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懒虫的错误饲养方法 > 第三十九章 罗老师

第三十九章 罗老师

        公司那边的事不需要自己考虑,当下也没有其它紧急的事情,凌昊也就选择在霓羡儿家无所事事,不就是躺吗?躺哪不是躺,躺街上去还可以赚笔外快呢!

        到了傍晚,凌昊又开始了自己的厨爹+保姆工作,不过比起早上来说,这晚餐要简单多了,霓羡儿虽然还是那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但是对于到嘴边的食物也会吃下去,比起早上的束手无策要好多了。

        看来很快她就能够恢复正常了,到时候慢慢就能走出阴影了吧?凌昊这么想着,也开始盘算起自己还要辛苦多久,想来两三天就差不多了吧。

        但是,事实却给了凌昊一记响亮的耳光。

        第二天,霓羡儿依旧呆坐,除了凌昊的喂食以外,对于其它的事情毫无反应,到了晚上十点,她很准时的睡觉了,和之前一样,蜷缩在父母中间,仿佛没有半点安全感。

        第三天,前两天的重复,除了凌昊所做的餐点换了款式以外。

        第四天……

        第五天……

        第六天,也就是周六,情况终于生了一些变化,但是并非好事。

        清晨,凌昊一阵轻微但却特别的声音吵醒了——粗重的呼吸声。

        凌昊快步来到霓羡儿的房间,她和往常一样,呆坐在床上,也和往常不一样,她的脸颊非常的红,呼吸也很沉重,凌昊皱着眉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热得烫,她烧了!

        凌昊连忙抱起她,让她平躺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别乱跑哦!我出去给你弄点药。”虽然说以霓羡儿如今的状态,几乎完全不可能出去,但是凌昊还是叮嘱了一句。

        云蕴小区附近就有一家药店,但是凌昊犹豫了一会后并没有进去,而是打了辆车离开了。

        中午时分,凌昊提着大包小包的回来了,他去买了很多中药,因为他思前想后,觉得以霓羡儿目前的情况,身体必定会因为精神的萎靡而受损,那么用固本培元的中药给她补身体才是最好的。

        凌昊走进霓羡儿的房间,她安静的躺在床上,闭着双眼,脸颊上满是不自然的红晕,额头上也遍布香汗,凌昊用手替她抹去汗珠,轻轻道:“饿了吧,稍等,我给你熬点药膳,对你的身体会好一些。”

        说完,凌昊起身走了出去,这时,霓羡儿长长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双眼张开了一条缝隙,处于失神状态将近一个星期的双眼总算是有了一丝神色,她看了一眼凌昊的背影,又一次的合上了双眼。

        过了近两个小时,凌昊端着一碗棕色的药汁还有一碗白米粥走了进来,药汁散着淡淡的腥味,味道绝对不好闻,这已经是经过凌昊处理过的了,毕竟良药苦口。

        凌昊把药和粥放在床头柜上,先将霓羡儿的身体扶起靠在床头,然后端过药,轻声道:“来,张嘴。”

        霓羡儿微启小嘴,将勺子里的药吞进了嘴里,但是突如其来的苦味和恶心感让她一阵不适,顿时咳嗽起来,嘴里的药汁也自她的嘴角流淌而下。

        凌昊连忙帮她擦拭干净,然后再次舀起一些药,比起刚才要少上许多,他温柔的对霓羡儿吩咐道:“一点点的喝吧,有点苦,但是对你的身体比较好。”

        霓羡儿张嘴将药吞了下去,小脸微微一皱,那恶心的味道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这时,又是一勺送到了她的嘴边,凌昊的声音响起,“来,喝点粥,会好一点。”

        霓羡儿有些急迫的张嘴,把粥给吞了下去,香甜的粥虽然瞬间就被药味给污染,但是也让嘴里的混合物不再是那么的难以下咽。

        “来,慢慢喝。”凌昊再次舀起半勺药汁。

        霓羡儿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她的动作太轻,凌昊又专心的在盛药,并没有注意到。

        ——

        凌昊花了近一个小时,才给霓羡儿喂下了所有的药汁,喂完过后,霓羡儿也已经很疲惫了,几乎是瞬间便睡着了。

        凌昊将她在床上安置好,严严实实的盖上被子,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凌昊心有疑惑,会是谁呢?应该不是小玉才对!老妈么?

        为了保险起见,凌昊把霓羡儿的房门关上,走到玄关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了一位妇女的声音,“你好,我是霓羡儿的导师,我姓罗,霓羡儿她一个星期没有来上课,一下。”

        羡儿的导师?凌昊想了想,还是打开了门,门外是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妇人,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头虽然还是黑色,但是隐约间能看到点点花白,眼角的鱼尾纹也非常的明显。

        看到凌昊,罗老师面带疑惑,“请问你是?”

        “我是……羡儿的男朋友,请进吧。”

        “原来羡儿已经有男朋友了,我都还不知道呢!”罗老师微微一笑,“咦,这门?”

        “额,不小心被我弄坏了,修的不好,请见谅。”凌昊尴尬的笑了笑,之前他也只是随便把门弄了两下就置之不理了,现在倒是丢人啦!

        “哦。”罗老师点点头,她现在也没心思关心这些事情,霓羡儿的状况才是她最担忧的,在沙上坐下后,她迫不及待的问:“请问,羡儿她人呢?”

        “她病了,在房里休息。”

        “我能看看她吗?”

        “不行!”凌昊斩钉截铁的否决,他这态度自然是引起了罗老师的疑惑,凌昊连忙补充道:“她的病很特殊,不适合探病。”

        罗老师皱起眉,“那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呢?”

        “额……”凌昊迟疑了一下,突然嗅到了空气中的臭味,灵机一动,“因为我就是学医的,我这几天一直在照顾她,现在她的情况已经好多了,你应该闻得到吧,中药的气味。”

        罗老师鼻子抽动了几下,点点头,“原来如此,那她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早则三五天,迟则十天半月吧。”凌昊只能给出一个概括性的答案。

        “那就好。”问完了霓羡儿的情况,罗老师的注意力转移到凌昊的身上,“请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羡儿一直没有男朋友,只有一个失踪了的未婚夫,我很好奇呢。”

        凌昊挠了挠脸颊,“额,我就是你口中那个失踪了的未婚夫。”

        “你是古晨!!?”罗老师声音提高了几度,随后开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凌昊,眉间皱起了好几条纹路。

        凌昊不解的问:“有问题吗?”

        罗老师犹豫了下,表情认真的道:“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是希望你不要见怪,我想问几个问题。”

        凌昊有些奇怪她的而态度,不过还是点头,“你问吧。”

        “我听说,羡儿之所以是你的未婚妻,并非是因为她和你两情相悦,而是因为你的父母和羡儿的父母定下了娃娃亲,是吧?”

        “对。”

        “你不觉得这种行为非常不妥吗?两个人的一生只因为父母的一个承诺乃至一个玩笑就被完全定下来了,你知道吗,我从羡儿大一就认识了她,从她那里,我根本感觉不到她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虽然是所谓的未婚夫,但也只不过是一个名头而已!”

        “羡儿的父母已经去了,我并不认为他们自私的愿望应该强加在羡儿的身上,她已经够不幸的了,为什么还要剥夺她自由恋爱的权力呢!她一个花季少女,正是享受自由恋爱的年纪!!!”罗老师越说越激动,到了最后,已经近乎于呵斥了。

        凌昊被她说的有些懵,虽然她说的的确是很有道理,可是,这已经不是一个外人应该掺和的事了。

        “抱歉,我有些失态了。”罗老师情绪冷静了下来,她扶了扶眼镜,叹口气,继续道:“我很喜欢羡儿这孩子,三年前她父母去世的时候我就想收她做我的干女儿,不过都被她婉拒了。但这并不妨碍我视她为己出,古晨,你们应该是一起长大的,如果你真的喜欢她,真的心疼她,就不要用婚约这种东西逼迫她,好吗?她是最善良的天使,不应该走一条悲哀的人生路!”

        凌昊一脸无奈的说道:“听你这么说,在你心中,她嫁给我就是一种悲剧?”

        “虽然很失礼,但是这是事实,你的名声在外,我也早有耳闻。”言下之意,你特么心里没点b数吗!

        凌昊噗嗤一笑,“那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失忆了,以前的事一点也没记住,三年前的古晨和三年后的我,是两个概念。”

        罗老师愣了下,“失忆!!?”

        凌昊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道:“而且,我并没有逼过羡儿,我回来之后也告诉过她,如果不想跟我在一起,随时可以解除婚约,是她自己没有选择解约,这是不是说,她已经迷恋上我了呢?”

        “这……”罗老师迟疑了,如果摈弃古晨以前的窝囊行径,眼前的这个青年仪表堂堂,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一股特别的气质,要说霓羡儿会喜欢他,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好了,话题打住吧,婚约这件事我从来就没有把握到自己的手上,选择权我早就给了羡儿了,你想要做一个母亲的心思我能理解,天下老妈都一样,不过别担心,我和你知道的古晨不一样,她已经是自由的了,绑住她的只是感情,不是约束,我这么说你能放心了吗?”

        罗老师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露出一丝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古晨,刚才我真的太无礼了,谢谢你给羡儿自由,也谢谢你照顾她。”

        “应该的,至少现在她还是我名义上的未婚妻。”

        “那我就不打扰了,请你替我向羡儿转告一句,希望她身体早日安康。”

        “ok!”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7722.org/html/36967/192560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