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耀九歌 >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迟来的贺礼

第四百二十三章 迟来的贺礼

        “那么,你想做些什么事呢?”易凡好奇地望着他。

        李沐挠了挠下巴,“至少得做到四个字,出人头地。”

        “这好像也不容易吧?”易凡说道。李沐知他性子,打趣道:“你现在可是身价为六千两黄金的男人。想要出人头地,可是简单得很。”

        熟料易凡长叹一声,显得十分惆怅。这态度倒是让李沐啧啧称奇,“诶?你这是什么情况?”

        “李沐,你不会明白我现在的心情的。”易凡深深吸了一口气。“以前那会,真的是穷怕了。我爹死得早,我娘身子又弱,不能干活。虽然有帮里寄来的钱财救济,但是大多都是给我娘去买药了,严重的时候,我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只想着费尽心思,找点来钱的路子。”听到易凡说起往事,李沐也收起了嬉笑之心。

        “呐,现在习惯成自然了,我千方百计想赚钱的习惯还真是改不了。更让我无语的是,我现在有钱却不知道怎么花了。”易凡耸了耸肩。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李沐很是认真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嗯?”易凡听李沐这么一说,便也顺了一嘴,“什么办法?”

        “那个……你不是想要追求江城雪么?”李沐笑着问道。“你可是有大把大把的竞争者,若是武力不行,试试金银也不错。”

        易凡眼前一亮,不过很快又转为鄙夷:“得了吧,城雪可不是那种爱慕钱财的姑娘。”

        “或者你先借点钱给我。”李沐又道。

        易凡下意识地捂紧了自己的包裹,小心翼翼地问道:“借多少?”

        “借得不多,百八十两的吧。”

        “黄金?”

        “银两……黄金我也用不起。”

        “你借来干嘛?”

        “你不是不知道怎么花钱吗?我帮你啊。”李沐笑着说道。

        易凡白了他一眼,掏出一张四海钱庄的银票来。“百八十两我倒是有,喏,给你一百两。”李沐伸手接过,拍了拍易凡的肩膀,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老板大气。”

        “切,看你是兄的份上我才借给你的。除了给帮主,我谁也没给。你是第二个。”易凡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得。“哦,还有那个冷葫芦。这家伙也得留点给他。也不知他到了金刚寺没有。”

        “应该到了吧。”听易凡提起金刚寺,李沐又挂怀前往金刚寺的一行人。算算时间,他们如果顺利,应该已经到了橦州地界。有金刚寺庇护,不管冷梓舟和李李氏应该都没问题吧……

        易凡点了点头,“诶,冷葫芦这个人,虽然冷言冷语,但是心还不算坏。”

        “是啊。”李沐也是点头。

        “在那凶兽出没的林子里,没他我可能就死在那里了。”易凡感叹道。李沐心中一动,说道:“问你也就打打马虎眼,你也不给我说说生了啥事?”

        “也就那样,杀凶兽,想办法活下来。仅此而已。又能说出什么花来?”易凡摆了摆手,“算了,不去管他。走吧,邹叔那边也该差不多了吧。”

        “嗯,好。”李沐收好银票,说道,“你先去蛇帮,我现在身份特殊,怕是晚上还要回东山郡王府。”

        “嗯。”易凡点了点头,背起包裹准备出门。

        “对了。”李沐叫住了他,“你还记得在漓州临湖寺,那个娉婷郡主和黄家大小姐么?”

        易凡脚步一顿,眼中冒出火光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怎么会不记得?”那时他和李沐一起去漓江郡,李沐为了在镜湖寻找龟岛,让易凡一个人先回来。结果易凡在岸上冲撞了娉婷郡主和黄大小姐的车驾,结果被黄家客卿公孙乌龙给封了穴脉,被二人以及侍奉他们的侍女当做下人对待,可谓是受尽了折磨。虽然当初在岳叶枫出面的情况下,

        摆平了事端,但是哪怕是现在,一提起这件事,易凡还是有着无尽的恨意。

        “你恐怕要小心些了。那个黄家大小姐来了涯城,那娉婷郡主便是东山郡王的女儿。如今我在东山郡王府上做着门客,那娉婷郡主竟然提起了你。”李沐回忆着娉婷郡主说话的样子。

        易凡冷声道:“怎么?她还想把我怎么样?信不信老子找个黯灭千三十二级别的杀手把她给杀了!”

        “那……倒也暂时不用。我估摸着她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来敲打我。不过我很奇怪啊,那娉婷郡主的行事,似乎十分乖张,我都有点看不透她。”李沐摸着下巴,“所以才提醒你小心为上。”

        “嘿,李沐,这我就不服了。那两个biao子最好别再来招惹我,不然我真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易凡盯着李沐,很是认真地说道。

        李沐是见过当时在临湖寺易凡那凶戾的模样的。平日里越是没心没肺的人,当真触怒他之后,他的怒意怕是会滔天浪卷,将人吞噬得骨都不剩。易凡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沐安慰道:“放心,若是她们真的还想着要对付你,我第一个不答应。”

        “嘿。这才有点兄弟的样子。”易凡笑了起来。

        李沐也是笑道,“那是自然。我走了啊。”

        “行吧,你快走吧你。”易凡挥了挥手。

        两人在大鲲帮总堂道别,然后李沐马不停蹄,往正东震坊而去。

        时间来到未时,阳光照在果树街上,街边果树下那浓浓的树荫便泛出了一股夏日的味道。李沐深吸了一口气,心情莫名平静了下来。

        李沐走在果树街上,眼前的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景象。他径直来到了赖云君的小院门前,抬头一望,那株出墙的红杏竟然没有再探出头来。李沐微微一愣,微笑着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女声,下一刻,门打开了。李沐惊讶地现,开门的那人竟然不是赖云君,而是吴娇。吴娇是果树街街坊吴大叔的女儿,她上下打量了一眼李沐,然后惊奇地说道:“李洗?”

        听到这个名字,李沐愣了片刻,然后才想起,那是他先前住在赖云君这里时,用的假名。反应过来的李沐点了点头,然后笑道:“娇姐姐怎么也在?”

        其实吴娇和李沐差不多大,只是沈璃当时叫着娇姐姐,李沐便跟着叫了。

        听到李沐的问题,吴娇脸上腾起一片红云。她有些支吾地回答道:“唔,我现在住在这里。”

        “嗯?”李沐眉头一挑,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来,“你和赖大哥成婚了?”

        “嗯。”吴娇低下头,声音细若蚊蚋。

        李沐拍着手跳起来,笑道:“这是好事啊。啊呀,可惜我没赶上你们的婚礼啊。哦,梓舟也是。”当初赖云君被庄潋紫逼着退婚,闹出了不小的风波。李沐和许浒的仇,便也是这么结上的。现在听到赖云君与吴娇成婚,李沐真心为他俩感到高兴。

        “夫君出去教书了,大约申时才能回来。李兄弟你先坐着,我去给你倒杯茶。”吴娇起身走向了里屋。

        李沐坐在石凳上,看着左右两间厢房。去年他和沈璃就是住在这里,而冷梓舟在对面房间。加上时不时前来扯淡的易凡,当真是一段轻松而又愉快的时光。

        他的目光游弋着,到了葡萄架上。看着它,李沐想起了另一件事。这件事一直被他压在心底,但是他从未忘记。当初王大力对他做的事,不仅在宁知桐面前煽风点火,更是出手将自己踩在脚下。想起这件事,李沐至今还是从未放下。这个仇,有机会总是要报的。

        不过,现在让李沐更加在意的,是宁席白处在弥留之际的消息。先前从宗师堂的人口中听说,他大为震惊。而现在他也没有接受这个事实。毕竟他是胜州的人

        ,而且和宁家同处一郡。打小就听着宁席白的大名,其影响自然是十分深远。

        宁席白在镜湖所受的伤,真的那么严重?还是说,这件事另有蹊跷?李沐陷入回想之中。

        不多时,吴娇捧着一杯茶出来了。茶不是什么好茶,但是自有一份清香在。

        李沐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从怀中掏出易凡给的银票。“哎呀,没有赶上你们的婚礼,我实在是太过愧疚了。当初我来涯城,全靠赖大哥给我一个栖身之所。这个就当做是我迟到的贺礼吧。”说着,李沐将银票递给了吴娇。

        吴娇没有见过四海钱庄的银票,但是她也识字。四海钱庄这四个大字写在上面,再加上壹佰两这几个字,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不不不,李洗,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不不不,嫂子,你拿着。”李沐改了口,“这要是我的一点心意,你要不收我心里可过意不去。”虽然李沐是拿着易凡的银子借花献佛,但是他的心意倒是真的。赖云君合庄家关系密切,庄家也不介意一直救济他。但是他那个性子,退婚之后恐怕也不会再接受庄家的救济了。

        赖云君这样的读书人,除非是考中科举,否则很难出赚上大钱。李沐这也算是为赖云君的生活着想。

  (http://www.7722.org/html/4991/194589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