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耀九歌 > 第二百一十章 悄然离开

第二百一十章 悄然离开

        李沐伸手擦去眼泪,他默默跪下身,对着一桑道人的遗蜕,三度叩首。

        “师兄好走。”李沐哑着嗓子说道。

        回想松阳城中,与一桑道人初遇。两人席地而眠,搭伙一宿。那时李沐被陈媛所骗,行囊丢失,正是丧气之时。幸得一桑道人开解,又以符箓之法助李沐找到陈媛。而后,两人又在临照苑意外相遇。

        李沐被沈璃牵扯入鲛珠的风波之中,还是一桑道人带着岳叶枫一同插手,才保全了李沐的性命。救了李沐之后,一桑道人又传给李沐玄门正宗的混元一气功。

        往日种种浮现眼前,李沐悲从中来。

        一桑道人临了之前,告诉李沐他想代师收徒,渡李沐做个方外道士。但是最后又说李沐牵绊太多,还是做个在家居士。可这句话不管怎么说,都透漏出了想要李沐拜入太一道的心思。于是李沐想了想,还是决定改口称一桑道人一句师兄。

        就算不管这所谓的名分,一桑道人先前不求回报地帮助李沐的那些事情,这就足够当得起李沐的尊敬。李沐唤其一声师兄,真的是不为过。

        李沐看着一桑道人的遗蜕,虽然不知道道门中人,驾鹤西去之后,如何殡葬。但是入土为安这四个字,应该不会错。苏先生教他人有叶落归根之说,不过李沐不知一桑道人是何方人氏,也不知一桑道人要归于何方。

        一桑道人死前提及海外仙岛,太一道宫,还说海图就在那《九歌诀》玉册之后,他师父静慧道长还在岛上。李沐倒是有心将一桑道人遗蜕送至海外,可现在暂时无法实现。

        “不过,总不能让师兄再呆在岛上。”李沐如此对自己说道。雷行云将一桑道人囚禁于此,一桑道人更是在这里殒命。李沐脱下自己已经破烂的外袍,凝成一束,再次将一桑道长绑在了自己身体之上。他不能让一桑道人再留在龟岛。

        就在这个时候,李沐忽然听到了一阵诡异的声响。那声音像是数条铁索碰撞在一起,锒铛作响。可被风一催,竟然是带着一丝丝毛骨悚然的意味。

        有道是空**来风,未必无因。李沐又回头看了一眼浮桥,若这石洞只是偶然发现,那为何要有浮桥通到这石洞之中?

        只不过现在李沐还处于悲戚之中,无心深入一探。李沐背起一桑道人,转身出了石洞,又一次跳入湖水之中。

        就在此时,石洞之中竟然响起一阵脚步之声。

        李沐在水中悄然变换了身形,躲在一旁。

        石洞之中走出了两老一少。那少的走在最前方,李沐观其人,发现他容貌俊秀,皮肤白净,是一个英俊的公子哥儿。不过李沐的注意力随后就放在了其中一个老者身上。这老者李沐认得,乃是天玑宫长老费季礼。

        那公子哥走在最前方,费季礼与另外一个老者一齐抬着一个以锁链缠卷的东西,走在他身后。公子哥一走出山洞,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雷云,又侧耳倾听片刻,转头说道:“看来还是有人来了。”

        费季礼在一旁说道:“陷空山出了叛徒,将这件事抖了出去。此次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另一老者说道:“难道能算准他会醒?我的确不懂当初大师兄他们为何不杀他。”

        “因为他是星隐宫宫主,这就足够了。按当初大师兄所说,尚甾最后自闭气机,陷入龟眠,不知何时醒转。但是他的确是没有死的。”费季礼说道,“太一道弟子死后,当时也就只有星隐宫宫主会知道太一道的事情了。”

        李沐在水中听得七七八八,听到他们提起太一道弟子这五个字,不由扶了一下身后一桑道人的尸身。“太一道弟子死后?难道他们发现一桑道人死了?”

        这一轻微的动作,又是水下进行,只是激起一丝丝水声,夹在波浪之中,应该没有人会留意。但是费季礼身旁另一个老者突然向着李沐这里瞥来。

        幸好李沐有所防备,在他转头的片刻就沉入了水中。那老者在水上只看到了一个虚影,无法确认是不是有人。

        费季礼忽然伸手拉住了公子哥,公子哥一愣,转头疑惑道:“费长老?”

        “这声音,应该有不少人到了岛上。这已经出乎我们预料。我们此时若是带着尚甾出去,恐怕瞬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费季礼担忧道,“原先我是打算先带尚甾离开,但是现在,那些人来得太快了。”

        另一老者道:“的确,我们拖延了这么多日,故意不解为情阵,就是为了以时间压迫其他几派,迫使他们同意我们带走尚甾。原本就要成功了,没想到他们却来了。”

        公子哥问道:“两位长老,那我们现在该当如何?”

        “掌门莫急,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我们还是有利。”另一个长老说道,“尚甾是一定要带走的。此人关系重大,如果其不死的消息传出去,对于我们天玑宫的声誉可是一个打击。所以,现在将尚甾带走是最好的选择。剩下的问题,不过是如何带走他而已。”

        费季礼接口道:“我们的船藏在东侧,我先出面,去前面,以避战为由,带走几名弟子。你和掌门带着尚甾先去船上隐藏。待我带人前来,开船先行离开这里。”

        “此法甚好。”公子哥点头说道。

        “如此,那边抓紧时间吧。”另一个老者催促一声。三人的脚步声渐渐运去,李沐冒出头,顺着他们离去的方向游了过去。

        他来到龟岛只是为了找到龟岛,以此来换取上官隐手里,关于沈璃的消息。这个任务,早在他释放烟火之后,就已经完成。至于在这里遇到一桑道人,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惜,他虽然救出了一桑道人,但是一桑道人还是死于雷行云手下。想到这里,李沐回头瞥了一眼雷云。雷云之中还不是闪过一丝电蛇的影子。

        最开始,是雷行云挟持一桑道人,逼迫一桑道人说出五雷正法的奥秘。其后李沐为救一桑道人,杀死了雷行云的弟子张萃英。雷行云知晓后,为弟子报仇,又出手打杀一桑道人和李沐。

        若不是李沐有鲛珠护体,又有一桑道人帮他抵挡,恐怕他也会死在那道雷电之下。

        既然李沐没死,那么这一段仇,已是结下。

        李沐转过身,循着天玑宫三人离开的方向而去。雷行云这个人的实力太过强大,李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若说要为一桑道人报仇,他亦是有心无力。

        木屋那边,乱战不仅尚未停止,反而是有愈演愈烈之相。李沐不想再被卷入其中,他现在只想带着一桑道人离开。

        李沐爬上湖岸,一头闯进了树林。

        来时他是顺着水流而来,能找到龟岛也可以说是他的运气。可李沐知道,自己若想离开离开,靠自己要游出去,恐怕不行。且不说龟岛外水流湍急,他能否抗拒那暗涌湍流。就算他离开了水流范围,八百里镜湖水,他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游回岸边?

        时值秋日,但夏暑未退。

        这个天气,一块肉泡在水中几天,肯定也就烂了。李沐若是背着一桑道人的尸身在水中游回去,恐怕没过几天,一桑道人的尸身就完全腐烂了。

        所以,他还是要找船,他要乘船。

        天玑宫似乎有意带着尚甾先行离开,李沐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他快步在树林之中穿行,虽然不见那老者和公子哥的人影,但是李沐认准了方向,只管前行。

        不多时,李沐背着一桑道人爬到了龟背岛的边缘。李沐站在山脊之上,可以望见岛外均匀铺就的矿石,还有在小岛那边,停泊的四艘大船。

        李沐居高临下,望见公子哥和另一个老者抬着被铁索缠卷的僵硬人形,站在了岛的边缘,而他们对面,就是有吃人怪鱼的水域。

        想起那些怪鱼,李沐头疼起来。他来时只是运气好,先被一条袭击,让他有时间察觉水中动静。可现在他不仅是一人,还有一桑道人的尸身。现在过河,他不仅保不住一桑道人,自己也绝不可能安然无恙。

        不过,他看着天玑宫那两人,虽然看不清铁索缠绕的人形到底什么样,但是李沐听着他们先前的对话,可以猜到那便是尚甾。他不懂尚甾为何是一副非人的模样,但他们两人要过这片水域,前往小岛,就不得不考虑李沐现在在考虑的事情。

        正当李沐好奇他们有何方法时,之间那老者伸手掏出一个药瓶,将它打开之后,抛入了水中。水流一阵激烈的跃动,一股鲜血泛了上来。

        两人抬起尚甾,绕过血迹所在,安然抵达对岸。

        眼看他们二人消失在小岛树林之后,李沐也连忙冲了下去。那药应该是能够引开怪鱼,所以他们二人才能渡过。李沐猜想着这一点,想要趁那药效未过时,也去往小岛。

        他狂奔到水边,血水还在翻涌,李沐一个鱼跃,跳入水中,也是到达了小岛。一踏上小岛,李沐并没有顺着那二人的踪迹行走,而是继续钻入水中。

        小岛树木之间成了困人阵法,李沐不得其法,所以直接转入水中,向着岛外的船游去。

  (http://www.7722.org/html/4991/160541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