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怪谈无终 > 第六章 略施薄惩不思悔改

第六章 略施薄惩不思悔改

        来到玄学馆的时候,林峰已经起床开始练功了,见我来了连理都没理我,林峰练功的专心程度完全不亚于重夕吃饭。&1t;/p>

        我走进馆里,直接上二楼,一脚踹醒了还在抱着枕头流哈喇子的重夕,说:“赶紧醒醒,出早操了!”重夕把一只手从裤裆里拿出来,在空中胡乱地摆动着说:“出什么操啊,睡觉......睡......呼......”&1t;/p>

        我无奈地看着又睡着了的重夕,心说这个能吃能睡的主儿,真是不让人省心,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看黄鼠狼子出早操吗?想着,心中一股坏水再次翻腾,我假装走出了屋,在快走出门口的时候,我假装惊讶地说:“呦,小雨?怎么今儿这么早就来了?”这句话反正我也不知道重夕是怎么听到的,总之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就听到重夕在床上“腾楞”一声,就起来了。转头再看,重夕竟然都已经穿戴好了,一点睡眼惺忪的样子都没有!&1t;/p>

        重夕冲到了门口,这才现被我给骗了,杵了我一拳之后,无奈地洗漱去了。&1t;/p>

        林峰练完功,我们三个连饭都没吃,直接开着车,向那片“操场”驶去,远远的望见那农民早已到了现场,旁边支着一辆电动车,那农民头上冒汗,不断的来回走着。在他的内侧,一队黄鼠狼排着队绕着地跑圈呢!那农民见我们来了,赶忙站住了,对我们说:“法师啊,你是怎么弄的阵法呀,怎么都走不进去我这片地,眼看着小黄鼠狼就在我眼前过儿,可就是抓不到,总是离我手有段距离!”&1t;/p>

        我们三个哈哈大笑,我对那农民说,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则是得饶灵处且饶灵。万事从宽,对人如此,对动物也是如此,我罚它们一夜白跑,以示惩戒,你也不要有太过分的要求。&1t;/p>

        我们的笑声显然是被黄鼠狼群听到了,一阵惊慌,却找不到来源。我对着鬼打墙的四个孤魂摆了摆手,随后从车上拿出了一搭纸钱寒衣,点燃了烧给四鬼,随后四个孤魂道谢离去。&1t;/p>

        鬼打墙不攻自破,瞬间黄鼠狼四散奔逃,我们连同农民,都是哈哈大笑,之后农民掏出一沓钱,我从里面只拿了一张1oo的,跟他握手说:“算是您请我们吃了顿早点!”之后,与他握手道别。回程林峰开着车,我们直接奔了早点摊,林峰试探着说,“就要这点钱,这恐怕......”我还未及回答,重夕就冷笑两声,“这只是今天的早点钱,你以为这样就完啦?”林峰不解的看向我,我点点头,说:“等等看吧!”&1t;/p>

        也就安静了一天,第三天一大早,那农民就又来玄学馆了!&1t;/p>

        原来“驴粪蛋”事件之后,当天夜里正常,第二天夜里就出事了,半夜院子里劈里啪啦,砸进来许多砖头、瓦块,这农民想开门出去看看,刚打开门,“啪”一块砖头就打在他耳边的门板上,吓得他赶紧关上门。院子里,砖头瓦块砸了半夜,天亮之后,打开门,一院子的垃圾、砖头、瓦块,玻璃也都砸了!&1t;/p>

        重夕当时大怒,“给脸不要脸!我们只是轻微的惩罚了一下,让它们接受点教训,还蹬鼻子上脸了,这是找灭族啊!”我摆摆手,示意重夕不要过于激动,我递给那农民一支烟,自己也点上一支,抽了一口说:“看来这群黄鼠狼有人跟着,用东北话说,就是开了堂口,有出马弟子的。单凭那些畜牲的心智,是不会知道‘驴粪蛋’事件是被戏弄了,然后第二天又试图去那块地上再做手脚,做手脚不成,又砸砖瓦报复的!既如此,我们就再走一趟,那些砖头、瓦块现在在哪?”那农民回答:“清理到我院外了!”我向林峰和重夕挥挥手,说了声带上家伙,出!&1t;/p>

        那农民骑电动车在前面引路,林峰开车在后面慢慢跟着。到了农民的家,农民往屋里让,我摆摆手说,带我看看那砖头、瓦块,那农民领着我到前院墙外,我拿出葫芦,在那些垃圾前晃了晃,对农民说:“你回去忙你的去吧,我们去抓那些黄鼠狼!”说着放出鹰灵,我们跟着鹰灵一路追踪来到村北面一个厂子的门外,鹰灵在厂子上空盘旋。这是一家已经关闭的塑料厂,铁管焊的大门锁着。&1t;/p>

        重夕上前看了看那大门上的锁,嘿嘿一笑说:“简单!”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金属制的卡,拿着那卡在锁上捅了几下,那锁“咔哒”一声开了。重夕撇着嘴梗着脖子把锁扔在了地上,看着手中变形了卡说:“回去还得买个新的!”原来,这卡是重夕预先准备送给小雨的,这下算是报废了。&1t;/p>

        我们三人鱼贯而入,我收回了鹰灵,放出了六只狼灵,头前开路。狼灵毫不犹豫,直接朝着一边的一个大车间包围了过去,我们三个缓步跟进,只见车间的大门也是锁着的。重夕又掏出了卡,故技重施上去三下两下就弄开了锁。我们跟着狼灵追进了车间,车间的地面是水泥打的,狼灵围住里面一角,凶狠地叫着,我们上前一看,墙角配电柜旁水泥地面一角翘了起来,露出黄土,看来这车间当初也是豆腐渣工程,在露出的黄土上,被挖了一个大洞,按走向判断,是通向了墙外一个小屋,那小屋没有窗户,应该是配电房,里面估计是变压器一类的东西。&1t;/p>

        我心说好啊,这回我可没那么好心了!&1t;/p>

        心里想着,我掏出了一张黄符点燃了。注意,这次的黄符可不是请阴差的,而是拘恶鬼的!既然这些黄鼠狼子不长教训,那就别怪我给你们下狠料了!&1t;/p>

        随着黄符燃烧的青烟,66续续八只恶鬼现身了。但是恶鬼毕竟是恶鬼,身上带着的气也是阴森恐怖的,见到有人主动拘恶鬼,都是憋着准备害我来的。但是当这些恶鬼见到拘它们的人是,顿时就收敛了神气,不敢放肆了。这种小小的恶鬼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事儿,我看着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恶鬼说:“叫你们来,是有事让你们帮忙。都......认识我吧?!”八只恶鬼没有一个敢吭声。&1t;/p>

        我笑着交代给几个恶鬼各自守的位置,告诉它们无限期鬼打墙。随后起身四下打量了一番,一面墙上有块黑板,下沿突出的木板上放着粉笔,我拿来一截粉笔,在洞口外面的水泥地上写上“欲解此厄,来德昌玄学馆找我们交涉!”重夕又在后面补上“慢了灭门!”四个字,之后我们就打道回府了,静等鱼儿上钩!&1t;/p>

        回到玄学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早上没吃饭,这个时候正好是饭口,仨人全都饿了。我和林峰都说要出去吃,可是重夕说冷,不想动,让我俩吃完了之后给他带回去。无奈我跟林峰只能两人出门了。&1t;/p>

        然而我来出来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以后了,大多数饭馆都已经人满了,开车转悠了好半天才在东关找到一家还算有位置的饭馆。我俩点了饭和啤酒,坐了下来。坐下之后,我才现桌子上有一张垫桌子的纸,就是饭馆常用的那种当桌布用的一次性纸。纸上上印着“温暖腊八节,新推出暖心腊八粥。”我这才想起,最近两天忙得我已经晕了,今天都腊八了!&1t;/p>

        林峰显然也看到了这条广告,点着了一根烟,林峰对我说:“这都腊八了,眼瞅着过年了,咱们是不是该操持操持重夕那件事了?”&1t;/p>

  http://www.7722.org/html/57395/18914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