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酒色撩人[快穿] > 156.156

156.156

        本文晋、江独家表,  订阅不足百分之五十,  显示防盗章。

        两人都是面皮薄的,听到这恨不得找个缝隙钻进去,  更不用说老一辈的,  听说后险些晕厥过去,现在说起沈潋,除了为人过于卑劣之外,难免让人想不会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和他们以前有来往的人都不自觉的疏远了他们。

        他们无法去跟人辩驳,只能回去找沈潋,  “你怎么就做出这样的事来!”

        沈潋昏厥之后再清醒就不言不语,一副失了魂魄一样,  看到了手机电脑和见了鬼没什么区别,  他们一开始还对这个女儿多有心疼,现在只剩下痛恨了,  就是她让沈家颜面尽失!

        “我们家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喝了,  你用得着去做这种事情!”

        就是亲生女儿,他们想起沈潋做的事情,  也一阵阵的难堪,  沈父本身就是教授,  对她最后污蔑欧教授多有不满,  现在全都泄了出来,  “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见人啊!”

        等沈父走后,  沈潋才哆哆嗦嗦的从身后摸出来一个手机,若是她的同学在此,现在恐怕都有点不敢认她了,现在她就坐在地上,头蓬乱,畏畏缩缩,哪里有之前的半分明媚大方,她知道网上全都是在骂她,可是她忍不住。

        到现在她才真的明白,不但自己能力比不上余酒,就是心理素质也远远逊色于她,她能在流言蜚语当中做出成就,她却连看的的勇气都没有,她彻彻底底的被余酒击溃,沈潋几次想打电话过去,可是每到临头她都退败,她不敢听余酒的声音,她知道余酒不会对她恶言相向,说不定还会原谅她,可是她过不去自己这一关。

        她现在不敢去学校,也不敢出门,爸爸妈妈已经对她心生厌恶,那她现在又能去哪里?

        她握着手机一时间茫然无比,没一会儿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沈父把门推开,看也不看她一眼,“我和你妈商量好了,国内没有办法待了,我们出国。”

        听闻沈潋一家移民,余酒并没有表意见,实验室的众位师兄感慨道,“余师妹真的是好人啊。”

        因为这件事,他们在实验室快把沈潋骂死了,就是欧教授这么有风度的人,都在实验室痛骂了她一番,可从始至终余酒都没有口出恶言,最严厉过分的还是当面说沈潋的那句,他们都觉得余酒快成圣人了,要是有人敢这么对他们,别说是骂人,他们都上上前去撕了他们。

        可因为这件事,他们对余酒更加亲近,这样的品性和能力,实在值得亲近,越长大才能越感觉做个好人难,而余酒在众人眼里就是个好人。

        对于好人,一些人也乐于给机会。

        余酒一战成名,她走的越顺畅,欧教授全力培养她,短短几年,余酒的名字就登上了各大期刊,有了第一次交流会替欧教授言的经验,欧教授接下来也不吝啬于给她机会,这几年的交流会下来,她也彻底在各大佬跟前混了个眼熟,并且受到了邀请去各大顶级实验室转了一圈,毕业后她没开口,系主任主动找她说起了留校的事情。

        现在余酒手握多个研究成果,走到哪里都有人要,学校自然不愿意把她往外推,给的待遇都是顶尖的,余酒道,“我硕士还没毕业,怎么会这会儿走?”

        她直接保送的研究生,硕博连读,导师就是欧教授,可也没说研究生就要待在他们学校啊,他们不放心就想给余酒安排个职务什么的。

        被余酒拒绝也没有再继续,他们也相信余酒,她既然说了,就不会出尔反尔。

        系主任是经历过两年前的事情的,对余酒的人品十分相信,两人刚刚出了教学楼,冷不丁的就感觉什么落到了脸上,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片新鲜的花瓣,再抬头一看,头上居然有几个热气球,花瓣就从热气球上洋洋洒洒的飘落,火红色的花瓣很快落了一地,然后几个热气球上落下条幅。

        嫁给我。

        居然是求婚现场,系主任乐了,心道谁那么大手笔啊,这弄的满地的花瓣,自己打扫么?

        紧接着就听到了惊呼声,驻足的女生全都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一身白色西装的薄路宁抱着一束白玫瑰缓缓走来,他进公司已经两年了,之前那样的纨绔气息磨去了不少,沉稳英俊,满目深情,浪漫的宛如童话。

        薄路宁走到余酒跟前,单膝跪地,“小酒,嫁给我。”

        余酒之前刚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表了讲话,在学校可是红人,之前那些学妹学弟只顾着惊呼,没往他那看,现在认出她来,那惊呼尖叫立刻布满了学校。

        这就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吧!人的漂亮,还高智商,现在看她男朋友居然还这么英俊!

        余酒只是沉默了一下,薄路宁已经把戒指拿出来给她带上了,“我不管!两年前我们说好了,毕业后就结婚!”

        薄路宁取得了一定成就,可比起余酒来说不值一提,薄路宁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有人说余酒指不定就抛弃他了,在实验室找个志同道合的,夫唱妇随,岂不是比他们这样痛快,薄路宁自己也怕余酒改了主意,就想了这么一个主意。

        余酒道,“我们现在结婚早了点。”

        薄路宁:“早晚都要结的,早点好。”

        两人聚少离多,当初虽然是订婚,可薄路宁那群兄弟可没几个看好他们真的能顺顺利利的结婚,等这段求婚上了网络,并且他们都收到了请帖后,才知道他们真的修成正果了。

        别人都说余酒是人生赢家,他们觉得不对,薄路宁才是人生赢家,看他们几年前还在一起厮混,现在薄路宁已经进了公司,又要娶一个这么厉害的老婆,他们不服都不行。

        薄路宁极为自负,求婚根本没想过余酒会拒绝,在余酒答应后,她才现,他居然连婚纱、酒宴、度蜜月的地方都准备好了,还给欧教授请了假,请他务必放余酒一个假期,欧教授万万想不到自己有一天还能碰到这事,私下给余酒道,“我之前还觉得他太过轻佻,现在看来对你极为上心。”

        这样他就能放心了。

        欧教授总觉得这个弟子性子太软,他免不了为了她操心一二。

        余酒道,“我也想不到。”谁知道薄路宁居然会对她这么上心,这两年,她的假期寥寥无几,忙起来电话都少,薄路宁居然还这么对她上心,没有偷腥什么的,她对此更不可思议,正是因为他对她这么好,想到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她倒是有点愧疚了。

        婚礼前一天,薄路宁搂着余酒道,“我以为我要到三十多才结婚呢。”更可能一辈子打光棍,可谁知道他这么早早的就要结婚,还是他一心求的。

        见余酒侧脸若有所思,主动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咱们都年轻,事业为重,你想去实验室就去,之前怎么样现在就这怎么样。”他以为余酒这两天的沉默是想到了这个,余酒实验太忙,余燕那天暗示她好好想一想。

        连这事薄路宁都考虑到了,余酒在心里叹息一声,薄路宁要容貌都容貌,要气质有气质,以前自我为了中心都能吸引了无数女人前仆后继,现在体贴起来,还带着点委屈求全的意味,只要是女人怕是都要有所触动。

        就是余酒自认为已经到了铁石心肠的份上,现在也心软了下,可她到底是余酒,心软也不打算改变主意,她道,“我穿婚纱给你看好不好。”

        薄路宁给她一共定了五套造型,全都是知名设计师的作品,每一套也都价值连城,余酒就拉着薄路宁去了放婚纱的房间,薄路宁是很想看她穿婚纱,可也就一天,今天他更想来点有益身心的娱乐运动,这点可惜随着余酒走出来就随风而逝了。

        薄路宁承认,在聚少离多的日子里,他还能忍住不去找情人,对余酒越的上心,余酒这越出众的容貌是占了很大一部分,每一次相见,他都觉得她比之前好看了数倍,直到现在她已经有倾城之姿。

        璀璨的水晶吊顶之下,她拖着长长的裙摆朝着他走来,脸上只带着浅浅的笑意,却让人觉得这灯光都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不等她走到跟前,他已经上前,使劲的抱住她,“你真美……”

        ……

        待第二日,薄路宁回味着昨天的美好,迫不及待的想走完仪式,想着这婚纱一定要留着,等着到日后让她一件件的穿给他看。

        却冷不丁的听到一声尖叫。

        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浑身一冷,“小酒!”

        “学长?”

        冷不丁的听到这个声音,薄路宁抬着眼皮看了眼,长的还不错,还有点眼熟,如果是之前,他八成不会放过这样的美女,可惜他现在心情欠佳,眼皮子一耷,刻薄的道,“我认识你么?”

        如果单单是这一句话还好,可配合着他讽刺的眼神,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嘲讽,沈潋鼓足勇气来,没想到就得到这样一个回答,她的笑容微微一滞,可她还是道,“学长,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么?”

        沈潋的长相确实十分出众,尤其是她有种与生俱来的古典味,在酒吧里,她白色的T和紧身牛仔裤在光怪6离的灯光下清纯又娇媚,又高又瘦,宛如劲挺的竹子,周围不少人都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可她的眼睛就直直的看着薄路宁,专注的有种深情的错觉。

  http://www.7722.org/html/56290/181996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