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浮尸院 > 第473章 再见冶江

第473章 再见冶江

  古丽羞涩的时候,就想是一枝傲雪的寒梅,伫立在幽静的山谷中,恬静优雅的径自绽放,无论身周左右有多少人注视着她,她都象独自置身在空无一人的原野中一样,眼角眉梢,无不洋溢着自由浪漫的气息。

  她一身风尘之色,神情也十分的疲惫,但是一双带点浅绿色的眸子,依然清凉的象沙漠里的甘泉一样,清澈明亮的如同一泓碧水,令人见而心生怜惜。

  “古丽,你知道阿布教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参加校友会吗?”林坤乘机发问,以解开心中的疑惑。

  “你们还不知道吧,爸爸是这里最早的一批民族班毕业生,那个时候爷爷奶奶家里很穷,揭不开锅,爸爸高考的成绩原本是可以去更好的地方读书的,但那样的话,他就会付不起学费。”

  林坤赶紧竖起耳朵,古丽继续说道:“那一年咱们学校创办了第一个民族班,正在招收少数民族的学生,得知爸爸的情况之后,学校开出来很优惠的条件,不仅免除了学费,还资助爸爸一笔助学金,就这样爸爸毅然放弃了更好的学校来到了这里。”

  “哦,没想到啊,阿布教授还与浮尸院有着这么深厚的关系。”

  “爸爸一直教导我,我们要懂得感恩,学校和老师传授给我们知识,是为了让我们将来能有更大的作为,无论是在什么级别的学校里学习,都是一样的。其实我今年的高考成绩是可以去北大的,但是我爸爸希望我能来到这里,他相信无论在哪里学习,只要我肯努力都会取得成功,我也想走一走爸爸当年走过的路,所以我来了。”

  “天哪!”陈梓玥诧异地看着古丽,“阿布教授还真忍心,你就没有一点可惜?”

  “有一点了,不过,爸爸是我的榜样,我相信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古丽笑道。

  林坤深感钦佩,“那古丽,阿布教授有告诉你今天这个校友会到底是来干嘛的吗?”

  古丽摇了摇头,“除了参加校友会,爸爸可能待会儿还要见一个客人。”

  “客人?搞这么神秘?”

  “也不是了,爸爸每一次外出活动都是这个样子,这次是他说要顺便送我上学,不然,我挺不愿意一起陪同的。”

  “了解,了解。”

  这个时候,林坤听见外面走廊里传来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到门口时停下,林坤回头一看,是骆建芬。

  “是你?”

  “好巧,骆老师。”

  “你还真是块狗皮膏药,哪里都有你。”

  “骆老师你这是......”陈梓玥问道。

  “哦,我来接古丽过去,会议开完了,你们可以下去了。”骆建芬说道。

  “古丽,走吧,你爸爸已经在等我们了。”骆建芬慈眉善目地对着古丽说道。

  林坤摇了摇头,说道:“骆老师,你这区别对待也太大了,对小学妹就这么温柔体贴,对我们这些老人就......唉,人心不古啊。”

  骆建芬白了他一眼,小声说道:“臭小子,上次的账还没跟你算呢,给我识相点。”

  ......

  林坤和陈梓玥悻然离去,打扫完会场,腰酸背痛,林坤替陈梓玥捏着肩膀,两人正要从里面走出来。突然,就看见停车场里一辆车车灯闪了一下,车上下来一个人,林坤不经意的一瞥,觉得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

  “唉,那不是冶江吗?”陈梓玥说道。

  “冶江?是他吗?”林坤疑惑,“好久没见他了,他怎么在这儿啊?”

  “是啊,奇怪?”陈梓玥正要开口叫住他,被林坤拦下了,“别叫他,被他看到还不更尴尬,算了。”

  “唉,不行,我得去看看,这小子来这里干嘛?”陈梓玥来了兴致,不顾劝阻,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一段时间不见这小子变得神秘了不少嘛。”

  “何止是神秘啊,我看他都成精了。”

  “为什么这么说?”

  “脚步生风,行走无声,你看看这还是我们认识的冶江吗?”林坤望着冶江的背影,眼神不自觉的沉重起来。

  “那我就更好奇了。”

  “别闹了,赶紧回去。”

  “林坤,怎么了?心虚了,是不是见到情敌怂了?”陈梓玥狡黠一笑。

  “谁怂了,我怕他,他也就是我一跟班好吗?”

  “呵呵,那是以前,现在谁是谁小弟还不一定呢。”陈梓玥看着冶江走上来楼梯,对林坤说道:“你猜他这个时候一个人来这儿干嘛?这么神秘,一定是有事情。”

  “废话,我也知道是有事情。”

  “那你猜他是来干嘛的?”

  林坤见陈梓玥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也不自觉地想到了刚刚古丽所说的那位阿布教授要接见的客人,“难道说阿布是来这里见冶江的?”

  “嘿嘿,这回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吧,你看看人家,阿布教授不远万里前来接见,在看看你,一事无成,简直天差地别啊。”陈梓玥讽刺道。

  林坤被陈梓玥一激,好奇心也升了起来,“好,我今天倒是要看看,冶江这小子长了什么出息了。”

  他们一路尾随,只见冶江最后走进了一间房间,“啪嗒”一声,门关上了。

  林坤躲在转角处,看不到房间里面的状况,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蹲在那里,等待时机。过了一会儿,门又打开了,出来一个人,拎着一把水壶。

  “那不是骆建芬吗?”

  “骆老师?”

  “还真是他。”林坤心下一阵疑虑,“骆建芬是来接待阿布的,那这么说冶江这小子还真是来见阿布的,这下子在搞什么鬼?”

  “唉,赶快上去听听,他们在聊什么?”

  “等等,等骆建芬回来以后再说。”

  骆建芬打完水,沏茶泡水,忙活完之后,便离开了房间。林坤小心翼翼地贴上去,在门上趴墙角,偷听里面的对话。

  冶江跟阿布教授寒暄了一会儿之后,开口说道:“教授,你应该知道我此行来的目的是什么?”

  “小江,你爷爷已经把事情都跟我说了。”阿布教授点了点头,“冶重庆老先生是我的知遇伯乐,你放心,他交代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忙的。”

  林坤一听,沉思道:“这事什么事情啊,冶重庆也出面了,冶江这小子现在究竟在干些什么?”

  “教授之前曾跟我爷爷说过,您曾经在楼兰古城的遗址中找到过一枚汉简,上面记载了有关瀚海黑龙的史料,当时这个消息一直秘而不宣,您能给我讲一讲这其中的隐情吗?”

  阿布教授道:“有关瀚海黑龙的事情说出来有些惊世骇俗,我兹以为是古人杜撰的,不过学界对此看法不一,至于其中的隐情,说起来倒也没什么,原因是当时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这枚竹简问世之后,其中有关妖龙的诅咒就被爆了出来,那当然是无稽之谈,可偏偏外面捕风捉影的人很多,没曾想当天夜里沙漠突然刮起黑沙暴,将沙漠中的考古队全部埋在了黄沙下面,至今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尸骨。”

  林坤被搞糊涂了,摇头道:“瀚海黑龙?这见事情我倒是听说过,龙骨堂这些年一直在秘密调查这件事,可惜线索很少,冶江这小子是怎么跟这件事情牵扯上的?”

  陈梓玥最先回过神来,随即一巴掌拍林坤脑袋上,说道:“你忘了他爸爸还有他爷爷是干啥的了吗?这叫做子承父业,他家是考古世家,笨蛋。”

  林坤挤出一个笑脸,说道:“也许吧,不过这件事的信息量太大了,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冶江继续问道:“阿布教授,你知道考古队最后出事的地方大概在哪吗?”

  阿布教授跟冶江对望一眼,摇了摇头,道:“几十年前的旧事了,要说我还记得,那也只是个模糊的印象,在没有卫星定位的年代,一切只能靠经验和地图。”

  冶江皱了皱眉头,道:“有地图吗?”

  “有是有,这些年我一直藏在箱子里,不敢看。如果你需要,我可以给你一份。”

  冶江随即点头道:“那就谢谢教授了。”

  阿布教授笑了笑,道:“恕我直言,若不是你爷爷叫你来的,我是万不会将东西交给你的,瀚海黑龙这件事情虽然我始终不相信,但毕竟灾难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几十年来这里就是一个考古禁区,很多原本研究这一领域的专家都纷纷放弃了念头。”

  冶江笑了笑,道:“感谢教授的善意提醒,考古研究就是在跟历史对话,探索未知才是我们生命的真谛不是吗?”

  阿布教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只可惜我能帮到你的并不多,在国内还在从事这一领域研究的已经没有几人了,你爷爷这个时候想到我恐怕也是因为我是少数几个还知道当年内情的人。不过,既然你这么执意要一探究竟,我倒是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他或许能告诉你更多。”

  “是吗?教授请讲?”冶江高兴道。

  “吉尔吉斯斯坦有位研究中亚历史的历史学家阿坦巴耶夫,他是世界上研究楼兰古城的权威,对瀚海黑龙诅咒的研究也很独到,你可以带着我的亲笔信去找他,相信他能够帮到你。”

  http://www.7722.org/html/56608/211494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