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役英雄的小店 > 18.再等·青梅

18.再等·青梅

        “当然有,不过我这是饭店,酒不过三,如果想买醉,那我还是建议你去其他地方。”

        令狐钰愣了下,笑道:“给钱也不行?”

        “给钱也不行。”

        “那好吧,先来一杯吧。”说着坐下来,把折扇放在桌子上,竹伞推到邻座前,像是那里还坐着另一个人般。

        “嗯,要什么酒?”陈黎抖了下眉毛,扭头打开橱柜,随口问道。

        “有什么?”

        “西式的红酒、香槟、威士忌,中式的白酒、果酒、清酒。”手指点将式地把柜台里的酒大概点了遍,笑了下,“浓烈的,清淡的,总有一种适合你。不过,先说好了,我这都不是什么好酒。来点?”

        “来你这最烈的。。”话说了半句,令狐钰犹豫了下,笑着摇摇头,“算了,还是别了。醉酒误事。”手握着扇柄,轻轻敲着手心,看着旁边的竹伞,像是想起什么一样,问道:“前辈,你这有米酒吗?”

        “米酒?”很少见买醉的用米酒买醉。

        “对,米少点,酒汁多点,要温的。”令狐钰却像是确定了,笑着点点头,道,“再来点下酒菜。。青梅果吧,青梅果有吗?”

        “米酒配青梅果?”这算是哪门子的吃法,刚刚还一副被人甩了,要买醉的样子,转眼又吃得这么养生。陈黎挠了挠头,算了,活久的总有些奇怪的癖好,不过,不用想等下怎么把醉鬼丢出去也好,道,“好吧,青梅果我这没新鲜的,处理过的脆青梅可以不?”

        “嗯,可以啊。”令狐钰点点头,笑道,“前辈这有这些东西就已经很惊喜了。”

        “还好,我自己也比较喜欢吃,所以什么都会藏一点。”陈黎打开下面的橱柜,里面的空间被自己扩展成仓库大小,平时罐装的腌制品、发酵品都放下面,挥手取出一小坛米酒,倒入准备好的碗里,放在盛水的锅内,再把锅放在炉子上。为了避免米酒煮糊,最大保留米酒的香味,用水煮热是最好的。

        “吃的是人生第一等大事。”令狐钰点点头,趁陈黎忙活时,左右打量着小店,不大,有些旧,但却很舒心。“话说,还未请教前辈的名讳?”

        “叫我老离就好。”陈黎把锅架好,让火星看好后,再弯腰从橱柜里提出装脆青梅的坛子。身为一个合格的吃货,回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中华美食,能想起来的全部再吃了个遍,然后把所有能想起来的吃的全部藏一份。

        不要笑,出国留学的吃货回家都能变饿鬼,离家无数年的人,藏吃的做备份,这是身为吃货的安全感体现。至于高手的觉悟?滚蛋吧,在吃的面前,节操算什么,反正都退役了。

        揭开封口,扑面而来的甜腻中带着一股酸涩,微微倾倒,琥珀色的汁液先出,微黄的脆青梅紧跟,在雪白的盘子上颗颗乱滚,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地咽口水。

        “离前辈。”令狐钰咽了下口水,强忍着移开了视线,看着炉火上噗噗作响的锅,道,“不知道前辈之前在哪里清修呢?”

        “最开始在艾达位面,后来就到处晃,最后搞了个大事情,然后就回来了。”陈黎随口说道,端起那盘青梅,放在令狐钰面前。

        “啊?”令狐钰一脸茫然。

        “没事,听不懂就对了,当我胡说就好。”掀开锅盖,水汽腾开,食指指背在碗边靠了靠,不错,温度刚刚好,火星是个好炉火,懂得加速一下,让客人不用久等。端出米酒,摆在令狐钰面前。“久等了,温米酒配脆青梅。”

        “好吧,令狐钰孤陋寡闻了。”令狐钰摇了摇头,也不恼,世界何其大,出一些自己从未听过的福地也是很正常的。米酒的香味飘来,加上脆青梅略酸涩的气味,让他唇齿生津,忍不住地端起米酒来,抿了一口。

        温润又醇厚,不同于烈酒的刺激,也不像果酒的百味,米酒像君子一般,醇厚温和,喝的时候不带半点酒味。再吃上一颗脆青梅,鲜甜清脆,咀嚼后又有些未腌制完全的酸涩,刚好丰富米酒的平淡,两者的味道在唇齿间缠绕,像是谆谆君子和青梅竹马的翩翩起舞。

        陈黎有些奇怪地看着令狐钰,吃一口后就停了,看着竹伞发呆。绝对有故事,不过反正不关自己的事,管那么多干嘛。随手也给自己倒了一小盘脆青梅,捻一颗放入嘴里,微微酸涩的味道让眉头都纠结在一起,这坛好像没腌好。再看了眼发呆的令狐钰,也可能是每个人口味不同?

        “青梅。。”许久,令狐钰低语了一句,像是自嘲般地笑了,端起米酒来,灌了一口,有些自嘲地笑了下,“青梅。。”

        抬起头来,用手指夹起一颗脆青梅,丢入口里,道:“离前辈,老离,我看你这里没什么客人,挺闲的吧?”抖了下眉毛,眼睛有些迷离,似醉非醉地说道,“要不,我说个故事娱乐一下?”

        “我要说没兴趣呢?”陈黎再吃了一颗脆青梅,喀喀喀咬得欢快,这东西有毒,越吃越想吃。

        “那我也讲。听听故事嘛,打发打发时间,反正也是闲着。”令狐钰的犬牙变得有些尖,整个人没了之前的飘然,变得有些野性,像是喝醉了般,一手支着桌面,笑着道,“刚好,下一碗酒温上,要是我故事说的好,就赏一碗!哈哈哈!”

        陈黎抖了下眉毛,笑着摇摇头,酒品真差,才两口而已,就成这样了。不过还是转身再用锅温上一碗。

        “唔。。让本公子想想,故事该从哪里开始说。。”令狐钰头微微后仰,看着天花板,呢喃着。

        陈黎忙活完后,再次往嘴里丢了颗脆青梅,一副“开始你的表演”的样子。

        “话说,从前有座山。。哎,我是不是应该先道上一句诗,这样更像样点?”

        “。。你那是什么朝代的说书,少废话了,直接说。”

        “好吧好吧,现在的人真是没耐心。话说,从前有座山,或者说有个地方,叫做青丘。。”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7722.org/html/38271/171468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