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举兴家 > 119.遐思

119.遐思

        关中右陇蜀,  盖以陇坂险阻,与蜀道并称也。

        关山处于中原与游牧民族的中间位置,  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据点,  这个地方原本应该是繁荣的,但可惜的是,前朝末年战乱不断,  一直到先帝时期才慢慢停歇,  这些年依稀还有战争的消息传来,商人图利也不敢用自己的性命冒险,以至于这个地方越来越穷。

        前半程路还算稳当,越是靠近关山,路途确实是越来越难走,章元敬只能庆幸自己学会了骑马,  否则以他晕车的程度,  恐怕就得一路吐过去。

        他倒是解脱了,到了后半程,姜氏和孙氏的状况显然不算好,  到底是年纪大了,  又是不劳作不锻炼的女性,坐车久了身子骨都在软酸。

        章元敬担心的不行,想着法子来避震,  但不管是用布条包着轮子,  还是多铺上几层垫子,  效果都显微的很。他倒是知道弹簧对避震的重要性,  但问题是现在也没时间停下来,让他悠哉悠哉的研究弹簧这东西,只能绞尽脑汁回想上辈子的知识。

        苦恼了几天,倒是真被他想出一个法子来,这个办法简单粗暴,就是用纳鞋底的方法来一层麻布一层猪皮的往上铺,猪皮不够硬,即使是处理过的也容易损坏,章元敬捉摸着,又在外头包了一层金属皮,那还是吴文龙看着有趣主动提供的。

        捣鼓了三天,章元敬才把简陋粗鄙的“轮胎”整出来,为了耐磨,皮不是一般的厚,还特别的宽,拎在手里头还沉甸甸的,光是里头的猪皮和包在最外头那个金属的网子就得不少钱。那网子没拆分之前看着跟软猬甲似得,也不知道吴文龙从哪里弄来的。

        为了节约金属,软猬甲散落下来的链条只包在会接触路面的地方,导致这“轮胎”看起来更加奇怪了。吴文龙旁观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章大人,这东西真的能行吗?”

        章元敬自己也没有把我,只能笑着说道:“试试看就知道了。”

        于是趁着休息的时候,章元敬和吴文龙也不用其他人帮忙,自己撸起袖子把这个稀奇古怪的“轮胎”装了上去,装好之后,这辆车凭空比其他的车子高了些许。

        章元敬索性跳上车,叫道:“你们让开,我坐着试试看效果。”

        车夫脸色古怪,一低头看见轮子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但还是乖乖听话驾起了马车,绕了一圈儿回来,其他人旁的没看出来,至少知道这东西能够使,看起来还挺稳当。

        车上的章元敬感受了一下,还是有些震,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比之前好多了。

        吴文龙看的心急,开口叫道:“章大人,不如我来试试看?”

        章元敬一听,便跳了下来换他上去,吴文龙也是个妙人,不但在车架子上坐了一会儿,还到车厢里头坐了一会儿,好一会儿才出来说道:“果然是有妙用,神了。”

        听见这话,原本只是围观的人群纷纷上前来看,有几个还打算上去试试,吴文龙连忙给拦住了,说道:“得了,马上启程了,你们还要抢人家老太太的马车不成?”

        一句话堵住了后头的人,固然有人还是想要试试看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还是吴家大少爷拍马屁,但也总不能当着雇主和章大人的面行为不当不是。

        等再一次启程,姜氏和孙氏坐在马车上,脸上都是神奇,连续几天萎靡不振的精神都好了许多,姜氏更是撩开帘子喊道:“元敬,马车真的不震了,我家乖孙就是有本事儿。”

        这句话姜氏是扯着嗓门儿喊的,恨不得大家都能听见,章元敬回头,就瞧见老太太高兴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还朝着他挥手呢。

        自家祖母和母亲不用受罪了,章元敬自然也是高兴,但自家祖母的话也太夸张了,那个半成品的轮胎能有个三四分的避震效果就不错了,哪里有那么夸张。

        方才他上去测试的时候,几乎都没感觉出来到底有没有效果,可见,心理作用可比轮胎的作用强劲许多,反正不管是姜氏孙氏,还是后来凑热闹的人,上去的人都说好。

        不止如此,还有人来仿着做轮胎的,猪皮倒是好找,他们商队带来的货物里头就有,只是价格昂贵,据说是当做药材来贩卖的。更别说作为外科的软甲了,那可是吴文龙的东西。

        没有了软甲,猪皮用几天就坏了,对于跑商的人而言也太奢侈了,他们都跑商习惯了,坐马车也不会觉得吃不消,渐渐的,这东西也就章家的人在用。

        有了这东西,姜氏和孙氏的气色慢慢恢复过来,也不知道是真的有效果,还是身体适应了,更或者是孙子儿子的孝心打动,反正最后的结果是章元敬乐于见到的。

        骑在矮脚马上,章元敬往前眺望了一眼,依旧没有看到城墙,忍不住说了一句:“今晚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落脚的地方。”

        在繁华地带,即使没有驿站,他们也不愁找不到地方落脚,但越是往西面,人迹越是罕至,有时候走了几天也看不见人的时候也有。

        每当这种时候,章元敬就感谢孟嘉义替他找到了吴家,一般的镖局哪能跟时常走南闯北的吴家比呢,作为熟路客,吴家总能知道人家现不了的落脚点。

        章元敬却不知道,吴文龙这会儿也在感激他呢,这一路走来,吴家省却的事情也不是一星半点儿。走远途的商队都知道,最怕的就是层层克扣,越是穷山恶水的地方越是下手狠,光是进城费就是一大笔,更别提其他的打点。

        商队当然也不是心甘情愿给钱的,但打点了,说不定还能赚到一些,若是不打点,得罪了当地的地头蛇,人家随便找个接口直接把他们关进去,收缴了货物也是有的。

        不说别人,吴文龙自己就遇到过一次,那时候他年轻气盛,仗着自己是吴家的大少爷,颇不把这些看城门的人放在眼中,就是那一次,他吃了大亏,从此之后才学乖了。

        吴家是有权有势,过后或许也能找回场子来,但这么一来兴师动众,先不说值不值得,光是耗费的人情就比打点的费用还要多。

        但这一次不同,章元敬是名正言顺的关山知府,他身上有朝廷派的鱼符证明身份,过城门的时候这东西一亮出来,那些人哪里还会为难。

        一路走来,吴文龙与章元敬的关系已经十分不错,这会儿听着,便笑着说道:“今晚怕是找不到地方投宿,得在荒郊野外对付一夜了,幸亏这一带还算安稳。”

        若是不安稳,宁愿连夜赶路,他们也是不敢停留过久的。

        一听这话,章元敬果然叹了口气,露宿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年头没有电,没有帐篷,在野外露宿别说舒服了,别被虫子蛇咬就不错了。

        不过很快的,他就打起精神来,还笑道:“露宿也不错,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吃到烤兔子。”

        吴家的商队里头有个人打猎不错,偶尔会猎杀一些小动物作为食物,章元敬吃过一次原汁原味的烤兔子之后,颇有几分念念不忘。

        吴文龙一听,也跟着笑道:“这有什么难的,到时候让人去打一些就是,也好给大家换换口味,这些日子嘴巴里头都淡的出鸟了。”

        笑谈了几句,吴文龙又开始往前巡查商队,章元敬看着他的背影,心中也有几分佩服,吴文龙如今在吴家的地位,可不是凭着原配长子的身份得来的。

        却说吴文龙一路向前,路过内眷车厢的时候停了下来,帘子撩开,里头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庞,上头带着令人心悦的笑容,那正是吴文龙的正房夫人连氏。

        能跟着夫君出门,连氏自然不是娇弱的菟丝花,这会儿她笑着说道:“爷,这还有十多天就到关山了,您也悠着点,别太累了。”

        吴文龙笑了笑,显然对这位夫人也十分宠爱,低声说了一句:“我没事儿,你放心。”

        连氏微微一笑,又说道:“咱都走习惯了,自然是没事儿,只是没想到那位章大人也能坚持下来,这一路下来,也从没听过他喊过一声累。”

        更有命官随行自然是好事儿,但如果这官儿太难伺候的话,他们也是遭罪。

        吴文龙也笑道:“没有这份毅力,也不能年纪轻轻就中了状元。”

        连氏眼神微微一动,噘着嘴说道:“听说章大人还未婚配,哎,若是在晋地,咱吴家倒是有许多个未出嫁的姑娘,年龄正合适。”

        吴文龙却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说道:“这你就别想了,官商有别,章大人连中六元,如今又是正五品的知府,就算是关山知府,也断断不会娶商户女。”

        连氏抿了抿嘴角,笑着说道:“娶妻自然不行,那纳妾呢,小十六姿容出色,可惜是个庶出的,若是能配给章大人,将来咱们在关山也能行的方便。”

        吴文龙一听,微微皱眉,下意识的说了一句:“关山,也太远了。”

        连氏却笑着说道:“咱们每年都会过来,有时候还不止一趟,又不会断了联系。”

        “让我想想。”吴文龙说了一句骑马走开了,连氏笑了一下,心知自家那口子肯定是动了心思,不然的话就不是想想,当年就能给她撅回去。

  http://www.7722.org/html/56228/181999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