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锁君心 > 第581章 告状

第581章 告状

        



        跛脚吃力道,对他来说说话比走路还费劲。



        低头,可双眼锐利,戾气挡不住。



        “什么?”



        楚言挑眉,有些不相信。



        “奴才猜测都是四王爷的人,而且一路护着萧长歌。”



        “非常隐蔽,奴才大意没发觉。”



        跛脚缓缓道,楚言震惊,连跛脚这样身经百战的高手都没发觉。



        楚钰,真不能小看。



        还有安插在永硕身边那么多人。



        在不知不觉中楚钰已有这样的势力,他竟半点察觉都没。



        莫说他,连一直跟他交好的楚墨也该不知。



        “下去吧,本太子想静静。”



        楚言挥手,跛脚却跪在地上不肯离去。



        他这辈子没失过手,可这次失手了,心里怎么想都觉得不甘心。



        “主子,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能…”



        “你能什么能,萧长歌已经回王爷府了,在路上既杀不了在京城你如何能?纵你武功再高也难以以一敌十,难道你想当第二个叶子元?”



        额头青筋突兀,双眼血丝浮现。



        被楚言这么一说,跛脚不再语。



        “下去,机会以后肯定还有。”



        楚言心烦气躁道,他现在是连见都不想见眼前这人了。



        一个个都不让他省心,没了叶子元,刺杀萧长歌又失败,苦无那边也了无踪迹。



        一件件的事宛如浪潮般向他涌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坐在椅上,心里的怒气难以压制,此刻恨不得杀人。



        兴许是以前服用青垣的药作用又起了,他竟又有杀人泄愤的念头。



        青垣,说到这男人,楚言只想骂严立是个废物,这么久了竟连个人都抓不住。



        胆敢害他,他是挖地三尺都要将他给找出来。



        王爷府



        萧长歌打了个喷嚏,坐在院内差点睡着。



        她双手撑着脸颊,望着石桌上的茶盘,茶盘上放着两个精致的茶杯,似在等谁来一样。



        “王妃还是别等了吧,瞧您都打喷嚏了,今天这风也确实挺大的。”



        秋冬劝着,风拂过,她的发都被吹乱了。



        何况萧长歌还穿着薄衣,这吹下去容易感冒。



        “无碍,少爷可上轿了?”



        萧长歌摇头,对打喷嚏已是习以为常。



        “刘少…太子已上轿了,这会儿该是去皇宫的路上,待日暮时刚好赶上公主设宴时。”



        秋冬看了眼天,日落西山,天被烧得艳红一片。



        从王爷府到皇宫的路不长,估摸着半时辰便能到皇宫。



        “王妃,您在这可是在等王爷呐?”



        朱儿小心翼翼问,见萧长歌坐在这有一个时辰多了,连水都煮了两三壶都温了,她家小姐还没喝过一杯茶,这心思是司马昭之心。



        “奈何王爷去了南院,独留我一人在这望穿秋水。”



        萧长歌眼眸微转,哎了一声皱眉。



        本想着逗逗秋冬,没想秋冬扁着嘴又埋怨起来。



        “王妃,您怎知道王爷在南院呀?”



        朱儿端着刚煮熟的开水走进来,恰好听见萧长歌说的话。



        “就冲本王妃下午处罚了那些人再加上对南院那位说的那番话,她肯定会找王爷诉苦,反正本王妃不着急,偶尔看看日落美景也不错。”



        萧长歌倒是闲心,奈何朱儿跟秋冬两替她着急。



        朱儿将壶水放在石桌上,将已凉的水换掉。



        这都换了几壶了,王爷连派个人问候一声都没。



        “王妃您真看得开,方才朱儿来的路上瞧见双儿了,她还特意跟奴婢炫耀了王爷正在南院的事呢,朱儿还想着王妃知道后会不会伤心,没想王妃您早知了。”



        朱儿嘟嘴,一肚子闷气。



        “王爷也真是的,王妃不知您失踪那段时间王爷不顾皇上跟管家的劝阻一定要找到您呢,当时对那些人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自己都在问水坡那里待了几天找您呢,这会儿知您回来还往南院去。”



        秋冬不服气道。



        男人怎都这般三心二意呢?



        得到了就不在意,失去时又紧张兮兮地。



        “这些话可不能乱说,要让人听了还以为是咱王妃教的呢。”



        朱儿手指抵唇边比了个嘘的动作,秋冬赶忙捂住嘴。



        “男人真是难以捉摸。”



        秋冬嘀咕着。



        “要我说最让人捉摸不透的还是徐管家跟春夏。”



        红袖抱着被子从院外走进,今儿个太阳大,被子洗完后晒一会就干了。



        提起徐福跟春夏,秋冬皱眉,心里难受。



        “徐管家跟春夏以前不是这样的。”



        “那也是以前,现在变得连良心都没了,亏得咱们王妃还处处为他们着想,南院那位有了孩子后,就成白眼狼了。”



        红袖愤愤不平道。



        “都别争了,她们如何选是她们的事谁也干涉不了。”



        “只是,东院以后容不下他们便是了。”



        萧长歌莞尔,毫不在意。



        她不是圣人,做不到每个人都向着她,既是她们自己的选择,她多说无益。



        萧长歌开口,无人敢说半句不是。



        虽心里都有怨气,可不敢在萧长歌面前放肆。



        “红袖,去把屋内的账本拿过来,我要对对。”



        萧长歌伸了个懒腰,红袖有些不解:“王妃,这些账本是二夫人对过的,您怎还要对呢?”



        “别人对的,我不放心。”



        萧长歌轻声道,反正她时间多,不过几日的账,她一会便能看完。



        何况,白灵儿经手的又到了她手上,他日出差错也是她负责,小心驶得万年船,仔细点总没错。



        “是。”



        红袖顿悟,将萧长歌说的话都谨记在心。



        撇了眼红袖,再看看朱儿与秋冬。



        南院内,白灵儿紧紧搂着楚钰不肯让她离开。



        哭哭啼啼地,梨花带泪。



        “王爷,你说姐姐是不是很过分?春夏与秋冬虽是我命徐福调过来的,可若姐姐想要回去直接跟灵儿说就是了,还特意过来南院闹。”



        “秋冬既来南院便是南院的人,冬儿不过是在教她规矩,加上秋冬来了南院便是下等丫鬟,这穿的衣服不对,不成体统没规没矩地才动手脱了秋冬衣服,可姐姐她…”



        白灵儿抽泣哭着,委屈至极。



        “她不仅将冬儿给处置了还罚了其他人,更过分的还用臣妾肚子里头的孩子威胁臣妾,王爷,臣妾好怕。”



        说罢,白灵儿更搂紧了几分。



        楚钰本兴致缺缺,这些事他回府时就有人跟他说了。



        可在听到萧长歌用孩子威胁白灵儿时他来了兴致。



        墨眉微挑,轻咳了声。



        “王爷,臣妾也不是说姐姐坏话,只是姐姐说的那番话真的太过分了。”



        白灵儿嘤咛,听楚钰咳了声白灵儿赶忙解释。



        “哦?她是如何跟你说的?”



        白灵儿见楚钰有兴趣,水灵灵的眸转了转。



        “王爷,姐姐说我若不安分点她就要对我肚子里的孩子下手,她…她还当着双儿跟春夏的跟前说,实在是胆大妄为,明知臣妾怀的是王爷的孩子还敢说出这种话,王爷,臣妾好担心,好担心孩子会出什么是事。”



        白灵儿哭得大声,楚钰安抚。



        可脸上,竟露出一丝笑。



        白灵儿若抬头便能看到楚钰的笑脸。



        “王爷,你可要为灵儿做主,灵儿现在是吃不好也睡不着地,这一闭眼就想起姐姐说的话来。”



        “萧长歌真是反了,竟连这番话都说得出口,你怀的可是本王的孩子,容不得她人放肆!”



        楚钰轻推开白灵儿,起身。



        那张笑脸瞬间转变成愤怒,白灵儿被楚钰这么一推有些懵,可见楚钰护着她,又高兴。



        “王爷莫生气,灵儿也是抱怨抱怨,若王爷跟姐姐闹了,灵儿心里会愧疚的。”



        白灵儿起身,拉着楚钰的衣袖,安抚着。



        “灵儿这般贤惠大方,本王可舍不得你受半点委屈。”



        楚钰望着白灵儿,白灵儿一听脸都红了几分。



        “王爷,今夜留下来陪灵儿可好?灵儿一人好害怕啊。”



        白灵儿望着楚钰,期待问。



        楚钰眯眼:“灵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本王岂能坐视不管。”



        “本王先去东院帮你讨回个公道。”



        楚钰推开白灵儿,不等白灵儿发话,楚钰转身就离开了。



        任凭白灵儿在后面怎么喊都不回头。



        春夏跟双儿本以为楚钰会在南院过夜,没想门打开,楚钰从里头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往院门方向去。



        “王爷,王爷。”



        白灵儿在后追着,踏入门栏。



        “王爷。”



        白灵儿甩袖,脸色难看。



        “二夫人,您您怎么了?”



        双儿见白灵儿穿着薄衣,连脚都是赤着的,肩上果着一半,香肩外露。



        “哎哟夫人先将衣服穿上,你们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双儿赶忙替白灵儿穿上披上外衣,见院内的丫鬟带着怪异的眼神看这白灵儿,还有几个家丁。



        这些人下午就挨了板子,这会儿一见白灵儿这模样都纷纷瞥向其他地方。



        屁股上的疼痛可时刻提醒他们呢。



        “混蛋!”



        白灵儿跺了跺脚,久久才吐出这话。



        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她做了这么多就是想将楚钰留在这过夜,没想楚钰又跑去东院了。



        东院



        饭菜已凉,朱儿等人早劝萧长歌别等了,可萧长歌却一直等着,似知楚钰一定会来一样。



  http://www.7722.org/html/56931/21750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