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真摘星拿月 > 外章开启(九字真言行字部,地煞星君地藏星外传)030 峡湾公路

外章开启(九字真言行字部,地煞星君地藏星外传)030 峡湾公路

        出门继续开车前行,进入挪威后,往诺兰德方向走,看到很多雪山与湖泊,但是山路也开始多弯与起伏。不少弯路还呈现连续的卡弯,颇为有点头文字d里的秋名山的感觉。在芬兰则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芬兰的山路笔直笔直的,坡也没有很大的起伏,比较缓,可能是因为挪威的山靠海边吧。山路两边随处可见未化的雪,所以雪化的时候,有很多小溪流汇成一条条的河流。芬兰境内河流不多,湖特别多,进入挪威后河流和湖泊一样多。

        路过一座长桥时,徐易文停车关注了一会。在桥边,看到很多无所事事的小青年,开着奔驰或者宝马来河边扔石子或者喝啤酒,有几个女孩则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钓鱼,这让老徐想起前天困在小镇上时看到的无所事事的小青年,极度富裕,他们开着奔驰宝马,却很空虚啊。

        有个开奔驰的少年开了过来,一脸好奇的问,“everseeanyneta。”(哇,我刚没见过华夏来的车。)

        徐易文心想,少年你还是太年轻。

        他告诉徐易文这附近有个营地,“doyouneedshoerroomcode?”(你需要洗浴间密码吗?)

        徐易文当时还不知道shoer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他说什么房间密码,不知道说的是什么房间密码?于是他开车带老徐过去,一看,原来是旁边有个房车营地,洗澡间是对营地的顾客开放的,不对外面的开放,所以洗澡间的门有密码。少年看着老徐的车小,以为没法洗澡,告诉老徐密码是9527。可以随便进入,然后带着老徐进去转了一圈。

        好吧,今天老徐学了个单词,shoer就是淋浴的意思。拿了几罐啤酒感谢这位热心的少年,虽然自己用不上,但是也是别人的一片好意。于是决定今晚营地过夜,有的房车也是停在此过夜,外面顺便拿着换洗衣物进营地的洗澡间洗澡,上厕所。

        这个营地在河边,挺大的,大概停了1oo多辆房车,基本以拖挂为主,拖挂式大约占了9o%。不少人的拖挂在扎营时比较奢侈,还有折叠的栅栏和折叠的小屋(就是透明塑料的帐篷一样,还有窗户),把房车一围,占地面积就大了很多。徐易文笑笑,看着这这还有车有房有院子,欧洲人民太了。

        营地的桌椅比较特别,很粗犷的设计,就是把一段原木剖开,加上合页与链条,就是椅子了,合上,看起来就是原木,翻开就是座椅,中间是一部烧烤炉。

        来到北欧,当然要参观一下富裕国家的厕所是什么样。老徐很猥琐的打开厕所的门,厕所是两间并排,一间是普通的小门,一间比较宽,宽的可以让残疾人坐轮椅进入,是残疾人专用。厕所地面和马桶不再是木板加窟窿,而是一体成行玻璃钢制成的,很好打扫卫生,墙面上保留着每天前来清洁厕所的员工的签名和时间。除了没有水龙头,其他的都很全。厕所外面是一排分类的垃圾箱,环保在北欧可是十分重要。

        不少人对徐易文的车牌感兴趣,因为“京”字他们不认识,都来问是哪里的车,呵呵,一路回答的太多了。至于他们的车牌,有老式和新式的,老式的则一般是白底,有字母和数字,新式的则左边会有个蓝色的区域,上面有申根国的标志,然后会有国家的简写,例如丹麦是dk,德国是d,意大利就是i,希腊是gr等等,方便各国警察识别车辆是哪国的。在俄罗斯老徐也看到很多车的背后也贴有rus的字样。徐易文也在想,自己是不是也在车牌附近的车身贴上net或者国旗,咱出来也算是代表国家国民的素质了,不能给家里人丢脸,对不。

        想到就做,徐易文立刻回车上找来两卷宽宽的地标带,一卷红色,一卷黄色,黄色做底,红色上面镂空几颗五角星的图案。先贴黄底,再贴红色,这样黄色五角星就显露出来了,最后再贴上一层透明胶带,防止日晒雨淋的让胶带卷曲,大功告成。徐易文积极地在自己车头和车尾的车牌旁的车身上贴上。好嘛,这也算是打上标签了,哥们以后开车得更小心了,违规违章都给国家丢脸啊。

        第二天上路,开车走峡湾的路。挪威的民房和芬兰的一样,多数都是木质结构,颜色很鲜艳,极少有和邻居重复的。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外墙是木板,所以几年油漆一次,就能保证鲜艳如新了。家家户户都有几辆汽车,基本都有拖挂房车,有的家庭还有小游艇,都停放在院子里。和国内一小车不一样,他们以实用为主,几乎见到任何车型都有旅行版。对他们而言,周末出去旅行,很正常,需要放置大量的物品,尤其冬天去滑雪,光一个长长的滑雪板没有旅行版的车就根本放不进去。

        峡湾的路都是依照山势而建,有的路段很窄,只能单车通过,有的路段是绕湖而行,看着对面很近,却需要绕行一大圈才能到达对岸。

        终于长长的路行驶到了尽头,需要乘船了。在码头远远的看到123456的牌子,老徐看到1号牌子车队伍后面还有空位,于是准备开到1号去。结果旁边2号牌临近的车里有人叫徐易文去到3号,于是老徐倒车过了3号牌后面,虽然还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还是照做。在工作人员指示大家开车上船时,徐易文才明白,原来是按牌号顺序上船的,1号线的车先上船,然后是2号,再就是3号。如果徐易文在1号就上船了,等于就是插了2,3号的队伍了,怪不得叫自己排3号后面,原来是让自己不要插队,差点闹笑话了。

        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上了船,徐易文询问工作人员,还没有买票,去哪里买票?工作人员告诉老徐,等会儿会在船上巡回叫大家买票。于是徐易文放心的下了车,拿上了信用卡,进入乘客船舱里。

        渡轮并不大,只能装几十辆车而已,乘客舱里人也不多,墙上装着电视机,没开。下面是一溜的木挂钩,都是一些孩童的帽子袜子鞋子什么的,仔细看旁边贴着的说明,原来是个失物招领处,徐易文想孩童的帽子袜子等不值几个钱,挪威这么富裕,家长都懒得回来认领了。

        不一会,就有工作人员拿个移动的pos机来到客舱里。徐易文连忙站起身买票,工作人员问了一下老徐有几个人,告诉他1个,于是刷卡88克朗,还好不算贵。

        下船离开码头,依然还有山路,这是一个比较小的隧道。徐易文考虑到没有走高,本身已经耽误很多时间,而坐渡轮还要等时刻表,所以决定后面不在继续走峡湾公路,体验了一把峡湾公路就可以了,所以继续回到e6公路上来,往奥斯6方向走。

  (http://www.7722.org/html/52103/197193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