紫袍老者,希望可以从他功法中找到一丝蛛丝马迹。

  “在四大上古天界内,也只有幽冥才会如此神秘,只可惜你我都未亲眼所见来自于幽冥界的人,无法判断此人是否出自哪里”宽颜老者平静了一下心绪,才继续解释说。

  “幽冥?若此人真来自于幽冥界,那么此事可能变得复杂了”儒衫老者更加愁眉不展,数千年了,这还是他真正为了一件事情而如此忧心忡忡。

  “还记得数千年前,那个流传甚广的传闻吗?”。

  “什么传闻?”宽颜老者似乎一时未想起,有些愕然。

  “那时,我也只是清水宫一名三代长老身份,根本没有机会参入那一次宗族大事,但是我听事后的师门长辈说,那日围剿白阴宗的人遭遇到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就在他们攻陷白阴宗驻地时,天地突变,一个黑影从上古天界踏破虚空来到他们面前,他挥手之间便击溃了那些试图围剿最后那一群白阴余孽的宗族门徒,之后带着白阴宗门徒冲出七大宗族合围,在他离开之前,曾经抛下一句誓言,说几千年后,他要让白阴宗后人血洗七大宗”。

  “当时七大宗还不清楚此人的来历,经过多方打探之后,才获知此人乃是来自上古四大天界之一的幽冥”宽颜老者此时已经完全记起来了,毕竟那一件事可是整个七宗千年以来最为惨烈和激动人心一战,有关那一战的一幕幕都被编撰成了演义在七宗弟子之间流传。

  当然有关幽冥天界这一段被当年的宗族长老特意隐藏起来,也只有这一任的老鬼才有资格得知其内真实情形。

  “莫非此人就和当年那个传言有关?”思虑及此,宽颜老者一项和颜悦色的表情,忽然变得阴郁起来,脸上也笼罩一层浓烈无法化解的杀意。

  “现在还不好说,但是此人底细,我们必须打探清楚,若真是当年白阴教余孽在此作祟,我们势必要做一次天怒人怨的事情了,将整座冰城彻底抹去”儒衫老者也目露寒光,毕竟事关整个七宗的生死存亡,他们绝不会怜惜自己的那点狠辣手段的。

  说话间,对面紫袍老者和牛鼻子老道已经对峙了数十招,电光火石间,他们身形交错,已经从踏虚打到了界空内。

  毕竟这里根本无法承受住他们这种地元级别强者轰杀。

  于是另外两老也一起踏空去到界空。

  对于地元强者,界空已经可以随意改造,他们一踏步,顷刻整个界空都呈现出一种类似时空梯度层次感。

  这样一来,他们也无需担心因为无数区分时空位置,而被彼此波及。

  牛鼻子老道在三人中属于修为最霸道的,他的功法完全是一副刚猛气劲,所以他的拳法以及地元迸发,都带着极为明显奔雷之声。

  此时在界空内,他的地元气势再也不受压制,整个界空内,几乎遍布他磅礴的地元气势。

  轰轰之声不绝于耳。

  相反一方,紫袍老者则是依旧十分平稳,只是手臂之上泛起一圈圈银白色雾龙,那些气势似水,似冰,似金属,很是怪异,每一次挥舞手臂,便有一道光影展开,宛如一条横亘天地巨龙穿梭而出。

  龙印!

  看到这,原本还对紫袍老者身份产生疑虑的二老,忽然眼睛一亮,儒衫老者先是跨前一步,伸手在界空内捕捉了一条龙印回来观察。

  不错,确是龙印。

  儒衫老者盯着看了一会儿,略微点头说:“只是这龙印已经和龙宗所用的龙印大相径庭,似乎更加玄妙不可言啊”。

  宽颜老者也是微微点头说:“此龙印绝非龙宗功法,只是二者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若真是龙宗外支,我们也不好伤及彼此和睦,万一被龙老儿追究起来,你我兄弟还要多费一番口舌啊”此时儒衫老者一脸做和事佬的模样扫了扫对面战斗着二人。

  “先别急,让他们再打一会儿,你看他们二人实力相差无几,一时半会还分不出胜负,倒不如趁此机会,我们把这个龙宗外支的底细多探查一番,也免得之后和龙老对峙时落了下风”宽颜老者也是得意洋洋的摇晃着手里的龙印说。

  http://www.7722.org/html/35411/214409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