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拂手为云 > 第105章 灭灯,灭巫灯

第105章 灭灯,灭巫灯

        澜馨进驻青藤墓窟,将贾尚奎的工作重点指派到恒大山脉与榆洲之间,密切关注张之初和郝东军的位置。

        从苏允的去向,澜馨分析:郝东军顺从了许签亮,苏允不想夹在中间难做,退了出来,回榆洲。

        看来张之初也被蛊惑了,孟莜泽真是害人不浅。

        贾尚奎来信息:瘸子甄椽和张之初在一起,还有一个叫筱雪女子在盛京新建北外郊机场消失,去向待查。

        澜馨沏了一杯苦咖啡,握着手机,信口说了一句:返古返得无理无据,活回去不是更好!国破山河在,一起作吧!

        拉扯不住的事情在往某个方向深切迅地展着,很是有些万心归一的味道,像一只只中了魔咒的鬼蝙蝠,狂飞乱舞。

        拿下孟莜泽,熄灯,熄巫灯,巫婆的巫,让阳光重现的念头空前高涨。

        澜馨激愤地想着。

        汇总信息综合分析孟莜泽带着郝东军一行朝恒大山脉c3来了,张之初一行随后,观摩c3鼓动同盟者的心气,孟莜泽就便把这事做了。

        守株待兔,在榆洲等她——

        也可酌情。

        也可亲率一队人马呈尖刀之势深入,6空协同一鼓作气把大事办了,把孟莜泽办了。

        半杯咖啡之后,澜馨决定让杜峰参与进来,查娜那里暂时最好不要动,就她和许签亮的关系,可能她自己都是说不清,道不明。

        澜馨不是没人可用,反手一抓三大把,精兵强将不乏其数,这能不能确保回到事情的开始,没有孟莜泽的开始,她愿意尾随许签亮生死同命。

        即便是许签亮也不知道她有多想他,如何的以他为荣。

        时间久了,思念成了习惯,遥远的记忆如同昨日,冲墙跳,一次次空翻,一幅幅嬉皮,讨好卖乖的笑脸,历历在目。

        澜馨感慨万千,想他了,想的心痛。

        许家的痴迷不悟更是使得澜馨痛彻心扉,硕大的糅合怎么可能随附他的心意。

        。。。。。。

        盛京大道丁字口耸立着一棵遮天蔽日的千年古松。

        日立中天,树荫一角挺立着回归凝重的钱光光,平顶头短如针,脸上的刀疤格外深邃,蹙眉横眼,很有霸气地掐腰而立,身后放着一台崭新的劳斯莱斯幻影。

        k1341靠近了劳斯莱斯。

        钱光光靠近了许签亮,有那么一点点显摆的阔绰,“这台车老大你先用着。”

        在盛京不能没辆像样的车,钱光光想的周到还带来一条好信息:贾尚奎的死党邹项飘今晨去了芸楠榆洲。

        这话说得珍贵,像是要拿这句话给许签亮下酒,好让许老大有个好胃口,说着眼球转向月叶,“这谁啊?”

        这话问得离谱了,假惺惺,忘了人是他接的,不但派出三辆黑色华丽的克莱斯勒3ooc,还把御寒的衣物送了出去,现在问出这是谁。

        “邵皮忘了告诉你?”

        许签亮咬着牙根凑了上去,耳语:“月叶邵皮没有告诉你月叶郑贤筱雪你知不知道你很像一头猪。”说完,很神秘地退了回来,告诉月叶,“钱光光,盛京第一大地痞,坏得能把脚趾头拿来烤着吃。”

        念起了邵皮,许签亮的心情很不好,抹了把脸,手指搭在脸上的下半部,想着。

        钱光光叹了口气,摇了摇手,说:“别揪心了,老大,我的陛下大人,郑贤干得好啊!踹倒邵皮的飞腿警察今晨死在了医院里,说是心脏破裂的严重,抢救无效走了。”

        “本将军威风了。”

        许签亮握拳拍了一下头门,转了个身,喘出一口粗气,抬头让阳光把眼灼了。

        “过去了别再想。”

        月叶进一步言语:“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端正你的态度做你该做的事。”还嫌不够地补了一句:“大自然的杀戮无处不在,收起你的慈悲迎合自然的恩宠。”

        说得不好,意思到了。

        许签亮点了一支烟,撩了撩手,“走吧!吃肉。”随后,掏出op拨通查娜预存的号码联系查娜的父亲查腆,请查腆光临盛京大道丁字口向阳楼酒店和酒店老板钱光光见个面,认识一下。

        钱光光很不明白地看着许签亮。

        许签亮解释说:“你老兄需要一督导,我引荐,工资你垫付,月薪五个数。”

        督导——

        钱光光不便张扬地笑着把这事认了,好事!为许老大办事有位督导肯定是好,一旦出现状况督导责无旁贷,更为重要的是督导他是许老大的人,从这个意义上讲大大的方便了他钱光光,即便谋取私利那也是方便多多。

        不一刻,查腆赶到了向阳楼酒店,在候餐大厅见到许签亮。

        查腆是位思维活跃的老好人,胖瘦适中,衣着讲究,大概动着女人心,见过两次许签亮也算认识,因为查娜,许签亮管他叫查叔。

        远远的许签亮起身相迎,这顿午饭显然是为查腆特定,即便是查娜也没能想到这野小子会重用她的父亲,早知道是这样查娜根本不会提起父亲查腆的事,公私分明的查娜感情分割得也是非常清楚,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底线划得很清晰。

        如此这般,叫她情以何堪。

        许签亮做得过分了。

        饭后更是大手笔,许签亮让查腆开走那台劳斯莱斯幻影。

        这事整的。

        这事整的由不得查腆不去胡思乱想:钱光光的督导,督导钱光光这样的大人物驾驶这样的车辆倒也没什么不可以,问题是自己何德何能。

        督导!

        事大了。

        查腆难于抑制地给查娜打了电话,第一时间,两个问题:一个是查娜有没有以权谋私?一个是查娜有没有感情出轨?

        一支烟的功夫,许签亮接到查娜的电话。

        “赶紧把我父亲辞了。”

        “为什么?”

        “问查腆。”

        啪,电话挂了。

        查娜就这脾气,无欲则刚,不然哪有给费德祥将军去电话的可能。

        许签亮乐了,名为督导其实就一闲职,这查叔挺较真,八成说了查娜感情出轨获取了不雅回报,老人家真是想得出。

        不过也是,没有偷窥哪来的交情?哪来的情深义厚。

        许签亮放下了对董四品的考量,回过头来看查腆,这事麻烦了,弄巧成拙。

        月叶摆弄着手指,看着驾驶车辆像是抚弄女人的许签亮,吱声说:“有的事呢不了也是了,我觉得贾尚奎的死党邹项飘去了榆洲,这个才是大人您的正事,大事。”

        “汤牧人操心,我就不用了。”

        “你就这么信任汤牧人?”

        “信任需要过程,这是把过程给出去。”

        “查腆一样需要过程,想做事想上进,机会来了。他不想,你想也没用。”

        “对!”

        许签亮肯定了月叶的观念,暂不理会查腆,这位思维活跃的老好人,见人熟,话不过三句便和钱光光说起了笑话,往好里说这是亲和力,往坏处说这就不好说了。

        月叶继续摆弄着小手指,突然开口:“我觉得还是去一趟榆洲比较好,董四品可以放一放,安排钱光光盯着,盯一盯,要动也会很方便。”

        驾驶车辆的许签亮回头一连看两眼月叶,问:“感觉到什么?说说。”

        “心悸。”

        “榆洲?”

        “对!”

        月叶的肯定惊动了隐约眉宇的那匹狼,狼醒了,睁了一下狼眼,模糊的湛蓝一闪而逝,却没能逃过许签亮快过时间的眼光。

        什么意思?

        许签亮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季节,想着去了恒大山脉的孟莜泽。

        (本章完)

  http://www.7722.org/html/57435/192560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7722.org。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7722.org