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骄战纪 > 第2515章 洛灵口中的真相

第2515章 洛灵口中的真相

  夜色深沉。
  白剑辰负手于背,皱眉沉默,如雪白发在风中飘曳,俊美如少年的脸庞上明灭不定。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云幕遮的底细,也更清楚云幕遮是何等可怕的一个绝世人物。
  别看面对自己时,他谦逊有礼,视自己为长辈。
  可白剑辰知道,在云幕遮眼中,自己和其他人并无什么区别,不会被他重视,不会被他真正地用心对待。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句话,是说天地无所谓仁,也无所谓不仁,看待万物和刍狗一样,是没有差别的。
  在白剑辰看来,云幕遮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因为他足够强。
  强大到绝巅帝祖之下的修道者,无论是卑微的蝼蚁,还是强大的帝境人物,在他眼中并无什么区别。
  而像这种人,却在临离开时,却突然看似随意地说出那样一句话,这让白剑辰都不禁意外,甚至是吃惊。
  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他这样的人物,对一个来自星空古道的年轻人产生敌意?
  白剑辰猜不透。
  但他敢肯定,此事断不是因为独孤悠然而起。
  以云幕遮的为人,也根本不可能会因为争风吃醋,亦或者争夺女人而产生这般杀机。
  若这么看待云幕遮,那简直未免也太小觑这样一位宛如传奇般的绝巅帝祖了。
  更何况,云幕遮还是独孤悠然的表兄,两者自幼就在一起修行。
  这些年来,若云幕遮表明爱慕之意,独孤氏怕是会最乐意见到两人在一起,哪还会费尽心思地不断给独孤悠然张罗相亲的事情?
  不夸张地说,谁若认为云幕遮就是这般一个痴迷于女色的角色,那绝对是脑子抽筋了。
  可……
  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云幕遮产生如此杀机?
  沉默许久。
  白剑辰轻声一叹,眸子中闪过一抹决然。
  ……
  和向小园他们辞别,林寻返回客栈后,不等休整,第一时间就祭出无渊剑鼎,将被镇压其中的洛灵放了出来。
  之前在大道遗迹中,击杀了那三大不朽帝族的修道者后,他唯独将洛灵镇压,为的,就是了解一些和洛家有关的消息!
  洛灵气息奄奄,趴伏在地,玲珑修长的肌体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女人的姿色极其出众,雪肌玉肤,清艳绝俗,怪不得会让文少恒倾心。
  “既然醒了,就聊聊吧。”林寻坐在一侧椅子中,仪态悠然。
  洛灵抬起螓首,一对星眸中尽是淡漠,道:“你觉得,擒下我就可以让我低头?”
  林寻笑了笑,一指旁边的座椅,道:“座下聊吧。”
  洛灵沉默片刻,从地上爬起身躯,坐了下来,她脸色苍白,气息衰弱,可一举一动,依旧从容。
  “我知道,你的神魂中有‘禁神之印’,即便搜魂,也是徒劳。”林寻目光看过去,言辞随意道。
  “既如此,你还废话什么?”洛灵冷冷道。
  “无法搜
  魂,并不代表我无法将你毁了。”林寻道,“文少恒就是这般被我杀掉的,否则,你以为文家为何那般恨我?”
  洛灵一怔,冷笑道:“那你不妨试试,看我是否怕死。”
  林寻笑起来:“我只是想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罢了,你不必那般提防,事实上,我很清楚,在这大千战域中,洛家肯定还会派遣更多更厉害的人来对付我。这对我而言,则意味着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到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
  顿了顿,他眼神深邃,“毕竟,这洛家之人,不见得都像你这般不怕死。”
  一番话,令洛灵脸色微变,道:“你究竟想聊什么?”
  林寻脸上的笑容敛去,沉默片刻,道:“就聊一聊我母亲和你们洛家的恩怨。”
  洛灵一怔:“你不知道?”
  林寻道:“以前大概猜出了一些。”
  洛灵清艳美丽的面孔上浮现一缕讥嘲之色,“居然连你母亲是如何背叛其背后宗族的事情都不知道,呵呵,有意思。”
  “有意思?”
  林寻眸子骤然变得冰冷,深沉如渊,洛灵只觉呼吸一窒,刚到嘴边的嘲笑话语顿时说不出来了。
  敲了敲桌子,林寻淡然道:““我希望你只是聊事情,不要再惹怒我,或许在洛家人眼中,你的命珍贵无比,可对我而言,无非只是一个任凭宰割的猎物。”
  洛灵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内心涌起说不出的羞愤和耻辱。
  许久,她才深吸一口气道:“无论你接受与否,在如今的洛家人眼中,你母亲洛青珣,就是一个叛徒,很久以前,她私自将通天之主所留的通天秘境带走,并在其兄长洛星湮的保护下,从永恒真界逃走。”
  说到这,她眉宇间涌起浓浓的愤怒,道:“没有了通天秘境,也就意味着,我洛家缺失了最强大的镇族至宝,也是从那时起,洛家开始由盛而衰,在以后的岁月中,遭到了不知多少屈辱无比的事情。”
  言辞中,透着无比的恨意,“要想当初,洛家可是屹立于第七天域的霸主,执掌天阶九品秩序,放眼天下,哪个敢不敬?”
  “可现在呢,不止被从第七天域中驱逐,如今连在第六天域中的处境也变得窘迫!”
  说到这,她眸子透着彻骨的恨意,  盯着林寻,一字一顿道:“这一切,皆拜你的母亲所赐!”
  林寻神色波澜不惊,屁股决定脑袋,这些话是从洛灵口中说出,她自然是站在洛家的立场上。
  “那你可知道,我母亲当年为何要带走通天秘境?”他问道。
  洛灵皱眉道:“这等简单的事情,还用说吗,肯定是为了篡夺族长之位!因为当初通天之主曾立下规矩,谁能够执掌通天秘境,谁便是下一任族长。”
  林寻哦了一声,眼神冷冽,“可当初这通天秘境既然落入我母亲手中,为何她却没有接掌族长之位,却反倒成了……叛徒?”
  洛灵怒道:“因为她是窃取宝物的贼人!这种贼子,怎可能有资格接掌族长之位?”
  “你亲眼看到了?”林寻面无表情问。
  洛灵一怔,旋即冷笑
  :“这些事情,皆是洛家长辈亲身经历,如今早已成为洛家所有人的共识,焉可能有错?”
  林寻再问:“我就问你,是否亲眼看到了?”
  洛灵神色阴晴不定,半响才道:“我虽没亲眼看到,可宗族长辈所言,总该不会有错。”
  林寻再忍不住嗤地笑出来:“什么宗族长辈,若他们联合起来撒谎,去掩盖当年的真相,你所知道的,怎可能是真的?”
  洛灵也笑了,同样讥讽十足:“我不跟你辩解真假,因为那叛徒是你母亲,你当然无法接受她是叛徒的事实,我只想说,有一点是你也无法否认的,那就是,通天秘境就是被你母亲偷走!”
  “而就因为通天秘境的丢失,才让洛家在这无数岁月中,江河日下,受尽屈辱!”
  说罢,她长吐一口浊气,道:“还有,你不必再试图争辩,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要杀要剐随你便。”
  神色间,尽是平静和决然。
  林寻盯着她看了片刻,道:“如今洛家之人,皆如你这般认为?”
  “不错!”洛灵不假思索。
  林寻沉默了。
  许久不曾再说话。
  这反常的一幕,让洛灵不禁心中一动,道:“若你无法接受这一切,希冀为你母亲赎罪,我可以给你争取一个机会,只要你交出通天秘境,跟我返回洛家,就已等于是戴罪立功。”
  “戴罪立功?”
  林寻笑起来,眼神中却毫无温度,只有一片极致的冷意,“在我出生那一刻,洛家就毁掉了我原本能拥有的一切,大概你还不清楚,很早之前,在我心中,你们洛家就已被判了死刑!”
  自幼刚出生时,他本源灵脉就被挖走,父母离奇失踪,好不容易被鹿先生抚养长老,衍星的出现,却毁掉了那一片矿山牢狱,让鹿先生也随之不知所踪……
  直至长大,这修行路上的诸多杀劫,大半皆是拜洛家所赐!
  无论是无名帝尊,还是释天帝,亦或者是洛星风、洛尘……太多太多了!
  这种恨,早已烙入林寻骨子里!
  “你该怪罪的,是你母亲,是她亲自酿成了如此苦果,你的不幸,也是这苦果的一部分。”洛灵冷笑。
  林寻伸手,抬起洛灵的下巴,看着她的眸子,认真说道:“当有朝一日,洛家被毁灭时,我也会告诉你,你该怪罪的不是我林寻,而是你们洛家,这个苦果是你们洛家所酿成,而你所遭遇的不幸,叫罪有应得。”
  洛灵冷笑依旧:“就凭你,还想毁了洛家?你大概是根本不懂,什么叫不朽帝族,纵然洛家再没落,也根本不是你一个从星空古道走出来的泥腿子能够撼动!”
  嗡~
  林寻掌心,一枚玉简流转光雨,将这一幕景象铭刻下来。
  “你什么意思?”洛灵皱眉。
  林寻收起玉简,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道:“等洛家覆灭时,我会让你再看一遍今日你所说所言,权当留一个纪念。”
  看着神色从容,谈笑自若的林寻,莫名地,洛灵心中浮现出一丝抑制不住的寒意。

  (http://www.7722.org/html/553/601919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