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耀九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雕像与雕刻

第二百六十九章 雕像与雕刻

        李沐大口呼吸着空气,一时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过了片刻之后,李沐才站起了身,打量着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完全由青铜铸成的房间。房间四四方方,空间着实不小。墙壁之上刻满了李沐完全看不懂的字体,震散发着微微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李沐好奇地走到墙壁前伸手触摸了一下墙上的刻字。

        虽然字体的构造与中原的字体完全不同,但是每个转折之处,雕刻得十分精细,摸上去不仅没有粗粝的感觉,反而是显得有些温润。至于它为什么会发光,李沐就不知道了。

        “很奇怪啊,明明在水里但是都没有变绿。”李沐看着没有字的地方,啧啧称奇。青铜是铜里掺了其他的东西,时间一长,就会长出铜绿。不过,这不是李沐应该关注的重点。

        李沐又退开了两步,望着眼前的青铜墙壁,脑中却回想着刚才的情形。他先是在湖底动了那根突兀的棍子,然后棍子下面就凹陷了下去,湖水灌入将李沐也带到了这里来。那时这个房间也是充满了水,之后所有的水从房间的四个角漏去。

        想到这里,李沐抬起头,同样是青铜铸成的天花板上,雕刻了一朵巨大的莲花,而莲花中央,并不是莲蓬,而是一个巨大的珠子。

        李沐依稀记得湖底裂开的时候,好像就是莲花绽放一般。看来自己就是从这青莲宝珠之中掉下来的。

        “这个房间藏在湖底,原本应该是空的。触碰那根棒子之后,才会打开。打开之后,湖水进入房间,然后房间再关闭。接着排干。”李沐一边走动,一边自言自语。“这样空满空,似乎就能把人从湖底拉到房间里。如果反过来做,先让湖水充满房间,然后沟通湖水,就可以从这房间出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房间,似乎就是凌九昊口中所说的门啊。”

        想到这里,李沐仔细观察起来。既然这里是出入的门,那么应该由通往内部的通道才对。而且以这房间为门的话,他现在是属于一个半进半退的状态。

        “那么应该是有一扇真正的门。”李沐心中泛起这样的念想,然后,他将整个房间的墙壁都摸了一遍,结果一无所获。这让李沐有些泄气。不过,他确信这个房间只是用来进出的门而已。这个空空荡荡的房间,不可能就是所谓的天宫。所以,他没有放弃。

        既然四周墙壁不行,头顶又是湖水,那么也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李沐低头,看向自己脚下的地面。地面上的花纹与天花板相互呼应,地上也有一躲莲花,中心也有一颗珠子。李沐走到珠子跟前,微微打量了片刻,发现这珠子凸出了地面。

        李沐想了想,抬脚慢慢踏了上去。

        “咔擦”一声脆响在李沐耳畔响起。李沐立刻收回了脚。毕竟这是一个他完全陌生的地方,行事必须谨慎。然而这声脆响,只是地上的那颗珠子微微向下凹陷而已。李沐又试着加了一些力,发现随着他的力度增加,珠子周边的莲花花瓣一点一点开始向中间收拢。这似乎并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李沐这个人都站在了珠子上。周围的莲花花瓣一片一片将他包裹了起来。

        当所有的花瓣完全收拢,变成一个花苞之后,李沐只觉得脚下一沉,又是机括运作之声传来。他感觉他正在随花苞慢慢下降。

        从花瓣缝隙之中漏进来的光越来越暗,李沐觉得自己正在降入一片黑暗之中。他一手拿出了萤珠,另一只手按在腰间的短剑之上。刚才面对大蛇的时候,李沐完全被大蛇所摄,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更不要说拔剑了。而现在,有大蛇这个例子在前,李沐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杯弓蛇影。

        黑暗代表着未知。李沐不知道这花苞会降到哪里,更不知道黑暗之中会有什么东西。所以他只能保持戒备。花苞下降的速度并不快,偶尔还有嘶哑的声音传来。但是,它一直都在下降,没有丝毫想要停止的意思。

        在李沐心里,感觉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花苞一震,停了下来。李沐没有任何动作,周围的花瓣再次张开。这样一朵莲花,盛开在一片黑暗之中。

        李沐举起了萤石,照亮自己四周。然后他看清了眼前的东西,吓得他不禁倒退两步。

        清冷的光芒下,李沐眼前出现了一尊棺椁。这棺椁十分庞大,上面刻满了各种各样的雕刻。只是这棺椁,才吓不到李沐。让李沐退步的,是在这棺椁的头尾,两尊比真人还要大的雕像。李沐正是乍然看到了这两尊雕像,所以才被吓了一跳。

        李沐今天被吓的次数已经够多了,他冷静下来,开始打量起那两尊雕像。

        棺椁头顶那里,是一个身披兽皮,上身赤裸的大汉,双手高举,擎着一条巨蟒似的怪物,那巨蟒不凡,张牙咧嘴,竟是满口利齿。那大汉披头散发,似在仰天高呼,尽发胸中不平之意。他的脚下,踏在水花之上,似乎是在踏浪而行。

        在棺椁的脚下,雕刻着一位绝美的女子,身材匀称,衣着却是小裙短衣,裸露出了大片肌肤。她手中提着一把碧玉似的长剑,左手拿着一个葫芦状的东西,从那葫芦中,倾倒出水花来。而在她身后,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龙头,时隐时现,可那龙头的身子,却是龟形,龟壳之上,似乎还环绕着一条蟒蛇,蛇头吐着芯子,正对着李沐。

        李沐再次为这雕刻的细腻手法所惊,他甚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位绝美女子的长剑,又摸了摸粗野大汉手中的蟒蛇。李沐脑中又生出了疑惑。这两尊雕像,刻画的是何人?又为何要刻画上巨蟒和玄武作为陪衬?

        不过,李沐心中现在最想弄明白的问题,是眼前这个棺椁里面埋葬的到底是何人?为了弄清这个问题,他半蹲下来,用萤珠的光芒,照亮棺椁。仔细查看之下,李沐发现棺椁之上竟然也刻着图画。

        李沐绕着棺椁走了一圈,发现一共有七幅雕刻。

        陆离快步绕过棺椁,来到棺椁后面的位置。陆离看着非天面前,只见棺椁之上有着一幅一幅的图案。那些图案,都是用阴刻的手法刻画在棺椁之上的。陆离打量了一眼,这些图案,似乎还有着排列的顺序。

        第一幅雕刻上,有一人傲立天空,在他下方,一群人跪倒在地,似乎是在顶礼膜拜。

        第二幅雕刻上,被刻上了许多野兽。不过,那些野兽,模样奇形怪状,看上去十分凶残,而且绝不普通,更像是凶兽。那些凶兽冲进了人类的村庄,大肆破坏。刻画上的人都是四散奔逃的模样。

        第三幅雕刻上,第一幅雕刻中的那人出现在了第二幅雕刻中的村庄,从位置来看,还是立于天空之中。地上已经没有了人的踪迹,只剩下了凶兽。

        第四幅雕刻则是将重点放在了那天空中的人。那人周围出现了另外七个人。不过那七人的图案和中间那人一模一样。似乎是他一分为八,造出了另外七人。对于这一点,李沐不知道这是表现手法的原因,还是故意为之,反正按他的理解,就应该是这样。

        第五幅雕刻是紧接着第四幅雕刻,就是还是八个人,浮于空中。但是他们下方有人出现。他们是在带领人类与凶兽拼杀。虽然只有这雕刻是静止的,但是因为手法细腻,刻画得极其传神。怪兽的残暴与那八人的威风被完美地刻画在了一幅图画之中。

        第六幅雕刻,内容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一直被描绘在空中的人,躺倒在了地上。而且是那八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周围还是有刻画着人们跪拜的情形。这似乎是这八人力竭战死的场景。

        第七幅雕刻接上了第六幅,画面之中最为醒目的是八口棺材,由人们抬着,分别运往八处建筑。这八处建筑位于刻画下方,建筑在不同地点,风格更是迥异。唯一的相同点是这八处建筑的天空,全都点缀着星星点点。

        李沐将所有的刻画都浏览了一遍,在心中连成了一个故事。一个人,成了人们膜拜的对象。或许,应该说他本身是神。总之,就叫神人吧。神人为人所膜拜,但是有奇怪的凶兽入侵了人们生活的地方,打破了平静。在凶兽的尖牙利爪之下,人们毫无抵抗之力,而且死伤惨重。这个时候,神站了出来,他一分为八,带领人们杀退了凶兽。人们重获和平,但是那神人却战死。最后,人们用八口棺材将八个人厚葬在了八个地方。

        理顺了这个故事,李沐心中冒出一个大胆,但是又合情合理的想法。“这个棺椁之上画上了这个故事,是不是说明,这个棺椁,就是那八个棺材之一?那也就是说,这棺椁之内,埋葬的就是那个神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http://www.7722.org/html/4991/17244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